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崖顶大战(上)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崖顶大战(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时金雕忽然发出一声微弱的鸣叫,它挥起翅膀在蒙南的身上轻轻拍打了一下。他诧异的转过身去,金雕的头竭力偏向一边,好像在示意他什么。
蒙南顺着它所指的方向看去,却见戮天剑的剑尖上仍然插着一条黑蛇的尸身,不过那条黑蛇原本漆黑如墨的颜色竟然已经褪去,蛇身已经变成了灰色。
蒙南灵机一动,难道说他的这把‘戮天剑’有驱除蛇毒的功效?
蒙南默诵口诀将剑身重新缩小成巴掌大小,拿起戮天剑放在金雕的伤口处:“我是帮你治伤,你不要怪我!”
金雕低鸣了一声,把头埋在蒙南的膝盖处,它显然颇有灵性。
蒙南放开了扎在它腿上的布条,用‘戮天剑’的尖端划破了它的伤口,黑色的血液沿着伤口汩汩流下,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奇妙的一幕。一缕黑色的烟雾从剑尖的位置缓缓透入了玄冰剑内,然后马上又弥散开来,原来‘戮天剑’果然有吸取毒素的作用,金雕体内的毒血被‘戮天剑’特异的玄冰材质所吸引,从体内倒流出来。
十分钟以后,从金雕伤口流出的血液已经呈现出鲜红的颜色,看来它体内的毒素已经肃清,蒙南用干净的布条为它包扎好伤口,金雕发出一声愉悦的鸣叫。
它的精力在迅速的恢复,半个小时以后,金雕从地上站立起来,它大步向洞口的方向走去,蒙南密切关注着它的一举一动。
金雕来到火堆的前面,忽然发出一声嘹亮的鸣叫,它的双翅先向内收起,然后迅速展开,向外扇起两股迅猛的罡风。火堆被它扇得四分五裂,门口围困的黑蛇向后突然退去。
金雕闪电般跨越火堆冲出洞口,没等蒙南反应过来,它的身躯已经飞起在半空之中。
蒙南吓得“哇!”地一声大叫了起来。金雕要是不顾自己而去,就太没义气了。
金雕振起双翅,在空中迅猛的盘旋了起来,围绕着它盘旋的轨迹产生了一道螺旋气流,它上升了一段的距离后,猛然向下俯冲而去,双翅再度扇起剧烈的狂飙,雪地上的黑蛇被它扇得四散飞了出去,金雕来回掠过黑蛇的包围圈,嘴刁爪撕,宛如一只出没暗夜的精灵,所到之处黑蛇纷纷毙命。
它的强悍彻底吓破了黑蛇的气焰,黑蛇的包围圈开始全面的崩溃。
蒙南大喜过望,没想到金雕竟然是这样的威猛无匹,却不知道它刚才怎么被这群小蛇暗算的。他拾起一根燃烧的木棒,一手握住‘戮天剑’冲了出去,在地面给予金雕援助,清理仍然没有来及逃走的黑蛇。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黑蛇的包围圈就被蒙南和金雕一上一下的联手攻击彻底击破,侥幸存活的黑蛇纷纷向树林的方向逃去。
金雕大概是仍然没有解恨,对逃跑的黑蛇继续苦苦追击。蒙南担心它再度被黑蛇暗算,握着‘戮天剑’在雪地上追逐金雕的身影。
临近树林的边缘,金雕忽然发出一声激励的鸣叫,双翅在空中伸展开来,宛如凝滞在空中一样,不再继续前进。
蒙南也停下了脚步,前方的黑蛇也停住了逃跑在树林的前端形成一道密密麻麻的防线,这时蛇群忽然纷纷向两旁避让,从它们的中心位置闪出一条宽约五尺的通道。
一条长约三米,鳞光闪闪的银蛇,捷迅无比的向前方游来,它行进的时候,宛如水银在雪地上流淌。
金雕发出一声愤怒的鸣叫,它颈后的羽毛一根根竖立了起来,蒙南终于知道,这条银蛇才是暗算它的真凶。
金雕从空中猛然向银蛇俯冲了下去,它要为自己复仇。银蛇闪电般从地上昂起投来,身体在雪地上一个明显的回缩,然后弹射出去,径直向金雕的方向迎去。
金雕尖利的喙吻准确的啄向银蛇的七寸,银蛇原本绷得笔直的身躯,在空中忽然变幻成螺旋形,它的这一动作有效的将要害隐藏了起来,张开獠牙从下向上咬向金雕的腹部。
金雕双翅一振,身体扶摇提升了六尺的高度,避过银蛇的致命一击,两只利爪以最快的时间向银蛇尾部抓去,在它抓住银蛇尾部的同时,银蛇身躯盘旋而上将它的两只利爪紧紧缠绕在一起。两只生物纠缠在一起,落在距离我十丈左右的雪地上,我唯恐金雕再次被银蛇咬伤,慌忙冲上前去。
