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再犯色戒(中)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再犯色戒(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确信慧空已经远去,蒙南才大摇大摆的从茅厕中出来,那名知客僧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蒙南不耐烦的转过身去:“你老是跟着我干什么?”
“慧空师叔交代,让我看住蒙施主,直到他返回才可离开!”
蒙南气呼呼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知客僧茫然摇了摇头。
“我是智源大师的亲生侄子,了尘方丈的亲传弟子!”他这句话一点都没有吹嘘。
那名知客僧捂住嘴笑了起来:“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蒙南冷笑说:“你是何等辈分,方丈收徒还要向你禀报吗?”
知客僧慌忙垂下头去:“不敢,不敢,小僧知道错了!”
蒙南装出十分生气的样子:“我怎么说都是你的师叔辈,你居然对我不敬,罚你去佛祖面前诵一百遍金刚经,以示惩戒!”
知客僧被他骂得昏头昏脑,居然真的去诵经思过,蒙南得意到了极点,真是天助我也,总算有了能和罗小蛮相见的机会。
蒙南来到大殿,看到罗小蛮和她的母亲正跪在佛像面前虔诚的祈祷,他从一旁绕到佛像后面,向罗小蛮偷偷挥手示意,罗小蛮并没有注意到他,她的母亲率先站起身来,向签案走去。
蒙南从佛像上抠下一角,趁着别人没注意,瞄准罗小蛮砸了过去,泥块准确击中了罗小蛮的香肩,她诧异的抬起头来,目光刚好投向蒙南的方向,蒙南向她扮了一个鬼脸,罗小蛮绽放出春花般灿烂的微笑。
蒙南指了指后面,罗小蛮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起身向母亲的方向走去。
蒙南又悄悄的溜出大殿,在大殿后等待着佳人的到来。五分钟以后,罗小蛮果然如约而至, 她的眼中充满了柔情蜜意,蒙南的心中忍不住开始心猿意马起来。因为周围有很多香客经过,他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放肆。
罗小蛮小声说:“这里不方便说话,有没有清净些的地方?”
蒙南指了指左侧的僧房,和罗小蛮一前一后向那里走去,前寺的和尚全都出动去迎接香客,维持秩序,他们居住的地方反倒空无一人。
看到四下无人,他伸手捉住了罗小蛮的纤手,将她用力向怀中拉来,罗小蛮摔开他的大手,笑着说:“佛门清净之地,你居然还有这么龌龊的念头,难道不怕佛祖责罚吗?”
蒙南呵呵笑了起来,再次抓住罗小蛮的纤手,她轻轻挣了一下,却没有摔开。
“小蛮,你有没有想我?”
罗小蛮俏脸绯红,垂下头去默默无语,她娇羞的神态更加让蒙南心动。
罗小蛮轻声说:“你既然住在这里,一定是对这里十分熟悉的了?”
蒙南大言不惭的回答说:“那是当然!”
“那……你就带我去少林的‘佛祖岩’去看看!”
佛祖岩蒙南没有去过,可是智能曾经告诉他那里是少林圣地之一,大体的位置他也知道,距离这里不远,可是因为属于内寺的范围,从来不对香客开放。
蒙南上下打量了一下罗小蛮:“带你去可以,不过你恐怕要委屈一下!”
他伸手解下了身上的腰带,罗小蛮娇呼说:“你想干什么?”
蒙南坏坏的笑了笑:“别想到歪处去,我只不过是想把衣服让给你穿。”
罗小蛮套上了他的棉质僧袍,蒙南又偷了一件晒在外面的僧袍,找了一顶僧帽给罗小蛮带上,虽然穿上了这么一身不伦不类的打扮,仍旧掩饰不住罗小蛮的天生丽质。
蒙南笑着说:“怎么看都像个小尼姑,跟和尚还是差十万八千里!”
罗小蛮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还不抓紧,我只向妈妈请了一个小时的假!”
通往内寺的道路只有两个武僧把手,昨天蒙南来来往往的运送灯油,他们早就记得蒙南的样子,再加上罗小蛮穿的是本寺的服饰,并没有对他们进行盘问,他们顺利的混了过去。
向前行进了一里,一条斜斜的小路从山路上分出,蜿蜒上行,这就是通往佛祖岩的道路。
这条小路建在山崖之上,路面仅仅能容一个人通过,蒙南趁机握住罗小蛮温软的小手,罗小蛮沉浸在周围的山色美景之中,并没有识破他阴险的动机。
二十分钟后,他们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平台,平台周围有木栏围护,正中间的位置刻着一个大大的卐字。
罗小蛮忽然欣喜的抓住蒙南的臂膀,指向上方的位置。
蒙南抬头看去,却见头顶二十余丈的山崖上凸出一块巨石,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那巨石都像极了佛祖,眼耳口鼻清晰可见,远方的天空一缕霞光从山崖处透射出来,整个佛像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金光。
罗小蛮闭上眼睛,双手合什,虔诚的祈祷,许久才睁开美目,柔声说:“听说在新年中在佛祖岩前许愿一定可以实现。”
蒙南笑嘻嘻问她:“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许了什么愿?”罗小蛮俏脸一红,咬了咬下唇说:“要是告诉你,这个愿望就不灵验了!”
