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猎狐之战(上)
章节列表
第六章 猎狐之战(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鬼冢并没有变换招式,竹剑压在蒙南的剑身之上,一股巨大的力量向下压榨而去,他给予蒙南的压力不仅仅是竹剑上的,还包括他自身的体重。
鬼冢在蒙南即将失去平衡的时候,突然撤去了力道,竹剑平伸从地上挑起一杯酒,酒杯飞上半空,里面的酒水却一滴都没有洒落,在即将飞跃他头顶的时候,鬼冢从容不迫的吸了一口气,一道酒线从酒杯射入他的口中。
鬼冢手中的竹剑在空中划了一个曼妙的弧线,稳稳的接住酒杯,重新放在原处:“不管……面对任何人,首先要学会观察对手,只有……把握住对手的心意,才能先发制人,你记住我下面的六式剑法……”
刚开始蒙南还以为,鬼冢因为醉酒步法变得杂乱无章,可是看到后来才发现他在表面的无序中隐然存在一种张驰有度的规律,蒙南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学习良机,鬼冢将他最得意的六式剑法传授给了自己。
蒙南每学一招剑法,鬼冢就和他对饮一杯,等到他学全六式剑法的时候,看任何东西都是天旋地转,他已经分不清是自己在操纵竹剑还是竹剑在操纵自己。
“练剑的第一个境界……就是……身剑合一……”鬼冢终于教完了六式剑法,把竹剑远远丢了出去。
蒙南也学着他的样子把竹剑扔了出去,却听到一声娇呼:“你好过份!差点丢到我!”他摇摇晃晃的转过身去,看到身穿白色裘皮大衣的罗小蛮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剑道馆中。
蒙南吐了吐舌头:“你……你什么……时候来……的?”说完就再也站不住,一P股坐在了地板上。
鬼冢京一笑着说:“你……来得正好,刚好帮我……把这小子……送回去……”
罗小蛮愤怒的说:“老酒鬼,你怎么把蒙南灌成这个样子,我一定要告诉爸爸!”
鬼冢京一笑着说:“小丫头心疼了……你……不会是看上这个混小子吧?”
“呸!你这个老不正经的家伙!”罗小蛮红着俏脸来到蒙南的身边,蒙南看着她只知道傻笑。
罗小蛮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从地上扶起来,蒙南挣扎着说:“还……没喝完呢……再来……一杯……”
罗小蛮又好气又好笑的说:“要是我再晚来一步,恐怕你就被这个老酒鬼给灌死了。”
蒙南搂着罗小蛮的香肩,摇摇晃晃的来到门外,从这里到罗小蛮的磁悬浮跑车不到二十米的距离,罗小蛮足足费了五分钟才把我弄上车去。
“我去找些水来!”罗小蛮娇吁喘喘的说。
蒙南拉住她的纤手,一把将她拉入自己的怀里,罗小蛮用力推开他,在他脑袋上重重敲了一记:“少借酒装疯,占我便宜!”
她看到地上的积雪,忽然露出了一丝浅笑。
罗小蛮握了一个大大的雪球,从蒙南的领口塞了进去,蒙南被冻得打了个冷颤,头脑顿时清醒了几分。
“你想谋杀亲夫啊!”他一边去掏身上的雪球,一边向罗小蛮大喊。
罗小蛮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不这样怎么能让你这个醉猫尽快醒酒!”蒙南向她招了招手:“上来……”
罗小蛮红着脸说:“你想干什么?”
“上来再说……”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来到蒙南身边坐下,蒙南把脑袋歪在她的肩膀上:“头重脚轻,可不可以……借个肩膀靠一靠……”
“你又占我便宜!”罗小蛮伸手推了他的脑袋一下,却没有反对。
蒙南居然靠在罗小蛮的肩膀上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他的头仍然靠在罗小蛮的肩膀上,不过悬浮车已经开到了缥缈湖边,车内的温度被调节到了二十六度,罗小蛮正出神的看着缥缈湖的方向,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又飘飘洒洒的下起雪来。
蒙南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罗小蛮这才回过神来,她一把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推开,揉了揉又酸又麻的肩膀:“不能喝酒就不要喝,睡的跟头死猪似的,把我的肩膀都要压断了!”
蒙南嬉皮笑脸的伸出手去:“我帮你揉揉!”
罗小蛮白了他一眼:“不需要!”她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蒙南来到罗小蛮的身后,望着前方罩上厚厚积雪的湖面,感叹说:“好美的雪景!”
“你也懂得欣赏吗?”
