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少林古刹(下)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少林古刹(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东流点了点头:“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的阳寿居然如此的短暂!”
“打住!我这不还是好好的活在你面前吗?”蒙南有些气愤的说。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本应该死于那晚的车祸!”蒙东流的神情十分的郑重。
蒙南苦笑着说:“你好像没必要咒我!”
“我并没有咒你,你那晚遇到的那个神秘少女一定不是人类,如果不是她喂你服下的那枚丹药,你早就已经死去了。”
蒙南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天晚上的情况他记得清清楚楚,那枚丹药的作用真的神奇到了极点,他好奇的说:“可是那位少女看上去和正常人并没有什么分别……”
蒙东流说:“正常人又怎么会拥有这么奇怪的药丸,这种药丸中含有某种不知名的强大能量,我敢断定这药丸决不是人力所能炼制,给你药丸的少女极有可能是妖族中人,而且她应该来自于这个世界,可惜的是,那名少女喂你丹药虽然出自好意,可是她却忽略了你是人类这个事实。以你自身的体质根本无法承受那么强劲的药力,丹药的能量聚集在你的经脉中,在你的枕后经脉中形成了气结,也就是那帮医生看到的什么动脉瘤。”
“既然你对我的病情了解的那么清楚,为什么不医好我,还要把我带到这里来?”蒙南愤愤不平的问。
蒙东流从蒲团上站起身来,他向蒙南面前走了两步:“我虽然知道你的病因,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医治你。”
“你可以带我去找掌握这种药物的那些人,他们一定有能力治好我的病!”
蒙东流摇了摇头:“我们佛门弟子是决不会向那帮妖孽求助的,再说……茫茫人海,即便是我想找也未必可以找得到她。”
“你的意思是我死定了?”蒙南苦笑着说。
“那也不见得,掌门方丈已经用内力镇住你体内的异能,四年之内应该不会发作,如果机缘巧合的话,你也许能够彻底化去体内的异能!”
蒙南大声问:“什么叫机缘巧合?”
“你的病必须要靠少林秘技‘易筋经’才能化解,可是‘易筋经’乃是我少林无上武学,向来从不外传!”
蒙南不屑的说:“早告诉我何必这么麻烦,‘易筋经’在我们那里满街都有卖。”
蒙东流笑了起来:“孩童之见,真正的‘易筋经’又岂会流传到那种地步!”
“你说了这么多,是不是想劝我出家当和尚?”
“蒙家就你这么一个单传,你肯我都未必肯!”蒙东流的这句话还是流露出他尘缘未断,六根不清。
“我不当和尚,就学不到易筋经,学不到易筋经,我就化不掉体内的异种能量,化不掉体内的异种能量,我岂不还是要死翘翘?”
“那倒未必……”蒙东流从怀中掏出一个红色的本本:“这是‘云都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再过十天就正式开学了。”
“不会吧?你大老远的把我弄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我上学?”蒙南难以置信的大叫起来。
蒙东流把入学通知书递到蒙南的手里:“不仅仅是上学,你在四年的学习期内,必须打足十二分的精神,毕业考试时一定要拿到综合成绩的第一名。”
“为什么?”
“云都大学的前任校长云啸成和了尘方丈是最好的朋友,他一直以来对易筋经都抱有极大的兴趣,曾经不止一次的请求了尘大师将易筋经的基础部分公布出来,以强健民众的体魄,了尘大师根据易筋经的基础部分,演化出了一套‘洗髓诀’,传授给云都大学中有资质的学生,这套‘洗髓诀’和易筋经有异曲同工之妙,即使不能彻底化去你体内的异能,也可以保全你的性命。”
蒙南笑着说:“既然这样,你去求他他直接把‘洗髓诀’教给我不就完了,何必上学这么麻烦?”
