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重返少林(中)
章节列表
第七章 重返少林(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楚猎天看了看时间,向众人笑着说:“光顾着围猎妖狐,我忘了大家还没有吃饭,不如这样,我请你们去吃素斋。”
智能慌忙推辞说:“楚师兄不必客气,来此之前方丈专门交待过,拿到佛经即刻陪同蒙施主一起返回少林,如果不是为了除妖,我们不会耽搁到现在。”
楚猎天挽留说:“今天天色已晚,不如几位暂且在这里住下,明天再动身也不迟啊!”
智能和慧能坚决要走,楚猎天也不好再继续勉强,他主动提出开车把他们送到黑木崖去。
也许是考虑到现在不好截车的缘故,智能终于答应了下来。
楚猎天一直把蒙南一行送到山门之外,半路在超市中为他们买了一些快餐食品,供他们晚上食用。
来到黑木崖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目送楚猎天的越野车离开,蒙南三人才步入了山门。少林寺的门规规定,暮鼓之后不许上山。
山脚下有七间大屋,就是专门为外出办事,来不及返回寺内的僧人准备,他们当晚就留在那里歇息。
因为放走细眉那件事,蒙南的心情异常的烦躁,在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睡,最后干脆披上衣服走出大屋。
出门就看到慧空和尚坐在门前的大石上,呆呆望着云都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难道他在云都还有亲人?
蒙南来到他的身边坐下,慧空慌忙转过身去,用大袖在脸上擦拭了一下,这才转过脸来,蒙南敏锐的觉察到,他脸上仍然有没完全擦去的泪痕。
“这么晚还坐在这里,是不是在监视我?”蒙南笑眯眯的问他。
慧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慌忙向大屋中逃去,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云若轻声说:“慧空师傅心地纯朴,我用‘读心术’可以看到他的一些事情!”
蒙南盘腿坐在大石上,饶有兴趣的说:“讲来听听!”
“他十五岁以前一直都和妹妹一起在云都的孤儿院生活,突然的一场大火改变了他的命运,他惊恐万分,只顾自己逃了出来,他醒悟过来重新冲入火场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妹妹的踪影,这么多年以来他的妹妹一直音信杳无……”
云若柔声说:“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会难免做错事,可是……只要还有明天,就会有挽回的机会……”
蒙南马上听出云若是在开解自己,他的手轻轻抚摸在阴极瓶上,比起已经成为魂魄的云若,他无疑是幸运的,对!只要有明天,就会有挽回的机会……
第二天清晨,智能早早的将蒙南从床上喊起,他看了看窗外的天空,还隐隐泛着一丝青灰的颜色,蒙南打了个哈欠:“有没有搞错!天还没亮呢,让我再睡一会儿!”
智能掀开他的被褥:“已经八点钟了,外面下起了大雪,如果不赶快上山,恐怕山路都会被封住。”
蒙南这才留意到外面真的飘飘洒洒的落起雪来,智能把他的衣服扔到了床上:“慧空师侄去准备牛车了,一切顺利的话,我们中午会到达少林寺。”
蒙南穿上衣服,草草的在冷水中洗了一把脸,这时听到门外的驴叫声,他和智能同时走出门去,却见整个天地都已经变得白茫茫一片,慧空和尚穿着一件棕色的棉袄,双手抄在袖中,身边是一辆驴车,拉车的那两头瘦驴,皮瘦毛稀,双目无神。
蒙南忍不住笑了起来:“慧空师傅,这就是你找得牛车?”
慧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马棚里只剩下这两头癞驴,好在我们的行李不多,加上小师叔应该不算太重。”
蒙南诧异的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听你的意思,好像只有智能可以上车?”
慧空点了点头:“那是当然,我们两人骨骼沉重,又怎么忍心加重癞驴的负担呢?”蒙南暗骂了一句:“这可恶的胖和尚,居然把我跟他等同起来,他的体重最少要比我重上一百斤!”
蒙南和慧空跟在驴车后面,沿着山路向少林寺的方向走去,雪已经积了很厚,每走一步都异常的吃力,山路陡峭,风雪之中越发的湿滑,两头癞驴行进的步履艰难,口唇之中不断喷出大量的白汽。
智能也不忍心在车上继续坐着,一跃从驴车上跳了下来,和他们并肩而行。
经过最近的体能训练,蒙南的体力产生了本质上的飞跃,慧空看到他气定神闲的样子,也忍不住夸赞说:“蒙施主果然进境神速,看来以后挑水劈柴的工作难不住你了?”
