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猎狐之战(中)
章节列表
第六章 猎狐之战(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慧空和智能一大一小两个和尚穿着僧衣背着行囊,眼巴巴的守候在码头前,从他们僧鞋上的黄土看,两人一定是走了不少的路途才来到这里。
智能看到蒙南高兴的向他挥舞着双手,半年不见这小和尚又长高了许多。
蒙南勉为其难的笑了笑,向身边的高大同说:“看来我去不成你家了?”
“为什么?”高大同不解的问。
蒙南指了指他们两人的方向:“我的监护人来了!”
高大同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你说得就是那两个和尚!”
蒙南不满的看了看他:“有什么奇怪!”
他们一下船,慧空和智能就来到蒙南的身边,智能笑着说:“蒙施主经过半年磨练,让人感觉脱胎换骨,面貌一新!”慧空跟着忙不迭的点头。
他故作老成的话让蒙南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和尚,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拍马屁!”
智能小脸一红,合什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高大同走过来搂住蒙南的肩膀:“两位师傅,我想请蒙施主去我家做客两天方不方便?”
慧空断然回绝说:“不可以,方丈交待过,让我们两个接了蒙施主后,即刻前往楚师叔那里,中间不可耽搁!”
高大同伸出手去拍了拍慧空的肩膀:“何必这么认真,我保证两天后一定送蒙南返回少林寺!”
慧空的肩头微微动了动,高大同痛得叫了一声,一股大力传到了他的手臂上,手臂的皮肤宛如针扎一般刺痛,他把手慌忙收了回去。慧空不动声色的用护体神功让高大同吃了一个暗亏,高大同苦着脸看了看蒙南:“阿弥陀佛,我恐怕帮不了你了,你自己保重。”他慌忙向来接他的悬浮车走去。
蒙南对智能两人说:“这里距离城内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不如我们搭高大同的顺风车回去?”
慧空和智能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方丈没有说可以搭车回去。”
蒙南哭笑不得的看了看他们,真不知道这两个活宝是不是在装傻,有便宜居然都不去占。
智能指向他的身后:“那名妖女是不是在看你!”
蒙南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一身白衣的雨灵刚巧从船上下来,看到蒙南,她嫣然一笑,月狼在她的身后为她很绅士的拎着行李,看到他们又走到了一起,蒙南的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智能提醒他说:“她是九尾狐,最善于迷惑男性,你还是离她远点为妙。”
蒙南伸手摸了摸他秃秃的脑壳:“你观察这么仔细,是不是动了春心?”
智能羞得连耳根都红了:“蒙施主岂可信口雌黄,小僧一心向佛,又怎会被女色所动。”
蒙南坏坏的笑了笑:“这里没有外人,老实告诉哥哥,你小鸡鸡就没有硬过。”
“你……你岂可这样说我……”智能被他说得张口结舌,蒙南估计他应该有十三四岁了,自己在这样的年纪早就有了生理反应,智能武功这么好,体质出众,应该比自己晚不到哪里去。
“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还是老实交待吧!”蒙南恶作剧的说。
智能小脸憋得通红,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慧空看到他尴尬的样子,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智能这下可找到了一个发泄的目标:“礼佛之人岂可哂笑他人,枉你身入佛门多年,连这么基础的道理都不懂,罚你念十遍金刚经!”
慧空苦着个胖脸看了看蒙南,他真是冤到了极点,别人惹出的事情,偏偏让他承受。
蒙南笑着奉劝他说:“佛祖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慧空大师你就认了吧!”
今时不同往日,蒙南和当初来上学时已经有了很大不同,口袋里多了不少勤工俭学挣来的钞票,腰板自然就挺直了许多。他可不想跟着他们步行五十公里返回市内,在码头拦了一辆计程车,智能和慧空也心安理得的坐了上来。
蒙南没好气的看了看他们两个:“放着刚才免费的车子不坐,偏偏要花钱坐车。”
智能笑着说:“我们岂能随便接收别人恩惠!”
“那为什么要上我的车!”
慧空接话说:“你不同,你是自己人!”
蒙南登时为之气结,他们两个简直是狡猾透顶:“我把丑话说在前头,等车到了目的地,我们三个AA制!”
他们显然不明白蒙南说得AA制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就是五五分帐,我掏一半车资,你们两个掏一半!”蒙南大声叫喊着。
慧空和智能一左一右抓住了蒙南的胳膊:“我们分文不名,还是下去步行吧!”
不管蒙南平时脑袋有多么灵光,遇到他们两个装傻充愣的和尚,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好了,算我怕了你们两个,钱!”他大喘了一口气:“我一个人出!”
