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潜心学剑(上)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潜心学剑(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周一晚上的时候,蒙南正式去剑道社报到,因为他还要负责打扫剑道社的卫生,所以要比其他人提前一个小时来到那里。
当蒙南开始清扫场馆的时候,仍旧有两名学长在那里对练,因为他们都带着面罩,蒙南看不到他们的容貌。随着那名高个青年的一声大喊,他一剑劈在对手的剑身上,巨大的力量让对手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刚巧碰倒了地上没来及拿开的水桶。
污水溅了他一身,那小子除下面罩愤怒的向蒙南大喊了起来:“你有没有长眼睛,为什么把水桶放在这里……”蒙南万万没想到眼前的居然是花木直太,真是冤家路窄。
花木直太也马上认出了蒙南,他冷笑着说:“原来是你!”
蒙南垂下头去,躲过花木直太挑衅性的目光,默默清理着地面,这并不是因为他害怕对方,他主要是不想在现在这个时候惹事,一来他是通过罗小蛮的关系才进入剑道社的,二来今天是他来剑道社的第一天,发生冲突只会对他不利。
和花木直太对练的那位学长也除下了面罩,他拍了拍花木直太的肩头:“算了,别跟清洁工一般见识。”
花木直太的目光充满挑衅的看着蒙南:“鬼冢教练说得新成员,就是你!”
蒙南点了点头:“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吗?”
花木直太冷笑着说:“你会有一个记忆深刻的开始!”
好在他们没有继续纠缠下去,蒙南顺利的打扫完剑道社,看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准备去找鬼冢教练报到。
因为是第一次来剑道社,蒙南对这里的房间结构并不熟悉,在走廊上,他遇到了刚才和花木直太一起训练的学长,他主动向蒙南搭讪说:“你就是新来的蒙南同学?”
蒙南友善的向他点了点头,他递给蒙南一把钥匙:“我是剑道社的副队长威特,这是更衣室的钥匙,你先去换训练服,然后直接去剑道馆报到。”他指了指更衣室的方向。
来到标有男更衣室的门前,蒙南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一位漂亮的女生正在那里更换衣服,她脱得仅仅剩下文胸和三角裤,诱人的胴体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
“啊!”那名女生吓得尖叫起来,她连忙拿起运动服挡在自己的胸前。
蒙南马上认出了面前的女孩,她竟然是多次和自己发生纠纷的雨灵。他的脑袋嗡的一下大了起来,怎么回事?他第一时间转过身去。
“你……不要过来……”即使再厉害的女孩在不穿衣服的时候,也会感到彷徨无助。
雨灵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剑道服,她愤怒的冲到了蒙南的面前,俏脸通红的指着他的鼻子:“蒙南!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下流!”
“我下流?你有没有搞错,是你自己跑到男更衣室来了!”蒙南理直气壮的回答说。
这时外面响起一阵哄笑声:“都来看啊!有流氓跑到女更衣室去了!”
雨灵愤怒的握紧了拳头,蒙南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君子动口不动手!”
说完就闪电般向门外窜了出去,在眼前的情况下,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混蛋!你给我站住!”雨灵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
蒙南逃出门外马上就发现自己所有的退路都被花木直太和威特那帮人给封住,一双双或鄙夷,或愤怒的眼睛全都盯在他的身上。
花木直太得意的盯住蒙南,他的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内心快慰到了极点。
所有这一切都是他们预先设下的圈套。
蒙南转身向更衣室的标牌看去,他这下是彻底傻了眼,刚才悬挂在门上的男更衣室的标牌现在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女更衣室。
“我刚才明明看到这里是男更衣室啊!”蒙南诧异的摸了摸后脑勺。
“你还敢狡辩,我们明明看到你拿钥匙进了女更衣室。”花木直太他们趁机开始落井下石。
一脸愤怒的月狼分开人群慢慢走到我的面前,从他身上的剑道服可以看出,他也是剑道社的一员,没想到换衣服的功夫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一向对雨灵呵护有加,根本容不得别人对她的半点亵渎。
在目前的状况下,无论蒙南怎么解释也不会有人相信。
他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
花木直太大声喊了起来:“揙他!”所有人一拥而上,把蒙南挤到墙角,他只有抱住脑袋,护住身体的要害部位。不知道有多少双拳头和大脚落在他的身上,就算他武功再高,也无法应付眼前这个群起而攻之的场面。
混乱中他不知被人打了多少拳,踹了多少脚。直到鬼冢教练赶到,才把这场愈演愈烈的混乱给制止住。
蒙南被打得几乎没有力气爬起来,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痛,整个人就快要散架。
万幸的是,他有先见之明的护住了他的脸,避免了被打成猪头的下场。
周围同学开始七嘴八舌的向鬼冢教练讲述蒙南刚才恶劣的行径,所有人在这时仿佛都成了正义的化身。
“我会把你的事情汇报给风纪委员会!”鬼冢教练愤怒的说,蒙南是通过他的关系进来的,出了这种事情,他也感到脸上无光。云都大学建校以来,闯入女生更衣室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从某种意义上蒙南也算是开历史之先河。
蒙南无所谓的笑了笑,看来这次自己恐怕难逃一劫,回去准备收拾铺盖走人。
这时一个冷静的声音说:“这件事恐怕是有人故意在陷害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声音响起的方向,一位身穿白色剑道服的男生静静站在更衣室的大门前,他身材高大,却稍嫌单薄,金色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为他平添了几分放荡不羁的气质,他的眼睛是碧绿色,时刻透射出睿智的光芒,他的鼻梁高高耸起,两片薄薄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让人感到一种坚定。他的肤色是白纸一样的颜色,没有任何的血色,整个人流露出一种病态的美。
他的手指瘦削而细长,指向女更衣室的门前:“我刚才从这里经过,看到有人做了很不光彩的事情!”
