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冰谷恶龙(上)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冰谷恶龙(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清晨,蒙南准时来到了训练场,负责野外生存训练的教官还是马如龙,他可不想再受到这个变态狂人的体罚。
马如龙残酷的教学方式对所有学生还是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蒙南来到的时候,多数同学早就已经在那里等待。他看了看时间确信自己没有迟到,这才大摇大摆的来到队伍中间站好。
高大同正在分发服装和必需品,所谓的必需品就是一个不锈钢的饭盒,里面有塑料布、防水火柴、蜡烛、多用途小刀、哨子、指南针、胶布、针线包等必须物品。
他们在原地换上迷彩登山服,把必需品放在随身的背包中。这时马如龙才从训练场的休息室中走了出来,他来到队伍前,目光扫视了一遍队伍,心中已经默默计算好了人数。
“今天是你们第一堂的野外生存训练课,以适应性训练为主,我把你们每三人编成一个小队,和学院高年级的同学组合在一起,你们要珍惜这次学习的机会!”马如龙开始朗读名单,蒙南和高大同、蒂娜分在一组,高大同低声对他说:“我特地要求的。”这小子之前专门做了马如龙的不少工作。
三辆大型磁悬浮车缓缓驶入了训练场,他们按照预先分配好的小组依次进入了车内,对这些初次参加训练的新生来说,这次的训练更像是一次集体旅游,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自从入学后,还没有出过云都大学的校门。
训练的地点选在距离云都大学二百公里以外的‘大巴山’,根据联邦历史记载,大巴山下的如梦平原曾经是古战场的所在地,大巴山绵延八百多里,其中主峰‘天龙峰’高五千六百米,是云都一带最高的山峰。
二十分钟后,磁悬浮运兵车准时降落在大巴山的北麓,太阳仍然没有升起,整个天地笼罩着一层淡青色的晨霭。
下车后他们才知道,一年级是最晚抵达的一支队伍,军事学院的其他年级已经列队完毕。
他们被分入高年级学生的队伍,每个小组定为八名成员,蒙南和高大同、蒂娜被分入第十九组。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队伍,第十九小组的领队是高年级的学长花木直太,高大同低声嘟囔着:“冤家路窄!他是花木龙次的哥哥花木直太!”
“哪个花木龙次?”蒙南诧异的问。
“就是刚开学时被你狠K一顿那个……”
花木直太冷笑着向蒙南点了点头:“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特地要求把你分到我这一组!”
蒙南心中暗想:“看来这混蛋一定是想借着训练的机会报复我,为他的弟弟花木龙次报仇。”
在正式训练开始以前,马如龙大声交待说:“天龙峰的情况十分复杂,今天你们的训练内容是抵达海拔三千五百米处的目的地,然后安全返回这里。一年级的新生全程一定要跟紧你们领队的学长,你们每个人的急救包里都有一个定位仪,领队会教给你们具体的使用方法。好!训练正式开始!”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所有小组同时行动了起来。
天龙峰下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他们走入森林内,眼前还是漆黑一片。此情此景不禁让很多人产生了一些错觉。先是看到一些千奇百怪的东西,就像生灵、精灵或鬼影一般;继而听到它们发出的阴阳怪气的叫声;再不就是野兽令人发瘆的咆哮,刹那间那咆哮声压过森林中所有声音向他们逼来,不断摧残着他们的自信心。一部分队员已经开始退却,几名胆小的女队员甚至被吓得哭出声来。
蒂娜自然是其中的一个,高大同虽然比她好不到哪里去,可是表面上仍然装出英勇无畏的样子。走入森林之后,每个小队之间的距离渐渐拉远,第十九组在花木直太的带领下渐渐占据了领头羊的位置。
前方的小路已经走到了尽头,花木直太停下脚步,他示意所有人拿出急救包,从里面找到一个钮扣大小的黑色物件:“这就是定位仪,你们把它带在手腕上,万一掉了队,救援人员可以通过它发出的信号,短时间内找到你们所处的位置。”他看了看蒙南三人:“尤其是你们三个!”
蒂娜娇吁喘喘的问:“什么……时候才能到目的地?”
“这才刚刚开始,你如果撑不下去,还是趁早回去!”花木直太大吼起来,蒂娜委屈的撇了撇嘴,眼圈都红了。
“你什么态度?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位女生?”高大同勇敢的站出来为蒂娜说话,在蒂娜的面前他要显现出男子汉的气概,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赢取蒂娜的芳心。
花木直太不屑的看了看他:“你们太慢了,照这样下去,整个队伍的成绩都会被你们几个拖垮!”他存心奚落蒙南几个。
蒙南忍不住说:“你搞清楚,我们是第一天训练,不要故意刁难我们好不好?”
花木直太笑了起来:“你也要搞清楚,我是领队,你们要无条件的服从我的命令!”他指了指前方的灌木丛:“蒙南,你去开路,我们从这条近路上山!”