银蛇果然再次咬中了金雕的腿部,金雕也趁着它出击的时候,一喙啄中了银蛇的七寸,它们在雪地上来回翻滚,金光银芒不停的闪烁,足足争斗了十多分钟,才听到金雕发出一声清越的长鸣,双爪分别踩住银蛇的头尾,硬生生将它撕裂开来。张开利吻将银蛇的两段尸身吞了下去。
银蛇显然是蛇群的王者,眼看着它被金雕杀死,那帮黑蛇那还敢在继续停留下去,转眼之间已经散了个一干二净,雪地之上只剩下一些亮晶晶的粘液。
蒙南慢慢的来到金雕身前,金雕低鸣了一声,垂下头去,用喙尖在他的腰部轻轻摩擦,显然在向蒙南示好,蒙南试探着摸了摸它头部的羽毛,金雕果然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
借着雪光,他仔细检查了金雕的身体,它在搏斗中又被银蛇咬伤多处,不过却看不到丝毫的中毒迹象,也许是它吞下的银蛇起到了解毒的作用。
为了保险起见,蒙南又用‘戮天剑’逐一的为它清理的伤口,看到伤口中流出鲜血的颜色完全正常,他才彻底放下心来。冰雹早已经停歇,想起刚才的那场恶战,蒙南仍然是心有余悸,金雕伸出喙尖刁住他上衣的下摆,用力的将蒙南向林中牵引,它估计是想让他看什么东西。
蒙南笑着拍了拍它的羽毛:“你不用拉我,我自己会走!”
金雕果然放开了他的衣服,蒙南惊奇的看了看它:“你居然听得懂我的话?”
金雕叫了一声,也许是对他的问话进行回应。
“你在前面给我带路!”蒙南尝试着对它发号施令,金雕展翅飞到他的前方,它果真能听懂自己的话!蒙南喜不自胜的追了上去。
在金雕的带领下,蒙南来到了它最初降落的树林中,林内除了一座陈旧的石塔,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金雕来到石塔前方降落了下去,原来它来到‘思过崖’上就是为了拜祭这座石塔。带着满腹的好奇,蒙南来到石塔前,石塔上密密麻麻的刻满了文字,他依稀辨认出上面大概是一些佛门谒语,石塔的一角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坍塌,乱石之中现出一个小小的洞口,刚才的蛇群可能就是藏身在这座塔底。
佛门之中,佛塔通常是用来埋藏佛骨,这座石塔恐怕也不会例外,却不知道里面埋藏的僧人和金雕又有什么渊源。金雕将喙尖探入塔底的小洞之中,从里面拖出一个灰色的布包,因为年月久远的缘故,布包已经褪色,只有在褶皱的地方才看出它原来应该是黄色。
蒙南接过布包,没想到入手竟然十分的沉重,里面装得应该是金属之类的物品,打开布包,三个姿态各异的铁罗汉出现在他的眼前,蒙南用手摸了一下,罗汉应该是玄铁铸成,身体上面用金银两种不同的颜色勾勒出它的经络,他猜测到这些罗汉应该是源自少林,也许是这位僧人的陪葬物品。
包内还有一个寸许长度的铜笛,蒙南在衣袖上擦了擦,轻轻一吹,尖锐的笛声顿时响彻起来,那金雕发出一声长鸣,仿佛在应和着笛声,蒙南笑着说:“原来这就是和你交流的电话!”金雕点了点头,看来他猜测的没错。
离开树林,金雕陪着他飞到山洞前,这才盘旋了一圈向远处飞去,蒙南向它大喊道:“雕儿!你还会不会来看我!”金雕在空中长鸣了一声,蒙南又说道:“下次来得时候给我带点吃得上来,千万别忘了!”
金雕又叫了两声,闪电般没入夜色之中。
蒙南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听到我的话。”
垂下头去看到地上到处都是黑蛇的尸体,他摇了摇头,从洞内找出生锈的雪铲,开始清理周围的死蛇。
足足干了半个小时,才把雪地上的死蛇合成一堆,又从洞内抱出干柴放在死蛇上点燃,火焰升腾而起,伴随着死蛇的不断燃烧,一股诱人的香气弥散在夜空之中,对于早就饥饿万分的蒙南实在是一种难熬的折磨。
因为见识过刚才那些黑蛇的毒性,打死他也不敢去吃这些蛇肉,蒙南又向火堆中添了几块干材。
这时一个嘶哑的声音忽然在崖边响起:“阿弥陀佛!小施主真是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