蒙东流正色说:“能够学到‘洗髓诀’的,全都是云都大学各个学院中综合成绩排名第一的学生,这是当年云校长和了尘大师之间的约定,五年以来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了尘大师也不会为你破例。”
蒙南无力的瘫软到了床上:“还是让我死吧!”
蒙东流向门外走去:“我跟方丈商量过,这十天你可以暂时住在少林寺内,熟悉一下这里的生活。开学后你要自食其力,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你。”他走出房门的时候又想起一件事:“对了!从今天起我的身份只是智源,跟你已经没有任何的瓜葛,以后无论你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直到他走远,蒙南才从床上爬了起来:“骗我?鬼才信你!”
他拿起旅行袋,准备离开这个鬼地方,看到床上的入学通知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它塞到了裤兜中。
蒙南离开房间的时候,迎面碰到刚才扫地的小沙弥。蒙南向他问明了下山的路线,背着旅行袋向庙门外走去。
一路之上蒙南并没有遭到任何人的阻拦,他顺利的离开了‘少林寺’,他在心中初步算好了路线,趁着天色还早,先步行下嵩山,然后坐车去开封,从那里乘火车返回上海。
可是当他离开少林寺以后,发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像中的那样。上次旅游时候看到的石阶,已经变成了崎岖的山路,他小心翼翼的向山下行进,大概走了一里多地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座山门,有两名健壮的武僧在那里驻守,他们一左一右把下山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
蒙南礼貌的向他们笑了笑:“两位师傅,劳烦让一下。”
“可有方丈手谕!”左边的武僧疾言厉色的闻道。
蒙南指了指自己的旅行袋:“我是游客,难道也要你们方丈批准才能下山?”
“游客?一派胡言,我们黑木崖上从来不允许游客上来!”
“黑木崖?”蒙南奇怪的看了看那名武僧,有没有搞错?少林寺明明是在嵩山,怎么会跑到日月神教的总部,不知道待会东方不败会不会跳出来。
蒙南根本没有把这两个和尚放在眼里,现在是法制社会,出家人也是国家公民,他们也不能随便出手伤人。
“再敢向前一步,休怪我们出手无情!”两名武僧怒喝道。
蒙南傲慢的仰起头来:“实话告诉你们,本少爷是武当派的,识相的赶快给本少爷让开,惹火了我,我用太极神功招呼你们两个!”
“那就放马过来!”这两名武僧软硬不吃,变魔术般每人手中多出了一根木棍,在空中交叉在一起,一副要跟蒙南决一胜负的架势。
蒙南本来并不想惹事生非,可是这两名武僧恶劣的态度把他的好胜心激起,他倒要尝试一下,少林棍法有多么厉害。
他转身把旅行袋挂在身后的树枝上,然后重新回到两名武僧的面前:“两位是打算一起上呢,还是一个一个的来?”
“我们对付一个也是一起上,对付千军万马也是一起上!”两个和尚狡猾狡猾的,以众欺寡还说得这么振振有词。
左侧的那名武僧率先发动了对蒙南的攻击,他棍头横扫,向蒙南的腰间攻来。另外一名武僧绕到蒙南的身后,从后方发动攻势,两人肯定常年在一起配合,相互之间十分的默契。
对少林棍法的刚猛蒙南早就有所耳闻,面对两名武僧雷霆万钧的攻击,他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柔克刚,太极拳刚好是这方面的代表。
蒙南左脚虚右脚实,右手在空中缓缓的划了一个圆圈,手臂巧妙的搭在前方攻来的棍头上,他旋转的力量仍然在继续,木棍在蒙南的粘连挤压下偏出了原有的方向,这一招就是太极拳中的‘揽雀尾’。对方刚猛的力量被他的这一招化为无形,那名武僧也因为惯性向左前冲了两步,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身后的另一名武僧的攻击悄声无息的攻到,他的棍法和刚才那名武僧截然不同,他攻击的方向是蒙南后腰的穴道,蒙南左手反向拨中他的棍头,身体以右脚为轴心旋转,躲过他势在必得的一击。
两人感到十分的意外,他们联手居然没能拿下眼前这个十七岁的少年。
两名武僧对望一眼,一左一右同时发起攻击。
蒙南心中暗暗叫苦,刚才他之所以能够得手,完全因为这两名武僧对太极拳不熟悉,两人本身的功力都远在他之上,如果继续缠斗下去,自己肯定要输。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只有先打再说了。
“住手!”一个清脆的童音在远处喊道。
两名武僧马上停下了攻击,蒙南回过头去,看到刚才在寺院中打扫的小沙弥踏着树枝向他们的方向飞掠而来。
蒙南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天哪,少林寺果然是卧虎藏龙,连一个扫地的小沙弥轻功都修炼到了这么高超的地步。
两名武僧慌忙弃去木棍,双手合什:“小师叔!”
