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开学之初(下)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开学之初(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大同又凑了过来,他小声对蒙南说:“为了我上学,爸爸交了一百万的赞助费,学校才录取我。”
这小子原来是个自费生,看他肥头大耳的样子,八成是个纨绔子弟:“你爸爸很有钱?”
高大同不无得意的点点头:“我爸爸是‘东越船运’的董事会主席。是去年云都的‘十大杰出商人’之一。”
蒙南笑了笑,心里却不服气的想:“有什么了不起,我老爸也是开船务公司的,还是亚洲航运三大巨头之一呢,可惜在这个地方他的钱根本帮不到我。”想起远在另外一个空间的父母,蒙南内心中不禁有些沮丧,这种漂泊异域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二十分钟后,渡船终于靠岸,蒙南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高大同向发现新大陆似的叫了起来:“你的表好特别,是古董表吗?”他一双大眼睛瞪得溜圆,鸟大点事情也能让他兴奋起来。
蒙南心里狠狠的骂了他一句:“古你个大头鬼,我这是今年的劳力士新款。”表面上还是点了点头。
高大同也撸起了手腕,向蒙南展示了他手腕上的那块高科技手表,蒙南留意了一下时间,和自己的并没有什么区别,看来异世界的很多地方和原来的世界也一样,不过上面还有温度湿度显示,高大同显摆似的用食指按了一下屏幕的右下角,手表的液晶屏上出现了一幅小型图案,他骄傲的说:“这上面的红点便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蒙南不屑的笑了笑,心中暗想:“不就是一个小型GPS,牛B什么,要是我的手机没坏,同时能搜到二十五颗卫星定位。”转念一想,就是二百五十颗也没什么用处,自己的手机跟这里压根不是一个系统。
走过通往学校的长桥,完全用白色云石砌成的大门出现在眼前,很多高年级的美女站在校门两侧,手拿鲜花欢迎这些新生的到来。蒙南顿时感到眼前一亮,不管怎样这里还是能让他感到有可取之处,美女的平均水准要远远超过自己原来的地方,这几年倒是一个把马子的大好机会,感受一下异域风情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多了高大同在身边,很多事情显得容易了许多,他对这里的地理情况十分的熟悉,带着蒙南向新生报到处走去。
到了那里他们才知道入学以前还有常规的身体检查和IQ测试。他们领到各自的序号,然后乘坐校园大巴前往校医院接受全面检查。
让蒙南意外的是,这次全面的检查并没有发现他脑后的动脉瘤,大概是这里的医疗设备跟原来的世界不同,所以检查的结果也有区别。
相比较蒙南的IQ测试来说,这个意外几乎不能称之为意外。
蒙南的IQ是一百一,对人类而言这应该是个中等偏上的IQ水平,可是他们给蒙南的结论居然是IQ偏低。
“有没有搞错!”蒙南不服气的向检查医生抗议说。
医生笑了笑,把检查的纪录推到他的面前,这一页除了蒙南以外还有很多其他新生的名字,蒙南从头到尾的仔细看了一遍,除了他是一百一十,其他人全部都在一百五十以上,最高的甚至达到了三百七十多。
蒙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搞了半天,这帮同学个个都是爱因斯坦转世,想在他们中间取得综合成绩第一简直是难于登天。
他垂头丧气的站起身来,这是什么世界?自己在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傻子。
离开医院的时候,检查医生安慰了他一句:“你也不要有自卑感,总体来说,你的IQ还在正常范围内。”
蒙南当然知道自己正常的很,不过在这群新生里,自己的IQ最低也是不争的事实,不知道他这只笨鸟能不能够飞得起来。
拿着体检合格的证明,蒙南又重新回到新生报到处,负责报到的老师马上又带给他一个不幸的消息:“你就是蒙南?”
蒙南笑着点点头,看来自己的知名度还很高。
老师抬起头看了蒙南两眼:“你的身份很特殊,如果不是了尘方丈极力推荐你,我们不会破例让你成为云都大学的学生。”
蒙南尽量装出虚心受教的样子。
他拿出一张合约:“这是一份贷款合约,你的学费、书本费先由学校的银行代你垫付,你在学习的同时必须做各种工作用来偿还你所欠的贷款,剩余的部分用来支付你的生活费。”
“什么?”蒙南睁大了眼睛,大伯居然没有帮自己垫交学费?
“这已经开了我们学校的先例,你具体的工作,会由学校的生活委员会尽快替你做出安排。”
“难道学校没有助学金之类的补助措施吗?”蒙南心存侥幸的问。
老师摇了摇头:“奖学金倒是有,不过要到期末考试的时候……”他随即又向蒙南笑了笑:“每年级只有十个名额,以你的IQ……恐怕没什么希望!”
