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开学之初(上)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开学之初(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他们三个边走边谈,借以打发路途中无聊的时间,来到位于西郊的云都大学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蒙南又累又饿,整个人都要垮掉了。
云都大学是这片陆地上最大的学府之一,占地大约有一百平方公里,单从面积而言,换在他原来的世界也能够排在第一位。
通天河的支流‘如梦河’环围着整个校园,年复一年周而复始的流过,将云都大学和喧嚣的外界隔离起来,这条河流经过后来多次的修整加宽,现在最窄的河面也在两千米以上,与其说她是一条河流,还不如说她是湖泊来得恰当,云都大学就像是浮在这片水域上的一座孤岛。
整条如梦河上没有一座桥梁,来往的交通全部要依靠船只。一种不祥的预感出现在蒙南的心头,这座大学对于他而言更像一座监狱。
因为明天才是正式开学的时候,今晚他们只好在如梦河边暂时休息。慧空从袈裟里掏出三个冰冷的馒头分给蒙南和智能。
蒙南对少林寺粗劣的饮食已经是深恶痛绝,看着他们香甜的吃相,蒙南真的有些奇怪,难道他们的肠胃根本品味不出食物的好坏?
智能很快就吃完了他的那份,看到蒙南拿着馒头仍然没有动,知道他肯定是嫌弃食物过于粗劣。他从怀中掏出蒙南给他的那几片口香糖:“蒙施主,这个给你!”
蒙南笑了起来:“你一直都没吃?”
智能点了点小声说:“我不舍得!”
蒙南的内心涌起一阵感动,小和尚的心地真的很善良。蒙南拿了一片,又剥开一片放在他的手中。
智能小心的放在嘴里,然后天真的笑了起来:“好甜!”
慧空也睁大眼睛看着蒙南们,一副垂涎三尺的样子,蒙南一直都不怎么喜欢他,可是想到明天就要分开了,也剥开一片递给他,慧空笑逐颜开的结了过去。
这几片口香糖顿时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蒙南躺在落叶上沉沉睡去,智能和慧空就在他的身边坐禅,夜晚在不知不觉中渡过。
也许是因为马上就要踏入云都大学校门的缘故,蒙南醒的很早,太阳刚刚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升起,淡青色的天畔抹上了一层粉红色,无数的金光从粉红色的下面透射出来,洒在远方的云层上,蓝色的水面上有一团白色晨雾时聚时散,随着太阳的不断升起,它开始变得越来越淡,直到消失不见。水面的轮廓变得清晰起来,树林中鸟儿开始鸣叫,清凉的晨风迎面吹来,吹去他仍然残存的那点睡意。
蒙南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用心去体会大自然的美,他慢慢的闭上眼睛去细细的品味。
慧空和智能也先后睁开了双目,慧空拿起水囊去河中取水。
智能从随身的包裹中拿出一枚绿色的丹药递到蒙南面前:“你把它吃了!”
蒙南睁大了眼睛,他现在是吃一堑长一智,别人给的药丸是不敢乱吃了。
“我不会害你的,这是清心丸,可以彻底清除你体内‘迷魂散’的余毒!”
“迷魂散?”
“就是那两个狐狸精喂你吃的强力**!”打水回来的慧空插话说。
蒙南这才联想起来,难怪那天喝完细眉点的玫瑰茶后,就感到体温升高,身体老是冲动,原来里面含有‘迷魂散’,他接过清心丸放入口中,没想到这丸药入口即化,一股清凉的感觉沿着喉头一直流入小腹。
智能说:“智源师兄让我转告你,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跟你的家乡不同,希望你能够从头开始,好自为之,把握自己生命的主动权!”
智能并不知道蒙东流这番话的真正用意,蒙南的目光落在远处那片白色的建筑群中,自己未来的生活即将在这漂浮的城堡上开始,只有拿到云都大学综合成绩的第一名,他才有可能学到少林易筋经,化去体内的那股异种能量。
蒙南站起身来,用力伸了一个懒腰:“麻烦你回去转告我大伯,让他一定说话算话!”蒙南指的是五年后送自己回到原来世界的事情。
河的对岸,几百艘白色的小艇缓缓的向这边划来,慧空提醒蒙南带好入学通知书,然后和智能陪着他向前方的码头走去。
蒙南马上就发现自己是所有前来报到的新生中唯一依靠步行的一个,换句话说也就是最寒酸的一个。码头上早就停满了各种豪华的磁悬浮车,因为入学的学生太多,车队在码头前排起了长龙。
“没想到这所大学这么火爆!”蒙南感叹了一声。
慧空点点头:“方丈是云都大学的客座教授,就是这个原因学校才会破例把你收下来!”
蒙南不禁感到好笑:“这里又不是佛学院,为什么找和尚当教授呢?”
智能自豪的说:“佛教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我们少林寺又是天下第一名刹,方丈来当教授是很平常的事情!”
真是个千奇百怪的世界,蒙南的眼神被前方一群刚刚下车的漂亮女生吸引了过去。
智能不满的看了看蒙南:“蒙施主,色乃刮骨钢刀,你在这方面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
蒙南笑着说:“你是不是又想说,那边的一群全部都是狐狸精吧!”
没想到智能真的点了点头:“她们的确全部都是九尾狐!”
“你在开玩笑!”
可是看到智能一脸严肃的样子,蒙南马上意识到他说得全都是实话。
“这所大学里面不完全是人类学生?”
“这有什么奇怪?只要是大陆上的公民都有资格考入这所大学。”慧空反倒觉着蒙南的问话很奇怪。
蒙南心中惊叫了起来:“天哪!大伯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居然想把我送到这个妖怪窝里面去学习!”
