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与鬼共眠(下)
章节列表
第一章 与鬼共眠(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时候校园内的时钟敲响了零点的钟声,蒙南打了个哈欠,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不然恐怕无法应付明天的课程。
他正想去睡,却想起玉瓶中的云若,她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鬼啊,要是他睡着了,云若会不会对自己不利?传说中的吸取元阳会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想到这里,蒙南有些不寒而凛:“你……打算今晚就住在这里?”他开始有些后悔把这个玉瓶带到自己的房间来。
“你放心!我不会影响你休息的!”云若好像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蒙南心中暗暗想到:“根据她目前的表现,应该不会害我,可还是小心为妙!”
他把玉瓶放在了对面的书架上,然后躺在了床上,他向来都有裸睡的习惯,可是想起玉瓶中的云若,只好暂时放弃了脱衣服的念头,她虽然是个鬼魂,毕竟也是女人变得,万一看到自己强健的体魄,见色起意,他的元阳恐怕很难保住。
蒙南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眠,守着个女鬼睡觉对他来说真是全新的经历。
“晚安!”黑暗中云若轻声说。
蒙南在黎明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睁开眼睛已经是早晨十点,他慌忙从床上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洗脸刷牙,今天肯定要迟到了,他正准备摔门出去的时候,却听到云若喊道:“蒙南!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蒙南退到书架的位置,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那个玉瓶,把它塞到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他好奇的问:“听说鬼都是怕阳光的,你不怕被阳光照到魂飞魄散吗?”
云若轻声笑了起来:“这个玉瓶叫‘阴极瓶’,采制上古的寒玉雕刻而成,只要我老老实实呆在里面,外面的阳光根本伤不到我。”不知怎么,她忽然觉得对蒙南有种说不出的信任感。
蒙南迅速的向楼下跑去,他今天有体能训练的课程,要是让马如龙抓到,肯定不会轻易访过他,好在马如龙的课程排在第三节,只要抓紧时间,应该还能来得及。
来到一楼的时候,正好碰到在那里收拾物品的阿土伯,看来真的有拆迁这么回事。
“阿土伯!”他笑眯眯的招呼说。
阿土伯抬起头看了看我:“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去上课?”
“起晚了,没听到闹钟响!”蒙南这才想起阿土伯早晨并没有打电话催他起床,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阿土伯的注意力似乎并不在他身上,他继续开始收拾他的物品,蒙南不敢继续耽搁,甩开大步向校车站跑去。
他在校车站足足等了十分钟,也没见一辆校车从这里经过,蒙南焦急的向远方张望着,这样下去,他肯定要迟到了。
这时罗小蛮驾驶着她的那辆黑色磁悬浮跑车缓缓向他驶来,蒙南奇怪的看了看她,这个时间她应该呆在教室里,难道因为她是校长的女儿就有不上课的特权?
“上车!”罗小蛮向他歪了歪头,瀑布般的黑发柔顺的流淌在她的肩头,看似随意的姿态在她身上都显得格外的迷人。
蒙南大喜过望的跳上车去,罗小蛮的出现真可以算得上是及时雨,有了她的帮助,自己肯定能准时赶到训练场去。
罗小蛮诧异的看着蒙南,她显然没有想到他会恢复的这么快:“看你的样子,好像身体全部恢复了?”
蒙南点了点头:“都告诉你是皮外伤了……”他看了看她:“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罗小蛮指了指后座,他转头看去,后座上放着果篮和营养品,原来罗小蛮是专程来看他的。
“我本来还以为你现在还躺在床上养伤呢!”罗小蛮笑着说。
“我皮糙肉厚,普通的兵器根本伤不到我。”蒙南绝对没有吹嘘,自从服用了那颗蓝色药丸,他身体的自我修复能力出奇的强大,复原的速度远远超出正常人的想像。
“去哪里?”罗小蛮启动了引擎。
“军事学院训练场!”
云若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她的声音好熟悉,她叫什么?”
蒙南脱口回答说:“罗小蛮……”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罗小蛮奇怪的看着他:“干什么?”
蒙南尴尬的笑了起来:“可不可加快点速度,我好像要迟到了。”
罗小蛮并没有觉察到异常,她把速度提升到了一百公里,蒙南注意观察了一下她驾驶的动作,这种磁悬浮车有点像他原来世界中的自动档汽车,操纵起来应该没有什么难度,有机会自己一定要尝试一下。
“为什么……我好像认识她……可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云若仍然在冥思苦想着,蒙南生怕罗小蛮听到她的话,可罗小蛮的表情十分的平静,她显然并不具有自己这样的能力。
“你上午没有课吗?”蒙南笑嘻嘻的问,罗小蛮开车的姿势很美,她丝缎般的长发飞扬在脑后,充满着青春的韵律之美。
罗小蛮似乎觉察到蒙南在观察她,她的俏脸微微红了红:“你知不知道这样看女生很没有礼貌?”
蒙南笑了起来:“食色性也!”
罗小蛮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蒙南不免有些大跌眼镜:“她不会连孔圣人的名言都不知道吧,这也难怪我那个世界的事情她又怎么会知道,不过孔老先生的这句话的确会让人想到歪处去。”
他解释说:“就是说你秀色可餐!”
罗小蛮笑着说:“我现在开始相信了。”
“相信什么?”
“看来你骚扰女生的记录都是事实。”
蒙南一脸坏笑的说:“你不怕我对你故技重施?”
