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绝世美女
章节列表
第一章 绝世美女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随着一声愤怒的尖叫,半截白色的粉笔从安妮老师的纤手中全力弹出,她在内力中贯注了螺旋劲,粉笔在空中旋转前进,周围的空气在她的力量下形成了一道螺旋气流,在到达蒙南的身体以前,这股气流的直径已经扩展到十公分左右。
周围的同学因为害怕被蒙南波及,早就闪到了一边,蒙南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拿起英文书随意的在空中一挡,从表面上看,这一挡并没有任何的稀奇之处,可是他在这一挡中融入了太极神功圆而不断的真昧,只有用太极的柔韧才能将安妮老师刚猛无比的螺旋劲化解。
粉笔所蕴含的巨大螺旋劲,在蒙南看似随意的一挡中被消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它的方向也在瞬间发生了改变,向着和蒙南呈四十五度夹角的胖子李旭东飞了过去,重重的射在他肉乎乎的蒜头鼻上,胖子发出一声哎呦惨叫,捂着鼻子泪流满面。
蒙南得意的笑了起来,这死胖子在背后没少打自己的小报告,他早就想狠狠修理这小子一顿了。
看到蒙南在自己的课上居然敢如此嚣张,安妮老师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柳眉倒竖,紫红色的发丝根根飘扬而起,蒙南傲慢无力的举动让她彻底动了真怒。
她的双手在讲台上猛然一拍,一百零八颗粉笔同时弹射到半空之中,蒙南面色微微一变,他超人一等的眼力马上做出了正确的估算。
粉笔在安妮老师内息的操纵下在空中排列成双螺旋的形状,像极了DNA结构。蒙南马上意识到,对方使出了王牌绝技‘阴阳龙卷波’,可以发出逆反不同的两种螺旋劲。他自问如果继续坐在椅子上,肯定无法接下安妮老师的全力一击。
安妮老师的攻击已经发动,一百零八颗粉笔在空中组成了两条盘旋飞绕的长龙,向着蒙南的方向全速冲来。
蒙南以最快的速度跳到了课桌上,一个标准的太极拳起手式,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圈。在他三岁的时候,爷爷就亲手教给他‘他强任他强,清风绕山冈’的道理。
对付安妮老师的强大攻击,最好的方法就是应势而来,用意不用力。
蒙南划出的圆圈巧妙的将两股不同旋转的气流导入了他自身的轨迹中,其实他想现在卸去这两股力量并不难,可是安妮老师连续不断的攻击已经激起了他强烈的好胜心。
蒙南大吼一声,将两排旋转的粉笔向前方反射了回去。
他并不想对安妮老师的身体造成直接的伤害,粉笔攻击的目标是她上方的空间,两股气流夹带着一百零八颗粉笔在她的头顶相撞,白色的粉笔灰从天空落了下去,一时间讲台被罩在一团烟雾之中。
安妮老师变魔术般撑起了一把雨伞,将空中落下的粉笔灰遮挡在外面。
蒙南潇洒的弹了弹衣袖,做出了一个李小龙般的超酷动作。所有的同学一起鼓起掌来,女同学看着蒙南的眼神都充满了倾慕和迷恋,这的确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他不但拥有有让人倾慕的外表,还有一身超酷的本领,不被这帮女生暗恋那才奇怪。
安妮老师恨恨的向蒙南点了点头,夹起课本转身向门外走去,这时胖子拿起刚才射他的那颗粉笔头,放在蒙南的课桌上。
蒙南狡黠的向他挤了挤眼睛:“想不想看看安妮老师的内裤是什么颜色?”胖子乐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细缝,口水差点没滴落下来,简直像个弱智儿童。
“今晚请我去PUB!”蒙南利用弹指神通,将粉笔向安妮老师丰满的臀部弹去。
安妮老师是个极爱面子的人,她不屑于普通的躲闪姿势,蒙南算好了她的应对办法,只有跃起在空中既能保持姿态的优美,还能有效的避过自己的这次攻击。以她的骄傲的脾气和性格,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蒙南,马上就会进行反击,照此推算她在空中的时间最少应该有三秒左右,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时间看到安妮老师内裤的颜色。
