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勤工俭学(下)
章节列表
第六章 勤工俭学(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是你!”他们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没想到这位女孩竟然是白天在餐厅遇到的雨灵。
蒙南笑眯眯的说:“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分。”因为怕影响到别人看书,蒙南说话的声音很小。雨灵的脸微微红了红,她有些不耐烦的说:“你还是赶快继续你的工作,以免影响到我看书!”
蒙南躬下身子把地板擦净,然后很绅士的帮她拉开了椅子。
雨灵毫不客气的坐下,然后目光重新回到书本上。
蒙南把自己拖地的方式从前进改成了后退,目光始终游弋在雨灵那双充满诱惑力的玉腿上。雨灵肯定猜到了他的险恶用心,俏脸变得越来越红。
蒙南只顾着饱餐秀色,却忘记了水桶还在自己的身后,向后退的时候,脚下忽然一绊,一P股坐在水桶里面,污水溅了他一身。
阅览室中所有的学生看到他狼狈的样子,齐声哄笑了起来,雨灵也忍不住笑意盈盈的咬住了下唇。
蒙南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吴妈在楼下听到动静跑了上来,看到他的惨状,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好笨噢!”
她接手了蒙南的工作,让他去洗手间整理一下。
蒙南在众人的哄笑中逃离了现场,没想到向来自命不凡的他居然沦为别人的笑柄。
好在蒙南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算坚强,在洗手间脱下裤子草草的在水喉下冲了冲,拧干后放在吹风机下吹干。环境逼人改变,他只有一百一十的IQ充分发挥出最大的创意。
凡是来上厕所的男生,都好奇的看着他的举动,蒙南本来以为他们很欣赏自己的创意,终于有一名男生忍不住开口说:“可不可以让我先把手吹干!”
“当然可以!”蒙南让到一旁,这时又听到吴妈在外面叫他。
蒙南连忙把半干的裤子重新穿到身上,离开了洗手间。
“蒙南!你快去九号资料室给云博士帮忙!”经吴妈这么一嚷嚷整个图书馆的人全部都知道他的名字了。
九号资料室位于地下室的二层,是专门用于存放古籍和经史类图书的地方。蒙南进入九号资料室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比他想像中要大得多,整间资料室最少要有五百多个平方,空间中摆满了高大的书架,他粗略的估计了一下,书架的高度要在四米左右。
蒙南在房门上敲了敲:“有人吗?”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回答说:“我在这里!”
蒙南循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在靠近东北角的书架旁,他终于看到了云博士。
她踩着木梯正在书架的上层抽取着书籍,蒙南昂起头,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纤长的玉腿,没想到这位云博士居然拥有一双不输于雨灵的美腿,他今天真是艳福不浅啊!
云博士拥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波浪般起伏在她的肩头,她身体的曲线很美,拿书的动作充满了韵律。
她正尝试着去拿一本距离较远的黑色封面的书籍,手指的尖端刚刚才能触及,蒙南在下面帮她扶稳了木梯,她又向前探了探身子,这个动作让她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她惊呼一声从木梯上摔了下来。
蒙南慌忙冲了过去,张开手臂准确的抱住她的娇躯,接住她的时候巧妙的用太极神功化去了她下坠的力量,减轻了她身体的冲击力。
蒙南的右臂搂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左臂抱住她细腻柔美的膝弯,她的娇躯柔软而充满弹性,抱在怀中简直是莫大的享受,意外让他和云博士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机会。
云博士冰蓝色的眼眸中露出惊魂未定的目光,蒙南没想到云博士竟然是这么年轻的一位美女。
“没事了!”蒙南轻声的安慰她说。
云博士娇美的俏脸微微红了红:“你先放我下来!”蒙南这才想起自己仍然抱着她没有松手,有些尴尬的把云博士放了下来。
云博士整理了一下长发,蒙南帮忙拣起掉在地上的书籍,从书名来看都是和联邦历史相关的资料。
“可不可以帮我把梯子挪到这边!”云博士礼貌的请求说。
蒙南看了看上面,她刚才想取的那本书从书架上露出了半截。蒙南笑了笑:“还是让我来吧!”他把木梯扛了过来,迅速的爬了上去,为她取到了那本书,他特地看了看封面,上面写着‘暗河之战’
云博士叫蒙南过来的目的,是让他帮自己把这些资料送回她的办公室。蒙南用纸箱将她找到的资料全都放了进去,巧合的是,所有书本的封面全部都是黑色,他掂了掂份量,最少要有六七十斤。这种粗重的体力活对云博士来说,的确是有很大的难度。
蒙南抱着资料和云博士一起向图书馆的大门走去,到门口的时候吴妈又喊住他,取出一张面额五十元的纸币塞到了他的手中,蒙南诧异的看了看她,难道因为刚才出糗的事情,她打算就此把自己解雇。
吴妈说:“你的工钱每天都会结算一次,本来两个小时应该给你六十元,可是你刚才出了差错,按规定要扣除十元。”
蒙南喜滋滋的把钱放在裤兜里,有了这笔钱,他今晚的夜宵就有着落了。
吴妈嘱咐说:“你帮云博士把资料送回去,才可以离开!”
蒙南点了点头,其实不用她说,他也会把书帮她送到地方,和云博士这种美女相处,对任何男性来说都是一种享受。
来到云博士的红色跑车前,蒙南把装满资料的纸箱放在后座上。
“你回去吧!明天是开学第一天,还要上课!”云博士很会替他人着想。
蒙南拉开车门坐在她的身边:“我精力旺盛的很,十二点前从来没有睡过,再说了,我要是不把吴妈交给我的任务完成,明天她肯定又要扣我工钱!”