蒙南忽然留意到沿着崖壁有一排铁质悬梯一直通往佛祖岩的后面,好奇心顿时被勾了起来,他拉住罗小蛮的纤手:“走!我们上去看看!”
罗小蛮和他一样喜欢新奇刺激的事情,在蒙南的帮助下,两人一起爬到了佛祖岩的后面,来到上面他们才发现,这里竟然别有洞天,佛祖岩竟然是块中空的岩石,四周石壁上刻满了不知名的佛经。
他们对佛经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可是这里还是一个天然的观景台,从他们所处的位置,山下的景物历历在目。
蒙南的手悄悄环围住罗小蛮的纤腰,罗小蛮并没有反对,他正准备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时候,罗小蛮忽然紧张的说:“有人来了!”
蒙南以为她在骗我,双臂用力的向她抱了过去,罗小蛮用力的挣脱了一下:“真的有人来了!”
蒙南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见一群少林寺的僧人沿着山路正向‘佛祖岩’的方向走来,为首的竟然是执事长老了空大师,从他们所穿的服饰上可以看出,这些人全部都是了字辈的高僧,蒙南拉着罗小蛮藏身在佛祖岩的腹中,这下麻烦了,不等到这帮和尚离去,恐怕他们很难脱身。
罗小蛮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小声在他耳边说:“如果我不能及时回去,妈妈一定会到处找我。”蒙南伸出手指在嘴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帮了字辈的高僧个个都是绝世高手,哪怕一个细微的声响都有可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他和罗小蛮的距离如此接近,彼此都能够听到对方的心跳和呼吸,蒙南又岂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他伸手揽住罗小蛮的娇躯,罗小蛮俏脸绯红,用手臂撑在他的胸前,她的那点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和蒙南抗衡,蒙南拉住她的手臂让她的娇躯紧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上,罗小蛮狠狠的在他后背上抓了一把。
蒙南俯下身用力吻住她娇艳欲滴的樱唇,罗小蛮还想反抗,他用舌头叩开她双唇的防护,钻入她温暖湿润的檀口之中,罗小蛮的娇躯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她的防线在蒙南蛮横的侵略中顿时失守,双臂紧紧搂住了他的肩背。
他们忘情的拥吻着,在这种环境下,又多了一种偷情般的香艳和刺激。
就在他们情意绵绵的时候,罗小蛮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选用的铃声是今年最流行的情歌‘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
山下的诸位了字辈高僧还以为佛祖突然显灵,可仔细一听根本不对,佛祖应该不会如此时尚,用这么流行的曲调念经。
了空大师的身躯从地面凌空飞起,没等蒙南和罗小蛮分开,他已经落在佛祖岩旁的小树上,身体随着树枝的晃动来回起伏,当他看到里面蒙南和罗小蛮仍然相拥在一起,一张干瘦的面孔顿时变得铁青。
最后的下场可想而知,罗小蛮被两名高僧遣送到山下,对她来说最重的惩罚也就是赶出山门,而蒙南就没有她那么幸运。
少林寺开山立派以来,还从来没有人在寺内犯过色戒,更何况,他们接吻的地方是被众僧奉为圣灵的‘佛祖岩’上,这种亵渎佛祖的事情简直是罪大恶极,因为事情太过严重,了字辈的高僧将蒙南马上押送到了戒律院。
蒙南看了看周围的和尚,一个个对他都是虎视眈眈,他的脸上浮现出无可奈何的苦笑,短短的几天之内,他已经是二进宫了,而且所犯得错误一次比一次严重,不知道这次等待他的是什么样的处罚,蒙南已经预感到,肯定要比上次严重的多。
戒律院执事长老智澄大师重重的哼了一声:“蒙南!你可知罪?”
事到如今,蒙南只好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不必多说了,想怎样罚我,你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吧!”
智澄大声说:“在佛祖面前做出这种无耻之事,实在是罪无可恕,按照少林律例应当罚你一百僧棍,面壁一月!”
蒙南心中惊呼:“靠啊!一百僧棍!上次的二十僧棍差点就打得我小命玩完,这帮和尚真想把我往死里整啊!”
他大叫起来:“我并不是出家人,我个人的感情问题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不可以用你们的规矩对我!”
了空叹了一口气:“阿弥陀佛!智澄师侄,蒙施主这句话倒也没错,我们的确无权干涉他的感情。”
蒙南暗捏了一把冷汗,关键时候,了空总算为他讲了一句公道话。
没想到了空话锋突然一转:“不过他在佛门圣地做出这种有辱我佛的事情,的确不可轻饶!”
周围众僧赞同的点了点头。
了空说:“不如这样,罚他去‘思过崖’九重洞面壁思过,假期结束才许下来!”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蒙南的刑期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