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有违寺规(下)
章节列表
第八章 有违寺规(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慧正看到两只死去的母鸡,慌忙合什道:“善哉,善哉!”
蒙南把母鸡的死因向他解释了一遍。
“阿弥陀佛,我们还是好生把它们的尸身安葬了吧!”
蒙南跟着慧空来到蝴蝶泉边,挖开积雪,将两只母鸡埋在了泉边的大树下。慧空一脸的感伤,在树下念了半个多小时的佛经,超度两只母鸡的亡灵。
存心不良的蒙南在心中默默记好了埋葬母鸡的方位,只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前来偷鸡。
好不容易才捱到了晚上,蒙南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门,确信没有人跟踪他,一溜小跑的向蝴蝶泉边而去。
埋葬两只母鸡的地方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大的雪包,蒙南兴奋的伸手挖了下去,下面的土壤已经冻住,他动用了‘戮天剑’才把两只硬梆梆的母鸡挖了出来,妖皇莫功要是知道他用‘戮天剑’挖鸡肯定气得吐血。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蒙南又仔细的清理了现场,然后才拿着两只母鸡来到泉水旁边。
在蝴蝶泉中洗净了母鸡,然后他才来到前方的树林中,找来一些枯枝,在地上升起一堆篝火,这里距离寺院很远,再加上已经快到午夜时分,应该没有人到这边来。
篝火很快将母鸡化冻,蒙南用‘戮天剑’削尖了一根木棍,将母鸡穿在上面,火焰燎去了鸡毛,没过多长时间,两只母鸡光秃秃油汪汪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香气扑鼻而来,顿时勾起了蒙南满肚子的馋虫。
他为了晚上的这顿美餐,偷偷从厨房中拿了些佐料,两只鸡在他的手中简直成了艺术品。
烤熟之后,蒙南迫不及待的撕下一只大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正当他沉浸在美味中的时候,一个嘶哑的声音忽然从他的身后传来:“分一只给我!”蒙南吓得双手一抖,险些把烤好的鸡掉在地上。
转身看去,却见一个身穿灰布僧衣的老和尚颤颤巍巍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大约六十多岁年纪,身材瘦小,脊背微驼,满是皱褶的脸上,看不到肌肉,两只眼睛微微向外凸起,一看就知道是个营养不良的家伙。
灰衣老僧贪婪的嗅了一口香气,干枯的手掌向他伸了过来。
蒙南把其中的一只鸡向他扔了过去,老和尚一把抓了过去,将母鸡从中分成了两半,张口咬了下去,贪婪的吃相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他从腰间摸出一个破旧的酒壶,仰首喝了两口,这才舒舒服服的出了口气:“好爽啊!我已经整整三年没吃过荤腥了!”
蒙南笑了起来,这个老和尚倒是蛮有趣的。看来少林寺的清规戒律并不是对每一个人都有约束作用。
老和尚看了看他:“你就是智源的侄儿吧?”
我点了点头:“敢问大师的法号?”
老和尚皱了皱眉头,一副苦思冥想的模样:“想不起来了,很久都没人喊过我的名字……,我居然忘了!”
蒙南暗想,原来是个无名僧人。
无名僧又吃了两口鸡肉,他品评说:“看来你的厨艺不怎么样,花椒粉放多了,盐却放少了,好好的母鸡就让你给糟蹋了。”话虽这么说,他吃鸡的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减慢,眼看着一只母鸡被他风卷残云的吃下肚去。
蒙南又好气又好笑,白吃了自己的一只母鸡,居然还满腹的牢骚,这老和尚实在是太过份了。
“大师是佛门弟子,为什么不戒荤腥呢?”蒙南有些奇怪的问。
无名僧一脸的茫然之色:“你这么一问,我倒记起来了,善哉善哉,我明明是佛门弟子,怎么做出这种事来!”
蒙南本来以为他是故意说给自己听,可是看到他脸上的神情内疚到了极点,并不像装模作样。
现在说这句话是不是太晚了,那只母鸡被他吃得只剩下了一堆光秃秃的骨架。
“阿弥陀佛!”无名僧竟然在那骨架的面前跪了下来:“小僧罪该万死,居然再次破戒,请佛祖责罚我吧!”他说着说着,竟落下泪来。
蒙南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老和尚八成是个神经病。
无名僧在雪地上拜了三拜,脸上忽然露出喜色:“佛祖罚我面壁三天,我这就去!”他的身躯凌空而起,转眼之间已经落在远处的雪地上,在雪面上流星般滑行而去。
蒙南这才知道无名僧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看他的这手轻身功夫,应该远在智能和慧空之上。
他垂下头去,发现雪地上竟然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脚印,无名僧在这里停留期间居然没有留下任何的足迹。
蒙南叹了口气,遇到这个神经兮兮的和尚算他倒霉,他把地上散落的鸡骨拣起,唯恐留下把柄被别人发现。
就在他准备将鸡骨埋下的时候,树林的周围忽然亮起了数支火把,几名僧人满脸怒容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慧正和尚也在其中,他看到蒙南手中的鸡骨,马上明白了一切,愤怒的大吼道:“蒙施主!你太令贫僧失望了!”
