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剑室春光(上)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剑室春光(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已经到学期末的时候,每个人的内心中都在期待着即将到来的寒假,这段时间中,蒙南的进步很快,‘苦行禅’和‘静禅功’一动一静,相得益彰,让他的内力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他已经可以让真气在体内顺畅的流动,当然后脑处的那个气结仍然是他的心病,看来真正想消除掉它,必须依靠‘易筋经’或‘洗髓诀’来打通自己的任督二脉。
蒙南已经初步掌握了少林剑经,所差的只是火候,他的剑道水平突飞猛进的进步着,不过在剑道社中并没有表现出自身强劲的一面。
周日的清晨,蒙南离开宿舍区向剑道社走去,昨晚一夜的大雪,让整个天地变得银妆素裹,天空格外的阴郁,空中仍旧飘飞着零星的雪花。
因为临近期末考试,同学们大都选择了去教室中温习,剑道社也变得冷清了起来。
他清扫完场馆,又在火盆中添上了木炭,等待鬼冢教练和队友的到来。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看到雨灵独自来到剑道馆中。
雨灵显然没有想到只有蒙南一个人在这里,诧异的看了看他。
“早晨好!”蒙南笑着对她说,露出一口整齐而雪白的牙齿。
雨灵礼貌的点了点头,她最近对蒙南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大改观,可是仍然十分的冷淡,估计对他原来的恶行仍旧是耿耿于怀。
因为月狼时时刻刻的跟在她的身边,他们之间单独交谈的机会一直都很少,不知道今天月狼为什么没跟她一起来。
“过来烤烤火吧!”蒙南向一旁让了让。
雨灵犹豫了一下,还是来到他的对面坐下,这给了蒙南一个近距离观察她的机会,她的头发和睫毛都是天然的蓝色,皮肤细腻的像牛奶一般,的确是秀色可餐的大美女。
“也许鬼冢教练不来了!”蒙南看了看室内的挂钟,已经九点三十分了,鬼冢教练还从来没有迟到过。
雨灵点了点头:“其他队友大概都去温习了……”
蒙南建议说:“既然我们已经来了,不如比试一下。”
雨灵看了看他,从她的美眸中充满了好胜的目光,这段时间她的剑术也在不断的进步中,在和蒙南切磋的时候,始终都占据了上风,不过从蒙南修炼少林剑经开始,他们之间的差距在不断的缩小,雨灵和他的对决中也表现的越来越吃力,这让她更有棋逢对手的感觉。
“好!”雨灵站起身向比剑室中走去,蒙南跟着她来到比剑室中,这里平时是不许他们进来的,只有正式比赛的时候,才允许使用。
剑室正中的位置摆放着两把寒光凛凛的钢剑,蒙南和雨灵对望了一眼,雨灵的美目中闪过一丝激动的神情,她建议说:“不如我们用真剑比上一场!”
其实蒙南心中正有此意,不过嘴里仍然说:“不好吧……要是让鬼冢教练知道,恐怕会惩罚我们。”
“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会知道?”雨灵已经率先向钢剑走去。
没想到她的血液中包含着不少野性的成份,这大概和她妖类的基因有关,蒙南笑着提醒她:“我们是不是先去换剑道服?”
