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上古神兵】(下)
章节列表
第三章【上古神兵】(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把冰剑背在身后,抬头看了看上方冰梁断裂的地方,刚才插入‘戮天’的冰崖上现出一个小小的洞口,难道里面另有玄机?
他沿着刚才的路线重新攀爬了上去,来到洞口前才发现洞口的边缘刻着一行大字‘一剑诛杀十万魂!’想来这应该是冰剑的旧主人莫功所刻,字里行间流露出目空一切的狂妄和霸气。
洞口刚好能容下他的身体通过,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向里面爬了过去,向前爬行了五十多米后,冰洞变得宽阔起来,已经能容许他站立起来,又向前走了大约二百多米的距离,一个宽阔的冰室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座冰室四四方方,四周墙壁上雕刻着九条姿态各异的长龙,房间的正中位置有一尊玄冰雕刻的莲花宝座,上面仅仅有一件灰色长袍,他的手刚刚触及长袍,整件长袍顿时化成灰烬。
云若轻声说:“这件长袍最少有一千年的历史了,却不知是不是莫功当年所穿!”
蒙南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伸手拂去莲台表面的浮灰,上面有一只清晰的掌印,他把手放入掌印之中,留下掌印的人手掌应该比他大上一圈,可以想像出那人的身高应该在两米左右。
掌印内凹凸不平,他用手指触摸着上面的轮廓,马上分辨出那是一些冰刻的字迹。蒙南垂下头去,上面蝌蚪状的奇异文字却是他从未接触过的。
云若惊奇的咦了一声:“这是‘闐文!早在三千年前就不使用了……”
她轻声解释道:“大概是说,莫功在静海海眼中得到万古玄冰,在炽天炉中历经七年锤炼方才炼成此剑……上面还有一段口诀……”她把口诀念了一遍,蒙南默诵在心,也按照她的发音念了一遍,他身后的冰剑忽然缩小了。
云若惊喜的说:“原来这段口诀就是控制‘戮天’的咒语。”取下戮天,蒙南又惊又喜的又念了一遍咒语,冰剑在他的手中慢慢的缩小,最后成为一掌来长的小剑。
云若又将另外的一段咒语教授给他,这是用来操纵戮天变大的咒语。
蒙南将冰剑反复变换多次,直到将所有咒语记熟,这才将它重新变成匕首大小佩在腰间。原来只知道孙悟空有根如意金箍棒,没想到他也有缘得到一把如意玄冰剑。
云若不无忧虑的说:“看来你注定要成为这把剑的主人,但愿它不要带给你噩运……”
蒙南不由得露出了苦笑,自从服下了那枚怪异的药丸后,他的噩运就没有停止过,搞不好几年后,他真的要小命玩完,还会在乎什么噩运?
在冰室中稍事休息之后,另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了蒙南的面前,他如何从这里逃出去,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在莲台上,莲台的正中有一个小孔,莫功不会平白无故的留下这个东西在这里,他又看了看周围冰壁上的浮雕,每条长龙的目光都投向莲台的位置。
蒙南抽出冰剑,把尖端刺入小孔中,然后默诵咒语让冰剑和小孔契合无间,莲台并没有什么反应,看来他的猜测是错误的。
就在蒙南想跳下莲台的时候,莲台忽然震动了一下,他慌忙抓住戮天的剑柄。
莲台疯狂的旋转了起来,他死命抓住剑柄,由于高速的旋转,他的整个身体都飘浮了起来。
莲台四周的冰面开始断裂,裂隙迅速的向四周辐射,碎裂的冰块不断从上方向下坠落,蒙南暗暗的叫苦,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自作聪明的去碰莲台,这下惨了,就算不被砸死也逃脱不了被冰块活埋的命运。
整个冰洞四分五裂的崩塌,蒙南身下的莲台不断的向下沉去,现在的他仿佛汪洋中的一叶小舟,命运已经不能由自己把握。
“咒语!”云若急切的提醒他,蒙南顿时明白了过来,竭力嘶喊出将戮天变大的口诀,冰剑迅速的增大,剑身的膨胀使莲台从中心裂成两半,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加速向下落去。
头顶的冰洞完全崩塌,转眼间他的身体重新落入水中,周围到处都是碎裂的冰岩。戮天剑仍旧在不断的变大着,剑的尖端已经插到了水底,他抱住剑柄,身体在冰剑的扩展中渐渐向上浮去。
蒙南的失踪在云都大学掀起了轩然大波,校长罗烈组织校内所有的力量开始搜寻他的下落。学生跌落山崖,在云都大学的历史中还是第一次。
距离蒙南失踪已经整整过去了十五个小时,各路救援人员仍旧没有找到蒙南的下落,看来他生还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罗烈深邃的双目冷冷盯住马如龙,在他的逼视下马如龙局促的垂下头去。
“校长!蒙南向来……不遵守纪律,这次他是因为擅自脱离队伍才……”马如龙还在继续推诿着责任。
“够了!”罗烈愤怒的吼叫了起来,他的右手拍在办公桌上,印下一个清晰的掌痕。
马如龙魁梧的身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剩下的话语被他硬生生吞了下去。
“你知不知道,蒙南是少林寺方丈了尘亲自保荐给我的,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向少林寺交待?”罗猎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而且……他救过小蛮,我不想让女儿伤心!”
