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再犯色戒(上)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再犯色戒(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趴在原地惨叫了足足半个小时,戒律院的两名小沙弥才过来把他扶起,还说什么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这帮僧人比普通人还要残忍许多。
这两名小沙弥也是满脸的不情愿,如果不是戒律院主持智澄命令他们把蒙南送往住处,他们说什么都不会理这可恶的小子。
两人把蒙南送回房间,头也不回的离去了,蒙南刚刚提上的裤子,已经被血水粘在P股上,脱都脱不下来,他只好趴在床上P股翘起老高,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减轻身体的疼痛。
云若关切的说:“我有什么可以帮你?”
蒙南颤声说:“P股火辣辣的痛,你帮我吹吹!”
“你好恶心,居然提出这么无耻的要求!”云若羞得叫了起来。
蒙南挤出一个笑容:“别当真……逗……你玩的……”这时他的P股上有一股清流流过,疼痛的感觉减轻了许多,蒙南感动的说:“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帮我吹了……”
“呸!我只是用手指催发出‘清心流’帮你减轻疼痛,哪有你说得这么恶心!”云若娇声说道。
蒙南嘿嘿笑了一声:“我的P股是不是很性感?”
“血糊糊的就像腌过的猪肉,丑死了!”
“你偷看我!”
“我没有……”云若马上意识到自己刚刚说漏了嘴,她气呼呼的说:“不是帮你疗伤,我才懒得看你。”
蒙南故意叹了口气:“这个世界真的很不公平,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对我连摸带看,我连说句话都叫无耻!”
“依我看,戒律院的那帮和尚应该打你的嘴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蒙南正想继续逗她几句,忽然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
房门被推开了,慧空和智能两个一前一后冲了进来,蒙南像看到了亲人一样大喊道:“你们……总算来了……再晚一步,我恐怕要被戒律院的那帮混蛋给活活打死了……”
他马上就发现,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同情的成分在内。
慧空一走进来就埋怨说:“你自己犯了寺规,却为何诬蔑慧正师弟,害他面壁?”
蒙南怨气冲天的大叫起来:“我诬陷他?如果不是他害我,我的P股上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捱上二十僧棍?”
智能说:“慧正师侄也被罚了二十僧棍!”
蒙南不屑的大笑起来:“你们少林寺枉称名门正派,个个都是徇私护短,慧正那二十僧棍跟挠痒痒差不多。”
慧空怒气冲冲的说:“那是慧正师弟自己人缘好,和我们少林寺有什么关系?”
智能叹了口气说:“我们少林寺最重视的就是新春上香,在新年第一天中,每位弟子轮番向佛祖上香,错过这次进香就意味着一年的辛苦白费。”
蒙南听不懂他的意思:“你说什么?”
慧空大声说:“慧正师弟本来过年后就会升迁去达摩院,可是你害得他面壁十天,刚好错过新春上香之机,要想再次晋升,恐怕要等到明年!”
蒙南幸灾乐祸的笑了一声:“活该!谁叫他害我在先!”
慧空大吼道:“你竟然如此奸险,要不是念在你身上有伤,贫僧一定暴打你一顿,以解我心头之恨。”
蒙南有恃无恐的看了他一眼:“你除了敢在我面前耍耍威风,无非是欺负我在少林没有靠山!”
“你……”
“你什么你?我跟慧正之间的恩怨干你鸟事,你这么紧张他,是不是跟他有什么暧昧关系?”蒙南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全部发泄在了慧空身上。
慧空听不懂蒙南所谓的暧昧关系是什么,呆头呆脑的问他:“我和他又怎样暧昧了?”
“那是你们的事情,真看不出,你这个胖和尚,居然不爱红妆爱武装!”
一直没有说话的智能笑着解释说:“蒙施主是说你和慧正师弟是同性恋!”
哇靠!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小和尚居然能听懂这句话的意思。
慧空一张胖脸涨的跟猪肝似的,咬牙切齿的向蒙南冲了上去:“气死贫僧了,我非打死你这混蛋!”他心中一急,连粗口都出来了。
智能慌忙拦住他:“慧空!退下!”
慧空强忍怒火狠狠瞪了蒙南几眼,才离开了房间。
蒙南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智能:“你怎么知道不爱红妆爱武装是同性恋的意思?”
智能笑着回答说:“你给我的PSP上有本电子书,上面有这段话!”
蒙南讪讪的笑了笑,这小和尚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还蛮强。
智能打来温水,为他把伤口清洗了一下,然后用少林寺密制的伤药,在他P股上涂抹了一层。
“少抹一点,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大便没有擦干净!”
“善哉,善哉!戒律院这次下手的确是重了一些!”智能也没有想到蒙南的伤口竟然如此之重,他叹了口气又说:“估计你最少要躺上半个月才能复原!”