雨灵将其中一把钢剑隔空扔给他:“用不了那么麻烦,再说穿上剑道服就没有了搏杀时候的刺激感,我们就无法全力以赴的比剑。”
“可是……万一有什么闪失,很容易受伤的……”蒙南装出担心的样子。
雨灵笑了起来:“你放心,我会保留力量的,不会伤害到你。”她真的把蒙南当成了一个待宰羔羊,其实她是想借机教训蒙南一顿。
蒙南握住长剑来到场地的正中,凝神准备和雨灵的大战。
雨灵又想起一件事,她来到门前将房门插上。
他们相对而立,雨灵的美眸渐渐变得冷静,她内息已经灌注在长剑之上。蒙南的脑海渐渐进入了‘空无‘的状态,这还是他第一次用真剑比试。
雨灵娇叱一声,双手握住长剑力劈而下,多日以来,蒙南对少林剑经的‘破杀篇’早就烂熟於胸。他斜向挥出长剑,在空中巧妙的贴住雨灵的剑刃,手腕旋转将她的剑锋向一旁牵去。
雨灵剑招变化竒快,剑身横拨,双剑之间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他们的肩头碰撞在一起,彼此的身体短暂接触之后迅速分开,雨灵原地跳跃起来,娇躯在空中飞速旋转,剑尖直刺蒙南的方向,强烈的气旋从蒙南上方的空间向他压榨而来,她在剑道中已经融入了强劲的内功。这已经违反了鬼冢京一‘只可用剑招不可用内功’的规定。
蒙南准确的把握住了她剑尖的所在,用自己的剑尖点在她的剑尖之上。出剑的同时他将太极神功融入其中,一个微妙的圆转卸去了对方大部分的力量。
雨灵的轻功之强超出了蒙南的想像,她剑尖回收,反点在他的剑身上面,娇躯越过了他的头顶。
蒙南知道形势不妙,身体一个下意识的前冲,即使这样仍然没能躲过雨灵闪电般的一剑,冰冷的剑锋沿着他后背的皮肤迅速划下,他的外衣被她剖成两半。
蒙南有些狼狈的脱下上衣,如果雨灵不是手下留情的话,被剖成两半肯定会是他的身体。
“你玩真的!”蒙南把破烂的外衣扔到剑室的一角。
雨灵得意的昂起了头,向蒙南挥动左手的食指,示意他不是对手。
她的猖狂顿时勾起了蒙南强烈的好胜心,心中暗想:“本少爷不给她点厉害尝尝,她就不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睛。”
蒙南的双手握住长剑,上身的肌肉隆起健美的轮廓,这下可以肆无忌惮的把自己性感的体魄展示给雨灵。
雨灵的目光落在他的裤子上,她又打起了蒙南裤子的主意,看来不把蒙南剥成一只光猪,她恐怕不会停手。
蒙南大吼一声,挥剑向雨灵刺去,‘少林剑经’重防守而轻进攻,他采取这种方式和剑经的本意已经是大相径庭。
雨灵采用了一个反切的动作,蒙南早就料到她的这个动作,‘却在他力前,柔乘他力后,彼忙我静待,知拍任君斗’剑经的总纲清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蒙南后撤一步,主动放弃了刚刚占据的优势。雨灵趁机发动反击,蒙南手中的长剑织成了一道韧性十足的防线,无论雨灵左冲右突,始终找不到攻入的空隙。
迅猛的进攻势必造成防守的薄弱,蒙南很快就找寻到她的破绽所在,长剑适时的反挑出去,锋利的剑峰迅速滑过雨灵的肩头,她的左侧衣袖随着剑刃缓缓飘落,露出雪白的一段手臂。
蒙南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通过刚才的搏杀,他终于领悟到‘少林剑经’的真谛。
雨灵显然把蒙南刚才的成功归结到偶然之中,她的进攻变得越发的犀利,对蒙南来说,她的进攻越猛烈,自己的机会就越多,他的防守坚如磐石,不给雨灵任何的可乘之机。
雨灵接连的进攻未果,不由得心浮气燥起来,蒙南看准时机,趁她进攻空门大开的时候,一剑沿着她的领口划了下去,雨灵的上衣被他完全划裂,沿着她光滑的裸背慢慢滑下,虽然她还带着文胸,可是曲线玲珑的玉体已经让蒙南血脉喷张。
“你好色啊!还不停手!”云若已经开始气呼呼的阻止他,芳心中竟然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蒙南也想适时的结束战斗,可是没想到雨灵居然不依不饶的继续向他攻来。和一个半裸的美女比剑的确是件香艳旖旎的事情。
可蒙南马上就发现雨灵出剑的方式发生了改变,她干脆放弃了防守,应该是考虑到他不会出剑伤她的缘故,蒙南几次都可以轻易击败她,由于害怕伤到她,最后关头都选择了放弃。
他的犹豫不决直接造成了局面的被动,雨灵一剑挑中了他的腰带,他的裤子顿时失去了束缚,一下溜到了地上,她不给蒙南任何喘息的时机,挥剑刺向他的咽喉,因为蒙南的双脚被裤子束缚着,如果后退势必会跌倒在地上。
