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迷雾重重(上)
章节列表
第七章 迷雾重重(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的第一节课就迟到了,这并不是他刻意造成的,擦完车还要把停车场打扫干净,时间已经到了七点四十,就连早餐都是在车上对付的。
他来到阶梯教室的时候,老师和同学全部都已经就位。
“报告!”蒙南响亮的喊了一声。
代课的老师是一位矮胖的老者,他是军史课教授汤姆森,鹰钩鼻子上架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典型的西欧人面孔。他不满的看了看蒙南,也许是因为第一天上课的缘故,并没有对蒙南进行过多的责怪:“下次早一点来!”
“知道了!”蒙南获准进入了教室,整间教室里稀稀拉拉的坐着二三十名学生,看来联邦五百年的和平已经把人们对军事的关注降到了最低点。
高大同在靠墙的位置向蒙南挥舞着手臂,他提前给蒙南占好了座位,蒙南笑着来到他的身边坐下。高大同小声说:“最新消息,我们班的三十六名学生转走了十一名,可能还有几个在这两天就要去别的学院。”
蒙南一听马上来了精神:“这里转系是不是很容易,我想去历史学院。”
高大同在下面向蒙南摆了摆手:“两个条件,一要关系,二要金钱。”
“你既有关系又有金钱为什么不转?”
高大同笑了起来,他低声说:“看没看到第二排左首第三个女生?”
蒙南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个娇小玲珑的女生正坐在那里专心致志的听课,蒙南向高大同挤了挤眼睛:“你原来是另有所图啊!”
高大同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她叫蒂娜,我和她同学七年,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又遇上。”
“看中了就赶快下手,我们这个班级只有七名女生,狼多肉少,小心被别人抢先了!”蒙南低声怂恿他。
高大同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如果有事情,可以去外面谈!”早就盯住他们的汤姆森终于忍不住了。
蒙南们马上闭上了嘴巴,可他马上就发现汤姆森的讲课技巧实在是很平庸,再加上他所教授的战争史跟自己的世界一点关系都没有,才听了十几分钟,他就哈欠连天,把战争史课本竖立在头的前方,做为掩护,趴在桌上睡了起来。
朦胧间,蒙南好像看到一双美丽的眼睛无助的盯着自己,救我!她幽怨的大喊着,蒙南伸手向她的方向拉去,可是眼前突然幻化成一片血雾。
“啊!”他惊恐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上衣被冷汗湿透,抬起头正看到汤姆森教授站在他的面前虎视眈眈的瞪着他。
周围同学哄的一声大笑了起来,蒙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汤姆森指了指大门的方向:“出去!”
他的第一堂课就这样提前结束了。
下课铃刚刚打响,高大同就向蒙南跑了过来:“蒙南,去我那里打牌!”
蒙南有些奇怪的问:“不用上课了吗?”
高大同笑着说:“下堂课还是汤姆森的战争史,不听也无所谓!”
蒙南摇了摇头:“我要上啊,学费都交过了,干嘛白白便宜学校?”
高大同歪着脑袋想了想:“对啊!我怎么就没想过呢?”蒙南看着他傻愣愣的样子,忍不住问:“大头,你的IQ是多少?”
“二百五,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蒙南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我靠!高大同的IQ居然比我高出一半还多,可我怎么看他都没有我聪明啊!”他的自信心顿时提升了许多,这边测试IQ的方法肯定有很大的缺陷。
蒙南开始适应了现在的这种生活,并尝试着慢慢的去改变它,可就在他的一切即将步入正轨的时候,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又发生在他的身上。
因为每晚都要在图书馆帮忙,蒙南回到宿舍往往都要在十点以后,自从刘东告诉蒙南关于云若的事情以后,每次经过五楼的时候,他都会格外的小心。
接下来的几天都在平静中渡过,蒙南慢慢的将那天听到的叹息声淡忘,要知道很多心理上的恐惧都是人们自己强加给自己的。
周六的晚上,他很晚才从图书馆打工回来,像往常一样沿着楼梯进行他的漫漫征程。
来到五楼的时候,蒙南又习惯的向走道的方向看了看,走廊内并没有任何的异常,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走廊的尽头忽然有一张白色的纸片向他的位置飘了过来。
整条走廊都是封闭的,他根本感觉不到有一丝风的存在,蒙南马上警觉了起来。那张纸却像被风吹动一样,缓缓飘落在他的脚下,他俯身拾了起来,却发现上面画着一个美丽少女的头像。
纸张的颜色微微有些发黄,看来应该存在了很长时间,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蒙南向六号室前走去,他惊奇的发现,门外尘封的蜘蛛网已经断裂了,一定有人进入过这个房间。
他轻轻推了推房门,没想到房门在他的推动下,竟然缓缓开启了。
房间内忽然发出东西坠落的声音。
蒙南大声问:“谁?”
室内重新陷入一片沉寂之中,蒙南借着手电筒的亮光向房间内看去,没等他看清里面的情形,一道寒光射向他的胸膛,他本能的向侧方移去,寒光擦着他的右肩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一位带着银色金属面具的黑衣人闪电般向门前冲了过来。
蒙南抬脚向蒙面人的小腹踢去,试图阻止他逃离现场,蒙面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他的右手中忽然幻化成五根寒光闪闪的利爪,闪电般向蒙南的大腿抓来。
蒙南迅速缩回了右腿,可黑衣人手中银色的利爪突然在瞬间变长,锋利的爪尖已经划破了他的裤子,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大腿的神经。
黑衣人银色的左爪高高举起,居高临下的向蒙南的胸口抓落。
死亡的恐惧瞬间占据了蒙南的内心,他自小修炼武功,在蒙面人的面前竟然还是不堪一击。
就在黑衣人左手的爪尖就快刺入蒙南胸膛的时候,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蒙南的衣领,将他的身躯向后拖了两步,就是这关键的两步,让蒙南逃过了剖腹之灾。蒙面人不做任何停歇,在蒙南后退的时候,闪电冲入通道的尽头,那里是废弃电梯的所在,难道他是从电梯坑道中潜入楼中?
