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外敌潜入(上)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外敌潜入(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按照云若的指点,蒙南向寺院腹地中走去,尽管苦练了很长时间,他仍旧在雪地上留下了一连串浅浅的脚印,看来他现在的轻功和隐形人之间仍有相当的差距。不过比起来寺院以前,已经有了显著的提升。
不知不觉蒙南竟然摸到了藏经阁的围墙外,他虽然不是正式的少林弟子,也清楚这里是少林禁地,如果擅自入内等待他的恐怕不仅仅是五十天面壁那么简单。
就在蒙南犹豫不决的时候,寺庙的正南方向突然燃起了冲天火光,没多久远处便响起了急促的钟声。他慌忙藏身在大树的后面,果然见许多僧人从各处冲了出来,拎着水桶慌忙向起火的地方跑去。
他马上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隐形人显然还有同伴,趁着少林僧人救火的机会,他可以顺利的潜入藏经阁。
看到四周无人,蒙南飞身跃上围墙,云若轻声说:“他进入了藏经阁的三层。”
蒙南跳入院内,在雪地上用力一点,身体再度飞起,双手稳稳抓住了二层的飞檐,一个巧妙的翻身,已经站立在飞檐之上。
距离他的位置两米左右,一扇木格窗完全洞开,隐形人就是从这里潜入阁内。蒙南循着他的路线也跳了进去。
藏经阁内到处都是书架,从里面整齐的格局可以看出,隐形人并没有动二层的任何东西。
蒙南没做任何的停留沿楼梯向上走去,他原来以为藏经阁是少林寺的重地,防守的人应该不在少数,可是没想所经过的地方全部空无一人。
黑暗中传来书页翻动的声音,隐形人显然在找寻着什么东西,蒙南悄悄抽出‘戮天剑’把它延伸到三尺左右,心中暗想,这次一定不能让隐形人从自己的手中逃掉。蒙南隐藏在书架后向前方望去,和他相隔三排的书架上书页飞速的翻动,不时有书从上面滚落下来,这隐形人竟然如此猖狂。
他挺起长剑闪电般向隐形人的方向冲了过去,一剑刺向书页翻动的方位,云若想要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
隐形人迅速感应到了蒙南的偷袭,前方的书架上响了一下,似乎有人踏在上面。
“他在距离你两米外的空中,用剑向你刺过来了!”云若紧张的提醒说。
蒙南这才知道隐形人已经逃过了他的突袭,挥动‘戮天剑’将自己的前方护住,少林剑经重在防守,以不变应万变,隐形人想攻入蒙南的防线没有这么容易。
隐形人手中的长剑劈刺在‘戮天剑’形成的剑网上,只听到‘噌!’地一声,他的长剑从中断成两截,剑身的上半段脱离了他的控制,顿时现形,在空中划出一道寒芒,歪歪斜斜的钉入我身后的书架上。
“啊!”隐形人忍不住惊奇的喊了一声,蒙南辨明了声音的方位又是一剑刺了过去。
“他换了一把弯刀!”云若及时将隐形人的动向传递给我。
‘戮天剑’和弯刀相撞,隐形人这次是用刀背平贴,所以弯刀才得以保存。上次交手的时候,蒙南的武功和隐形人就在伯仲之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训练,他隐然已经超过了隐形人。如果不是因为对方善于隐匿行踪,蒙南早就将他劈成两断。
隐形人变换了对打的方式,他在蒙南身体的四周游走,出剑的方式也变得越发的迅捷,云若的提醒已经跟不上他出剑的节奏。
‘嗤!’地一声,蒙南上衣的前襟被对手锋利的刀尖划开,他不得已向后退了一步,这才躲过隐形人下面的进击。
这时蒙南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一声尖啸,好像是什么小的东西划破天空的声音,灯光摇曳中他看到自己的前方迸出数点火星,蒙南挥动‘戮天剑’闪电般向火星迸射的方向砍去,剑刃准确的砍中了弯刀,一截刀头掉在了地上。
他一招得手,攻势连绵不绝的向隐形人席卷而去,尖啸声不停响起,每次都准确的弹射在隐形人手中的武器上,蒙南看准时机,用剑尖挑起身边的油灯,向隐形人的身体投掷了过去。
隐形人忽然发出一声惨叫,从云若口中知道,他突然跪倒在了地上,灯油淋了隐形人一身,火焰迅速燃烧了起来,这下他已经无所遁形。
蒙南手中的‘戮天剑’划出漂亮的弧线,准确点在隐形人的胸口。与此同时,一盆冷水从屋顶处浇落,顿时熄灭了隐形人身上的火焰,他现在已经不能成为隐形人,被火烧过的地方大都暴露在外面,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格外的诡异。
蒙南抡起拳头狠狠的击打在他的颈后,隐形人被他打得晕了过去。
“善哉!善哉!蒙施主岂可如此残忍!”随着一声佛号,一位黄衣和尚从空中飘然落下,蒙南看得真真切切,他竟然是自己的和尚大伯。
“大伯!”蒙南又惊又喜的冲了过去。
智源向后退了一步:“阿弥陀佛!蒙施主还是叫贫僧智源吧!”