蒙南挥剑挑起她的长剑,一个闪身已经冲到了她的身后,左手环抱住她的娇躯,准确抓住了她握剑的手腕。
他的前胸紧贴在雨灵丝缎般柔滑的裸背,这种毫无间隙的接触让他忍不住产生了生理反应,他再也控制不住,在雨灵的俏脸上轻轻吻了一记。
雨灵红着俏脸从他的怀中挣脱了出去,芳心怦怦跳个不停,她也没有想到被这个可恶的家伙亲吻,自己竟然没有动气。
这时忽然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蒙南和雨灵慌忙拾起衣服,他的上衣勉勉强强还能穿上,雨灵的外衣已经被割成数段,蒙南脱下自己的外衣递给了雨灵:“你穿吧!”雨灵向他投过感激的目光,她并没有因为蒙南刚才的轻薄而生气。
蒙南心中不由得一动,难道雨灵对自己动了真情。
敲门声越来越急,大有不敲开房门誓不罢休的劲头,蒙南去拉开了房门,迎面就看到月狼气得几乎变形的面孔。
月狼看了看蒙南,又看了看雨灵,目光最后落在地上雨灵破碎的上衣上,他冷森森的盯住蒙南,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究竟对雨灵做了什么?”
蒙南不屑的耸了耸肩头:“比剑而已,拜托你不要想得那么复杂。”
月狼一把抓起地上的长剑:“我跟你比!”强烈的杀气从他的身上弥散出来。
蒙南淡淡的笑了笑:“对不起,我没兴趣。”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
月狼怒吼一声,他忽然挥动手中的长剑向蒙南的后心刺来。
“小心!”雨灵惊慌失措的提醒说,蒙南万万没有想到月狼真的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迟了,他的身体本能的向左移动,这次的移动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他感觉到冰冷而锋利的剑刃插入身体,钢质的剑身和他的骨骼摩擦出恐怖的声音,沾满鲜血的剑尖从他的右胸前透了出来,蒙南的身体晃动了一下,慢慢的向地上倒去。
他的视野变得模糊了起来,周围所有的色彩顿时消失,他看到云若美目含泪的想抱住自己,可是他穿越了云若那有形无质的臂弯,继续向地上倒去。
雨灵冲了过来,在蒙南倒地以前搂住他的身躯,蒙南变得冰冷的面孔紧紧贴在她充满弹性的胸前,雨灵愤怒的指责月狼:“你好卑鄙,居然背后伤人!”
月狼张口结舌的解释说:“我……我……被他……气昏了头……”他气急败坏的一剑,破坏了在雨灵心中原有的形象。
鬼冢京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剑道馆中,他慌忙冲了过来,伸手在蒙南的身上点了几下,他的点穴方法十分怪异,可是十分有效,蒙南胸口的鲜血渐渐凝住了。
鬼冢京一抱起蒙南的身体,他冷冷盯住月狼:“滚出去!从今天起你再也不是剑道社的一员!”蒙南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终于慢慢的合上了双目。
蒙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半时分,他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一位蓝发少女正伏在他的床头,原来雨灵一直都陪在他的身边,一种说不出的温暖感包容住他的内心。
月狼并没有刺中他的要害,蒙南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会迅速愈合他的伤口,他尝试从床上坐起来,病床的晃动惊醒了熟睡的雨灵,她抬起头来,慌忙扶住蒙南的肩膀:“你的伤还没有恢复,不可以乱动。”
蒙南笑着坐起身来:“没事,我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
雨灵并不明白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以她的常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蒙南恢复的速度是如此惊人。
“可不可以帮我倒杯水来!”因为失血,蒙南的嘴唇十分的干涸。
雨灵点了点头,拿起茶杯去为他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