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冰谷恶龙(下)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冰谷恶龙(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他大声惊呼着,顺着滚滚的流水从高处落了下去,幸运的是,这座瀑布的落差并不算太大,加上水流的缓冲,对他的身体造不成太大的伤害,他的身体落在了瀑布下的水潭之中。水温很冷,他体内的血液几乎都要被冻的凝固。
蒙南的四肢已经失去了运动的能力,他身体慢慢的向下沉去,他现在所能做得只有屏住自己的呼吸,即便是这样简单的动作也需要用尽全身的力量去完成。
他感到说不出的疲惫,真想就此睡去。
云若虚弱无力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醒醒!你一定不要睡过去……”
蒙南的眼前开始出现幻像,仿佛看到云若微笑着向他的方向游来:“难道我已经死了?”他在心中反复的追问自己。
“你醒醒!”云若焦急的呼唤他,一股温暖的气流透过阴极瓶的玉质瓶体传入他的体内,随着这股能量在他体内经脉中流动,蒙南的感觉在一点一点的复苏。
当他看清自己所处的境况,死亡的阴影顿时笼罩了他的内心,蒙南惊恐的张开了嘴巴,一口冰冷的潭水呛入了他的喉头,针扎般的疼痛沿着肺部的神经迅速传遍了他的全身。
四肢的每一块肌肉仿佛都脱离了他大脑的支配,无论他怎样尝试,仍旧阻止不了身体继续下坠趋势。潭水很深,随着他的不断坠落,眼前的光线渐渐变得昏暗。
一副奇妙的景象出现在他的眼前,潭内充满着各式各样的生命,千姿百态的鱼类在掩映蓝光的潭水里游动,它们的鳞片发出色彩炫目的磷光。
剧烈的头痛和险恶的处境让蒙南无暇顾及欣赏身边的美景,看着周围怡然自得来回游动的鱼儿,他的心中生出说不出的羡慕,生命原来是如此美好,而自己却要就此长眠在这冰冷的深潭之中,他甚至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去好好的享受生命,一种说不出的绝望占据了他的内心,难道自己年轻的生命就要就此终结吗?
窒息让蒙南的眼前变得漆黑一片,这只是刹那之间的事情。
“蒙南!千万不要睡过去!”云若大声的提醒他。
蒙南的唇角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就在这时,眼前鳞光闪烁的七彩游鱼忽然全部都变成了灰色,他再次失去了色觉。
整个水下的世界变成了黑白灰三色,蒙南的生命也在慢慢的褪色,云若的倩影出现在他的眼前,她伸出纤手拼命想抓住蒙南,可是触及到蒙南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她只是一个有形无质的魂魄。她明澈的双目绝望的望着蒙南,目光中流露着无助和忧伤。
蒙南残存的意识马上明白到自己很快就会变成和云若一样的鬼魂。
奇怪的是,刚才那浓重的窒息感竟然一点一点的消失。他脑后一股雄浑而灼热的气流猛然冲破了阻碍,沿着他的经脉流遍了全身。
蒙南的肌肤竟然泛出隐隐的光亮,周围冰冷的潭水以他为中心,飞速的旋转了起来。冰冷的水流从四面八方包绕住他的身躯,说不出的愉悦感通过他的毛孔进入了体内,不断抵消着身体内产生的燥热。
