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崖顶大战(中)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崖顶大战(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诧异的向崖边望去,却见一个光秃秃的脑袋从悬崖的边缘露了出来,借着雪光我依稀看这是一个老僧,仿佛在哪里见过。
那老僧干枯的双手在崖边轻轻一撑,身躯已经飘起在半空之中,眨眼的功夫,他已经来到蒙南的面前。
蒙南这才认出他就是那天晚上跟他分吃母鸡的无名僧人。这老和尚的鼻子真是尖到了极点,山顶的香味居然也能把他吸引过来。
无名僧看都不看蒙南一眼,伸手已经探入了火堆之中,抓出一条香气四溢的黑蛇,张口就要咬下去。
蒙南大声阻止他:“别吃!有毒!”
无名僧根本不听他的劝阻,仍然向蛇身上继续咬落,蒙南慌忙拿起一根手腕粗细的树枝向他的手上打去。
无名僧左脚抬起,足尖闪电般踢在他的手腕上面,蒙南的手腕又酸又麻,树枝掉在了地上,他挥起左手向无名僧的足踝抓了过去,无名僧瘦小的身躯凌空飞了起来,越过蒙南的头顶,足尖在他的后背处轻轻一点,蒙南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以一个标准的狗吃屎动作趴倒在雪地之上。
没等他从地上爬起,无名僧一P股已经坐在他的身上,这可恶的老家伙居然把他当成了沙发坐垫。
无名僧吃东西的馋样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一条黑蛇从左边嘴角进去,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光秃秃的蛇骨,蒙南大声叫嚷着:“你完了!这黑蛇有毒!”
无名僧嘶声笑了起来,他并没有因为蒙南的话停止进食,转眼之间他已经吃掉了十条黑蛇,这才舒舒服服的拍了拍肚子:“好饱!”
“放我起来!”蒙南愤怒的大喊,无名僧满是骨头的臀部压得他就快喘不过气来。
无名僧在蒙南的头上重重敲了一记:“臭小子,怎么一点教养都没有,像只苍蝇一样嗡嗡叫个不停,老衲的食欲都被你全都毁掉了。”
蒙南看着地上的蛇骨,如果这还叫没有食欲,这老和尚八成是饿死鬼投胎。
无名僧总算从他的身上站了起来,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没想到这思过崖上还有这等美味!”
蒙南惊奇的看着他,怎么看他都不像有中毒的迹象。
“臭小子!你老是盯着我做什么?”无名僧怒气冲冲的叫了起来。
蒙南笑着说:“我还以为是哪一个,原来是上次分吃我母鸡的和尚!”
无名僧嘿嘿笑了一声:“没想到,你居然记得我!”
“我当然记得你,少林寺中居然有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和尚!”
无名僧被蒙南突如其来的一句,骂的懵头懵脑:“臭小子!你说清楚,我怎地忘恩负义了?”
“有句话是不是这么说的——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你吃了我一只母鸡呢!”蒙南心中其实是另有盘算,眼前这位无名僧能够徒手爬上思过崖,可见轻功卓绝。要是能够说动他教自己轻功,那么他就可以离开这座牢笼。
无名僧狡黠的笑了笑:“可是那母鸡是寺中所养,并非属于施主你的啊!”
蒙南大声说:“你可知道我为了母鸡的事情,被戒律院惩处了二十僧棍!”
“那又如何?”
“可是我只不过吃了一只母鸡,其中的十棍是代你受过!”蒙南慢慢把无名僧引导到他设计的圈套之中。
无名僧一脸愧疚的说:“如此说来,我的确是欠了你一个极大的人情,小施主想要什么补偿尽管对老衲言明!”
蒙南得意的笑了笑,低声说:“我的要求也不算高,你把这爬悬崖的本领教给我就算两不相欠。”
无名僧看了看他,他马上明白了蒙南的真正目的:“小施主是想学会轻功从这思过崖上逃出去对不对?”
蒙南嘿嘿笑了两声。
无名僧缓缓摇了摇头:“寺规难违,老衲爱莫能助!”
蒙南被他气得干瞪眼,这老和尚居然还好意思说寺规难违,偷鸡摸狗的事情没比自己少干多少。
蒙南气呼呼的说:“说你忘恩负义真的一点没错!”
无名僧转过身去,居然撅起了P股:“不如这样,你打我十棍就当我还给你!”
蒙南恶狠狠的威胁说:“如果你不教我,等到我面壁期满,我就向戒律院把你的事情和盘托出,到时候恐怕你连哭都来不及!”
“小施主愿意怎样去做就去做吧,既然你不愿打我,老衲只好告辞了!”无名僧说完转身凌空跃起,流星般向高崖下坠落,蒙南追到高崖边,哪里还能看到无名僧的踪影,他不甘心的大叫道:“忘恩负义!”
