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媚影迷魂(下)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媚影迷魂(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赤晴的手拽住蒙南浴巾的一角,轻轻将浴巾从他的身上拉了下去,当她看到蒙南仍然穿着内裤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有你这么洗澡的吗?”
蒙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怕脱下来吓到你!”他虽然口头上这样说,内心中却不由得感到有些紧张,毕竟他还是一只如假包换的童子鸡。
赤晴的面孔微微一红,这让她的面孔显得更加的娇艳,她娇滴滴的说:“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么可怕!”她柔软的躯体贴在蒙南身体的右侧,原本围在她身上的浴巾不知什么时候滑落了,蒙南的内裤高高的耸立起来。
细眉也除去浴巾,**的娇躯从左侧环围住蒙南的身体,她灵巧的香舌温柔的舔弄着蒙南的脖子。蒙南脆弱的自制力哪里能经受住两名美女轮番的诱惑,伸出手臂,一把将赤晴抱入怀中,低头向赤晴娇艳欲滴的香唇吻去。
蒙南的嘴唇就要触及赤晴的时候,忽然感到后脑又剧烈的痛了起来,这该死的动脉瘤,早不痛晚不痛,偏偏在这紧要的关头跟他做对。
赤晴并没有注意到蒙南的变化,她轻声呻吟起来,细眉的手指点在蒙南的身后,疼痛顿时消失了,蒙南体内却升腾起强烈的欲望。他的大手用力的向赤晴丰满的胸部抓去,赤晴美丽的双目充满着疯狂的欲望,修长的美腿猛然缠上了他的身躯。
就在这时,外面的房门好像被人踹开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大喊道:“放开他!”
赤晴和细眉的面色同时一变,她们马上放开了蒙南的身躯,从水中飘然而起,落地的时候已经将浴巾重新披在身上。
蒙南却感到体内充满了灼热感,浑身的血管仿佛就快要爆裂开来。
“楚猎天,我们姐妹和你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什么总要多管闲事!”赤晴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
一个头戴礼帽,身穿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慢慢的走入浴室,他用手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小狐狸,任何事情都不要做得太过份,你们怎么采补都可以,这小子不能碰,他还不满十八岁!”
“你去死!”赤晴大声尖叫起来,她**的双臂在空中一挥,一团红色的火焰从她的双手之间狂奔而出,向着楚猎天的身上奔腾席卷而去,火影在空中越燃越烈,波及的范围迅速扩展起来,整个室内的空气顿时变得无比炽热。
楚猎天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他除下头上的礼帽,迎向赤晴发出的那团火焰,周围的空气以礼帽为核心旋转形成了一堵无形气墙。火焰遇到气墙后猛然黯淡了下来,直至缩小消失在礼帽之中。
细眉的攻击几乎在同时启动,她的身体升腾到半空之中,猛然从口中吐出一团绿色的烟雾。
楚猎天左手拉开风衣遮住自己的口鼻,右手从风衣内抽出一柄银色的小刀,闪电般向细眉射去。
细眉娇呼一声,身躯在空中连续两个翻转,那柄银色小刀仿佛上面长了眼睛似的,始终追随着细眉,刀尖从她裹住身体的浴巾上射入。
细眉吓得俏脸煞白,落在地上时才知道银刀只是射穿了浴巾,并没有伤及到她的身体,楚猎天这次的出手显然还留有情面。
赤晴和细眉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功力远逊于对手,继续缠斗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两人的身体急速旋转,在空中化成一红一蓝两道不同色彩的光芒,转瞬间消失在窗口的外面。
“好热!”蒙南大声的叫,然后赤身裸体的从水池中走了出来。楚猎天看着他,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热你个大头鬼,老子再晚来两步,你小子就被那两只狐狸给**了!”
蒙南的大脑开始变得混乱起来,恍惚中楚猎天把蒙南带上了一辆汽车。
“爸!”一个温柔的声音喊道。
“先帮我把这傻小子扶到后座上去!”
“好恶心哦!他怎么穿这么少!”
蒙南感到一双温软滑腻的小手抓住他的臂膀,他模模糊糊的抬头看了看,朦胧中看到一个很美的女孩来到自己的身边,不知道为什么,蒙南表现的没有任何的控制力,他的右手不听使唤的向女孩的胸口抓去。
那女孩显然没有意料到蒙南会做出这样下流的动作,她尖叫了一声,慌忙甩开了蒙南的手臂,随手给了他一记重重的耳光:“色狼!”蒙南挣扎着还想去抱她,楚猎天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混小子,恩将仇报,居然欺负我的女儿!”然后挥手在蒙南的后颈上重重给了他一记,蒙南顿时晕厥了过去。
当蒙南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狭窄的房间内,整个房间密闭的相当好,除了墙面上的那个可视对讲机,找不到任何可以和外界联系的方式。
蒙南惊恐的站了起来,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那个叫楚猎天的人为什么把他送到这里来?蒙南竭力收拾起零散的记忆,期望能找出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液晶屏忽然亮了,一名身穿制服的男子出现在屏幕中:“蒙南!”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蒙南奇怪的问。
那名男子笑了起来,他举起手向蒙南挥动着一个红色的本子,蒙南这才想起那是自己的入学通知书,上面有他的名字和年龄。
“你因为实施性骚扰被拘禁两天。”从这名男子的口气来看,他应该是个警察。
“性骚扰?”蒙南睁大了眼睛,对他所指责的这项罪行他根本就全无印象。难道是因为自己和赤晴姐妹在温泉共浴的这件事吗?他马上又否决了这个可能性,一起洗澡也是她们主动,根本谈不上什么性骚扰,即便是勉强算上,也是她们骚扰自己。
那名警察继续说:“受害人已经证明你当时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做出的行为。而且你今年还未满十八周岁,所以对你做出从轻判罚,不过你在半年内必须接受相关机构的监管。”
蒙南这才放下心来,不就是两天嘛,一眨眼的功夫就会过去。
“你在云都还有什么亲人?”