蒙南瞪大了眼睛,这小沙弥居然是他们两个的师叔。
小沙弥从空中轻飘飘落在蒙南的身旁,双手背在身后,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训斥两名武僧说:“你们居然敢对智源师兄的客人如此无礼?”
“我们真的不知道!”两名武僧慌忙解释说。
蒙南落井下石的说:“你们怎么会不知道,刚才我口干舌燥的解释了半天,还不是被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狠揍?”
两名僧人张口结舌的说:“施主……你怎么可以……”
小沙弥打断了他们的话:“不用说了,都给我去‘思过崖’面壁,诵一千遍金刚经才准下来!”
蒙南险些没笑出声来,谁让他们阻拦本少爷下山,活该给他们一些教训。
小沙弥训斥完他们,才转向蒙南说:“蒙施主,方丈让我带你回去。”
蒙南笑着说:“小师傅,我好像不是你们少林寺的,不属于你们方丈的管辖范围之内。”
小沙弥笑眯眯的对蒙南说:“方丈特地嘱咐我,在‘云都大学’开学以前,你绝对不可以私自离开少林寺。”
蒙南从树上拿下旅行袋,弹了弹上面的浮灰:“小弟弟,哥哥不陪你玩了,替我谢谢你们方丈的好意。”他转身就要离开。
小沙弥大声说:“蒙施主,如果你执意要下山,休怪贫僧对你不客气!”
蒙南转身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他:“小弟弟,我从来不欺负小孩子的,你千万别逼我破例噢!”
小沙弥向蒙南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他的右拳隔空向身边一棵合抱粗的松树打去,拳风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向松树席卷而去,那松树齐根折断。
蒙南的舌头伸出老长,很久都没有缩回去,幸亏这拳是冲着树去的,要是打在自己身上,恐怕他身上的骨头要碎成千段万段。
他干笑了两声:“小弟弟真是武功超群,佩服佩服。”
小沙弥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马上就要吃斋了,蒙施主还是赶快启程吧。”
见识了他的厉害,蒙南哪里还敢继续坚持,只好无可奈何的跟在他的身后,重新向少林寺的方向走去。
虽然蒙南的武功不及他,可是谈到心智,十个小沙弥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蒙南故意重重叹了一口气。
“施主为何叹气?”
蒙南做出一副心疼的样子:“我是为那棵树伤心……”他用眼角看了看小沙弥,继续说:“其实树木和人一样都是有生命的,甚至可以说,它们的生命比人类更加的可敬,它们吸入二氧化碳,吐出的却是氧气,无私的为大自然奉献着它们的力量,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它的下场竟然是这样的凄惨……我真是为它的命运痛心……”
小沙弥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身后,双目内隐隐露出泪光,他想到是自己一手夺去了那棵松树的生命,愧疚顿时充满了内心。
他懊悔的说:“都怪我杀孽太重,多谢蒙施主点化,贫僧护送施主回到寺院马上就去面壁思过。”
蒙南得意的点点头:“如果那棵松树泉下有知,一定会原谅小师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