好在金雕并不像无名僧一样忘恩负义,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它重新回到思过崖上,让蒙南惊喜的是,它这次居然给他带来了一只黄羊。
蒙南欢天喜地的把黄羊破腹剥皮,在火堆上烤了起来,金雕把黄羊的内脏吃光后才离开了思过崖。
经过了这几天的自力更生,蒙南做饭的水平也有了显著的提升,这只黄羊被他烤得外焦里嫩,油光滑亮。却不知道今晚的香气会不会把那个馋嘴的无名老僧招来。
蒙南刚刚想到他,没想到他的脑袋就从崖边露了出来,两只眼睛贪婪的看着火堆上的黄羊,口水都快滴出来了。蒙南心中暗暗好笑,表面上仍然装出没有看到他似的,割下一条羊腿,大嚼了起来。
无名僧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小施主果然好口福,不知道在那里弄到这只黄羊?”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始终都盯住黄羊,垂涎欲滴的神态差点没让蒙南笑出声来。
蒙南白了他一眼,仍旧没有理会他。
无名僧咽了一口唾沫,厚着脸皮在蒙南的身边坐下:“看来这黄羊的味道应该不错,老衲倒要尝上一尝!”他嬉皮笑脸的向黄羊伸出手去。
“干什么?”蒙南一把拉住了他干枯的手臂。
“小施主,你一个人也吃不下这么许多,何不分给老衲一些!”无名僧陪着笑说道。
蒙南摇了摇头:“我即便是把黄羊全部扔掉,也不会便宜那些忘恩负义的人。”
无名僧苦着脸说道:“阿弥陀佛!我佛以慈悲为怀,小施主待我怎可如此残酷!”
蒙南得意的笑着说:“佛祖还不让你喝酒吃肉呢,你还不是管不住你的这张嘴巴!”
无名僧看到蒙南态度坚决,只好叹了口气,向崖边走去,没走几步就停了下来,他实在是受不了美食的诱惑,再次来到蒙南的身边:“不如这样,我拿东西跟你交换?”
上次蒙南软磨硬泡求他传授给我轻功,都被他拒绝,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一天之间他的位置和自己来了一个对换。
蒙南笑嘻嘻说:“你打算拿什么跟我交换呢?”
“凌空点穴功如何?”
蒙南摇了摇头。
“铁头功怎么样?”这无名僧显然没有太大的诚意,这些功夫虽然厉害,却不能帮助蒙南逃跑,他当然没有什么兴趣。
蒙南盯住无名僧:“我要学什么你很清楚,少拿其他的糊弄我!”
无名僧苦着脸说:“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我要是教给你轻功之后,你肯定会从这里逃走,了空那帮小和尚顺藤摸瓜就会想到是我教给你的本事……”听他的口气他的辈分似乎还在了字辈以上。
蒙南心中一动,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也有可能会‘易筋经’,干脆问问他:“不学轻功也可以,要不你教给我易筋经吧!”
无名僧急得额头上满是汗水:“小施主分明是难为老衲,易筋经乃是少林不传之秘,我岂可违背寺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看你根本没有任何诚意,算了!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赶快离开这里吧!”蒙南对他下了逐客令。
无名僧忍不住又看了黄羊两眼。用力咬了咬嘴唇,好像做出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也罢!我教你轻功秘诀可以,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眼看着自己的计划终于得逞,蒙南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学会轻功秘诀之后不可擅自离开‘思过崖’,以后不可向别人提起是我教给你的。”
蒙南连连点头,先答应他再说,等他学会了轻功,腿长在自己身上,爱去哪里便去哪里,跟老和尚又有什么关系。
无名僧的手又向黄羊伸了过去,蒙南连忙挡在他的面前:“教了再吃!”
“出家人不打诳语,我既然答应你又岂会反悔?”一股柔韧的暗劲从无名僧的身上传了过来,将蒙南推到一边,他迫不及待的冲到火堆旁,掰下一条后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等到他酒足饭饱,这才站起身来,带着蒙南来到前方雪地上:“我现在就将轻功的口诀传给你:练习轻功要心静,功德无量体飞升。中气上提尖上行,抖擞精神可登空。练至有形归无迹,方知玄妙在用功……”
蒙南仔仔细细的将他的每一句话记住,很快他就可以完整的背出全部口诀,无名僧诡秘的笑了笑:“小施主天资过人,短短时间之内就能够全部记住,实属不易,老衲告辞了!”
蒙南愕然说道:“这么简单?你好像应该教我怎样运功!”
无名僧狡黠一笑:“我好像只答应教给你秘诀,并未答应你怎样运功!”说完他的身躯宛如一缕青烟般向崖边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