安妮老师怒喝了一声,娇躯轻飘飘跃起在空中,她的轻功是从武当派的‘梯云纵’演化而来,飘逸优美,对女性来说实在是太适合了。
果然不出蒙南的所料,安妮老师在空中已经抬起秀腿,向蒙南的位置踢落。
蒙南刚想做出反击的时候,胖子怪笑着大喊起来:“是红色哎!”一时间教室中嘘声四起。安妮老师这才明白蒙南真正的用意所在,俏脸通红的在空中一个曼妙的旋转,落在教室门前的地上,她愤怒的盯住蒙南:“蒙南!这学校中有你没我!”她在身后的一片尖叫和起哄声中逃离了这间教室。
胖子凑到蒙南的身边,为蒙南小心的上了一支烟:“老大!这次会不会玩得过了一点?”蒙南愤怒的瞪大了眼睛,胖子在蒙南的逼视下低下头去,偷看安妮老师内裤的他也有份,现在居然装出一副乖学生的嘴脸,蒙南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
“喂!快来看!绝世美女耶!”外面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了过去,美女对他们这些正值青春期的少男有着巨大的杀伤力,更何况是绝世美女。
蒙南最后一个来到阳台,同学们识趣的把中间位置让给了他。
“绝世美女?”蒙南根本不相信这句话,他所在的这所学校一共有三百二十三名女生,算上十九名女老师,其中能称上美女的也不过就是三个人而已,至于绝世美女更是从来没有发现过。
从蒙南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校园操场的全貌,一位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婷婷袅袅的向教学楼的方向走来,晨风吹起她黑色的长发,丝缎般向后飘起,强调出她曲线柔美的颈部。从她身穿的校服来看应该是‘撷秀中学’的学生,他们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晶莹而修长的玉腿上。
胖子咽了口唾沫说:“这小妞不错,要是她能做我马子,真的是做梦也会笑!”
蒙南白了他一眼,这个死胖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这种级别的美女当然是留给自己去征服了。
他向周围看了看笑着说:“兄弟们,老规矩!”
胖子和周祥两个连忙回教室去拿水桶。
蒙南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楼下,那名美女距离楼梯口大概还有十米的距离,他有充足的时间做出准备。
蒙南把自己最冷最酷的一面展示了出来,这绝对需要技巧,凡是美丽的女孩,她们受关注的程度一定很高,如果自己像普通人一样表现出对她的关注,反而会引起她的不屑。
蒙南冷淡的神态和酷酷的外表,一定会让她感到意外,这就叫欲擒之,故纵之。
他们之间的距离还相差两点一五米,美女淡淡的体香已经随着空气飘入了蒙南的鼻息中,这香气轻易就唤醒了他体内汹涌澎湃的荷尔蒙,如果不是蒙南超群的定力在起作用,现在他的目光肯定要降落在她丰满的胸部。
蒙南的内心开始倒数计时,三……二……一……
胖子和周详抬起水桶从三楼向女孩的头顶浇落,这才是蒙南无往不胜的手段,时机可以创造,可是准确的把握住这种时机只有他才能做到。
蒙南闪电般来到那名女生的身后,右手向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勾去,嘴里还不忘提醒她:“小心!”他的手触及到美女身体的时候,感觉到她衣服下的皮肤滑腻到了极点,他的手滑到了一旁,女孩闪避的同时,手指准确的点在了蒙南腰间的穴道上,蒙南根本没有想到她会对自己突然偷袭。他的四肢在瞬间麻痹了起来。
从天而降的那桶冷水兜头浇了下来,蒙南全身的衣服都被冷水浇透,那女孩一双明澈的双目冷冷盯住他:“我认识你!你叫蒙南,我对你的斑斑劣迹早有所闻。”
这是自从蒙南有记忆开始最糗的一件事,刻苦经营多年的光辉形象居然毁在了一个小女孩的手里。
蒙南尴尬的笑着,悄悄运起内息冲开了被她制住的穴道,看来这女孩是有备而来。
“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暗恋我呢?”蒙南嬉皮笑脸的问。