“当然懂得,认识我这么长时间,你居然没感觉到我卓然超群的品味。”
罗小蛮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只感觉到你超厚的脸皮!”
蒙南摇晃着脑袋:“你懂什么,我这叫坦诚直率。”
几片雪花落在罗小蛮的头顶,蒙南好心的为她拂去头顶的落雪。
“你好像从不放过骚扰女性的机会!”她简直是诬蔑蒙南纯洁的动机。
蒙南响亮的回答说:“错!我只是从不放过骚扰你的机会!”
罗小蛮的俏脸又红了起来,蒙南发现她最近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格外的容易害羞,他把这归结为罗小蛮对自己情动的表现。
罗小蛮指了指缥缈湖的方向:“湖面已经封住了,我小的时候,爸爸经常带我在上面滑冰……”
蒙南忽然产生了一个绝妙的想法,拉住罗小蛮的纤手向缥缈湖中跑去。
“干什么?”罗小蛮诧异的问。
“去滑冰!”
“没有冰橇啊!”
“用鞋子就行!”他拉着罗小蛮走上了湖面,冰已经结的很厚,足以承载他们的重量,因为上面落了很厚的积雪,别说是滑行,就是走路也变得有些困难。
两人手牵着手在冰面上小心翼翼的走着,不时对望着露出会心的微笑。越往里走积雪越薄,蒙南尝试着做了几个滑行的动作,居然能够顺利的滑出五米之多。
罗小蛮也学着他的样子在冰面上滑行,不时的发出愉悦的笑声。
蒙南偷偷握了一个雪球,冷不防砸在罗小蛮丰满的臀部,这是我精心考虑的选择,砸在脑袋上怕她痛,砸在其他部位又起不到到报仇的效果。
罗小蛮笑着向他追逐了过来,蒙南慌忙向前方逃去,一不留神,脚下一滑,P股结结实实的坐在了冰面上。
罗小蛮趁机用两个大大的雪球命中了他的脑袋,他们在冰面上追逐着打闹着,直到累的跑不动了,才背靠背坐到在冰面上。
罗小蛮诱人的呼吸就在蒙南耳边,他忽然转过身将罗小蛮的娇躯拥入了怀中,罗小蛮俏脸通红的闭上了眼睛,蒙南望着她曲线柔美的嘴唇,正想做下一步的举动,没想到罗小蛮的美目中居然流出了两行晶莹的泪水,她哭出声来,而且越哭越伤心。
蒙南吓得手足无措:“大小姐,别哭了,再哭把狼都招来了!”
罗小蛮委屈的擦着眼泪,抽抽噎噎的说:“谁……让……你欺负我……”
“天地良心!明明是你先引诱我的,刚才我抱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反对!”
罗小蛮破涕为笑:“我是考验你,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下流!”
蒙南真是欲哭无泪,有这种考验人的方法吗,她分明是在耍自己。
被她这么一弄,他再也不敢轻易尝试去吻罗小蛮,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他站起身来:“走吧!我送你回家!”罗小蛮含羞点了点头。
分别的时候,罗小蛮喊住他:“你寒假会去哪里?”
“八成会在少林寺!”
罗小蛮向他嫣然一笑:“也许……我会去少林寺找你!”
她说完就开动磁悬浮跑车离去,蒙南对着车尾大喊:“那里不允许女人进去的……”
蒙南这次考试的综合成绩在军事学院同届的学生中名列第七,对他来说已经算得上是历史性的突破,可是距离他大伯要求的第一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
即使如此这样的成绩也已经让高大同羡慕的双眼冒光,他在全年级排名倒数第三,这也很正常,这学期他所有的精力都用来追求蒂娜了,自然没有心情放在学习上。
“真是奇怪,我的IQ比你高上许多,怎么考试成绩会不如你?”高大同看着蒙南的成绩单忿忿不平的说。
蒙南听到这话就来气,好像自己在他们眼中活该就是一个弱智儿童,他拍了拍高大同的大脑袋:“勤能补拙你听说过没有,在你色心大发的时候,我正在用功苦读,你知不知道?”
高大同咧着大嘴:“好像你一直都在追求罗小蛮哎!”
蒙南用手指点了点他的大头:“少胡说八道,都是别人追求我,我从来不追求别人!”高大同乐呵呵的晃了晃脑袋。
蒙南和高大同说好,离开学校后先去他的家里玩上几天,然后高大同再把自己送到少林寺,可是当他们抵达学校对面的码头,蒙南马上就发现自己的计划全部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