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潜心学剑(下)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潜心学剑(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笑嘻嘻的拿起了属于自己的竹剑,云若提醒他说:“你不要打雨灵的主意,小心月狼把你生吞活剥了。”她知道蒙南向来好色成性,所以事先给他敲响了警钟。
蒙南低声说:“我会怕他,等我练成剑术,我挥动如意玄冰剑,斩他个九九八十一段!”
鬼冢教授了一些动作后,让所有人自行训练。
蒙南第一次参加训练,基础是所有人中最差的一个。鬼冢把他和雨灵分在一组,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让他和剑术相对较弱的雨灵配对,差距不至于太大。
蒙南戴上面罩和雨灵对面而立,按照规矩他们相互行礼后开始训练。
不知怎么,雨灵虽然穿着严严实实的剑道服,蒙南还是忍不住想起她那双诱人的美腿。
正在走神的时候,雨灵的竹剑已经重重劈在他的头罩上,尽管做了充分的防护,他还是被雨灵的突然一击震得晕晕乎乎的。
刚想举剑反击,雨灵一剑又击中了他的手臂,蒙南失手把竹剑掉在了地上。
“住手!”鬼冢及时的阻止住雨灵进一步的攻击。
蒙南趁机从地上拾起竹剑,鬼冢大步来到他的面前:“用剑的时候,必须以最大的力量去打击对手。”
他握住蒙南的双手,让他把竹剑高举过头顶之后,剑尖紧贴在自己的臀部:“只有这样才能发挥出你自身最大的力量。挥剑的时候用右手握紧,注意!右手只是握紧,左手才负责挥剑的动作。”
蒙南有些不解的问道:“可是这样我就要因为力量而牺牲自己的速度。”
鬼冢笑了起来:“所以你要不断的提升自己,当你的力量和速度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就是你真正领悟剑道的时候。”
蒙南在剑道方面的悟性远远超出了鬼冢的想像,几个回合之后,他已经掌握了剑道的基本技巧,和雨灵的对打也变得像模像样起来。
透过面罩,蒙南隐约可以看到雨灵的美眸惊奇的睁大,她一定感受到了自己注入竹剑中的太极劲,几次她凶猛的攻击都被一股柔韧的力量所化解,四两拨千斤本身就是太极神功的特长。
在熟悉了招式以后,蒙南开始尝试着反击,他的力量本身就比雨灵强大,经过上次玄冰潭的奇遇,无论是体力和状态都得到一个新的提升。
蒙南势大力沉的攻击让雨灵不得已后退了一步,看到一招得手,他不给雨灵反击的机会,竹剑急风暴雨般向她攻去,没想到雨灵的后退只是一个假象,她的竹剑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攻来,重重戳中了蒙南的面门,他顿时失去了平衡。‘咚’地一声坐到在地上。
蒙南下意识的捂住脑袋,没想到雨灵居然停止了进攻,向他伸出手来,蒙南受宠若惊的看了看她,小心的握住了雨灵的纤手,当然她带着厚厚的护具,摸起来没有什么感觉,这时训练结束了,所有人纷纷除下了护具。
“谢谢!”蒙南由衷的对雨灵说,这句话也包含了以前对她做出种种恶行的歉意。
雨灵淡淡笑了笑,这个表情让蒙南相信,她已经忘记了以前发生的事情。雨灵整理了一下散乱的紫色长发,绝美的风姿让他的呼吸忍不住为之一窒。
月狼大步来到雨灵的身边,他不怀好意的看着蒙南:“你又想干什么?”
“拜托,别把我想得这么坏!”蒙南不想和他多做纠缠,转身向更衣室走去。
蒙南有生以来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开始学习,期中测试的时候,他每门科目的成绩居然都进入了同届的前十名,这发生在他的身上,不能不称之为奇迹。
这段时间他课余的时间基本上都呆在剑道社中,一来可以学习剑道,二来也多了一些和雨灵相处的机会。
罗小蛮和同学们去了‘新月城’采风,要到学期末才会返校,这让蒙南对她的追求攻势不得不暂时停歇下来。
下课以后,蒙南本想直接去剑道馆,没想到高大同在身后叫住了他:“蒙南!姚副校长让你去她的办公室去一趟。”
蒙南有些奇怪的挠了挠头发,最近他好像并没有犯什么错误,校长找他干什么?