云若惊恐的张开了樱唇,她的娇躯也被蒙南身上的无形吸力所牵引,沿着潭水旋转了起来,在靠近蒙南胸前的刹那,她化成一道白光迅速进入了‘阴极瓶’中。
蒙南的皮肤越来越亮,潭水越转越急,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体温仍然在不断的升高。五脏六腑仿佛就要被内火点燃。冰冷的潭水根本无法驱除他体内的燥热。
云若利用她那点浅浅的功力,透过阴极瓶向蒙南的胸口输入一股清流,可是这微薄的能量刚刚进入他的体内就被消除的无影无踪,蒙南仿佛是一口巨大的熔炉,足以融化周围的一切。
他的双脚终于踩到了实地,水潭底部完全是千古玄冰,两股冰冷的寒流沿着蒙南脚心的涌泉穴侵入了他的体内,
蒙南的视觉慢慢回复了正常,他的身体因为高温变得发红发亮,和玄冰接触的双脚渐渐变成了正常的颜色,脚下的玄冰开始慢慢融化,他继续向下沉去,没多久,刚才站立的地方就形成了一个深陷的冰洞,他的头顶和冰面平齐。
体内那股浓重的燥热感终于开始减退,他的脖子首先恢复了过来,他尝试着转动了一下头颈,关节因为长期的僵直发出一声脆响。
如果不是这次的意外,他还不知道自己拥有在水下自如呼吸的本领,而且他的视力没有受到周围环境任何的影响。
蒙南垂下头看了看脚下,隐隐有一束蓝色的亮光从下面透了出来,随着玄冰在脚底的不断融化,冰层越变越薄,再也无法承载他的体重,裂纹从中心向四周辐射,他大叫着从脚下的洞口掉了下去,随着蓬勃喷出的水柱掉入了另一个空间中。
蒙南的身体重重摔落在蓝色的冰岩上,没等他缓过气来,从上面倾泻而下的水流将他继续下冲去。
前方有一条奔腾汹涌的地下河,他慌忙之中胡乱的伸出手去,原本麻痹的四肢在这时候居然恢复了自如,他恰巧抱住了一根巨大的冰柱,借着冰柱的支持,才躲过被水流重新冲入河中的劫难
蒙南小心的放开了冰柱,站稳了身体,一步一步的向前方的冰岩走去。
他惊奇的看着前方的地下河,这里的温度应该很低,况且河床通体都是千年玄冰形成,为什么其中的水流并不凝结呢?
来到河岸边缘,蒙南将手伸入河水中,顿时被温暖的水流包围,看来水源一定是温泉类的地热,这才形成眼前的地底奇观。
“我好害怕……”云若轻声说。
蒙南有些奇怪的捂住阴极瓶,对于一个已经失去生命的鬼魂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东西吗?
云若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这里好像有什么不对……”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蒙南脚下的地面忽然震动了起来,他扶在一旁的冰岩上,尽量站稳了足跟,紧接着更为剧烈的震动从脚下传来。尽管他已经做出了充分准备,仍然失足滑倒在冰岩上。
远方的河面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吼叫,声音在空旷的地底回荡,震得他的鼓膜嗡嗡作响。
声音在迅速向蒙南所处的位置接近,他从最初的震惊中反应了过来,转身向前方冰柱林立的玄冰甬道中跑去。刚刚冲入甬道,就听到水花四溅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波剧烈的震动。
云若大声惊呼:“晶甲龙!”