她的脸色变了变,显然她没有想到蒙南能这么快冲开被封的穴道。
女孩慌忙转身向楼梯走去,蒙南抢在她的前面拦在了楼梯口的位置,这里已经躲开了同学们的视线,那帮好奇的家伙马上就会跑下来围观。
“你想干什么?”女孩愤怒的问。
“我想让你为刚才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蒙南冷笑着冲向她,女孩伸手向蒙南的胸前点来,蒙南刚才之所以被她暗算,完全是因为疏忽大意,现在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蒙南轻易就化解了她的攻击,抓住她柔软的小手,将她的手臂反折了过去,女孩身不由己的倒入了蒙南的怀中,蒙南在她身后摩擦着她丰满的臀部,女孩被他侵略性十足的动作,羞辱的流下泪来。
“蒙南!你在干什么?”一个威严的声音在远处怒喊着。
蒙南慌忙放开那女孩的手臂,在这个学校中,蒙南唯一敬畏的就是校长,并不仅仅因为是他的身份,更重要的是校长和他的父亲是多年的老友,他之所以能够在学校混到现在,都是拜校长老人家所赐。
蒙南还是头一次看到校长发这么大的火,他脸色铁青,嘴唇也气得有些发抖。安妮老师跟在他的身后,她刚才已经在校长面前狠狠告了蒙南一状。
女孩趁机挣脱了蒙南的怀抱,哭哭啼啼的向校长跑去:“舅舅!他好过份,想……非礼我……”
这下蒙南真的有些傻了眼,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女孩竟然是校长的外甥女。
安妮老师躲在校长的身后正向蒙南冷笑,这下蒙南捅了马蜂窝,一直充当他靠山的校长也不会继续维护蒙南了。她落井下石的说:“我早就说过,蒙南的品行是所有学生中最差的一个!”。
校长不无赞同的点点头:“我可以容忍你的成绩很差,却无法容忍你的品行不良,你被开除了!”
就这样,蒙南在距离高中毕业还有十三天的时候被学校开除了,其实这件事对于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即便是让他参加毕业考试,他也没有能力通过,最后的结局还不是和现在一样。
虽然蒙南的脸上仍然装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可是内心的情绪还是因为被开除出校受到了影响,对他来说发泄郁闷最好的办法就是去‘令台山’,驾驶着自己的比亚乔800,在速度的狂飙中得以解脱。
蒙南以时速二百三十公里狂奔在‘令台山’的盘山公路上,这里并不是什么旅游胜地,除了山顶的那座‘关帝庙’再也没有其他的古迹。而且现在又不是旅游旺季,虽然才是傍晚,路上已经没有车辆和行人。
自从上中学以后,他几乎每周都要来到这里练车,对周围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的熟悉。这条盘山公路是城市中最危险的路段,刚开始的时候他的速度只能保持在六十公里以下,经过长期的训练,他现在已经能维持在最高的速度,不做任何减速的情况下通过这蜿蜒崎岖的弯道。
当然他之所以能有现在的成绩,也付出了相当昂贵的代价,在这条山道上,最少损坏了十二辆名贵的机车。
这就不得不提到蒙南的父母,他们都是成功的商人,关爱儿子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金钱,从蒙南一年级开始,无论成绩好坏,他们都用金钱来教育他,成绩好了做为奖励,成绩不好就做为鼓励,在他们心中金钱是刺激儿子上进的最好手段。
蒙南的嘴角浮起一丝无奈的笑容,如果他们知道已经自己被学校开除,会不会一样用金钱来鼓励他呢?蒙南加大了油门,车速飙升到二百六十公里,前方就是‘令台山’角度最大的弯道,他要以极限的速度通过那里。
他的身体几乎平贴着地面,车体和地面的夹角已经达到最小,橡胶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异味弥散在空气中。
