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外敌潜入(下)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外敌潜入(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低头看去,原来是金雕送给他的那三尊铁罗汉,他弯腰想去拣起来。
却听到了空大师怒吼道:“孽障!少林铁罗汉因何在你的手中?”
蒙南心中一惊,抬起头来,只见在场的僧人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瞪着他,连他大伯的脸上也变得毫无血色,蒙南这才意识到,这三尊铁罗汉对少林的意义一定非同小可。
他大声分辩说:“这铁罗汉是我在思过崖上拾到的!”
了空大师怒吼道:“混帐!铁罗汉乃是我少林镇寺之宝,一直收藏在藏经阁中,又怎会让你在思过崖拾到,看来不罚你,你是不肯吐露实情了!来人!把他给我拖下去,重责四十僧棍!”
了空和尚居然这么狠毒,起步价就上升到了四十僧棍,这不是要他的小命吗?
智源终于走上前去:“师叔!蒙施主进入藏经阁之后,我一直在暗处观察,并未看到他有盗宝的行径,还请师叔明察!”
了空冷冷说:“他没有盗宝,铁罗汉又怎会在他的手上?智源,你仍旧没有斩断尘缘,此人虽说是你的俗家侄儿,你也不可以袒护于他!”
智源忽然跪了下去:“师叔,弟子敢以性命担保,蒙施主的确没有偷盗的行径!”
了空慢慢挥了挥衣袖:“你们毕竟有骨肉亲情,我不怪你,不过少林的律法向来都是公正严明,他犯下如此大的罪孽,老衲也没有办法!”
“了空!你这个老糊涂,为什么一定要诬陷我!”蒙南气呼呼的大喊起来。两名僧人向他走了过来,想要把他拖下去。
智源一脸的怜惜之色。
“跟他们拼了,不然你会被打死的!”云若焦急的说。
蒙南早就有了这样的念头,在两名僧人还没靠近他的时候,突然从腰间抽出了‘戮天剑’。
冰剑迅速变化成三尺长度,他回身挽起两个漂亮的剑花,将两名僧人逼退,转身向戒律院外冲去。
“阿弥陀佛!”了空口宣佛号,手中的念珠猛然飞出,向着蒙南的后心闪电般袭来,一百零八颗念珠在空中已经卷起惊涛骇浪,形成一股霸道无匹的气流,蒙南骇然转过身去,挥起‘戮天剑’准备竭力一搏。
智源突然挡在蒙南的面前,他双手微扬,怀抱日月,使出了标准的太极起手式。
念珠已经形成围绕中心旋转的标准圆形,智源的迎击将念珠波及的范围向内强行压榨了进去。
趁着这个时机,蒙南不顾一切的向大门外冲去。
念珠带起的气流在智源的面前猛然膨胀了起来,狂涛巨浪瞬间将他的防守击打的七零八落,念珠却凝聚在一起,宛如一只铁拳一般重重捶打在智源的胸口。
智源‘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他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向后方倒去,蒙南咬紧牙关,重新回到他的身边,抢在大伯倒地以前抱起了他。
“大伯!”蒙南含着热泪大喊道。
大伯惨然笑了一声:“我终归还是不能斩断尘缘……”
“阿弥陀佛!”了空从蒲团上站了起来,他凌空虚点两指,制住了智源身上的穴道。
蒙南愤怒的盯住他:“了空!亏你还是佛门弟子,竟然对我大伯下这么重的毒手!”
了空缓缓上前一步:“到底是何人唆使你偷走铁罗汉?”
“我跟你说过八百遍了,这铁罗汉是我在思过崖上拣的!”
了空喟然长叹:“既然你还是不肯说,老衲只好先行废去你的武功,将你关押起来听候方丈发落……”
智源挣扎着护在蒙南的胸前:“师叔!小南的确没有……从藏经阁中拿走……任何东西……你放过他……吧……”情急之下,他对蒙南的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蒙南内心中感动到了极点,热血顿时沸腾起来:“什么名门正派,我看你们全都是一帮陷害好人的混蛋!”
他拿起‘戮天剑’:“了空!有种跟我单挑!”
云若大声说:“蒙南!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蒙南当然知道,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境地,他还有选择吗?
了空的目光落在蒙南手中的‘戮天剑’上,眼中的惊奇稍纵即逝,他缓缓举起了干枯的双手,无形的压力从他的身上猛然弥散开来,他用得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参合指’,在场众僧的脸上都浮现出不忍的神情,了空已经下定决心,要用‘参合指’切断蒙南全身的经脉,让他终生不能习武!
