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与鬼共眠(上)
章节列表
第一章 与鬼共眠(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刚刚走入大门就感到有些反常,整个楼房内漆黑一片,阿土伯今天并没有为他专门留灯,他看了看表,现在不过是晚上十点,阿土伯应该不会睡得这么早。他摸索着打开灯光的控制开关,仍然是一片黑暗,外面到处都是灯火通明,难道是大楼的电路出了问题。
传达室的房门紧锁,阿土伯并没有在房间内休息,从蒙南在这里居住起,他还从来没有离开过。
带着满腹的疑虑,蒙南沿着楼梯向上走去,楼梯的路灯也同时坏了,他只好借着手电筒的亮光分辨着前方的道路。
来到五楼的时候,他惊奇的发现被阿土伯砌上的楼梯通道重新打开了。这异常的情况顿时让蒙南顿时警惕了起来,大楼内一定又有外人侵入。
蒙南蹑手蹑脚的来到消防栓前,操起消防斧,无声无息的向通道内走去。五楼接二连三的发生怪事,这次他一定要搞清其中的秘密。
他直奔六号室而去,凭直觉他已经判断出,肯定是里面发生了事情,强烈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感,他用消防斧轻轻推开了六号室的房门,手电筒同时向室内照射。
房间内空无一人,书本和物品丢得到处都是,室内一片狼藉。这间宿舍和蒙南所居住的地方结构相差不大,只不过四面的墙上挂满了画。看来即便是有人刚才来过这里,现在也已经离去。
蒙南舒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正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他吓得打了个冷战,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个房间让人从心底感到不舒服,他决定尽快离开这里。
“小心!”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蒙南的耳边响起,他全身的神经在瞬间绷紧,同时感觉到刀刃破空的声音向他袭来,黑暗之中蒙南完全凭着感觉,扬起消防斧迎向对方的袭击。伴随着刺耳的金属相撞声,消防斧的刃口迸射出数点火星。斧身传来巨大的力量,他虽然用太极神功化去了其中的大半,仍然被余下的力量震得倒退了一步,对方比他应该好不到哪里去,蒙南听到他接连后退的声音。
地上的那堆书忽然燃烧了起来,火焰呈幽蓝色,整个房间明亮了起来,刚才袭击他的敌人仿佛消失在空气之中,难道他是在和一个幻影在战斗?蒙南用消防斧小心的护住自己的要害,提防对方对他的再次突袭。
房顶的消防淋喷系统感应到烟雾,喷洒出水来,水线在前方勾勒出一个人形的轮廓,他正拿着武器慢慢的向蒙南刺来。利用这种方式可以不发出任何的声音,蒙南自然无法感觉到他的动作。如果不是借着淋喷系统的帮助,他根本看不到这个隐形人的位置。
蒙南怒吼一声双手举起消防斧全力向隐形人劈去,对方显然没有考虑到这突发的状况,再想变招已经来不及了,不得已向后退了一步,他的身体在水线下无所遁形,越燃越旺的蓝色火焰将隐形人映照的就像一个透明的蓝色幽灵。
蒙南好不容易占据了上风,决不能给对手任何的喘息机会,他双手挥动消防斧,暴风骤雨般向隐形人连番展开了攻击。
隐形人的武器应该是一柄轻薄的长剑,在蒙南威力十足的攻击下,已经是捉襟见肘,连续的后退让他来到窗口的位置,蒙南全力砍下的一斧,将长剑弯曲成了弓形。
隐形人双脚在地上猛然一顿,那柄长剑忽然变得笔直,他的身体向窗口弹射了出去,蒙南以最快的速度冲向窗口,借着月光依稀可以看到一个透明的身形旋转向下坠落,隐形人借着旋转的力量,很快摔干了身上的水渍,消失在夜色之中。
蒙南倒吸了一口冷气,隐形人的武功并不可怕,可是他的轻功和隐形术对任何人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他关上了喷淋系统,抹去脸上的水渍,地上的那团蓝色火焰也在慢慢的熄灭,房间内经过刚才的这场战斗,变得更加凌乱不堪,他忽然想起刚才提醒自己的那个声音,这决不是幻觉,房间内难道还有另外一个隐形人存在?