蒙南本来以为他指的是自己,可是他的目光却盯向蒙南身后的人群:“刚才有人把男更衣室的标牌和女更衣室的互换!”
人群中发出惊叹声。
他淡淡笑了笑:“这位同学走进去以后,他们马上又换了回来,很明显这位同学被人陷害了!”他的目光重新转向人群:“威特!我有没有说错?”
所有人顺着他注视的方向看去,站在花木身边的那小子心虚的向后退了一步,看来他就是威特。
威特愤怒的盯住这名男生:“简森!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在更衣室的门上做了手脚?我要告你毁谤我的名誉!”
简森冷冷盯住威特:“我亲眼看到了你所做的一切,这就是证据。如果你还想抵赖的话,我们可以去风纪委员会对质!”
威特的脸色变了变。
简森威胁说:“你必须向这位同学道歉,不然我会向风纪委员会投诉你今晚所做的一切!”
威特在简森的逼视下终于屈服了,他慢慢的走到蒙南的面前:“对不起……我只是想跟你开一个玩笑……”
蒙南冷笑着向他点着头,他已经明白,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一定是花木直太那个混蛋,他决不会放过他们这帮人。现在证明自己的清白已经有些太迟了,平白无故的被这帮同学暴打了一顿,让他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围观的同学开始慢慢的散去了,很多人在刚才围殴蒙南的过程中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
鬼冢教练安慰了蒙南一句:“算了,原来是一场误会,大家准备一下,马上开始训练了。”
蒙南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自己受了这么多得冤枉,让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给打发了。
雨灵和月狼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离开了,更衣室的门前就只剩下蒙南和那位关键时刻拔刀相助的简森。
“怎么样?伤的重不重?”简森友好的问蒙南。
蒙南摇了摇头,向他感激的笑了笑:“刚才多亏你了!”
“如果我早点拆穿他们就好了,你就不会被大家围住一顿暴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蒙南有些无奈的说,看来这顿打是他命中注定的劫数,走到哪里都逃脱不了。
他对简森说:“我向把今晚的事情向风纪委员会投诉,你会不会帮我作证?”
简森摇了摇头:“没用的,我们根本没有证据!”
“你不是亲眼看到了吗?”
“那有怎么样,难道他们会听我的一面之词?”
“难道我就白白的被他们暴打了一顿?”
简森拍了拍蒙南的肩膀:“你还是赶快回去休息吧,风纪委员会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威特的爸爸就是委员会的主席。”
简森的这番话让蒙南彻底放弃了投诉花木直太一伙人的想法,想报仇只能日后再寻找机会了。
他换好衣服和简森一起来到剑道馆,算上刚刚加入的蒙南在内,跟随鬼冢京一训练的共有十名队员,除了刚才陷害他的花木直太和威特,还有雨灵、月狼,几乎全是他的冤家对头。
简森是剑道社的队长,也是鬼冢京一最欣赏的弟子,多数的时候都是他带领队员训练。
如果单从外表上看鬼冢京一怎么都不像是一位剑术大师,他虽然不到六十岁,头发却已经掉的差不多了,仅存的那几缕头发已经全白,一双小眼睛整天眯缝在一起,仿佛时刻都会睡去,最引人注意的要算他的酒糟鼻子,就像脸上扣了一个鲜红的草莓。
鬼冢小心的抚摸了一下他硕果仅存的头发:“从今天起,我们剑道社又多了一名队员……他叫……”他甚至连蒙南的名字都忘了。
“蒙南!”蒙南适时的提醒他。
“对!蒙南!你们以后在一起要和平相处,多多交流!”
蒙南看了看周围一个个对他虎视眈眈的样子,想和平共处,恐怕是做梦吧。
鬼冢瘦骨嶙峋的手指握起了手中的竹剑:“在训练之前,我想重新组合一下队员。”
他把刚刚写好的名单拿了出来,一个个念了起来:“简森VS花木直太,月狼VS威特……雨灵VS蒙南!”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居然把雨灵和蒙南编到了一组,月狼的反对尤其激烈:“鬼冢教练,我想和雨灵同学分在一组!”
鬼冢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们的水平怎么样,如何训练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我自然清楚,用不着你来教我!”
“可是……”月狼还想提出意见。
“如果对我的执教方式有意见,大可以退出剑道社。”没想到表面迷迷糊糊的鬼冢脾气居然不小。
月狼愤愤的瞪了蒙南一眼,心中对蒙南憎恨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