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剑室春光(下)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剑室春光(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云若轻声说:“她似乎很关心你,从进医院到现在一直都陪在你身边。”蒙南得意的笑了起来,月狼的这一剑反倒成全了自己,无形之中将雨灵推到了他的身边。
雨灵将水杯递到蒙南的面前,他装出十分困难的样子,费了好大力气也没把水喝到嘴里。雨灵只好搂住他的肩膀,小心的把水杯喂到他的嘴唇边。
云若看穿了蒙南的险恶用心:“你好会装蒜啊,明明可以自己动手的。”
蒙南心中暗想:“你懂什么,我受了这么重的伤,当然要趁机感受一下美人的温柔,我珍贵的鲜血不能白白流淌。”
第二天一早,鬼冢京一和剑道社的队长简森一起来看他,他们走入房间的时候,蒙南正坐在床上,舒舒服服的享受雨灵喂他吃早餐。
鬼冢京一伸手摸了摸蒙南的脉门,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他已经看出出蒙南的伤势早就已经康复。蒙南有点心虚的垂下头去,鬼冢京一一定看穿了自己在装病博取同情。
鬼冢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没什么事情,还是赶快出院,下周就是期末考试了,千万不要耽误了学业。”
蒙南嗯了一声,鬼冢给他留了几分情面,并不想当面揭穿他。
雨灵从蒙南刚才的反应也已经猜测到了什么,俏脸微红的狠狠盯了他一眼,心中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和月狼给她的感觉全然不同。
蒙南尴尬的笑了笑:“你也辛苦了一个晚上,回去休息吧。”
鬼冢站起身来:“我正好回去,顺路送你回宿舍。”他和雨灵一前一后离开了病房。
蒙南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简森忽然伸手捏了捏他胸前的伤口,蒙南向后缩了缩身子:“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不要调戏我啊!”
简森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鬼冢老师说你的体质很特别,看来真的没错。”他低声问:“你是不是对雨灵有好感?”
蒙南并不掩饰自己的感觉:“雨灵的确是一个让人心动的美女。”
“我留下来就是想提醒你这件事!”简森认真的说。
蒙南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难道简森对雨灵也有意思,如果这样的话,他又多了一位竞争的对手。
“你知不知道,雨灵纯正的妖族血统,她和你根本没有可能。”
蒙南呵呵笑了起来:“可是她分明是个美女哎!”
简森叹了口气:“我们所处的联邦中有四大家族的势力最为强大,分别是:殷氏家族控制整个联邦的金属制造业和生物转基因制品工业,现在旗下天空集团由殷东权领导……”
蒙南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原来的报道说,云若就是为了他而自杀。
简森继续说:“月氏家族控制整个联邦的交通运输业,刺伤你的月狼就是这个家族的独生子。
慕容家族、控制整个联邦大部分的金融业,现任领导人慕容天峰,就是雨灵的父亲,他们是纯正的狐类血统。”
说到这里,简森停顿了一下:“你恐怕还不知道月氏家族和慕容家族之间的关系向来良好,双方的家长都有意结成姻亲。”
蒙南挠了挠头发,有没有搞错,如果雨灵是纯正的狐类血统,月狼是狼族血统,他们之间难道能够结合吗?
简森并没有说出另外一个家族,蒙南追问他:“还有一个呢?”
“德古拉家族,他们控制联邦的食品行业……”简森轻描淡写的将这个家族带过,直到后来蒙南才知道简森正是德古拉家族中的一员。
简森说:“在这片大陆上,人类和妖族之间是严禁发生感情的,如果你打破了这个规矩,恐怕会招来妖类对你的同仇敌忾,后果可能相当的严重。”从他郑重的表情看应该不是危言耸听。
蒙南笑着说:“你放心,我不会胡来的。”
简森点了点头,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学校方面已经对月狼进行了处分,鬼冢教练也将他赶出了剑道社,你就不必继续追究了。”
“这么便宜他?”蒙南忿忿不平的喊道。
“月氏家族是云都大学最大的赞助商之一,在社会上和学校内都有着相当的影响,再说你的伤势并没有什么大碍……月狼这次刺伤你,也许真的是无心之过,得饶人处且饶人。”
想起月狼那可恶的嘴脸,蒙南就气不打一处来,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可能,对他来说应该是此仇不报非君子,他早晚要让月狼血债血偿,他忽然想到最好的报复方法,就是把雨灵从他的身边夺过来,什么人妖之间不能产生感情,去TMD规矩,反正自己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干吗要遵守他们的规矩呢。
简森又劝了他几句这才离开,他走后,蒙南才听到云若舒了一口气:“蒙南!他应该可以看到我……”
蒙南不由得一愣,难道简森和自己一样拥有透视鬼魂的能力?