“出来吧!我知道你藏在这里!”
房间内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人回答他。
蒙南拾起地上的手电筒,又仔细的搜索了一遍,除了他自己,这里没有任何其他的人在,蒙南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对方并不想见他。他正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后脑忽然开始剧烈的疼痛了起来,消防斧从他的手中跌落,蒙南捂着脑袋蹲在了地上,自从离开少林寺以后,他的头痛还是第一次发作。
蒙南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头颅,就像受了撞击的水面一样,一轮一轮,一晕一晕的向四周膨胀,疼痛让他的全身蜷曲了起来,寒冷彻骨的感觉从他的后脑向下延伸到整个脊髓,他的四肢也失去了控制。
他的视野变得模糊,眼前的一切在瞬间失去了色彩,可这时眼前的轮廓却变得清晰了起来,他甚至可以看清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
一位身穿校服的少女蜷曲在书架的旁边,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寒冷,她的娇躯在不断的发抖。由于她把脸埋在双臂之间,蒙南看不到她的样子。
剧烈的疼痛奇迹般消失了,蒙南从地上爬了起来慢慢向她走了过去,刚才一定是她及时提醒了自己。
“嗨!你没事吧?”蒙南轻声问。
那女孩受惊一般抬起头来,她明澈的双目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情。蒙南仍然看不到任何的色彩,她像空谷幽兰般美丽,美得不沾有一丁点的人间烟火,自己仿佛在哪里见过她。
少女伸出纤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蒙南笑了起来:“我看得到你!”
她惊恐的向后退去,缩在墙角:“不可能……”
蒙南这才想起眼前的少女分明就是画像上的云若,他的瞳孔骤然收缩了起来,这次轮到他恐惧了,云若明明已经在三年前自杀,她又是谁?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鬼魂存在?
他们彼此对视着,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蒙南才率先打破了沉默:“你……是……云若……”
她咬了咬嘴唇,终于点了点头:“你真的可以看到我。”她对眼前的年轻人充满好奇。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云若的表情充满了迷惘:“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我醒来,我一直都在这间房子里。”
蒙南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是说,这三年你一直都呆在这个房间里面,从没有出去过?”
云若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蒙南只能看到黑白两色的缘故,云若带给蒙南的感觉相当的虚弱。他隐隐感觉到,她绝不是和正常人一样的生命体,也许就是云若的鬼魂也未必可知。
云若的声音显得越发的虚弱:“你的体质和别人不同……”她的美目渐渐失去了神采。
“你怎么了?”蒙南低声问。
“我刚才用‘冥火术’损耗了太多的能量……”云若的娇躯摇摇欲坠,蒙南上前一步想去扶她。
“别碰我!”云若惊恐的喊了一声,蒙南慌忙停住脚步。
她指了指镜子的方向:“那后面挂着一个玉瓶,你去拿过来。”
蒙南按照她的指引向镜子走去,果然在镜子的后面找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玉瓶,触手感觉冰冷无比,完全没有常见玉质温软滑润的感觉。
他拿着玉瓶回到云若的身边,她轻声说:“你闭上眼睛!”
“为什么?”蒙南诧异的问,就在这时,他的视力忽然恢复了正常,云若却在蒙南的面前消失了。
“我怎么看不到你了?”蒙南大声说。
云若轻柔的叹了一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蒙南听得真真切切,她的声音分明是从玉瓶中传出,
“可是……那些人会不会再回来?”
“带我离开这个地方……”云若说完这句话,就再也没有声息,蒙南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看着手中的玉瓶,难道云若就藏身在这个拇指大的瓶子里?
