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少林古刹(上)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少林古刹(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想带小南离开这里!”回到家,蒙东流的第一句话就让蒙东方夫妇目瞪口呆。
蒙东方皱了皱眉头:“为什么?小南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适合……”
蒙东流打断了他的话:“如果小南继续留在这里,他只有死路一条,秦博士的话你们也听到了,他根本没有能力治好小南的病!”
“可是我可以带他去欧洲,去美国,那里的医疗水平比国内要先进,也许可以治好小南的病!”蒙东方的内心中仍然存在着一丝希望。
蒙东流笑着摇了摇头:“没用的,如果小南继续留在这里,他的生命绝对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你难道真的打算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死去?”
“撒谎!小南不会那么短命的,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我们只要肯花钱,一定能治好小南!”朱丽琪红着眼睛说。
蒙东流叹了口气:“你们根本治不好小南,因为他并没有得病!”
蒙东方夫妇被他的这句话彻底弄晕了,他们迷惑的瞧着大哥。
“跟你们说不清楚,总之你们让小南跟我走,五年后我一定让他健健康康的回到你们身边!”蒙东流信誓旦旦的说。
蒙东方夫妇对望了一眼,他们同时咬了咬嘴唇,终于下定了决心:“大哥!你一定要治好小南!”
蒙东流用力的点了点头:“放心他不但是你们的儿子,也是我们蒙家唯一的后人!”
第二天清晨,蒙南便跟着这位生平第一次见面的大伯踏上了疗伤之旅,临走的时候朱丽琪搂着儿子哭个不停,然后塞给蒙南一张信用卡:“小南,这张卡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可以提款,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去买,千万别委屈自己……”她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蒙东方到底比妻子要坚强的多,他递给蒙南一个大大的旅行袋,里面是为儿子准备的生活必需品,蒙南留意到父亲的眼圈也有些发红,在儿子的面前蒙东方还是第一次流露出这样的感情。
“要听大伯的话……”
蒙南点点头。
“注意身体,记得经常打电话回来……”蒙东方的双目中闪耀着泪光,许多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这样仔细的观察儿子,儿子的身高已经超过了自己,再也不是那个懵懂的孩童,他的内心中充满了歉疚,自己终日忙于生意却忽略了儿子和家庭,如果一切可以从来,他一定要补偿这一切。
蒙东流拍了拍侄子的肩膀:“有一点我必须事先声明,这五年期间小南不可能和你们做任何的联系!”蒙南有些诧异的看着伯父,真不知道他要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总不成把他弄到一个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关起来。
蒙东方夫妇依依不舍的和儿子告别,蒙南对父母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留恋,内心中反而产生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天高任鸟飞,未来五年的自由岁月多么的令人期待。
蒙南驾驶着父亲刚刚为他购买的福特牌旅行车,按照大伯指引的路线一路向西驶去。离开城市驶入西部高速,他们齐声舒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相互对望着笑了起来。
蒙东流说:“我叫蒙东流,今年四十七岁,未婚!”他居然向蒙南进行了自我介绍,蒙南真没想到表面迂腐的大伯还有幽默的一面。
“大伯!你准备带我去哪里?”蒙南有些奇怪的问。
“一直向西,大概有两千公里就到了!”
“不会吧!这么远,那里好像是大沙漠哎!”蒙南睁大了眼睛。
蒙东流点了点头:“就是那里。”他的双目有些疲惫的合上,随时准备进入梦乡。
“大伯!你带我去那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干什么?”蒙南忍不住抱怨起来。
蒙东流笑着说:“那里只是我们征途的一半,我保证你会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蒙南不屑的撇撇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起自己脑袋里随时都可能爆裂的瘤,他只好勉为其难的跟着大伯了。
漫长的旅途把蒙南的心情由开始时候的新奇渐渐磨成了一种无奈,如果不是为了挽救自己年轻的生命,他早就甩手而去了。
蒙东流平时很少说话,自从离开城市以后,他对于侄子的病情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关心。
就在蒙南即将失去耐性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达了‘塔克拉马干’大沙漠,前方的风沙让蒙南开始怀疑是不是还有继续前进的必要。
蒙东流从车上跳了下来,他的手中端着一个铜制的罗盘,向沙漠中走了几步,仿佛在探测着什么。
从他的举动蒙南已经判断出,肯定还要继续前进。蒙南把父亲给他的旅行包取了下来,前方的路况极差,车辆根本无法通行,以后旅途大概需要依靠步行了。
蒙东流已经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黄沙向前走去,蒙南只好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夜幕渐渐降临,整个天地间只有蒙南们两人在行走。狂风吹着黄沙迎面打在他们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大伯!你到底想去哪里?”蒙南再也无法沉默下去了。
蒙东流回头看了看他,神秘的笑了笑:“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马上就到了!”
两个小时后,他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这是一片古建筑的废墟,风沙早已把这里侵蚀的一片疮痍,只有从废墟上依稀可以辨认出昔日文明的存在。
蒙东流轻车熟路的带着蒙南走入了前方的古城墙,他低声介绍说:“这里是古代‘精绝国’的遗址。”
其实不用他介绍,蒙南也能看出这是一片遗迹,至于什么‘精绝国’蒙南可就一无所知了,要知道他的历史课成绩还从来没有及格过。
城池并不大,所有的地方加起来也不到一个足球场的大小,按照蒙东流的说法,这是因为大多数的遗址被黄沙掩埋了。
他们在遗址中心的地方停下,这里有一个用黑白两色石块排列成的太极图案。它和周围的遗迹显得格格不入,显然是后来人为增添的。
蒙东流拉着蒙南坐在图案的正中:“我要带你去的地方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只有到那里你体内的异种能量才能得到遏制,你才能有机会活下去。”
他所说的一切对蒙南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蒙南甚至开始怀疑他的大脑是不是正常。
月光将整个废墟完全笼罩,太极图案的边缘隐隐泛出金黄色的光芒,强光沿着图案的周边透射出来,将他们的全身都包围起来,蒙南的眼睛由于承受不住强光的刺激,而紧紧闭上。
蒙南的意识在瞬间飘离了他的身体,仿佛是刹那之间有恍若渡过千年……
当蒙南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一间古朴的静室之中,房间的陈设相当的简单,除了他躺着的木床就是地上摆放的两个蒲团。
蒙南看了看自己的身边,旅行包还好好的放在那里,他拿出干净的衣服换上,然后打开了手机,让他意外的是,手机上没有任何信号显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电信的网络难道覆盖不到吗?GPS全球定位,也没有任何的作用,难不成这手机突然出现了故障?