带着满腹的疑问他来到了姚副校长的办公室,姚副校长正恭恭敬敬的和一位老僧谈话,因为他背对蒙南的缘故,所以没看清他的面貌。
姚副校长惊喜的对他说:“蒙南同学,你看看是谁来了?”
那老僧缓缓的转过身来,面上露出慈和的笑容。
“了尘大师!”蒙南惊喜的喊道。
了尘大师站起身来,雪白的长眉舒展开来:“小施主果然长大了许多。”他向姚副校长致谢说:“这还要多谢姚施主对他的教诲。”
姚副校长笑着说:“这主要是他自身的努力,你们这么长时间不见,也该好好聊聊了。”
蒙南陪着了尘大师前往缥缈湖中心的清风阁,那里是学校专门为大师安排的住处,是一个清幽静谧的所在,渡口早就停有一艘为大师准备的木舟,他跟随了尘大师登上了木舟,船夫抄起木桨,向清风阁的方向划去。
傍晚的湖风迎面吹来,清凉中带着一丝温软,让蒙南的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
了尘大师笑着问:“在学校的生活还过得惯吗?”
蒙南点点头:“大师这次是一个人来的?”
了尘大师马上听出蒙南是想问大伯的消息,他回答说:“智源在藏经阁诵经,并未随我同来。”
蒙南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
了尘大师说:“寒假的时候,我会让人接你回寺,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他了。”他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蒙南,最后落在他胸口悬挂的阴极瓶上,蒙南的内心忍不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生怕他的法眼看出藏身在瓶内的云若。
好在了尘大师很快就把目光转到了他的脸上:“最近你的头有没有再痛过?”蒙南点点头,了尘大师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搭在他左手的脉门上,面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直到木舟靠岸,他才放开了蒙南的手腕:“你最近是不是又修习了某种内功?”
蒙南知道以了尘大师的修为自己根本瞒不过他,点头回答说:“我的确学了一些基础的运气之道。”
好在了尘大师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你可能不知道,这种内功源自少林,乃是一千年前在少林一个烧火做饭的僧人所创,名为‘苦行禅’。后来这名火工头陀叛出少林,逃走时候带走了少林的不少绝技。”
蒙南惊奇的问道:“少林寺高手如云,为什么不去清理门户?”在他的概念里偷窃武功实在是武林中人的大忌。
了尘大师笑了笑:“佛门向来以慈悲为怀,再说这名火工头陀所盗走的只是少林武功的皮毛而已,当时的掌门方丈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放过了他。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名火工头陀竟然是一个武学的天纵奇才,他以‘苦行禅’为基础,将所盗走的武学融会贯通,竟能自成一派,二十年后他成立‘天音寺’一时间声势鼎盛,隐然已经能和少林相抗衡。”
蒙南暗暗想到:“阿土伯看来一定是‘天音寺’的传人,难怪他终日隐藏自己的卓绝武功,只是不知道‘苦行禅’是不是一种邪功,对我的身体会不会有害?”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忧心忡忡。
了尘大师似乎猜到了他内心的想法,他安慰蒙南说:“‘苦行禅’和少林正宗内功源自一脉,只是练功方法不同,而且教授给你武功的人显然没有恶意,只是把最基础的炼气法门教授给你,对你的身体有益无害。”
“‘天音寺’现在是不是还很厉害?”蒙南好奇的问。
了尘大师笑着摇了摇头:“火工头陀虽然是一代宗师,可是仅凭一人之力又怎能比上少林浩瀚的武学。再加上他好胜心奇强,以超越少林为生平最大的目标,收授弟子众多,虽然一时间声势鼎盛,可是也为日后的败落埋下了隐患。”