在蒙南的概念里根本不知道晶甲龙是个什么东西,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转过头去。
一条外表类似鳄鱼的蓝色生物从河水中爬到了岸上,它的长度大约有七米左右,身上披着半透明的蓝色鳞甲,张开的巨吻中露出寒光凛凛的锋利牙齿,它的腿部要比寻常的鳄鱼长上许多,强健的后肢在冰层上重重的一顿,头颅高高的仰起,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
头顶的冰凌在剧烈的震动下,纷纷从冰壁上脱落,它们锋利的尖端如同一支支离弦的利箭。
蒙南慌忙藏身在一块冰岩的下方,这才躲过万箭穿心的劫难。
冰凌射在晶甲龙的身上,竟然无法进入它的皮肤分毫。晶甲龙抖了抖身上的冰屑,做了一个幅度极大的下蹲动作,然后它的后肢完全绷直,庞大的身躯从冰岩上弹射起来,这一跃的距离足足有五十米之多。
它落地时的震动,让蒙南头顶相互支撑的冰柱纷纷倒落,蒙南不顾一切的向前方的通道逃去,冰柱相互撞击引起的无数冰屑不停的迸射在他的身上,火辣辣的疼痛。
晶甲龙已经做出了第二次弹跳,它和蒙南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二十米,更为糟糕的是,他的前方已经无路可逃。
云若低声说:“晶甲龙是鬼域四大神兽之一,它的双目拥有透视鬼魂的力量,它尤其喜欢追逐冥火,你在它攻击的时候,把阴极瓶全力丢出去,我燃起冥火看能不能……引开它……”她的声音显得异常的虚弱,刚才为了帮助蒙南驱除体内的燥热,她已经损耗了大部分能量。
蒙南犹豫了一下,身后的冰岩已经完全被晶甲龙的长尾击碎。
“快!”云若催促说。
蒙南抓起阴极瓶高高的扬起,一团淡绿色的光芒以阴极瓶为中心慢慢的扩展开来。
晶甲龙慢慢的转过身来,它似乎已经把蒙南当成了囊中之物,移动着缓慢的步幅向他靠近,它的目光死死盯住了蒙南手上的‘阴极瓶’,云若说得没错,它果然对冥火有极大的兴趣。
从它的动作可以看出,它马上就会向蒙南手中的‘阴极瓶’发起攻击。
“时机到了——”云若的声音显得断断续续,她利用仅存的那点能量燃起了冥火,蒙南的内心忽然没来由的一阵悸动,看着手中的‘阴极瓶’他竟然犹豫了起来。
仿佛他手中握着的并不是一个失去生命的魂魄,云若明澈的美目浮现在他的眼前,他用力的攥住‘阴极瓶’,在这种生死关头,他竟然不忍心放弃云若,尽管明明知道她早就已经失去了生命。
云若觉察到了他的犹豫:“快!不能再等了!”
晶甲龙的喉头发出一声快意的嘶吼,它突然加速移动了起来,蒙南用力咬了咬嘴唇,在瞬间做出了决断,他从腰间抽出了唯一的武器——多功能小刀,要和晶甲龙决一死战。
云若发出一声虚弱的叹息,一团微弱的冥火忽然脱离‘阴极瓶’贴着右侧的冰岩飞去,没有蒙南的帮助,云若无法做出长距离的移动。
晶甲龙的头颅机警的转了过去,它追逐的目标马上变成了那团冥火,从冰面上飞跃而起,向那团微弱的冥火扑去。
晶甲龙庞大的身躯从蒙南的头顶越过,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它淡蓝色的肚皮上并没有鳞甲的覆盖,不知道这是不是它的弱点所在。
云若带着那团微弱的冥火在晶甲龙抵达以前加速向前飘去,晶甲龙来不及做出反应,头颅撞在冰岩上,周围的冰岩又产生了剧烈的震动。
云若燃起的那团冥火变得越来越弱,移动也变得缓慢起来,她的能量即将燃尽。晶甲龙因为刚才的一击不中,顿时愤怒起来,它低声嘶吼着摆动长尾向那团冥火抽去。
尽管蒙南清楚晶甲龙的攻击不可能伤害到云若,仍然感到一阵担心,晶甲龙的长尾准确的击中了冥火,余势未歇的扫中冰壁,冰岩上顿时多出一道深深的裂痕。
“快逃……”云若的声音气若游丝,为了引开晶甲龙,她本就不多的能量急剧损耗,已经接近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逃走还是留下?蒙南的内心充满了矛盾,体内那股雄浑的气流忽然重新游走于他的经脉之间,他的视野变成了黑白两色,他居然能够看到晶甲龙的骨骼。
云若的娇躯飘起在半空,她的手中祭起一团白色的火焰,她决意牺牲自己,换取蒙南逃走的时间。
晶甲龙在这时候改变了它的攻击方式,随着它的一声怒吼,周围阴冷的空气被它倒吸入胸腹之中,云若的娇躯剧烈的颤抖起来,她看来已经无法和晶甲龙强劲的吸力抗争,娇躯不断的向晶甲龙的巨吻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