云博士温柔的笑了起来,她启动了引擎,磁悬浮车向历史学院的方向开去。
云博士的办公室位于历史学院教学楼的十二层,蒙南帮她把资料一直送到办公桌上,这才告辞离开。
“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我住的并不远!”蒙南假惺惺的说,其实内心中巴不得美女博士送自己。
“好吧,你快回去吧,不然明天真的没有精力上课了!”让他失望的是云博士竟然没有继续坚持。
蒙南垂头丧气的走下楼去,轻轻在自己脸上打了一下:“蒙南!你太虚伪了!”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二十七分,要知道十点半是校车最后一班,他慌忙向巴士站的方向跑去,错过了最后一班车,他就只能依靠步行回七区宿舍。
蒙南气喘吁吁的跑到巴士站的时候,刚巧看到校车的尾灯消失在远处,他懊悔的挥动了一下手臂,从历史学院到他的宿舍最少要有五公里的距离,看来他只有坐自己的11路回家了。(注:11路指步行)
蒙南垂头丧气的向宿舍的方向走去,这个结局是他咎由自取,如果开始就痛快的答应云博士送自己,现在他恐怕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做美梦了。
身后忽然响起汽车的喇叭声,蒙南向旁边让了让,云博士驾驶着那辆红色的磁悬浮车缓缓停靠在他的身边。
“没赶上校车?”云博士笑着问他。
蒙南又惊又喜的点了点头,拉开车门坐在她的身边。
“你的宿舍在几区?”
“七区!”
云博士显得十分的惊奇,她轻声重复了一遍:“七区?”
“怎么了?”蒙南感觉她的神情有些怪怪的。
“没什么,那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云博士不自然的笑了笑,加速向七区宿舍驶去。
回到七区宿舍,整栋大楼都已经熄灯了,蒙南礼貌的和云博士道别,她专注的凝视着这座大楼,冰蓝色的眼眸中似乎笼罩着一层迷雾,甚至没有留意到蒙南的告别。
蒙南刚刚关上车门,她马上调转车头离开了这里,好像连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停留下去。
幸好蒙南事先准备了手电,他蹑手蹑脚的走入大楼,沿着楼梯向上走去,云博士临走时候不自然的表情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中。
来到五楼的时候,蒙南忽然听到一声幽怨的叹息声。
“谁!”他机警的转过身,手电筒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照去,走廊中并没有人,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他转身正要离去,可是叹息声再次响起,这次更加的清晰,应该是一个少女的声音,他马上停下了脚步:“谁?”
一切重新归于寂静,蒙南奇怪的皱起了眉头,阿土伯不是说这栋楼里只有他们两个吗,怎么还会有其他人居住?难道是有人到这里偷东西?
蒙南的好奇心向来都很重,如果不查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整个晚上都会难以入睡。
借着手电筒的亮光,他来到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从门牌来看,这里应该是六号室,房门锁的很紧,门框上结满了蜘蛛网,应该很久没有人进入过这里。
蒙南笑了起来,看来刚才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想起明天早晨还要早起洗车,蒙南马上放弃了继续搜索的念头,继续向九楼宿舍走去。
也许是因为劳累的缘故,这一夜他睡得特别香甜,清晨五点的时候,阿土伯准时打来了电话,他不但是蒙南的管理员,还充当着闹钟的角色。
校园巴士的终点站距离蒙南住的地方很近,这也是生活委员会交给他这份工作的初衷之一。
他的工作就是把停靠在这里的十辆巴士,全部冲刷一遍,和蒙南一起做这件事的还有历史学院三年级的一位学长刘东,不过他洗车是因为违反了校纪受罚,而蒙南纯粹是为了打工挣钱。
刘东的性格很外向,和蒙南相处的很融洽。
蒙南趁机向他询问了有关云博士的事情:“我好像听说你们历史学院有位美女博士……”
“你是说云濛吧!”
蒙南点了点头,云博士不但人漂亮,名字也这么富有诗情画意。
刘东说:“她可是我们整个历史学院的骄傲,二十一岁就博士毕业了,因为成绩优异学校特地把她留下任教。”
蒙南听得悠然神往,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调到历史系去,跟着这位美女老师,自己的成绩一定能突飞猛进。
刘东又叹了口气:“不过……云博士身世挺可怜的!”
“说来听听!”蒙南对云濛的一切都很感兴趣。
“她的父亲是这所大学的前任校长云啸成,她的母亲在云博士很小的时候就死掉了,她和她的妹妹云若是云校长一手带大的,五年前云校长在办公室中突然心脏病发作,也离开了人世。”
蒙南深有感触的说:“生老病死每个人都会经历,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控制的!”
刘东并不认可蒙南的话:“可悲剧对她来说还没有结束,前年的秋天,她的妹妹云若,不知为了什么,突然割断了脉门,在宿舍里自杀了!”
蒙南倒吸了一口冷气,命运对云博士的确是太残酷了,她一定拥有一颗坚强的内心,不然的话怎么能承受这一次又一次亲人离去的打击。
刘东向七区宿舍的放向指了指:“看到没有,云若就是在第七宿舍里自杀的,当时的情况很惨,整个五楼都流满了鲜血!”
蒙南惊恐的睁大了双眼:“你说什么?”
“云若当时就住在五楼。”刘东又重复了一遍。
蒙南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联想起昨天夜晚听到的声音,冷汗从他的脊背缓缓流了下来,难道云若的鬼魂仍旧在大楼中没有离去。
蒙南向来都是一个无神论者,可是这个世界跟他原来的认知完全不同,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在这里皆有可能。
刘东似乎察觉出他的反常:“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蒙南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是有些饿了!”
刘东笑着说:“你如果想知道更详细的事情,可以去问阿土伯!”
“阿土伯?”
“是啊,就是七区宿舍的管理员,云校长没死的时候,他一直都是云府的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