罗小蛮轻声啐了他一声:“你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一脚把你从车上踹下去!”她的眼睛却分明带着笑意,看来无论在哪里坏男人都是吃香的。
看到罗小蛮诱人的神情,蒙南的内心不由得一动,罗小蛮显然对自己产生了好感,如果他再进一步,应该可以赢得美人的芳心,把到校长女儿做马子,那么他以后在大学里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到这里他差点笑出声来。
他正要继续挑逗罗小蛮,却听到云若说:“你的心跳加速,是不是在打她的主意!”她居然能够察觉到蒙南内心的想法,蒙南刚刚想好的话,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句给打断了。他心里虽然恼火,可是嘴里却没有办法说出来。罗小蛮看到他古怪的表情,忍不住说:“拜托你看人不要这么色好不好?”蒙南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心中大声呐喊起来:“我真是比窦娥还他妈的冤,我哪里色了?”
磁悬浮车径直开入了训练场中,训练课刚刚开始,正在排队的同学们看到罗小蛮亲自把蒙南送到这里,队伍中马上响起了一片惊叹声。马如龙怒气冲冲的说:“瞎嚷嚷什么?是不是想被罚跑步?”所有人马上静了下去。
蒙南和罗小蛮道别后,一路小跑着来到马如龙的面前:“报告!”
马如龙一脸冷笑的看着他:“几点钟了?”看来今天他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蒙南笑了笑:“才迟到了半分钟,下不为例!”
“我的概念里从来没有下不为例这个词!”马如龙的目光猛然变得严厉起来:“如果在战场上,三十秒内足以决定成千上万条性命的生死!”
蒙南从马如龙疾言厉色的表情已经预感到,今天自己很难蒙混过关。
马如龙指了指跑道:“三十圈!”
蒙南瞪大了眼睛,仅仅迟到了三十秒就要罚跑三十圈,马如龙果真是个变态。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跑,不过我要事先提醒你,下午退学通知书就会送到你的手中!”马如龙不无威胁的说。
蒙南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沿着跑道跑了起来,所有同学都深表同情的看着他,十五公里对谁都是一种磨难。
蒙南一边跑一边在内心中把马如龙骂上千百遍,这混蛋八成是嫉妒罗小蛮亲自把他送来,所以才变本加厉的折磨他,以泄心头之恨。
云若笑了起来:“你既然这么恨他,为什么不敢当面说出来!”
“他变态的,如果我说出来恐怕要跑上三百圈。”蒙南低声回答她。
马如龙犀利的目光连这点轻微的动作都看得一清二楚,他大声吼叫说:“专心跑步,嘴里不准胡说八道!”他以为蒙南在偷偷骂他。
虽说才是上午十点多钟,太阳已经升起老高,整个训练场没有任何的遮拦可以蔽日,温度马上就提升起来。
才跑了十圈,蒙南已经是满身大汗,云若忍不住说:“你身上好臭啊,一股汗酸气。”
蒙南没好气的回答说:“你懂什么?这就叫男人味,别的女生想闻都没有机会呢,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云若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轻声说:“我倒有个办法让你凉快一些!”
“说来听听!”
“你把阴极瓶挂在前胸,寒玉的凉气会对你有所帮助!”
“有没有这么神奇?”蒙南将信将疑的把阴极瓶挂在脖子上,一股清凉的气流沿着他的前胸顿时行遍他的全身,酷热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起来,脚下的步伐也显得轻松了许多,现在跑起步来简直是一种享受。
“谢谢!”他低声说。
云若笑着说:“你不用谢我,我也是害怕被你的臭汗味熏得闭过气去。”她的性格十分的开朗,很难想像这样一个女孩怎么会选择自杀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蒙南跑完了三十圈,其他同学上午的训练早就已经结束。
诺大的训练场内只剩下他一个人,显得格外空旷。
那股清凉的气流再次从阴极瓶上流通了出来,在云若的帮助下,他的体力很快就得到了恢复。
回到宿舍的时候,阿土伯在门口默默抽着烟,他一直都在等着蒙南的到来。
“蒙南!刚才有位叫高大同的学生打电话过来,明天五点在训练场集合,开始野外生存训练,千万不要迟到了!”
蒙南转身来到他的身边:“阿土伯,为什么还没睡?”
阿土伯叹了口气:“下周就要离开这里了,还真有点不舍得!”
蒙南深有同感的点点头,阿土伯拍了拍他的肩膀,从身边拿出一枚系着红丝带的钥匙:“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您说!”
“我离开学校这里后,你把这枚钥匙交还给云濛博士!”
“你要离开?”蒙南吃惊的问。
阿土伯点了点头:“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是时候离开云都,去乡下享受人生了!”他的目光中充满了留恋。
蒙南接过那枚钥匙,小心的放入怀中,有些不解的问:“你为什么不亲自交给云博士?”
阿土伯面部的肌肉抽动了一下,沉默许久才回答说:“我想……她可能不愿意见到我……”
“听说你曾经是云府的管家!”蒙南试探着问。
阿土伯标枪花白的眉毛凝结在了一起,虽然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可是已经很少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起:“这可能就是大小姐不愿意见我的原因……我的存在只会勾起她对过去的痛苦回忆。”他说完这句话,就佝偻着身躯向房间走去,他一直都在默默的充当着云家姐妹保护者的身份,即使云若已经死去,他仍然在守护着她的房间和一切,大楼的拆迁预示着他使命的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