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有违寺规(上)
章节列表
第八章 有违寺规(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被冻得嘴唇发紫,四肢关节也开始变得麻木起来。
云若关切的说:“蒙南!不要继续撑下去了,这样很容易得病的……”蒙南用力的摇了摇头,心中默默的说:“我决不会就此放弃!”
一丝暖流投过阴极瓶传入他的体内,云若在默默的帮助他驱除体内的寒气。
慧空在池塘中几个起落重新飞回蒙南的身边,他的手中多出了两个碟子。慧空扬起一个碟子用力向水中掷去,碟子迅速没入了水中,他又拿起另外一个碟子用同样的力道平平的掷了出去,碟子在水面上蜻蜓点水般接触了几下,安然无恙的落在了对岸的雪地上。
慧空说:“我两次使用的力量完全相同,不同的是用力的方向,你越是用力的踩浮木,浮木下沉的越深,你的平衡也就越难把握。想成功通过这排浮木,不但要有足够的力量,还要计算好着力的角度,还有时间越短,你通过的可能性越大,在浮木上停留的时间越长,你用来维系自身平衡的精力就越多。”
他的话让蒙南茅塞顿开,他重新来到池塘边,慢慢进入了空无的状态之中,所有人都注视着他这次的动作。
他的身体从岸上跃起,飞速的踏在池塘中的浮木上,在领会了慧空刚才的那句话之后,蒙南终于明白了着力的关键所在,虽然在中心的时候晃动了几下,仍然成功抵达了池塘的对面。
所有人同时爆发出喝彩声,蒙南兴奋的大叫了一声“吔!”双手高高举起做出V字型的胜利手势。
“你好棒啊!”云若娇声赞扬他说,她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刚才为蒙南驱除寒冷时损耗了很多能量。
慧空向蒙南赞许的点了点头,他对蒙南的恶劣印象也有些改观:“赶快回去换衣服吧,木箱里有为你准备棉衣。”
回到自己的住处,蒙南脱光了衣服飞快的钻入了被窝,好半天他的体温才恢复过来,经过刚才的练习,他已经是又累又困,不知不觉竟然沉沉睡了过去,傍晚的时候又不幸的发起烧来,他的好强争胜终于为我换来了一场疾病。
在他最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偏偏没有一个人来看他,蒙南只好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拉出床下的木箱,从里面找出他们为他准备的棉衣。
云若也感觉到了他的异常:“你身上好热,是不是病了?”
蒙南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无力的点了点头,忽然感到一阵头昏目眩,慌忙扶住床沿,才坚持着没有倒下。
“你多喝些开水……”云若关切的说。
蒙南起身晃晃悠悠的向茶壶的方向走去,没想到壶中竟然没有一滴水,他只好拎起茶壶,出门去找水。
拉开房门一股冷风夹杂着雪花迎面扑来,蒙南忍不住接连打了两个喷嚏。才走了两步,脚下突然一滑,身体重重的摔倒在雪地上,茶壶也飞到了一边,摔得粉碎。
他的四肢酸软到了极点,竟然失去了从地上爬起的力量。
云若眼看着蒙南这个样子,却帮不上任何的忙,急切之下哭出声来。
“哭什麽……傻丫头……”
“我……好没用……一点都帮不到你……”云若越说越是伤心,蒙南轻轻抚摸着阴极瓶,她用自身那微弱的能量温暖着蒙南的身体。
“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爱上我……了……”即使在这种状态下,蒙南仍旧不忘调侃云若。
云若低声说:“你不要胡说,你……是人……我是鬼,我们怎么可能?”芳心之中却羞涩到了极点。
“如果我死了,我们都成为鬼……那不就行了……”
“别胡说……”云若忽然停住了话语。
头戴斗笠的智能从外面回来,他看到蒙南躺在雪地上大吃一惊,慌忙上前扶他坐了起来,伸手探了探蒙南的额角:“你发烧了!”
蒙南虚弱的点了点头:“你再不回来……我恐怕要病死在少林寺中了……”说完便软绵绵的歪倒在他的怀中,竟然晕了过去。
蒙南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智能和慧空一大一小两个脑袋都凑在他的面前。
“他醒了!”慧空惊喜的说道。
智能打了个哈欠,把蒙在蒙南头顶的毛巾拿起,在一旁的木盆中淘了两下,重新盖在他的额头上。
“几点了?”蒙南虚弱的问。
慧空端起茶杯回到他的面前:“凌晨两点。”
蒙南一口气将茶水喝干,然后将空杯递给了慧空:“我睡了这么长时间?”
