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再犯色戒(下)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再犯色戒(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了空口中的‘思过崖’位于少林寺的后山,是专门用来责罚那些违反寺规的和尚,蒙南面壁的地点是九重洞,在整个‘思过崖’中处在最高点,除了一条可供上下的长索再也没有其他的通路。
让他更加痛苦的是陪同他前来的两名执法僧人,在把他带到九重洞以后,便取下长索,徒手从山崖下去,蒙南自问没有他们那样的本领,看来他接下来的寒假时光就要在这天寒地冻的崖顶渡过。
崖顶的风很大,无孔不入的向他的衣服内钻来,蒙南用力裹紧了棉衣,向前方的山洞走去。
走入洞中,才发现洞顶的崖壁上有几处裂缝,外面的光线从裂缝中透进来,所以里面并不觉得黑暗。可是冷风从裂缝中不时的吹来,穿过时发出呜呜的声响,仿佛鬼哭神嚎一样。
蒙南好不容易才在山洞中找了一个避风的角落,把随身带来的被褥铺好,条件艰苦,他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将就一些。
两名僧人临走时为他留下了火种,一袋米,一坛咸菜,还有两捆蔬菜,山洞内锅碗瓢勺一应俱全,看来他面壁期间是没有人给送饭了,这种待遇还不如监狱里的罪犯呢。
对蒙南来说,首要的任务就是点火,好在崖顶长满大树,他利用手中的‘戮天剑’砍下枯枝,在洞中顺利的燃起一堆火来。又用铁釜装满积雪,在火上融化烧开,他临时的小窝已经初具规模。
等做完这一切,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这时他才想起云若已经一整天没有说话。这里四下无人,难道她还有什么顾忌不成?
蒙南用手摸了摸阴极瓶:“云若,你在不在?”
阴极瓶内仍然是无人应答,他这才有些慌张,云若不会是突然出了什么事情,他从身上取下阴极瓶。
‘阴极瓶’从表面上看去和原来并没有什么两样,蒙南用尽了能够想到的一切办法,‘阴极瓶’还是毫无反应,莫名的恐惧笼罩了他的内心,难道云若失踪了?又或者是他突然失去了听到魂魄说话的能力。
他呆呆的看着‘阴极瓶’内心中充满了失落感,云若在潭底玄冰洞中不惜牺牲自己,在戒律院他受罚时为他难过哭泣的情景在他的脑海中反复浮现。蒙南忽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对云若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感情。
夜风吹起地上的落雪,打在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清冷,他默默的把阴极瓶重新挂在胸前,云若!你在哪里?
利用洞内原始的厨具,蒙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蒸出了米饭,又在米饭中撒了一些菜叶,将就着吃了起来。
云若的突然失踪让他面壁的时光越发的难熬,崖顶的三天在他看来好像原来的三年,没有任何人前来看他,蒙南甚至开始想念慧空和智能,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老老实实的遵守寺规,不越雷池半步。
蒙南多数时间都是对着阴极瓶说话,不知道云若还在不在里面,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得见。
“云若!我知道你能够听到我的话,你出来吧,你是不是因为我吻了罗小蛮而不开心,所以不愿理我?”蒙南轻轻抚摸着阴极瓶,仿佛看到云若那凄美绝伦的容颜。
洞外忽然传来隆隆的雷声,这种状况在冬天并不多见。蒙南起身向洞外走去,天空阴云密布,看来又有一场暴风雪即将来临。
乌云呈旋涡状向中心聚集,天色也变得越发的昏暗,一道绚丽夺目的闪电银蛇般从云层的边缘奔腾而出,蒙南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惊天动地的雷声。
寒风像是从他的脚下吹起,将足下的积雪扬起在半空之中,这时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冰雹从空中落下,打在身上火辣辣的疼痛。
“这鬼天气!”他埋怨了一句,正准备回山洞去躲避冰雹,忽然听到半空中响起一声响亮的鸣叫。
蒙南抬头向空中望去,只见一道金色的光影从云层中闪电般钻了出来,向崖顶的方向迅速投来。
他出众的目力马上判断出,那是一只金雕,它的体形十分的俊伟,翼展最少要在五米开外,蒙南下意识的握住‘戮天剑’,生怕它把自己当成了猎物。
好在金雕并不是冲着他来的,它在蒙南的头顶盘旋了一圈缓缓向右前方的树林中落去,蒙南虽然对它的来访非常的好奇,可是也清楚这种猛禽还是少招惹为妙,强忍住内心的好奇,在身边的枯树上砍下几段树枝,准备回去烤火。
这时那树林中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雕鸣,应该是刚才那只金雕所发。边缘的两棵大树被一股罡风吹动,树干从中间的位置齐齐折断。
金雕从树林中摇摇晃晃的飞起,在他头顶十丈左右的高度突然停止住上升的趋势,失去平衡坠落在前方的雪地上,看来它似乎受了重伤。
金雕挣扎着再度从雪地上飞起,这次它不过飞起了两丈就重新跌落下来,发出一声凄厉而无助的鸣叫。
远处的雪地上忽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蒙南抬头看去,只见从树林的方向爬出了无数条黑色的小蛇,初步估计最少要有上千条之多,它们在雪地上行进的速度相当的迟缓,可是金雕苦于身受重伤,根本无力飞行,只有在原地等死。
它锐利的眼睛流露出绝望和求助的神情,蒙南咬了咬下唇,终于向金雕走了过去,抱起它的身躯向山洞的方向拖去。
金雕的身体相当沉重,至少有三百斤以上,蒙南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拖到山洞之中,那些缓慢行进的小黑蛇距离洞口仅仅不到十米。
他把火堆迅速转移到洞口的位置,小黑蛇果然不敢逾越火堆,全都聚集在洞口,发出阵阵的咝咝声。
幸好他在山洞内事先积攒了劈柴,维持一段时间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也许天亮后蛇群就会自动退去。金雕已经昏迷了过去,蒙南仔细检查了它的身上,终于在它的右爪上找到了一个黑色的圆孔,估计是那些黑蛇留下的创痕。
他从身上撕下布条,用力扎住它右爪的根部,这样可以延缓毒液的上行。
外面的小黑蛇非但不见减少,反而越聚越多,蒙南又往火堆上添了几根树枝,然后掏出了‘戮天剑’
他现在的能力仅仅可以做到把戮天剑变大到五米左右,不过这已经足够越过火堆,斩杀洞口的黑蛇。
蒙南连续劈刺了半个多小时,成功消灭了五十多条黑蛇,不过这无法和黑蛇增加的速度相比,他看着洞口黑压压的一片,叹了一口气,放弃了继续劈刺的举动,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一旦火焰燃尽,所有的黑蛇就会冲入洞内,到时候不但是金雕,恐怕连他自己都要被吃得尸骨无存。
没想到拔刀相助的后果竟然换来死路一条,蒙南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