专注于速度中的蒙南忽然听到一声惊呼,然后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倩影,他下意识的使用了前后制动,没等他完全看清前方的状况,身体就离开机车飞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远方的地上,剧痛让他立刻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蒙南苏醒了过来,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借着朦胧的月光,他看清自己躺在公路旁边的树林中,身后不远的地方,已经变成一堆废铁的比亚乔800狼狈的躺在那里。
蒙南挣扎着想坐起来,周身骨骼传来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大声惨叫起来。冷汗沿着他的额头不断的滴落,他的身体多处出现了骨折,蒙南开始感到恐惧,这是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如果没有人及时的发现自己,他的下场恐怕会很惨。
他的两条裤腿都被鲜血完全染红,他凭着直觉判断出,自己受了相当严重的外伤,他用仍然可以动弹的左手封住了身上的两处穴道,止住了仍在不断流出的鲜血。
蒙南向来没有携带手机的习惯,现在这个习惯也成为了他后悔的理由。他又想到那个可恶的肇事者,如果不是为了躲避她,自己根本不会受到这么重的伤,现在她居然不顾他的死活,一个人逃离了现场。
蒙南有些绝望的躺在树林中,望着树梢皎洁的明月,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大叫,发泄心中郁闷的同时,也期望引起路过行人的注意。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远处传来了簌簌的脚步声,蒙南想回身去看,可是身体目前的状况根本不允许他做出这样的动作。
“救命!”蒙南竭力的喊着,可是并没有人回答他,虚弱的声音在树林中久久回荡,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他的内心,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千万不要碰到什么野兽,虽然这里没有什么虎豹之类的猛兽,可是土狼和野狗还是经常出没的,它们一样可以轻易夺去他的生命。
恐惧让蒙南的心跳开始加速,他的左手抓住了一旁的树枝。
夜风送来淡淡的香气,蒙南敏锐的觉察出,这香气来自于少女的体香,他紧绷的神经慢慢的放松了下去。
一位红衣少女出现在他的面前,蒙南先看到的是一双修长而晶莹的玉腿,红色的高跟凉鞋和她完美的足踝相映出一种耀眼的美。
她在蒙南的面前弯下腰来,黑色的长发在月光下发出深蓝色的反光,蒙南诧异于她神秘的美丽,清纯与妩媚,清丽与娇艳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统一。
她明媚的眼波首先荡漾了起来,然后唇角露出了一丝醉人的微笑,蒙南的疼痛仿佛也消失在她的一笑之中。
“对不起,要不是我……你也不会伤成这个样子!”她的声音温柔可人,仿佛有人用羽毛轻轻撩拨着蒙南的内心。
蒙南有生以来第一次变得这么有礼貌:“主要是……我的车速太快……”他的声音在不停的颤抖,疼痛让蒙南再次皱起了眉头。
红衣少女拿出一枚蓝色的药丸:“我刚才去拿药了,你吃下去,疼痛应该会轻一些!”她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蒙南呆呆的看着她的眼睛,听话的张开嘴,把那枚类似伟哥的药丸吞了下去。
“我……”蒙南还想说什么,可是眼前忽然变得朦胧起来,耳边仿佛听到她的笑声,然后便昏睡了过去,他的记忆到此停止……
当蒙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阳光透过树丛投射在他的身体上,他下意识的伸出右手,去遮挡刺眼的阳光,这才惊奇的发现,自己受伤的右臂居然能活动自如了。
蒙南不能置信的挥动了一下手臂,双臂没有感到任何的疼痛。他用手支撑着地面,小心的坐了起来,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都重新恢复了正常。