慧空又为他倒满热茶:“这件事原是小僧的不是,如果不是我挑起蒙施主的好胜之心,你也不会病得如此厉害。”
蒙南笑了笑:“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该不会还让我去劈柴挑水吧?”
“阿弥陀佛,一切还是等到蒙施主康复了再说!”
蒙南的心中十分得意,没想到生病还有逃避劳役的好处。
智能说:“这两天,你就安心在这里养病,有什么事情就去找厨房的慧正。”
蒙南诧异的问:“我跟他又不熟,直接找你们两个岂不更好?”
智能笑着说:“执事长老让我和智能明天下山去采购过年的物品,恐怕要两天才能回来!”
蒙南懊悔的拍了拍脑袋,这场病生得真不是时候,错过了跟随他们下山去玩的大好良机。
慧空说:“我刚才已经替你检查过了,你只是受了些风寒,休息两天就会恢复如常,不过这两天最好都呆在房内,恢复元气之后才可去外面行动。”
蒙南点头答应下来。
因为担心蒙南的病情,当晚两人都没有离去,在室内蒲团上就地坐禅休息,从他们吐纳的方式蒙南已经看出,他们也在修炼‘静禅功’,和了尘方丈教给他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智能和慧空一早就下山去了,为蒙南送早饭的是一个瘦弱的和尚,原来他就是负责照料自己的慧正。
他的这场病来得快,去得也快,上午的时候已经恢复的像从前一样。慧空已经下山,自然没有人再分派给蒙南工作,他也没有必要躺在床上装病。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厨房那边看看热闹。
蒙南来到厨房的时候,慧正和尚正在炒菜,他拿的饭铲足足有两丈多长,蒙南还是头一次见到别人用这种方式炒菜,乐呵呵的凑了过去:“你这把铲子很特别啊,可不可以让我看一下?”
慧正向他笑了笑,把饭铲递到蒙南的手中,好心的提醒说:“你还是用双手吧!”
“居然小瞧我!”蒙南不屑的笑了起来,怎么说自己修炼‘苦行禅’也有一段时间了,就算这把铲子全部都是用铁打造的也不过是一百斤左右的重量,更何况铲子的把手是竹子呢!
他握住饭铲,学着慧正的样子想挥动一下,没想到饭铲的前端就像在大锅内生根一样,他用尽了所有的力量仍然是纹丝不动。
这下糗大了,蒙南尴尬的笑了笑,改成双手握住饭铲,好不容易才把饭铲移动了一点距离,身上已经累出了大汗。
蒙南的手向前握移动了一下,直到一丈多处的时候,才能自如的挥动饭铲。
慧正笑着说:“你不要小看这根饭铲,铲头虽然只有二十斤,可是把手却有三丈,超过一丈以后,每增加一寸,重量就会增加十斤,握住把手的尾部需要的腕力又何止千斤,不经过苦练根本无法做到!”
他从蒙南的手中接过饭铲,挥洒自如的炒起菜来,看他瘦弱的身躯最多超不过一百斤体重,没想到居然拥有如此骇人的神力。
蒙南不由自主想到了‘戮天剑’如果想自如的运用神剑,没有足够的腕力是绝对不行的,看来这方面他还要跟慧正多多学习才是。
慧正对蒙南表现出相当的耐心,他将使用腕力的诀窍交给了蒙南,不过仅仅知道诀窍是不够的,想要达到他的这种境界必须通过艰苦的训练。
蒙南在武学上表现出的天份也远远超出了慧正的想像,仅仅一个中午他就可以握在饭铲一丈五尺的地方自如的炒菜,要知道慧正当年连续刻苦练习了六个月才达到蒙南现在的水平。
因为有了新的目标,原本枯燥乏味的寺院生活,也变得多姿多彩起来。智能和慧空第二天并没有回来,看来这次他们需要采购的东西应该很多。
少林寺的厨房后院还有一个鸡舍,里面养了五十多只下蛋的母鸡,每天拾取鸡蛋的工作由慧正负责。
因为感谢慧正教授他使用腕力的诀窍,蒙南主动承担了拾取鸡蛋的工作,来到鸡舍,却发现大雪已经压塌了鸡舍的一角,两只母鸡不幸被坍塌的木椽压中,已经死去多时。他看着死去的母鸡,脑筋忽然灵光一闪:“真是天赐美食,这下我总算有肉吃了!”
他本想将母鸡藏起,可是转念一想,这些母鸡都有数目可查,如果现在把它藏起,一定会被发现。我拾完鸡蛋,拎着那两只死去的母鸡去找慧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