他转身向后走去,却被智能和慧空两人拖住。
“你们是不是非要把我往火坑里推?”
“佛祖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慧空的话差点没把蒙南气个半死,这死胖子看来比谁都明白,他一直都在装傻唬人。
蒙南近乎哀求的说:“两位大师,你们明知道里面都是妖精还要把我往里送?”
智能说:“施主此言差矣,在佛祖的面前根本没有人和妖的区别。”
“怎么没有区别?妖是妖他妈生的,人是人他妈生的!”蒙南引用了唐三藏和尚的经典语录。
慧空一旁劝蒙南说:“蒙施主,智源师叔一定不会害你,你又何必这样害怕。”
他说得也对,大伯没理由害自己,蒙南刚想开口说话,一辆磁力摩托车高速从他们的面前经过,卷起地上的落叶和灰尘,撒了蒙南一头一脸。
慧空和智能两个及时的退到后面,所以没有受到任何的波及。蒙南被灰尘呛得连续咳嗽了几声,才缓过气来。
“一点义气都没有!”蒙南用手指狠狠的指着两个家伙,张口闭口都是佛祖,一遇到事情闪得比谁都快。
蒙南把头上的落叶拂了下来,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哪有被别人欺负的道理,不管开车的是人是妖,非要把他揪下来狠狠的揍上一顿。
蒙南大步向那辆车的方向走去,骑车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生,从他头上戴的绿色头盔看,这小子驾驶的车辆应该和原来世界中的摩托车差不多。
他的出现引起现场很多美少女的注目,有两名女生激动的向他挥手高喊着:“月狼!”这应该是他的名字。
这小子缓缓的除下头盔,满头的银发随着晨风飘扬在脑后,他英俊的面孔始终是一副冰冷的表情,即使面对前方向他挥手的美少女也没有露出半点微笑。
妈的!挺会摆酷,蒙南在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
“嗨!”蒙南在他身后大声的喊。
月狼已经泊好了车继续向前方走去,蒙南快步跟了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肩头:“叫你呢!听到没有!”
月狼停住脚步,冷冷的说:“放开你的手!”
蒙南恶狠狠的说:“我要是不放呢?”蒙南的手加大了力度,用力捏住他肩上的肌肉。
月狼闪电般抓住了蒙南的手腕,将他的整个身体猛然摔向前方,蒙南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他的速度快到了极点,让蒙南根本来不及用太极神功做出反应。
蒙南四脚朝天的摔倒在他的面前,周围响起了一阵哄笑,其实他摔得并不重,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别人弄得这么难堪,实在是太丢脸了。
慧空和智能连忙上前把他扶起来,蒙南还想继续冲上去。慧空低声说:“他有狼族血统,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月狼慢慢转过身来,向蒙南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蒙南强忍住心头的愤怒,如果继续冲上去,只会再次受辱。
智能从地上拣起蒙南的旅行袋:“不要惹事了,你的纪录已经很差了。”
蒙南用力咬了咬下唇,狠狠瞪了月狼一眼,在慧空和智能的推搡下,不情愿的去另外一个码头排队。
按照学校的安排,每艘渡船乘坐十名学生,蒙南被分配到九号渡船,慧空和智能一直把他送到船上,临分别的时候,智能从怀里拿出一本书送给蒙南:“遇到心情不好的时候,多念两遍,就会开朗许多。”蒙南低头看了看,原来是本金刚经。他笑了笑,还是把书放在旅行袋里。
渡船慢慢驶离了河岸,慧空和智能在不断的向蒙南挥手,说来奇怪,蒙南内心中居然对他们两个生出了一丝眷恋。
渡船在河面上平稳的行进,划船的是一位身穿蓝色制服的老人,他笑着自我介绍说:“各位新生好!我叫周阿土,别人都叫我阿土伯,欢迎你们来到云都大学!”
船上的气氛开始变得轻松起来,只有蒙南还没能从刚才被摔的沮丧心情中恢复过来。
蒙南忍不住回头向码头的方向看去,慧空和智能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他的大学生活终于正式开始了。
“你好!我叫高大同!”坐在蒙南身边的一个小个子男生向他伸出手来,他的头很大,再加上生就的一副娃娃脸,给人的感觉很小,如果不是跟蒙南同坐在一条船上,蒙南会以为他是一名初中生。
“蒙南!”蒙南和他握了握手,高大同友好的笑了笑:“你也是新生吧?你选修的是哪个系?”
他这句话把蒙南问住了,蒙南还真不知道自己要学什么,蒙南连忙拿出入学通知书,高大同凑了过来:“太好了,你也是军事学院,我们是同学!”他掩饰不住内心的高兴。
蒙南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大伯看来真的是脑子有毛病,让自己学什么军事学院,对他简直一点帮助都没有,以后他还要回家的,大伯有没有搞错?
高大同开心的说:“联邦已经有五百年没发生过战争,每年用于军备的资金也越来越少,现在愿意学军事的人已经很少了,所以我们系的录取分数是所有系中最低的。”他压低了声音偷偷对蒙南说:“我十门功课一共才考了三百分,你考了多少?”
蒙南皱了皱眉头,天知道他们这里满分是多少。
高大同的话特别多:“看你的样子,也不会比我强到哪里去,不然也不会来上军事学院了。”
蒙南点点头:“聪明!我考了三百零一,咱们两个半斤八两,不分彼此!”
高大同兴奋的睁大了眼睛:“说起来,我们真的很有缘分哎!”蒙南勉强向他笑了笑,这里的学生都十分复杂,谁知道身边的又是什么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