马如龙这才想起了什么:“校长,我已经查出上次试图绑架小姐的人是‘百鬼会’的成员。”
罗烈眯起双目,向后靠在椅背上:“百鬼会?他们的首领诸葛夜行跟我好像并没有什么仇隙?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背后肯定有人在指使他们!”
马如龙附和的点了点头:“殷氏集团答应给我们的赞助迟迟没有到帐,也许校长应该亲自处理一下。”
一抹怒容从罗烈的脸上闪过:“殷东权这个混蛋越来越猖狂,不给他点教训恐怕他会忘了自己是如何起家的!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全力去找蒙南。”
马如龙答应一声,告辞离去,出门的时候刚巧遇到罗小蛮进来,她妙目微红显然刚刚哭过。
罗烈起身迎了过去:“小蛮!”
罗小蛮泪光盈盈的来到他的身边:“爸爸!有没有蒙南的消息?”
罗烈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头:“暂时还没有,不过你放心,他应该不会有事。”从女儿关切的神情,他已经看出女儿对这个蒙南肯定已经生出了情愫。罗烈心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如果这个蒙南真的出了事,恐怕要害得女儿伤心一场。
蒙南的头顶终于浮出了水面,夜色深沉,繁星满天,应该是午夜的时候,他身体的高度刚好可以抓住水潭旁边的树枝,他爬到树枝上,这才停住戮天剑的继续增长,用口诀将它缩小成寻常大小收回。
云若长长舒了一口气:“好险!”
蒙南笑着说:“这下你还说‘戮天’是不祥之物吗?如果没有它,恐怕我早就命丧在冰洞之中。”他的手指轻轻弹在透明的剑身上,剑身一阵轻颤,里面的游龙仿佛要飞舞起来。
云若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关于这把剑的传言一定有它的理由,你还不了解它,一旦你控制不住其中的亡魂,后果将不堪设想!”
蒙南沿着树枝终于来到了实地上,经历了这么多的凶险和波折,他的应急包居然还在身上,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先前发给他的定位仪早就不知道遗失在哪里了,他在水潭附近搜集了一些枯枝,点燃了一堆篝火,衣服也已经烂的不成样子,身上被野山蜂叮过的地方仍然是又麻又痒,这一切都是拜花木直太那个混蛋所赐。
蒙南默默的下定决心,只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才不管他的后台是谁,一定要打得他满地找牙。他沿着水潭搜索了一圈,幸运的在东边的角落找到了一堆草莓,他早就饥饿难耐,顾不上清洗就摘下草莓塞入嘴中。
因为已经是夜半时分,当晚蒙南就在潭边休息,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启程离开这里。
他在山谷的东边找到一条荒废已久的小路,利用手中的‘戮天剑’斩断前方密布的荆棘和灌木丛,在灌木丛中穿行了四个小时后,终于找到了下山的道路。
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蒙南把‘戮天剑’缩小后收好,山路渐渐变得平缓起来,不时有山民从道路上经过,看到蒙南衣衫褴褛的样子,他们的神态都显得十分的怪异,蒙南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晶甲龙撕的支离破碎,跟裸体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在山脚处他终于遇到了学校派出的救援队,领队恰巧就是马如龙,他看到蒙南马上就从越野车上跳了下来,三步并做两行的冲到蒙南的面前,没等蒙南开口,他率先就怒吼起来:“为什么不听领队的命令?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纪律?你知不知道这次给学校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蒙南一言不发的瞪着他,马如龙终于停下对他的指责,和他愤怒的对视着,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时间,他才开口说:“上车!”语气比先前的时候已经软化了许多。
这次为了寻找蒙南的下落,学校几乎出动了所有的力量,如果追究起经济损失的话,恐怕把他卖了,他也偿还不起。
校方把蒙南的这次失踪归结为马如龙教导不利,幸亏最后蒙南平安返回,不然的话,马如龙恐怕会被停职,虽然这样,他还是受到了学校内部的纪律处分。
花木直太那帮人早就把蒙南失踪的事情推的干干净净,他们众口一词的说,是蒙南擅自脱离了队伍。蒙南知道就算把实际情况说出,也没人会相信他,还不如暂时保持沉默。