这下可是人赃并获,蒙南根本无法抵赖。
两名负责巡夜的僧人,冲上前来拧住他的两臂,蒙南刚想反抗,就被慧正在胸前点了一指,两条臂膀顿时失去了力量。
慧正大声说:“把他先关到柴房,明天送往戒律院听候主持发落!”
蒙南陪着笑说:“不就是吃了两只死鸡,何必搞得这么严重!”
慧正怒道:“少林寺内决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我也没有办法。”
就这样蒙南背负着偷鸡贼的罪名被投入了四处漏风的柴房,在黑暗和寒冷中渡过了整个夜晚,这帮可恶的和尚根本不体恤他刚刚从大病中恢复,蒙南把他们的仇恨最后归结到那两只母鸡身上。
“慧正和尚怎么会发现我偷鸡呢?八成他也抱着和我同样的目的去挖母鸡,结果被我捷足先登,他们之所以这么恨我,就是因为没能吃上鸡肉,呜呼哀哉,想吃鸡就明说嘛,何必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蒙南一整夜都在反复想着这个问题。
第二天一早,慧正带着两名僧人把蒙南押到了戒律院,他好话说尽,慧正还是不为所动,看来这场责罚是不可避免了。
蒙南上山之前就听智能说过,戒律院的主持智澄大师为人严厉,铁面无私,这次落在他的手上估计讨不了好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慧正历数完他的罪行之后,智澄气得大吼了一声:“蒙南!你可承认?”
蒙南点了点头,事到如今根本容不得我抵赖。
“阿弥陀佛,你破了少林荤戒,按例应该逐出本寺院……”
蒙南心中大喜过望,如果是这样的处罚他简直是求之不得。
没想到智澄停顿了一下又说:“可是了尘方丈闭关以前专门交待过,无论你犯了何种错误,都要把你留在寺中。”智澄沉吟了一下:“改判罚你二十僧棍!”
蒙南拼命大叫了起来:“我又不是你们寺里的和尚,你凭什么罚我?”
既入少林寺,便是少林人,一切就得遵从我们的规矩!”
两名僧人上前要把他拖下去,蒙南大叫道:“慢着!要死也让我死个明白,我有件事情想问慧正师傅!”
智澄点了点头:“但问无妨!”
蒙南来到慧正的面前:“你当着佛祖和诸位大师的面发个誓,下面所说的话全部属实,如有欺瞒,必为佛祖所唾弃。”
慧正面色一变,还是垂头答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蒙施主尽可放心。”
“你昨晚去蝴蝶泉边干什么?”
“我去超度两只母鸡的亡灵……”
“你胡说,下午的时候我们已经一起超度过两只母鸡,哪有晚上又去超度的道理?你分明是趁着天黑想挖出母鸡,美美的吃上一顿,是不是?”
慧正身躯一震,他慌忙分辨说:“蒙施主不要颠倒黑白,小僧真的没有那种贪念!”
蒙南笑了起来:“既然没有,你敢在佛祖面前发誓吗?如果你有那种贪念,来时便变成一只母鸡,饱受烹饪之苦!”
慧正的心理防线顿时崩溃,他突然跪倒在地上:“佛祖,小僧知错了!”他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蒙南也没有想到这么一吓,居然这么轻易就把实情给套了出来。
原来慧正果然抱有和他一样的目的,等慧正来到蝴蝶泉之后才发现两只母鸡早就被人取走,他沿着雪地上留下的脚印找到了蒙南。
智澄气得脸色铁青:“慧正,你身为少林弟子,居然妄动贪念,真是罪加一等,罚你二十僧棍,面壁十天!”对慧正的责罚比蒙南还要重上许多。
两名负责刑罚的僧人把他们一起拖了下去,他们麻利的扒下了蒙南的裤子,抡起僧棍照着他的光P股就是一棍,这一棍显然用尽了全力,打得蒙南呲牙咧嘴,大声惨叫。
反观慧正那边,僧棍在他P股上都是轻描淡写的落下,少林寺中原来也不公平,同样都是责罚,竟然享受两种待遇。
蒙南哪里知道,慧正在寺里的人缘向来很好,这次他歪搅胡缠的把慧正拉下了水,早就激起了其他僧人的愤怒,所以对他下手毫不容情,二十僧棍是棍棍到肉,每一棍都蕴含着不同的力量变化,打得他皮开肉绽,无论蒙南的身体修复能力有多强,没有几天的功夫,也不可能完全恢复。
慧正捱完僧棍以后,马上有人搀扶着他回房休息,反观蒙南这边,没有一个人愿意理会,更显得孤立无援。
云若眼睁睁看着蒙南被暴打,却帮不上忙,心疼的哭了起来。蒙南好不容易捱过了这二十僧棍,不用看,就知道P股被打的开花,这帮可恶的和尚,居然恶毒的把自己性感的P股毁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