蒙南惊魂未定的向身后望去,阿土伯一脸严峻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真让人想不到,表面上一副老态龙钟的阿土伯居然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想到他和云家根深蒂固的关系,蒙南的内心顿时变得不安起来。
鲜血沿着蒙南被划伤的大腿缓缓流下,他这时才感到伤口处传来难以忍受的痛楚,他抬起右手封住身上的两处穴道,以免鲜血继续流出。
阿土伯先来到六号室的门前,将房门重新锁上。
他两条浓密的白眉凝结在一起:“今晚的事情,我不希望有任何其他人知道!”
从他的表情蒙南就知道,这件事一定非同小可,他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阿土伯考虑到蒙南腿上的伤势,把蒙南扶到了他的房间,他找出一些外用的伤药替蒙南处理了伤口,然后就在自己的房间内临时支起了一张小床,当晚就让蒙南留在这里休息。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蒙南惊奇的发现伤口的地方竟然已经结痂,阿土伯的伤药真的十分神奇,他尝试着在地上走了两步,受伤的大腿已经不是那么疼痛。
这时阿土伯端着早餐走了进来,他看到蒙南已经下地:“伤口不疼了?”
“还不是多亏了您老爷子的灵丹妙药。”
阿土伯笑了起来:“我可不敢居功,那些伤药最普通不过,可能是因为你的体质异于常人吧!”
蒙南忽然想起上次出车祸的时候,服用了那神秘少女的一颗丹药后,一夜之间四肢的骨折全部愈合。这次伤痊愈的这么快,是不是也和那枚神奇的药丸有关系?
阿土伯把早餐放在他的面前:“学校方面,我已经替你请过假了,这三天你都不用去上学。”这对蒙南来说的确是一个好消息,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的逃课了。
蒙南叹了口气说:“我真后悔踏入这间大学,当初还不如留在少林寺里挑水劈柴呢!”
“我倒不这么认为,你自从来到这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实年青人多受点挫折是好事,每跌倒一次都会获得更多的经验,我想这可能就是了尘大师送你进入这里的初衷!”
“阿土伯是不是认识了尘大师?”蒙南好奇的问。
阿土伯摇了摇头:“了尘大师是世外高人,我这样一个糟老头子又怎么能够认识他?”他显然在撒谎,了尘大师既然和云校长是很好的朋友,他身为云府的管家又怎么会不认识呢?
蒙南并没有点破,笑着说:“你老人家也不要太谦虚了,其实你何尝也不是一位高人呢?”昨晚阿土伯出手相助的事情,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老喽!”阿土伯感叹了一声。
阿土伯点燃一支香烟,目光遥望窗外:“联邦的科技在不断的发展,传统的武技也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蒙南好奇的问:“什么变化?”
他转向蒙南:“这要从联邦的族群开始讲起,这片大陆上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族群,人类和妖族,自从古时候起,两族之间为了争夺这片大陆的控制权,战争始终不断。七百年前日积月累的仇恨终于爆发,一场席卷整个大陆的人妖之战拉开了帷幕。这场战争整整持续了二百年,人类和妖族都是损失惨重,他们终于意识到,如果继续争斗下去,等待他们的只有同归于尽,于是两方的首领在静海的‘自然岛’签订了和约,大陆重新回归和平之中。”
“通过这场战争,双方都意识到了自身的不足,我们人类受到自身体质的限制,武技在达到一定的地步时,就会很难再有进一步的突破,而妖族在这方面要比人类拥有优势,但是他们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繁殖期过长,人口的增长速度太慢,在整个联邦中所占有的比例始终很小,这也是他们在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始终落于下风的主要原因。”
“一切的改变都从三十年前发明转基因技术开始,无论是人类还是妖类都开始着手改变自己的体质,优化自己的基因。他们各自的本意都是以提高自身族群的素质为目的,可是却让联邦产生了全新的两个种族。”
蒙南全神贯注的听着阿土伯的话,这些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成功实行转基因技术的一部分人类和妖类,就慢慢演化成现在社会中的新人类,他们无论是智商还是体能都集合了两者的优势,绝大多数都成为目前联邦中的菁英。另一部分失败者却又衍生出一个全新的种群——变种人。他们体内的基因存在着重大的缺陷,生理的缺陷和不平衡导致了变种人性格的扭曲,变种人不断的做出危害社会的恶行。联邦这些年来一直致力于消灭这个族群,以减轻对社会的危害。”
他盯住蒙南的眼睛:“你还记不记得昨晚遇到的蒙面人?”
想起当时的情形,蒙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蒙面人的五指突然幻化成金属长爪的情形他仍然记忆犹新,如果不是阿土伯的出现,黑衣人的五根长爪肯定会把他开膛破肚。
“他就是变种人,生物工程与科技工程的综合体。”阿土伯把烟头摁灭:“不同的族群演化出不同的武技,每个族群都有各自的优势和能力,幸运的是这五百年来,各族群之间始终维系在平衡之中,战争再也没有发生过,联邦的臣民早就已经淡忘了战争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