不过这件事他绝对不回那么轻易罢休,他打听到花木直太是剑道社的成员之一,开始策划对付花木直太的计划。
至于他跌下山崖后的一切,蒙南对任何人都只字不提,这个秘密只有他和云若知道。
距离宿舍拆迁只剩下了两天的时间,在罗小蛮的帮助下,生活委员会将蒙南安排到了六区宿舍,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他们免除了一半的房租。蒙南去拿钥匙的时候,生活委员会的管理员笑眯眯的看着他,跟先前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看来无论在哪个世界,上层关系都十分的重要。
蒙南回来后再也没有看到阿土伯,后来问过其他人才知道,阿土伯已经向校方辞职,回乡下的老家去了。他知道阿土伯的离去一定和这次大楼的拆迁有关,也许他一直都在充当着云若宿舍守护者的角色,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完结,他也失去了留下的意义。
蒙南并没有多少东西收拾,所有的家当都可以放在一个行囊里,对这幢大楼他也没有太多的留恋,除了阿土伯外,他就只认识已经成为鬼魂的云若,她现在的家就是蒙南脖子上挂着的阴极瓶,蒙南搬家,她理所当然的就会跟着走,用阴魂不散来形容蒙南现在的情况是再合适不过。
离开的时候,云若主动提出再去五楼的房间看看,蒙南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来到五楼才发现,云若原来的宿舍已经被清理一空,除了四面空空荡荡的墙壁,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蒙南马上想到了阿土伯,这件事八成是他做的。
云若惆怅的发出一声叹息,蒙南觉察到了其中的失落,轻声安慰她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回忆起过去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自从得到‘戮天剑’,蒙南学剑术的愿望就越来越强烈,在云都大学,可以学到剑术的地方只有剑道社,那里有武术学院的知名教授义务执教,能够进入剑道社的都是云都大学武术学院的一些菁英,他想加入剑道社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害得他差点死去的花木直太也在那里。
为了这件事他专门去找罗小蛮帮助,碰巧罗小蛮的父亲和剑道社的教练鬼冢京一是最好的朋友,她愉快的答应了蒙南的请求。
罗小蛮果然说到做到,第二天就通知他随时都可以去剑道社报到。
剑道社都是利用课余时间训练,这和蒙南打工的时间刚好相冲突。高大同带着他去找在生活委员会工作的姨妈,她为蒙南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把他和原本在剑道社打扫卫生的同学对换了位置,这下蒙南就可以两者兼顾了。
蒙南去图书馆办理了交接手续的时候,在门前意外的遇到了正准备离开的云濛。
“云博士!”他惊喜的喊道。
云濛看了看他,随即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蒙南!很久不见!”她的手上拿着两本书,仍然是黑色的封面,看来她还没有找到需要的那本书。
云濛下意识的把书藏在身后:“下班了是不是?”
蒙南点了点头,忽然想起阿土伯交待给他的事情,从口袋中拿出那枚钥匙递了过去:“阿土伯托我交还给你的。”
云濛睁大了眼睛,晶莹的泪光在她冰蓝色的美目中闪动,这枚钥匙又勾起了她对往事的痛苦回忆。
云若也在仔细观察姐姐的反应,她低声说:“姐姐似乎很伤心……”
蒙南试探着问:“这是不是你家的钥匙?”
云濛点了点头,她的过去对云都大学的每一个人都不是什么秘密:“阿土伯是不是已经走了?”
“听说他回乡下老家去了。”
云濛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其实这把钥匙早就没有任何的用处了,自从爸爸死后,那所宅院早就成为废墟……”她停顿了一下又说:“现在七区宿舍马上也要拆除了……”
“听说你妹妹云若就是在七区宿舍自杀的!”
云濛美丽的瞳孔顿时缩小了,她不愿继续和蒙南交谈下去“对不起……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云濛逃避似的离开了这里。
对她有这样的反应,蒙南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奇,他确信云濛仍然没有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摆脱出来,她一直在试图查出整件事情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