蒙南差点没被他气晕过去,这家伙摆明了歧视自己,老子IQ低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也不用对自己冷嘲热讽啊!
多年混迹校园的经验告诉蒙南,在刚刚开学的时候就跟老师发生冲突,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更何况他在这里属于贫困阶层,没有老爸雄厚的资产做依靠,英雄气短啊!
蒙南拿起笔,毫不犹豫的在贷款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有点签卖身契的感觉。
老师把蒙南需要的证件和宿舍的门卡递给蒙南:“因为你的名单刚刚过来,其他的宿舍都已经满员,只好暂时安排你去七区宿舍居住。你先去看看宿舍,然后再去军事学院报到。”
这样的开端让蒙南失望到了极点,他的宿舍位于第七区,从这里坐校车需要九站才能到达。在巴士站等车的时候,蒙南又遇到了高大同。
“蒙南!”他高声叫着蒙南的名字从蒙南的身后追了上来,蒙南回过身向他笑了笑:“高大头!”蒙南记错了他的名字,看到他大大的脑袋,脱口喊出了这个名字。
高大同笑着在蒙南肩膀上打了一拳:“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这小子笑得多少有点傻,整个一个痴呆儿童的模样。
蒙南也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居然叫对了他的外号。
“我原来的同学都这么叫我!”
蒙南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因为今天报到的新生很多,巴士站明显变得拥挤了起来,在等车的空隙,高大同问蒙南:“你住在几区?”
“七区!”
“不会吧?那里好像已经没有人住了。”高大同显得十分吃惊。
蒙南对此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的学费都要依靠以后打工慢慢偿还,校方还会提供什么好地方给自己住。
高大同说:“我住在六区,缥缈湖的旁边。”从他得意的神态,蒙南就能猜出,六区一定是豪华公寓的所在地。
这时校园大巴从远处开了过来,蒙南和高大同向磁悬浮车挤去,高大同身材矮小灵巧的优势充分发挥了出来,他率先冲上了大巴,为蒙南抢占了一个临窗的座位。
蒙南抱着旅行袋在他身边坐下,磁悬浮刚刚开始启动,忽然听到一个踞傲的声音说:“你!起来!”蒙南抬起头,看到一个身材高大,肤色黝黑的男生站在高大同的面前,一双小眼睛狠狠的盯住高大同。
高大同畏惧的看了看他,抱起自己的旅行袋,真的想站起身来。
蒙南一把将他重新拉回到座位上,高大同吓得有些发抖。
那小子又重复了一遍:“起来!”
蒙南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你他妈跟谁说话呢?”
高大同小声说:“他们是体育系的学长……”蒙南这才注意到,这小子的身后还站着两名身体健壮的男生。
车厢内所有的眼睛都盯住了他们这边,很少有新生这么大胆的向学长挑战。
也许考虑到车厢内的人太多,他们三个并没有做出其他过份的举动。
巴士在下一个站台停靠,这里是一号宿舍区,那个皮肤黝黑的家伙忽然拉住了高大同的衣领,在其他两名同伴的帮助下将他拖下了巴士。
蒙南马上追赶了下去,高大同已经被他们推到在地上。
“放开他!”蒙南愤怒的大吼一声。
这些人的主要目标本来就不是高大同,看到蒙南从巴士上下来,三人同时向他围拢了过来,为首的那小子向蒙南冷笑着说:“看不出你他妈的还满有正义感。”
蒙南把旅行袋扔到地上,向他招了招手:“少他妈废话,有种过来!”他今天也是豁出去了,如果再遇到什么妖魔鬼怪,他自认倒霉,如果这几个家伙和自己一样都是人类,他正好拿这帮混蛋出气。
为首的那小子怒吼一声向蒙南一拳打了过来,蒙南伸手架住他的攻击,从对方这一拳传来的力度他马上就知道,这小子八成跟自己一样都是人类。
蒙南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右脚闪电般抬起,狠狠的踹在对方的小腹上,对于这种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普通人,蒙南对付他们是绰绰有余。
这家伙惨叫一声向后飞了出去,以一个标准的狗吃屎动作趴在地面上,落下时他的嘴唇撞在了地面上,鲜血顿时从撕裂的嘴唇上流了出来。
他的两名同伴看得目瞪口呆,哪里还敢继续向蒙南出手,转身向宿舍区没命的跑去。蒙南并没有追赶,抬脚踩在还没来及逃走的这小子的脸上:“你刚才不是很威风吗?声音不是很大吗?再叫一声给我听听?”