蒙南下床向门外走去,外面是一个洁净的院落,一名身穿黄色僧衣的小沙弥正在清扫着落叶。一阵冷风吹过,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小沙弥机警的回过头来,向蒙南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笑容:“施主醒了!”
蒙南点点头,看着满地的黄叶不禁有些发呆,如果他没有记错,现在应该是六月,一年之中最为炎热的季节。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落叶,天气好像也突然凉爽了许多。
“我大伯呢?”
小沙弥指了指正西的方向:“方丈正在为智源师叔剃度!”
“什么?”蒙南马上判断出他口中的智源师叔就是自己的大伯。
“这里到底是哪里?”
“少林寺!”
蒙南顾不上和小沙弥继续交谈,慌忙按照他所指的方向跑去,耳旁不时传来悠扬的钟磬声,凉爽的晨风送来菩提树的清香。
走过一条曲折的小径,前方的广场上几百名武僧正在执事僧的带领下,进行着晨练。随着他们慷慨激昂的大喝声,他们如猛虎般拳脚齐出。他们落脚的时候,地面也微微的震动。
每个人都专注于练功,没有人去注意蒙南的出现。
绕过广场,蒙南沿着青石路来到大雄宝殿的外面,门前悬挂着黑色的匾额,上面用金笔书写着三个大字‘少林寺’。蒙南使劲眨了一下眼睛,不是他在做梦吧?他曾经去过少林寺,那里建筑的布局他仍然记得清清楚楚,到处都是游人,很多地方都被栅栏围了起来。这里显然要比他去过的少林寺大上许多,难道这里是福建蒲田的南少林?
蒙南带着满肚子的迷惑向大雄宝殿内走去,大殿内坐满了僧人,在最前方有一个身穿灰色袈裟的中年僧人跪在那里,正在准备接受掌门方丈的剃度。
蒙南看得清清楚楚,那名中年僧人果然是他的大伯——蒙东流!
“还说什么要替我治病,居然把我给带到少林寺来了,大伯不会是想带着我一起去做和尚吧?”想着想着,他的脑袋又开始疼了起来,蒙南无力的靠在抱柱上,依靠着抱柱的支撑才没有倒在地上。
正在为蒙东流剃度的白眉老僧,双目神光一闪,他早就留意到了蒙南的存在,他口中念诵着戒律,伸出干枯的右手,在蒙东流的头顶轻轻扫过,蒙东流满头的长发随着他的手掌簌簌而落,转眼间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脑袋。
蒙南暗暗称奇:“这方丈果然厉害,他刚才所发出的肯定是传说中的无形刀气,看来做方丈也不是那么容易,光是这一手剃头的功夫不知要练上多少年月。”
方丈轻声感叹说:“智源!你入少林已经整整二十年,直到今天才算放下心中的俗念!”
蒙东流恭恭敬敬的回答说:“弟子愚鲁,枉费师尊教诲多年!”
“闻道虽有先后,开悟却无早晚之分。”方丈微笑着说,他用伸手指向蒙南的方向:“有些事情,你还是亲自交待一下为好。”
一股温暖的气流隔空传来,准确的击中了蒙南的志堂穴,身体内难忍的疼痛感顿时消逝。蒙南感激的看了方丈一眼,知道是他在暗中用御气之术帮助了自己。
蒙东流慢慢走到蒙南的面前,双手合什对他说:“小施主请!”
他的眼神宛如古井不波,平淡中不含有任何的温情,蒙南忽然感到一阵陌生,看来大伯已经决定过上青灯古佛的日子,马上就会斩断和他这个侄子的那段尘缘。
蒙南跟在大伯身后回到刚才的禅房,蒙东流盘膝坐在蒲团上,蒙南在他对面的床上坐下:“大伯,您老人家别再给我卖关子了,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蒙东流叹了口气:“小南!实不相瞒,你现在所处的世界并不同于你原来认知的世界。”
蒙南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指着自己的脑袋问:“你是不是这里出了问题?”
蒙东流摇了摇头:“套用你能够理解的词汇,这里是异世界,跟我们原来所生活的世界完全不同,你明不明白?”
蒙南点点头:“我明白了,你的脑子的确有问题!”
蒙东流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我带着你从地球的传送点来到这里,这里并不是地球……”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是外星?”蒙南的口气充满了嘲讽。
“也不是外星,这里是异世界,是和你所认知世界平行的另一个世界。”蒙东流耐心的解释着。
“好了,你权且当我已经明白了,接着往下说,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什么?”蒙南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解释。
蒙东流的目光投向窗外:“我这次之所以回去,就是想确认我们蒙家已经有了后人……”他向蒙南微笑了一下:“我始终无法放下心中的这个结,所以一直都没有办法遁入空门。”
“你是因为我的存在才放下尘缘,一心礼佛?”蒙南心中暗想,如果父母没有把自己生出来,大伯是不是准备娶妻生子,对老祖宗先有个交待,再剃度出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