可是他明明记得昨天晚上,四肢多处骨折,难道是那名神秘少女给他的药丸起了作用。蒙南慢慢的站起身来,试探着向前走了两步,当他确信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兴奋的在原地跳了起来,他的身体在空中腾跃了整整三米,脑袋重重撞在了上面的树枝上,以这样的水平,他完全可以拿到奥运跳高的金牌。蒙南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根本没有这样的弹跳力。
他捂着脑袋,看了看上面的树梢,奇怪!那枚蓝色的药丸究竟有怎样的力量?蒙南原地坐了下来,按照导气归元的方法将气流在周身行走了一遍,当气流行进到他的枕后时,蒙南突然感到一阵刺骨的疼痛,眼前金星乱冒,冷汗顿时湿透了他的衣服。
他的身体一定有某种不妥,可是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察觉毛病到底出在哪里。
蒙南沿着盘山公路向下走去,一直走出两公里左右,才截到了一辆过路的货车,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
他的父亲蒙东方,母亲朱丽琪并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们一直都在等待着儿子的归来,对蒙南来说,这是很少遇到的情况,每年除了春节以外,很难见到父母在这个时间还呆在家里。
客厅中还坐着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人,无论是穿着还是长相都显得十分的不合时宜,蓝色的西装质地虽然不错,可是太过陈旧,肘部的地方还打着两个十分明显的补丁。
蒙南的目光马上被父母面前的那张退学通知书吸引了过去,也许这才是他们留在家中的真正原因。
“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蒙东方还是第一次向儿子发这么大的火,他拿起那张退学通知书重重的扔在地上:“小小的年纪居然学会了调戏女生,我们蒙家的脸全让你给丢尽了!”
蒙南忽然感到一阵心悸,虚弱的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
“谁允许你坐下了?”蒙东方疾言厉色的训斥说。
朱丽琪看到了蒙南裤腿上的血迹:“小南!你受伤了!”她冲到蒙南的身边,拉起蒙南的裤腿,却发现蒙南双腿的皮肤完好无损,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一种说不出的寒冷让蒙南打起了冷颤:“我好渴……”他虚弱的靠在沙发的靠背上,脑后感到一阵阵的刺痛。
看到蒙南痛苦的表情,蒙东方立刻停止了对他的训斥,他用手搭在蒙南的脉门上,一股温暖柔和的气流沿着蒙南的经脉透入了他的体内、。
他们虽说是父子,可是武功方面都是蒙南的爷爷直接传授,从师门来说他们应该算是师兄弟,他的内息运行到蒙南枕后的地方也受到了阻碍。
剧烈的刺痛感让蒙南大声呻吟起来,这时那个满脸胡须的中年人来到他的身边,他一双黯淡无光的双眼在蒙南的脸上扫视了两眼:“这孩子身体虚弱却充满劫煞之气,煞气如此之重必然克制自身,从他面相来看,他官星受伤很重,仿佛曾经遭遇到亡神劫煞之数,实在是夭折之相,可是奇怪的很,以他微弱的命宫又怎么能支持到现在?”
“够了!”蒙东方大吼了一声,他怒视那名中年人:“大哥!你不声不响离家出走三十年,回来就说我儿子要死,在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一点骨肉亲情?”
蒙南这才知道,眼前这个颓废潦倒的中年人竟然是他失踪多年的大伯蒙东流。
蒙东流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只是说实话……”
朱丽琪也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我们还是赶快把小南送到医院去,千万不要耽搁了儿子的病情。”
蒙东方点点头,搀扶着儿子站了起来。
蒙东流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没用的!就是去了医院,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小南的病他们根本治不好!”