蒙南原地停住脚步,看来做和尚的都是六亲不认。
这时楼下传来脚步声,十几名听到动静的僧人赶了上来,从他们沉重的步法来看,这些人大都是文僧,在藏经阁中负责修订经书,撰写佛历,并没修炼过武功。
智源在隐形人的身上凌空点了两指,那隐形人咳嗽了一声,从昏迷中醒来。
蒙南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老实交待,你到藏经阁中干什么来了”
隐形人绝望的笑了笑,被火熏黑的面孔显得格外的狰狞:“废话少说,我既然落在你们的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他居然表现的时分硬气,估计是算准了和尚以慈悲为怀,不会轻易杀生的缘故。
蒙南冷笑着抓住他的头发:“他们不敢杀你,我敢!”说完照着他的鼻梁狠狠的就是两拳,打得他当时就鼻血长流,周围的这帮和尚一个个大喊着:“善哉!善哉!”齐齐的转过头去不忍心再看。
当然智源是一个例外,他抓住蒙南的手臂大声说:“你难道要打死他不成?”
蒙南正义凛然的说:“我最恨的就是这种偷鸡摸狗的小人!”
这时一名僧人忽然惊叫道:“施主打死人了!”
蒙南内心中也是一惊,和大伯同时转身看去,却见那隐形人身体倒在地板上,不停的抽搐,口中吐出大量的白沫。
智源慌忙在他身上点了数指,估计是为这名隐形人疗伤,不过没起到什么作用,眼看着隐形人脑袋一歪,一命呜呼了。
那帮和尚面面相觑,齐齐的看着蒙南:“小施主怎地如此凶残!”
蒙南真是冤枉透顶,这隐形人也太不禁打了,他只不过出了两拳,蒙南求助似的看了看大伯,隐形人死前大伯也在他的身上戳了几指,天知道是不是大伯把他戳死的,如果换成是别人蒙南还可以推卸责任,可是智源和尚是他大伯哎,他六亲不认,蒙南可不能如此绝情。
蒙南讪讪的笑了笑,眼前这个局势下,他最好还是赶快离开,他转身向楼梯口走去。
“你给我站住!”智源厉声大喊道。
蒙南的额头冒出了冷汗,这下麻烦大了,大伯该不是想大义灭亲吧。
“马上通知了空大师和戒律院执事!”这件事终于向着最严重的方向发展了。
这个寒假期间,蒙南已经是三进宫了,他接连犯了荤戒、色戒、杀戒,在少林众僧的眼中,无疑已经成为一个混世魔星,
两名僧人仔仔细细的检查了隐形人的尸体,转身汇报说:“此人牙根处藏有毒药,真正的死因是中毒而死!”
蒙南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脱开了杀人犯的嫌疑。
没想到他们继续说道:“不过我们实在看不出他是不是自杀……”
了空大师说道:“说来听听!”
“根据藏经阁僧众所说,此人死前脸上曾经遭受蒙施主两次重击,也许就是这两拳打裂了牙根中的毒药!”
蒙南大声叫了起来:“你根本没看到具体的情况,怎么可以凭空诬蔑我?”
那名僧人又说:“蒙施主不必心急,贫僧也只是说可能,并未肯定。当然也不能排除此人是自己咬碎毒药自杀身亡。”
了空点了点头:“既然此人身藏毒药,一定抱有身份暴露后自杀身亡的决心,我们又何必在死因上纠缠不休。”他这句话分明在袒护蒙南。
蒙南笑着说:“还是了空大师说得有理。”
了空目光盯住他:“如果老衲没有记错,蒙施主应该是在思过崖疗伤,又怎会突然来到了藏经阁之中?”
蒙南在来戒律院的路上早就想到他们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所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的确是应该在思过崖上的,不过晚上的时候,我突然失足从悬崖上掉了下去,还好我命大,中途抓住了一根树枝,本来我想爬回去,可是又没有那样的本领,只好沿着崖壁来到下面了。”
了空意味深长的说道:“有道是:上山容易下山难,没想到蒙施主竟然异于常人。”
蒙南才不理会他的讽刺呢,反正他下山的时候没人在场,这帮和尚根本无从考证。
“我下山的时候,忽然听到动静,然后看到雪地上有脚印,深更半夜在少林中隐形出现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蒙南指了指隐形人的尸体:“我唯恐有人对少林寺不利,就悄悄跟在他的后面,一直追踪到了藏经阁。然后就看到很多人去救火,这混蛋趁机潜入藏经阁,不知要偷什么东西!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偷鸡摸狗的人……”
他越说越是激动,忍不住向前跨了一步,这时从他的怀中一包东西‘咚!’地一声掉落在了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