他露出无比惋惜的神情:“七百年前,妖族和人类之间的那场战争爆发,天音寺良莠不齐的弟子之中竟有半数以上的妖类,寺内分裂成两派,一场惨绝人寰的血腥搏杀终于爆发,这场搏杀中‘天音寺’的菁英几乎全部死去,侥幸活下的弟子也没有能力继承天音寺的武学,从盛到衰只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情……”
他看了看蒙南:“没想到‘天音寺’仍然有高手活在人间,这的确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来到清风阁,了尘大师和蒙南来到顶层的观景台上,对他说:“‘苦行禅’虽然源自少林,可是和少林的正宗内功又截然不同,短时间内‘苦行禅’可以让一个人的功力得到迅速提升,可是若论到以后的发展,却远远不如正宗的少林内功。换句话来说‘苦行禅’用来入门最合适不过,可是要想真正的登堂入室必须修行正宗的少林内功,我现在就将少林的‘静禅功’传给你。”
蒙南又惊又喜,能够得到了尘大师亲自指点,这种机会实在难得。
了尘大师朗声道:“少林静禅功讲究的是‘空无’二字,入禅则静,静中求纯,纯则为安,其法又分成坐禅、站禅和卧禅三种……”
静禅功和阿土伯教授的苦行禅果然不同,前者是以静为主,后者却是在运动中修炼,了尘大师一语道破其中的关键所在,静禅适合养气,而苦行禅适合练力,两者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就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蒙南在武学上表现出的天赋深得了尘大师的赞赏,蒙南看到时机差不多了,趁机提出:“方丈,您可不可以传给我‘洗髓诀’?让我化去体内的异种能量?”
了尘大师淡淡一笑,他摇了摇头说:“我不可以破例,除非你在毕业时拿到军事学院综合成绩的第一。”
蒙南大言不惭的说:“我现在的成绩已经第十了,差得也不多,你看在我大伯的份上干脆传给我得了。”
了尘大师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他的目光投向蒙南的腰间:“你腰间挂的短剑可不可以借我一观?”
蒙南心中不由得一怔,没想到了尘大师法眼如此厉害,隔着衣服居然就看到了他的这把‘戮天神剑’。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摘下‘戮天剑’递给了了尘大师。
了尘大师白眉紧锁,目光中露出无比的凝重,他观赏良久,才把‘戮天剑’递还给蒙南,双手合什说:“善哉!善哉!若是老衲没有看错,此剑乃是上古妖皇莫功的佩剑‘戮天’,不知道小施主自何处得来?”他的见识果然非凡,一语就道破了‘戮天’的来历。
蒙南点点头,将得到戮天剑的经历详细的向他说了一遍。
了尘大师感叹道:“如此说来,此剑和你注定有缘。”
听到了尘大师这么说,蒙南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不过此剑杀气太重,如果使用不当,反而会被剑所操纵……”了尘大师低声说:“当年死在这把剑下的亡魂又何止万千。”
“难道这把剑真的是不祥之物?”
了尘大师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这茫茫宇宙无穷无尽,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注定有各自的缘法和造化,自从妖皇莫功升天之后,此剑已经失落多年,如今重现人间,就证明小施主乃是有缘之人。”
蒙南对了尘大师的说法深表赞同。
了尘大师说:“此剑据说可如意变幻大小,若遇真主,见仙诛仙,遇鬼杀鬼,每杀一人冤魂便藏匿其中,小施主务必要小心使用。”他大袖一挥:“也罢,既然今日让我得遇此剑,我和小施主之间的确有缘,我便传你一套‘少林剑经’,配合你刚刚修习的佛门正宗内功,应该可以压制住此剑的戾气。”
看他仍然不愿破例传授给自己‘洗髓诀’,蒙南多少有些失望,可是传给他‘少林剑经’也算对他的些许安慰。蒙南静下心来,仔细倾听大师将‘少林剑经’的纲要娓娓道来。
当晚蒙南就在清风阁住下,睡觉的方式就采用‘静禅功’的卧禅,这种边睡觉边修炼的方式的确十分有效,清晨起床后,觉得神清气爽,通体舒泰,浑身充满用不完的力气。
了尘大师在第二天讲学后离开,临走时专门交待,让蒙南修习武功的同时不要荒废了学业,‘戮天剑’的事情尽量不要让其他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