那小子用手捂住不断出血的嘴唇,目光中流露出恐惧的神情。
“我告诉你,我叫蒙南,是军事学院一年级的学生,从来都是我欺负别人,还没人敢欺负我。”蒙南的这句话并没有夸大,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刚才虽然被那名叫月狼的家伙摔了一跤,可是他也不是纯正的人类。
高大同欢天喜地的为蒙南拣起旅行包,来到他身边。蒙南这才挪开了脚,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一个威严的声音说:“站住!谁允许你们在这里打架的?”
蒙南回过身去,看到两名手拿警棍的校警扳着面孔向这边走来。高大同连忙上去向他们解释,两名校警根本不想听他废话,伸手指了指蒙南:“把你的证件拿出来!”
蒙南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从裤兜中拿出学生证递了过去。
其中一名校警按照证件上的编号,从随身电脑中调出了蒙南的学籍资料:“原来你已经有不良纪录了!”
他又看了蒙南一眼:“小小年级居然就去非礼别人,刚到校园就殴打学长,真不知道学校怎么会收你这样品行不良的学生。”
蒙南忍不住顶撞说:“听你的口气,你好像是校长哎!”
他肯定听出了蒙南话音中包含的讽刺,向蒙南冷笑了一声:“现在你又多了一条不服管制的纪录。”
他把学生证递还给蒙南:“你等着风纪委员会对你的处理吧!”
校警离开以后,蒙南和高大同登上了下一班校车。高大同现在对蒙南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路上主动为他拿着旅行袋,看他的样子,八成是把蒙南当成了他的保护伞。
高大同一路之上是溜须拍马,唠唠叨叨,直到他在六区下车后,蒙南的耳根才总算清静下来,快到第九站台的时候,校车上就剩下了他一个人,司机好心的提醒蒙南说:“马上就到终点站了,如果你去七区宿舍,还要向前走三百米,步行上山。”
磁悬浮车停靠在九号站台,蒙南拿起旅行袋,走下校车,这里应该是校园内最偏僻的地方,来往的学生很少,整条道路显得幽深而静谧。
七区宿舍是一幢位于半山上的孤楼,蒙南刚刚看到它的第一眼感觉就是,这可能是校园中最古老的一栋楼房。外墙并没有太多的装饰,只是简单的刷了一层白色的涂料,楼房共计有九层,最顶层的部分做了一个极富中国特色的飞檐。
蒙南仍旧从底层墙壁的青苔上看出了它悠久的岁月,后来蒙南才知道,七区宿舍是老校区的一部分,明年就会全部动迁,他是这里的最后一批住客。
来到传达室,从窗口看到一位老人正在专注的看着报纸,蒙南把证件和宿舍的门牌向他递了过去,老人抬起头,没想到他就是今天早晨划船将他们接来的阿土伯。
阿土伯检查了一下蒙南的证件和门牌,从窗口递给蒙南一串钥匙:“九楼三号室!”蒙南接过钥匙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阿土伯在身后喊:“小伙子!顺便把被褥带上去,电梯坏了一年多了,你还是爬楼梯吧。”
蒙南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没想到校园中还有这么原始落后的地方。他拿了被褥,只好沿着楼梯向九楼爬去,因为多了被褥的负担,爬到九楼已经让他气喘吁吁。这里的环境比他想像的更加恶劣,从满地的生活垃圾来看,应该很长时间没有人住过。
蒙南来到三号室的门前,本来想去开门,拿出钥匙才发现门锁早就已经坏了,随手一推房门就慢慢的开启。
房间内比外面也好不到哪里去,家具也只有一张小床一张课桌,和一个用来盛放衣物的柜子。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清理,上面都积满了灰尘。
蒙南在门后找到了扫帚,放下被褥和旅行包,就开始清理房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现在的经济情况这么差,只能住在这样的地方。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打扫,房间变得整洁了许多,蒙南看着自己亲手做出的成果,内心中不免有些成就感。
他在盥洗室中用冷水草草洗了一个澡,然后从旅行袋中拿出自己的证件向楼下走去,按照学校的安排,他今天还需要去军事学院报到。
来到楼下的时候,蒙南把门锁损坏的事情告诉了阿土伯,他笑了笑说:“这里除了九层以外,其他的地方都是仓库,堆放的是学校废弃的物品,整栋大楼只有我们两个,平时不会有人过来。”
蒙南这才明白为什么整栋楼没有看到一个同学,看来他是整个七区宿舍唯一的住户。这样也好,至少没有其他人打扰自己的休息。
他向阿土伯问明了军事学院的位置,离开七区宿舍向巴士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