蒙南狠狠瞪了他一眼,高大同轻轻拉了拉他的胳膊,劝他不要和花木直太发生冲突。
蒙南强压住怒火没有发作,接过花木直太递给他的砍刀,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开路。花木直太选择的这条道路灌木丛生,两旁布满荆棘,用披荆斩棘形容蒙南现在的工作再合适不过。尽管他十分小心的戴上了手套,身上仍旧被扎到了多处。
总算来到第一个休息点,高大同按照野外生存的理论,用胶布帮队友除去身上的小刺。蒂娜从来没受过这种磨难,她的脚上磨出了水泡,高大同找出碘酒把缝衣针消毒,小心的刺破水泡,把里面的液体挤出,又用碘酒消毒,看不出这小子居然有当医生的天赋。
花木直太和他的那帮同伴贪婪的看着蒂娜洁白细腻的足踝,蒙南看到他们色迷迷的样子,故意走了过去挡住他们的视线。
他们马上意识到蒙南是故意这么做,一起愤怒的盯住他,蒙南得意洋洋的摇晃着脑袋,他根本没把这帮小子放在眼里。
蒂娜痛得大叫了一声,高大同用绷带将她的脚包扎好。
“我走不动了……”蒂娜怯怯的向花木直太说。
“真是没用!”花木直太发了句牢骚,他看了看手中的小型卫星定位系统,后面有一支队伍正要赶上来。
“这样吧,你就在这里休息,我们几个继续前进!”花木直太终于妥协了。
高大同主动请缨说:“我留下来陪她,山里恐怕会有野兽出没。”
花木直太冷笑着说:“你是想借机接近她吧!”他说话根本不为别人留情面。
高大同被他当面揭穿,脸上自然有些挂不住,显得十分的尴尬。
没想到花木直太居然又点点头:“好吧,一个女生呆在这里的确有些危险,你原意留下就留下。”高大同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痛快的答应下来,不由得又惊又喜。
蒙南马上意识到花木直太之所以答应高大同的请求,是为了更加方便的对付自己。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花木直太挑衅性的看了看他:“你还能继续吗?如果不行就不要死撑!”
“还不知道谁能撑到最后呢!”蒙南冷冷的回敬说。
走出密林,前方的山势渐渐变得险峻,队伍前进的速度不得不放慢,太阳已经升起在空中,阳光直射在山岩上,温度很快就提升了起来。
体内的水份在这种情况下消耗的很快,他们不停的补充着水份,蒙南通过随身携带的地图知道,这里距离最近的水源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
花木直太的体能相当充沛,到现在还没看出他有任何疲惫的迹象。蒙南的体能之强也超出了他们的预料,除了他本身良好的身体基础外,云若不停的激发出阴极瓶的能量,也起到了帮助他驱除体内疲惫的作用。
前方的开阔地带出现了一片灌木丛,花木直太又把开路的任务交给了蒙南。所有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他,对蒙南来说这种小事并不需要耗费自己太大的精力,他也懒得和这帮人争执。
蒙南挥舞着砍刀在丛生的灌木中砍出一条通路,花木直太他们远远落在后面,和他保持着一百米左右的距离。
云若提醒他说:“他们好像在商量对付你!”
蒙南笑了起来:“这并不奇怪,我打了他弟弟一顿,身为哥哥的他当然要处处针对我。”
花木直太在身后大喊了一声:“你去那边摘些苘果过来!”
蒙南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距离自己右边不远的地方果然生长着一棵果树,上面结满了类似于芒果的绿色果实,他抿了抿干涸的嘴唇,劈开前面的灌木向果树走去。
来到树下蒙南伸手摘下了一枚果实,云若轻声说:“这是苘果,味美多汁,可以食用。”听她这么一说,蒙南哪还有什么顾虑,把苘果在衣袖上蹭了蹭张口咬了下去,一种酸甜混合的清凉感觉顺着他的喉头一直滑落到胸腹之中。他欣喜的说:“果然很美味啊!”回身去看花木直太和他的同伴,却仍然远远的站在那边,丝毫没有过来的意思。
蒙南有些奇怪的摇摇头,又张口嘴咬了一口苘果,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嗡!’的一声闷响,他转过头去,只见成千上万的小黑点从苘果树上向自己急速的冲了过来,他马上分辨出这一个个足有知了大小的飞行物竟然全是野山峰,蒙南吓得差点连魂都飞了,以最快的速度转身逃去,之前学过的野外生存理论他多少还记得一些,边跑边脱下外衣保住自己的头部和颈部,这帮混蛋一定知道野山蜂喜欢藏身在苘果树上,所以故意引他上当。
野山峰的行进速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蒙南手腕裸露在外面的地方首先遭到了攻击,刺骨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大声惨叫了起来。他可怜的外套根本无法抵挡住野山峰疯狂的进击,不知道多少尾针蜇在他的身上,慌乱中他分不清逃跑的路线,冲到了荆棘丛中,所处的境况是雪上加霜,云若大声的提醒他:“向左!向左!”
蒙南却昏头转向的向右跑去。
“危险!快停下来!”云若大声娇呼道,蒙南还没有听清她的话,已经一脚踏空,大声惨叫着,身体腾云驾雾般向下坠落。
蒙南的头脑顿时清醒了过来,马上意识到自己一脚踏空坠入了悬崖,他的双臂拼命挥舞,期望能够抓住救命的东西。
慌忙中他甚至忘了除掉蒙在头上的外套,中途他的身体重重撞在悬崖上一棵伸出的树枝上,下坠的速度得到了一定的缓冲。
很快他的耳边听到了湍急的水流声,他幸运的坠入了河水之中。
身体接触到水面产生的巨大冲击力险些让蒙南晕了过去,他竭力挥动着近乎麻痹的手臂,向上浮去。
蒙南的头终于露出了水面,他张开大嘴贪婪的呼吸着清冷的空气,暗暗为自己感到庆幸,可当他看清周围的环境时,心中的那点庆幸马上被新的恐惧所取代。
河水在他的前方突然中断,水流推动着他的身体不断向下漂去,一座瀑布宽阔的瀑布出现在前方。
蒙南拼命的逆水游去,可惜他双臂的力量在汹涌澎湃的水流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他大声惊呼着,顺着滚滚的流水从高处落了下去,幸运的是,这座瀑布的落差并不算太大,加上水流的缓冲,对他的身体造不成太大的伤害,他的身体落在了瀑布下的水潭之中。水温很冷,他体内的血液几乎都要被冻的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