“你说什么?我是度假的,你还打算让我挑水劈柴?”蒙南大声叫喊道。
慧空露出一脸憨厚的笑容:“方丈让我负责你寒假期间的生活,我已经提前把计划制订好了!”
蒙南这才知道,这一脸坏笑的胖和尚真是可恶到了极点,他八成把自己的活都分派到自己的身上,难怪慧空这么热心的跑到云都去接他,搞了半天是想找个厨房的帮手。
蒙南恨得牙根痒痒,千不该万不该,自己不该乖乖的跟着他们两个回到少林寺来,他六十天的寒假时光,难道要断送在这个肥头大耳的和尚手中,好不甘心啊!
看到他情绪低落,智能安慰他说:“黑木崖上有不少景致,有时间我会陪你好好逛逛,保证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蒙南苦着脸说:“我抗议,强烈抗议,你们严重干涉到了我的人权!”
智能和慧空同时说道:“这是方丈的安排,我们也没有办法。”
“我要见方丈!”
“方丈正在闭关修炼,恐怕这个假期你见不到他!”这句话预示着蒙南假期磨难的开始。
两头癞驴走得精疲力竭,无论他们怎么驱赶也不愿继续前行,早知道这么麻烦,当初还不如步行上山。
慧空解下系在驴车上的缰绳,围在自己腰间。双臂伸到癞驴的腹下,居然将两头癞驴扛在自己的肩膀上,蒙南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笨的和尚,人骑驴他见多了,驴子骑人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云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慧空师傅好好玩啊!”
慧空大声说:“小师叔!你到车上来,我拉着你!”
智能答应了一声,足尖在雪地上轻轻一点,身躯凌空飞起,如轻燕般落在驴车之上,慧空扛着癞驴,拉着车子在雪地上健步如飞,转眼间已经和蒙南拉开了十多米的距离,蒙南一路小跑的追了上去。
他抓住车尾,也爬了上去,在智能的身边坐下。
慧空转过头来,一双牛眼盯住蒙南:“我只是让小师叔上来,何时招呼你了?”
蒙南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对这两头驴你都有这么大的爱心,对我难道就不能宽容一些?”
慧空仍然不依不饶的说:“你有手有脚,凭什么要依靠别人?”
蒙南懒得理他,拉起车上的被褥在智能的身边躺了下来:“好困啊,到了地方叫醒我!”
慧空还要继续理论,智能开口劝说道:“慧空师侄,我佛有云,众生皆平等,在我们的眼中,蒙施主跟驴子本来就没有什么区别。”
云若呵呵娇笑了来。
这小和尚说话竟然如此刻薄,蒙南一骨碌从车上坐了起来:“智能!你这个小秃子,居然骂我!”
智能不解的眨了眨眼睛:“蒙施主,难道我说错了吗?”
蒙南气呼呼的说:“我如果是头驴子,你便是一只小驴子。”蒙南看了看他光秃秃的脑壳,得意的笑了起来:“还是一头小秃驴!”
做和尚的最忌讳别人喊他们秃驴,智能小脸气得通红,慧空气得哇呀大叫了一声,蒙南还没来及做出反应,只觉着一股大力从他的P股下传了出来,他的身体腾云驾雾般升腾而起,穿过驴车的顶棚,足足在空中飞起了十米左右,然后重重的摔落在远处的雪地上。
他的身体在厚厚的积雪中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大’字,眼前金星乱冒,好半天才清醒过来。
慧空和尚放下癞驴和车子大踏步走到蒙南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身体拎起在半空之中,怒目圆睁,醋钵大的拳头扬了起来,蒙南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看来这顿饱揍恐怕躲不过去了,早知道对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说什么也不会把秃驴着两个字说出来。
智能慌忙来到慧空身边,抓住他粗壮的手臂:“慧空师侄,你快放开蒙施主,难道你不怕被戒律院责罚吗?”
慧空怒气冲冲的说道:“小师叔,你不必劝我,这次贫僧拼着捱上一百僧棍,也要狠狠揍他一顿。”
蒙南仍然嘴硬:“有种就放我下来,跟我单挑!”
智能劝说道:“慧空!蒙施主是智源师兄的亲生侄儿,你看在智源师兄份上,还是饶过他吧……”
慧空听到智源师兄的名字,脸上的表情渐渐缓和下去,终于把醋钵大的拳头放了下去,一扬手将蒙南扔倒在雪地上,蒙南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
智能叹了口气,拉着慧空先向前走去,整件事都是蒙南自己惹出来的,他不免有些灰溜溜的感觉。
云若轻声浅笑:“活该!这是你应得的报应!”她居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