云若说:“如果不是依靠阴极瓶的掩护,他肯定可以看到我,他拥有吸血鬼的血统!”
“不会吧!”蒙南有些难以相信云若的话,可是回头想想简森苍白的面孔,和传说中的吸血鬼还真有几分相似,这究竟是个怎样的世界,妖魔鬼怪到处都是,看来以后他要加倍小心才行。
经过一个星期的紧张考试,蒙南总算迎来了这个学期的结束,再有两天,成绩单就会发下来,寒假正式开始,因为这里冬季特别漫长的缘故,寒假足足有六十天的时间,他在内心中早就盘算好这段时间的安排,去少林寺探望大伯以后,就出去好好的游历一下这个世界,毕竟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奇而陌生的。
自从离开医院后,他再也没见过雨灵,趁着等待成绩的这段时间,他前往剑道社,希望能够在那里遇到她。
让蒙南意外的是,剑道社中只有鬼冢京一在那里守着火炉喝酒,并没有一个队员在场。
鬼冢看到蒙南,向他挥了挥手:“过来陪我喝两杯!”
蒙南笑着坐在他的身边:“学校不允许喝酒的!”
“呸!别装得跟个乖孩子似的,整个云都就数你的记录最差!”鬼冢在酒杯中倒满了绿色的液体递到蒙南的面前,辛辣的味道扑鼻而来,他知道这是‘火烧醇’,酒性奇烈无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降得住。
蒙南向来好强,当然不愿被鬼冢看扁,捏着鼻子一口将杯中酒喝了下去,只觉着一股灼热的暖流沿着他的咽喉迅速滑了下去,身体的温度顿时提升了起来,好半天才缓过气来:“好烈的酒!”
“这才像个男人!”鬼冢欣赏的点点头,又为他满上了一杯,蒙南和他碰了一碰,把这杯酒也干了,两杯烈酒下肚,他的话也就多了起来:“鬼冢师傅,我跟你学了这么长时间剑道,好像没学到你的真功夫。”
鬼冢笑了起来:“你小子别以为我看不出来,真正的目的是想来泡雨灵,根本不是学剑!”
这他倒冤枉了蒙南,就算是想泡雨灵也是加入剑道社以后的事情,刚开始学剑的目的其实很单纯。
蒙南主动承担了倒酒的任务,说来也奇怪,这酒居然越喝越顺,他很快就陪着鬼冢把酒壶中的‘火烧醇’喝了个一干二净。
酒精在他的身上起了作用,蒙南连舌头都大了起来:“鬼冢师傅……你冤枉我……我……我是真心学剑的……”
鬼冢京一和蒙南截然相反,他是越喝越清醒,原本眯着的眼睛也变得明亮起来,他又从壁柜里拿出一瓶‘火烧醇’:“难得今天这么高兴,我们再喝一瓶!”
云若担心的劝蒙南说:“蒙南!别喝了,他是个老酒鬼,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蒙南不服气的说:“少劝……我……我会……怕他……”
鬼冢京一有些奇怪的问:“你在跟谁说话?”
“跟……鬼……”蒙南傻乎乎的笑着。
鬼冢京一哈哈笑了起来,他以为蒙南在说酒话:“要是不能喝,我也不勉强!”
“谁……说我不能喝……”蒙南夺过酒瓶为自己满上,一口喝干,把空杯子倒转过来:“怎么……样……一滴不剩……”
鬼冢鼓起掌来:“好!够爽快!”
蒙南涨红着脸说:“鬼冢师傅……太……小气……喊我喝酒……连一个下酒的小菜都……没有……”
鬼冢摸了摸秃秃的头顶:“你懂个屁,这才是喝酒的最高……境界……”他也有点酒意上头了。
鬼冢将面前的六个酒杯全部倒满酒,然后摇摇晃晃的走到墙角,拿起了两把竹剑,将其中一把扔给蒙南:“我以剑招为你下酒……你好好的看清楚!”
蒙南双手把竹剑拄在地上,支撑着自己摇摇晃晃的身体。
鬼冢又喝了一杯‘火烧醇’,踉踉跄跄的走了两步,手中的竹剑斜斜挥出:“用剑的关键……在于剑意……剑虽未出,意已先达……”
竹剑在空中变幻了一个剑花,向蒙南刺来,鬼冢的身体仿佛醉得就要跌倒,和竹剑连成一条直线,蒙南慌忙用竹剑去封住他的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