从码头到市内足足花去了蒙南一百二十块,付钱的时候,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们一眼,慧空口宣佛号说:“阿弥陀佛!钱财乃身外之物,蒙施主又何必太过介怀!”智能也深有同感的点点头,看来跟他们在一起自己永远占不了便宜。
他们带蒙南去的地方是云都市的东城区,蒙南抬起头,身边是一幢至少有六十层的高层建筑,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这座大楼的五十八层。
出了电梯,迎面就看到一个大大的标牌‘影都侦探事务所’,智能小声交待说:“上次你非礼紫菡姐姐,楚师兄虽然原谅了你,可是紫菡姐姐始终对那件事耿耿于怀,呆会见到她你尽量不要说话。”
蒙南笑着点点头,对即将见到的这个楚紫菡充满了好奇,不知道上次被自己非礼那个女孩究竟是什么样子。
云若轻声说:“你原来还非礼过别的女孩,你好无耻啊!”蒙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早知道她整天骂自己,当初就该把她留在云都大学,至少可以落得个耳根清净。
这时一位身穿黑色套装的窈窕美女从侦探社中出来,她看到智能他们欣喜的迎了过来:“小师叔!慧空师兄!我正要出去迎你们。”
她身材颀长,留着男孩似的平头,肤色很白,灯光下泛出象牙般的光滑,明澈的美目微笑的时候马上就荡漾起来,宛如两泓春日的清泉,最吸引人的是她丰满的嘴唇,小巧而饱满,就像一颗熟透的樱桃,唇角微微的上翘,显得格外的乖巧可爱,让人忍不住有上前采摘的欲望,蒙南的目光最后落在她丰满的胸部,根据他的不良记录,上次他的魔爪应该登陆在她的这个部位,蒙南忍不住后悔起来,当初真应该保持清醒的状态,那样才能细细品味她的胸部。
楚紫菡的目光落在蒙南的脸上时,马上变得冷酷如冰。
蒙南嬉皮笑脸的招呼说:“师妹好!”
“谁是你的师妹!”楚紫菡没好气的说。
这一点小小的挫折根本无法伤及到蒙南坚不可摧的脸皮:“我是智源大师的亲侄子,你是楚师叔的亲女儿,我大伯和你爸爸是同门师兄弟,我们当然就是师兄妹了!”
楚紫菡对蒙南的理论并不感任何的兴趣:“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蒙南还想说什么,慧空牵了牵他的手,制止住他继续说话,每个人都看出了楚紫菡对他的厌恶。
他们跟着楚紫菡来到了侦探事务所中,楚猎天并不在这里,据楚紫菡所说,他出门去处理一个案件,估计就快回来了。
楚紫菡为慧空和智能倒上茶水,唯独对蒙南不闻不问,简直把他当成空气一样不存在。智能同情的把自己的那杯水放在蒙南面前,楚紫菡冷冷盯着他,蒙南忍不住说:“师妹!我脸上又没有字,好像没有必要这么盯住看!”
楚紫菡冷冷说:“我好像看到上面写着卑鄙下流呢……”
气氛因为楚紫菡对蒙南的极度不友好而变得尴尬起来,智能岔开话题说:“最近事务所的生意怎么样?”
“还行!爸爸手头上还有五件案子在查!”她说话的时候,仍旧愤怒的盯着蒙南,如果可以用目光杀人,估计他今天已经死上千次万次了。
蒙南愤怒的想:“早知道来这里会是这样,我还不如直接回少林寺去,这都怪这两个和尚,干嘛非要拖着我到这里来。”
楚紫菡的目光终于激起了他的怒火:“拜托,你再这么看我,我就要尿了!”
楚紫菡的俏脸红了起来:“下流!”
蒙南站起身来:“洗手间在哪里?我真的要尿了!”
智能和慧空想笑又不敢笑,神情显得异常的滑稽。
楚紫菡愤怒的说:“真想不到,少林寺中居然会出你这种败类!”她这句话一说,智能和慧空也露出不悦之色,骂蒙南的时候居然连少林寺也捎带了进去。
蒙南义正严词的说:“拜托!我只不过是想尿尿而已,你又说我卑鄙,又说我下流,难道你从来都不尿尿的?”
“你……混蛋!”楚紫菡被蒙南气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蒙南转身向智能和慧空说:“你们都听到了,她骂我哎,有道是打狗还需看主人,我和你们在一起就是代表了少林寺的形象,她骂我就等于辱骂少林寺,是可忍孰不可忍!”
智能和慧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蒙南继续煽风点火说:“不管你们忍不忍的下去,反正我是不会再忍了!”他转身向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