蒙南拾起地上的消防斧,离开了这里。
刚刚拉开房门,迎面就看到一个黑影站在门外,蒙南吓得大叫了一声,举起斧子就要劈下去。
“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阿土伯大声的怒吼起来。
蒙南手中的消防斧停滞在半空:“阿土伯!”
阿土伯花白的眉毛拧在一起,怒目圆睁的对着蒙南:“你究竟来这里干什么?”
蒙南把消防斧放在地上,向他解释说:“阿土伯,刚才有人闯入了这个房间,我是过来抓他的!”
阿土伯冷冷哼了一声,他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过了好半天才从里面出来。他问蒙南说:“看没看清对方的样子?”
蒙南摇了摇头:“他是一个隐形人,如果不是用水让他显形,恐怕我已经见不到你了!”
“隐形人!”阿土伯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里面是不是丢失了什么?”蒙南试探着问。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阿土伯没好气的说。
蒙南吐了吐舌头,这老头今天脾气不是太顺,自己还是少惹他为妙。
他转身向楼梯口走去,阿土伯在身后喊住他:“蒙南!”
蒙南回过身来。
“下周这里就要拆迁了,你准备一下,生活委员会会给你重新安排住处!”
蒙南回到自己的小屋,小心翼翼的把那个玉瓶放在桌子上,刚才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他居然把一个女鬼带了回来。
灯光下玉瓶显得晶莹剔透,瓶身隐隐泛出淡青色的光华,蒙南怎么都想不透云若居然能钻入这么小的瓶子里。
他留意到玉瓶上好像刻着很小的文字,单凭肉眼无法分辨出上面写的是什么。
云若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上面刻得是一段远古文字,就算你能看清,你也不认识!”
蒙南正在专心致志的观察上面的文字,被她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吓了一跳,忍不住责怪说:“拜托你下次说话提前打声招呼,人吓人吓死人的!”
云若幽然叹了口气:“可惜我并不是人……”她的声音中充满了伤感,她无数次尝试着搜寻自己的记忆,可是始终都是空白一片。
蒙南好奇的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在他的概念里,一个人死后要么去天堂,要么去地狱,像云若这种在人间继续游荡的孤魂野鬼应该很少。
云若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那间房子里,我已经把以前的事情全部忘记了,甚至连这个名字,也是我慢慢从房间内找到的。”
“天哪!我居然遇到了一个有健忘症的女鬼。”蒙南痛苦的捂住了脑袋。
“你为什么会找上我?”这是让蒙南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如果不是云若一次一次的找上他,他也不会发现五楼内的秘密。
“从你入住这间大厦起,我就发现你的身体内好像蕴藏着一种奇怪的力量,后来我又发现,你居然能听到我说话……”
蒙南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看来都是那枚该死的药丸种下的祸根,它在自己脑部留下的那个瘤肯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他的体质。
云若说:“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能够看到我!”
蒙南苦笑着说:“只是刚才那段时间能够看到,而且没有任何的色彩,就像黑白片……”
“你可不可以帮助我找回原来的记忆?”云若向他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请求。
蒙南笑了起来:“好像我们两个并不熟哎,我为什么要帮你?”
云若被问住了,过了好半天才说:“我感觉到你是个好人!”
蒙南险些没笑破肚皮,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他,不过云若的事情早就已经勾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就算云若不开口求他,他也会去把这件事彻查到底。
云若轻声说:“我始终都想不通,我为什么会自杀,还有……那些人在我的房间内究竟在找些什么?”
“也许他们在找你。”蒙南猜测说,他忽然想到云濛,不知道这帮人在找得是不是和云濛一样的东西。
“不!除了你以外,没有人能够感知到我的存在,他们每次来的时候都要把书架翻上好几遍,不过他们应该没有找到需要的东西。”
这时候校园内的时钟敲响了零点的钟声,蒙南打了个哈欠,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不然恐怕无法应付明天的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