蒙东方近乎粗暴的推开他,搀扶着蒙南向门外走去。
二十分钟以后,他们来到全市最大的博爱医院,朱丽琪的同学¬,医学界权威秦博士亲自为蒙南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
检查结果一项一项的来到他们的面前,体温三十七度;心肺正常;肝肾功能正常;CT、核磁共振、血清学检查几乎所有的检查都进行了一遍。
最后他们在蒙南大脑的脑桥处发现了一个直径约三个厘米的动脉瘤,从秦博士凝重的神情,蒙南已经猜测到自己的病情一定很严重。
他和蒙南的父母单独去办公室谈论蒙南的病情,蒙南隐隐觉着这次恐怕得了绝症,不然他们不会特地避开自己。
就在他们谈论的时候,蒙南的头忽然开始疼了起来,仿佛有人用电钻从他的颅骨内向外疯狂的打着孔,他捂住脑袋用力的向墙上撞去。
两名护士都无法按住他的手臂,蒙南疯狂的把她们推倒在地上,不断发出声嘶力竭的大叫。
双目红肿的朱丽琪大哭着冲了进来,她死死的抱住了儿子的身体,蒙东方和医院的其他工作人员也随后赶了过来,他们用皮带将蒙南固定在床上,然后为他注射了镇静剂。
让蒙南痛苦的是,他们虽然使用了双倍的镇静剂,可是他仍然感到痛不欲生,他浑身的肌肉开始痉挛,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秦博士大声说:“准备手术包,马上进行气管切开术!”蒙南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他的嘴虽然张的很大,可是强烈的窒息感仍然在不断的向他袭来。
难道我真的会死?蒙南在内心中大喊着。
全副武装的秦博士手握冰冷的手术刀向蒙南的喉头切来。
“住手!”一个嘶哑的声音大喊着,所有人都是一愣,蒙东流重重的推开房门冲了进来。蒙东方跟在他的身后,显然刚才没能成功的阻止他。
“大哥!你不要在这里捣乱了好不好!”蒙东方大声说,他对大哥过份的举动已经是忍无可忍。
蒙东流依然向蒙南的病床前走了过来:“小南是我们蒙家唯一的子孙,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你们伤害!”
秦博士示意两名助手拦住蒙南大伯的去路,蒙东流怒吼了一声:“让开,他脑后那个三厘米的瘤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
所有人都是一愣,他刚刚才赶到医院,并不知道蒙南的真实病情,又怎么会知道蒙南脑后有一个三厘米的瘤?
蒙东流分开人群来到蒙南的面前,因为呼吸不畅,蒙南的视野开始模糊了起来,蒙东流的右手放在了蒙南的心口,左手放在蒙南的前额,两股冷暖不同的气流从他的掌心透入了蒙南的身体。
蒙南感觉到疼痛在瞬间减轻了,痉挛的肌肉开始放松。蒙东流的双手开始越来越亮,最后竟然变成了半透明的色彩,透过他的肌肤可以清晰的看到血液在蓝色的血管中流动。
围观的所有人都发出了啧啧的惊叹声,谁都没有想到其貌不扬的蒙东流居然拥有神奇的特异功能。
蒙南的额头冒出了一缕缕的水汽,刚才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蒙东流缓缓拿开他的手掌,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的神态显得疲倦到了极点,肯定是在刚才替蒙南疗伤时极大损耗了身体的能量。
蒙东方看着大哥的眼神由刚才的愤怒已经变成了感激,他端着水送到大哥的手中:“大哥!小南怎么样?”蒙东流笑了笑,他把水喝完:“暂时应该没事,不过住在医院根本于事无补,这些人没有本领治好小南!”
秦博士的脸红了红,蒙东流的这句话实在是过于露骨。
他坦白的承认说:“这位先生说得没错,以目前的医学水平来说,我们根本没有把握摘除这么大的动脉瘤。”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有一点很奇怪,令郎在脑桥的地方长了一个这么大的瘤,之前难道你们没有任何的觉察?”
蒙东方和妻子对望了一眼,彼此都露出羞愧的神情,他们以前对蒙南的关注的确太少了,在儿子发病以前,从来没有去关注过他的身体状况。
秦博士说:“令郎的体质十分的特别,如果普通人有这么大的动脉瘤压迫在脑桥处,早就影响到呼吸和运动中枢了,可是他身体的其他生理指标都很正常……”
蒙东流站起身来:“把小南带回家,有件事我必须要和你们商量。”
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蒙东方已经对大哥言听计从,等蒙南稍微休息了一下,精神有所好转之后,马上就把蒙南重新接回家去。
今天开始本书正式上传,希望各位新老书友点击收藏,绝对会带给你另类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