这次智能猜错了,到第三天下午蒙南已经开始到处乱窜了,慧空和智能看到他行动自如的样子都是惊奇万分,要知道那些棍伤即便是落在他们身上,复原也不会如此迅速,更何况功力远逊于他们的蒙南呢。
蒙南问过寺内的僧人才知道,今天已经是除夕之夜,少林寺的上上下下都在为明天的新年进香积极准备着。
慧空拎着两大桶灯油向山下的方向走去,蒙南好奇的追了上去:“慧空!你去哪里玩?”
慧空对蒙南的用词有些不满,他没好气的回答说:“整个少林寺恐怕在玩的只有蒙施主一个人而已!”
蒙南嬉皮笑脸的来到他身边:“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不必劳烦蒙施主大驾了!”慧空冷冷的回绝道,自从上次蒙南把慧正拉下水,他们对蒙南的态度都变得很不友善。
蒙南笑着说:“再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少林寺的一份子,你这么做不是把我当成外人吗?难道了尘方丈就是让你这么招待我的吗?”
一抬出了尘方丈,慧空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他指了指身后的方向:“你如果真的想帮忙,就去房间里拎一桶灯油,跟着我去前寺添油!”
慧空让蒙南只拎一桶是充分考虑到他的能力,蒙南拎着一桶灯油跟在他身后走了二百多米,就接连歇了三次,这并不是因为灯油沉重,主要是盛放灯油的木桶都是新制,棱角分明,把手掌的皮肤摩擦的十分疼痛。
蒙南脱下外衣包在把手上,这才能勉强跟上慧空的步伐。
从慧空的口中他知道,明天是大年初一,前来上香的香客很多,少林按照以往的惯例,将位于半山腰的前寺向民众开放。
蒙南和慧空的任务就是在明天正式上香之前把前寺的所有灯油添满,本来他以为这是件极为简单的事情,可是到了前寺大殿他才发现,长明灯至少有万盏之多,要想全部添满,恐怕他和慧空要不眠不休的工作一个晚上。
真是自讨苦吃,蒙南跟慧空两人一直干到清晨四点才把所有的灯油添满,他们的体质虽然出众,现在也不禁有些疲惫,慧空带着他来到大殿左侧‘佛音阁’的平台上歇息,借机观看香客上山的情景。
前来上香的香客早在昨晚已经在山门外等候,五点钟的时候,山下僧人才予以放行,少林寺一年之中只有这一天才如此热闹。
蒙南和慧空看着山下的善男信女,倾听着悠扬的晨钟之声,心境不由自主的放松起来。
慧空提醒他说:“我们七点之前必须返回大殿!”
蒙南挥了挥手:“你先走,我又不用上香,留在这里看一会儿热闹!”
“不行!你是我带到这里来的,我当然要把你带回去。”慧空的态度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蒙南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好!我跟你走,不过七点才上香,我们在这里多呆一会儿总行吧?”慧空点了点头。
这时蒙南看到一位身穿蓝色长裙的少女从山下拾阶而上,山风吹起她黑色的长发,露出一截雪白柔美的颈部,蒙南用力揉了揉眼睛,罗小蛮!真的是罗小蛮,她竟然上少林寺找我来了。和她一起的还有一位****,她就是罗小蛮的母亲秦湘君。
蒙南内心的喜悦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恨不能立刻就冲下去和罗小蛮相认,可是看到身边的慧空,他的一颗心顿时又沉了下去,慧空寸步不离的跟着他,根本没有机会去找罗小蛮。
“哎哟!”蒙南捂着肚子惨叫起来,慧空慌忙扶住他的肩膀:“你怎么了?”
“我肚子好痛……你有没有带纸?”
慧空摇了摇头。
“不行了!”蒙南转身就向茅厕跑去,慧空生怕他趁机逃跑,也跟在他的身后追了过来。
蒙南不得不佩服慧空的责任感,就连他蹲在厕所中的时候,慧空也守在外面。
蒙南故意磨蹭时间,慧空不耐烦的在外面喊道:“好了没有?”
“就快了!你去帮我找点纸来!”
慧空仍然不愿离开,他居然把自己的手巾递了过来:“将就着用吧!”
蒙南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提上裤子走了出来,慧空看了看时间:“我们该走了,再晚恐怕就赶不及上香了!”
蒙南陪他走了几步:“坏了!又来了!”他一扭头再次向茅厕跑去,慧空被蒙南急得一头大汗,这次的上香对他来说也至关重要,他明年可以晋升到藏经阁中做事。
“好了没有?”慧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蒙南暗暗得意,这次要好好戏耍一下这个胖和尚。
“还有手巾吗?”
“真是麻烦!”慧空为了抓紧时间,把自己的内衣撕下了一角递了过来。
“不够用啊!”慧空不得已又撕下了一块。
“还是不够!”
慧空一咬牙撕下了大大的一块:“蒙施主P股竟然如此之大!”
蒙南强忍住笑:“这都要怪那帮戒律院的恶僧,二十僧棍把我的P股打肿了一圈。”
“蒙施主说得的确是有些道理,我们可以走了吗?”
“不行!我肚子还是很痛!”
慧空急得直搓手,他实在不能继续等下去,从大殿中喊出了一个知客僧顶替了他的职责,慌慌张张赶往山顶大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