蒙南想了想:“我的大伯是少林寺的智源大师。”
“这就好,我会尽快联系上他,来警局为你办理保释手续。”他停顿了一下又说:“我会把你的这次不良纪录传达给云都大学方面。”
蒙南不屑的笑了笑,他压根没想去上那个什么云都大学,不管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他都无所谓。
蒙南马上就发现了被拘留的好处,这里不但不要干活,而且伙食还很不错,餐餐都有鱼有肉,比起少林寺清汤寡水的素斋不知要强上多少倍。
第三天的下午,一直紧闭的金属门终于打开了,这两天一直在电视上跟蒙南交谈的警察走进门来:“蒙南!有人来保释你!”
蒙南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向外面走去,来到拘役所的门前,一大一小两个和尚早就等在那里,大的那个是胖和尚慧空,小的当然就是智能。
他们两人的目光中都充满愤怒,蒙南不由得有点心虚,看来自己这次的逃跑一定给两人带去了不少麻烦。
智能把手中的PSP游戏机狠狠的塞到蒙南的手中:“还给你!”
蒙南笑了笑:“都说过送给你了。”
智能面向西方双手合什:“佛祖!弟子惭愧,没等抵挡住物欲诱惑。”心中懊悔到了极点。
慧空的手里拎着蒙南的旅行袋,他气呼呼的对蒙南说:“智源师叔没有办法亲自前来,让我们两个负责把你送到学校。”
“不是吧!”蒙南哭丧着脸说。
“出家人不打诳语。”慧空的神态很认真。
看他两人这副架势,绝对有不把蒙南送到学校誓不罢休的劲头。
“车呢?”事到如今,蒙南只好接受现实。
慧空和智能对望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不会吧!你们打算步行?”
两人又同时点了点头,慧空把蒙南的旅行袋还给他:“云都大学距离这里还有五十公里,我们还是赶快出发吧。”
“可不可以打车?”蒙南的内心还存在着一丝奢望。
“我们没钱!”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说。
“有没有搞错?你们是和尚哎,可以去化缘!”
智能又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方丈交待,就是要让蒙施主增加一些历练,认识尘世的艰辛。”
这下蒙南彻底绝望了,搞了半天都是方丈预先交待好的,看着他们两个警惕性十足的样子,估计想成功逃离的机会等于零。
两个和尚押着蒙南沿‘通天河’的岸边一直向西走去,按照他们的计划,今天必须要抵达‘云都大学’,想起这五十公里的路程,蒙南不由得有点头痛,来往的行人很多,看到他们三个这样怪异的组合,都忍不住注目观望。
有件事蒙南始终没有想明白,自己怎么会被关到了警局里,蒙南在和智能的交谈中提到了这个问题。
智能说:“是楚师兄把你送到那里去的。”
经他这么一提醒,那天晚上的事情蒙南慢慢回忆起来了,那个楚猎天中途突然冲进了浴室,破坏了自己浪漫的鸳鸯浴,蒙南隐隐约约记得楚猎天好像还和赤晴姐妹打了一架,具体的情形他却想不起来了。
蒙南奇怪的问:“你那个楚师兄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
智能不满的瞪了蒙南一眼:“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
“你真不知道?那两个妖女都是幻化成人形的九尾狐狸精,她们之所以接近你,真正的目的是想吸取你的元阳,如果不是楚师兄及时赶到,你恐怕早就被她们……”智能一时间想不出合适的词语来表明。
“喀嚓了!”慧空及时的插嘴说。
蒙南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慧空胖胖的脑袋:“大师说得‘喀嚓’是什么意思?”
慧空脸红了红:“‘喀嚓’就是‘喀嚓’,你肯定知道!”
智能摸了摸秃秃的脑壳:“慧空师侄,我也不明白‘喀嚓’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小僧不该说出‘喀嚓’这两个字,更不该去想这件事!”慧空满脸的悔意。
蒙南叹了口气:“不是我说你,你回到少林寺最好去面壁几天,把脑袋里面的**好好清理清理,不然佛祖一定会怪罪你的。”
慧空连连点头,心中愧疚万分。
智能毕竟年纪还小,根本听不懂他们所说的‘喀嚓’是什么意思。
对他们所说的事情,蒙南仍然是将信将疑:“难道这个世界中真的有妖魔鬼怪?按照智能的说法,那个楚猎天也是少林寺弟子,不过他既然把我从赤晴她们手中救了出来,为什么又把我送到警局去呢?”
智能下面对话马上解答了蒙南的疑惑:“楚师兄是少林俗家弟子,他从警局辞职后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我们在兰舞镇找不到你,只好求助于他了。可是……”智能看了看蒙南:“本来我们是想让楚师兄把你送回少林寺,不知道你怎么惹他发这么大的火,他把你直接给送到了警局,还说要不是看在智源师叔的面子上,要把你大卸十八块!善哉善哉!”
“靠!这么狠毒,亏他还是少林弟子!”蒙南对楚猎天充满了反感。
慧空插话说:“楚师叔人很好的,肯定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你不要老戴着有色眼镜看我好不好?”
慧空笑了两声,蒙南看得出他从心底不屑自己的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