‘戮天剑’在蒙南的手中忽然变得无比沉重,在了空无比强大的压力面前,他甚至连一分一毫都无法移动,了空的修为和他相比就像高山和沙砾,大海和水滴。
蒙南心底大声的告诉自己,决不能就这样放弃,他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喊,全身的力量凝聚在他的双臂之上,‘戮天剑’的剑尖艰难的抬起了一寸。
了空伸出手指轻轻向剑尖弹去,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量沿着剑身传了过来,蒙南的双臂再也拿捏不住‘戮天剑’,冰剑脱手向空中飞了出去。了空并拢左掌缓缓向他的头顶拍来,就在他即将触及蒙南头顶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动作,强大的压力顿时减弱,蒙南趁着眼前的时机慌忙向后退了几步,胸口的窒息慢慢的消失。
那位和他多次相遇的无名僧,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无名僧仍旧是那副邋里邋遢的样子,佝偻着肩背,脸始终挂着稍显滑稽的微笑。手中还捏着那柄刚刚被震飞的‘戮天剑’
戒律院的主持智澄大声呵斥说:“你不去塔林扫地来这里做什么?”
原来这无名僧是少林寺后山看守塔林的僧人,岁数虽然很大,地位却是极低,加上他平时糊里糊涂,疯疯癫癫,很多僧人都对他呼来喝去,至于他的法号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
“休得无礼!”了空向智澄怒目而视,智澄吓得垂下头去。
无名僧笑嘻嘻拍了拍蒙南的肩膀,转向了空说:“我可以说句公道话吗?”
了空言辞之间显得极为谦恭:“师叔祖请讲!”他这句话一说,几乎所有的僧人都是一惊,谁都没有想到这个邋里邋遢的无名僧竟然是了空的师祖级人物,在少林中的辈份应该也是最高。
无名僧扬了扬手中的铁罗汉:“这三尊铁罗汉,的确不是他偷的!”
蒙南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刚才放在这里的铁罗汉果然不翼而飞,肯定是无名僧拍他肩膀的时候拿走的。
“我们少林的铁罗汉一共有十八尊,由寺内的方丈代代相传,通常就收藏在藏经阁中。”这些事情是整个少林寺皆知的秘密。
无名僧说话的时候在智源的身上拍了一下,顿时解去了智源身上的穴道,智源在他的一拍之下居然能从地上站了起来,看来无名僧暗中已经为他治疗了伤势。
“可是你们并不知道,早在五十年前,这铁罗汉就丢失了三尊!”
在场的众僧一片哗然。
了空半信半疑的说:“我入寺三十二年,怎地从未听说过此事?”
无名僧双眼一翻不满的说道:“你是何等身份,这种事情怎会让你知道,如果不信你大可去问了尘!”
了空在众僧面前被他毫无情面的一顿训斥,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师叔祖教训的是……”
无名僧指了指蒙南:“所以蒙施主非但不是少林的罪人,反而是我们少林的恩人,了空啊了空,枉你还自以为是得道高僧,佛法精深,今日看来你连一个‘嗔’字都没有放下,如果我再晚来一步,蒙施主恐怕就要废在你的手中!”
了空光秃秃的脑门上满是冷汗,身体越躬越低,周围众僧全都沉默不语,大都露出羞惭之色。
无名僧将那三尊铁罗汉交到智源的手中:“这三尊铁罗汉就暂且由你保管,等到了尘出关以后,你亲手交还给他!”智源郑重的接过铁罗汉。无名僧又将‘戮天剑’也递了过去:“此剑杀气太重,还是由你替蒙施主暂时保管。”
所有人都因为宝物的回归欣喜万分,只有蒙南心中不甘,这铁罗汉原本是少林的还给他们就算了,可是那把‘戮天剑’是自己辛辛苦苦才得来,无名僧有什么权力将它拿走,可是表面上他仍然不敢表露出来。
无名僧对蒙南说:“你随我来!”
蒙南愕然说:“干什么?”
“我们去思过崖上走一走!”
蒙南一脸的不服气:“怎么?你还想让我面壁?”
无名僧笑了起来:“你为少林立下大功一件,以前的小小过失,大可抵消。”
蒙南看了看了空,这件事恐怕要他说了才算。
了空不情愿的说了一句:“一切都听师叔祖的安排。”看来他对无名僧的话,仍然没有全部相信。不过他既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答应既往不咎,应该不会反悔。蒙南高高兴兴的跟着无名僧向思过崖走去。
无名僧前进的速度并不快,可无论蒙南怎样追赶始终都和他相距两米左右,借着雪光蒙南留意到他的脚下果然一点印迹都没有。
来到思过崖下,他微笑着对蒙南说:“没想到竟让你悟出了一些诀窍!”他指了指上方的悬崖:“爬得上去吗?”
攀上悬崖应该比下来容易的多,蒙南点点头。
“好!我在上面等你!”无名僧说完这句话,身躯已经飘然而起,他上升的速度远远超出了蒙南的想像,沿着悬崖,如灵猿一样攀缘而上。
蒙南自然没有他的那份功力,只好手足并用,足足用了四十多分钟,才爬到了崖顶。
无名僧早就坐在洞口的一块岩石上等候,看到他成功的登上思过崖,他向蒙南微笑着说:“不坏!不坏!如果我没猜错,你伯父应该教过你正宗的少林内功。”
“你猜错了,教我内功的是了尘方丈!”
无名僧微微一怔,然后笑了起来:“没想到了尘倒满有眼力。”
蒙南来到他的身边坐下:“你把我叫到这个地方来,究竟有什么事情?”
“你跟我来!”无名僧站起身向树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