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佛门往事(上)
章节列表
第四章 佛门往事(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他们两人来到那座古旧的石塔前,无名僧问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修建一座孤零零的石塔?”
蒙南摇了摇头:“你们少林寺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无名僧叹了一口气:“少林寺建寺三千六百八十一年,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才成为众望所归的佛宗之地。”
他向石塔前走了一步:“这里面收藏的就是我师兄玄奘的佛骨。”
蒙南大吃一惊,他所说的玄奘是少林上两代的掌门,却不知怎么会孤零零的埋在这个地方。
无名僧黯然说道:“少林自建寺以来,都有一个亘古不变的规矩,决不可收容任何妖族成为少林弟子。玄奘师兄却是唯一的例外……”
“你是说,玄奘大师是……妖族?”
无名僧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继续说道:“那时正逢少林的多事之秋,外有邪教入侵挑事,内有奸佞小人从中破坏,放眼整个少林大都是庸碌无德之材,少林的浩瀚武学竟然无人有能力继承发扬,玄奘师兄就是在此时出现在少林。”
无名僧的脸上流露出无限尊敬的神情:“玄奘师兄仅以一人之力,将少林七十二绝技融会贯通,从大陆各处搜集佛学经典回归少林,并在天下广选可造之材,将一身绝世艺业倾囊相授,少林寺终于回归到昔日的繁荣地位,声势之盛,甚至超过了以往历代。”
蒙南暗暗想道:“这位玄奘大师倒是一位难得的奇才。”
无名僧叹了一口气:“玄奘师兄在少林重新回归正途之后,便将少林重新交到了他的弟子手中,自己进入藏经阁想潜心修行佛学,没想到……这却铸成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无名僧的脸上满是悲愤之色:“他的继任圆证,不知从哪里得来玄奘师兄真身乃是白猿的消息,率领一帮圆字辈高僧向玄奘师兄求证,
玄奘师兄胸怀日月,毫无芥蒂,将自己的出身向圆字辈弟子坦然告白,没想到他们竟然以灭妖为名,对玄奘师兄群起围攻。
玄奘师兄不忍伤害弟子,只身逃到这思过崖上,决心终身面壁永不下山……可是圆证那帮混帐仍然不肯罢休,居然引来外魔,欲置玄奘师兄于死地,谁曾想他们却引来了少林最厉害的敌人,妖族三大高手中的两个:狼妖悲风,血狐湄喜。
两人趁着少林众僧麻痹之时候,妄想血洗少林。
玄奘师兄佛法精深,已经预知一切,在两人正要对少林下手的时候,及时出现。”
这段少林往事让蒙南听得悠然神往,对武功盖世、悲天悯人的玄奘方丈不觉已经产生了极大的好感。
无名僧悠然说道:“他们就在这思过崖上整整争斗了七天七夜,狼妖悲风当场毙命,血狐湄喜重伤而逃,临走之时她曾经留下一句话,五十年后必然要卷土重来!掐指一算,今年就是她约定的期限!”
蒙南笑着说:“过了这么多年,也许血狐早就已经死了!”
无名僧摇了摇头:“她一定还活在人世。”
蒙南奇怪的问道:“既然玄奘大师是白猿化身,那么他理应还活着才对?”
无名僧喟然长叹:“师兄虽然再次挽救少林于水火之中,却被圆证那帮狗贼诬蔑,说狼妖悲风和血狐湄喜都是师兄的同党,更可恨的是,少林僧众大都站在他的一边。
玄奘师兄百口莫辩,他便在这思过崖上坐化升天……”
蒙南愤怒的在身边树干上拍了一记:“这帮混蛋实在是善恶不分!”
无名僧充满伤感的说:“玄奘师兄用自身殉道,换来少林的五十年安宁,那三尊铁罗汉,其实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遗失,玄奘师兄从狼妖悲风的尸体上找到,在那种境况下根本没有机会将铁罗汉归还少林。”
“这么说,这铁罗汉和玄奘大师的佛骨都是你埋在石塔下面?”
“不错!”无名僧点了点头:“不过师兄圆寂之后,只见一道白光径直向西方飞去,除了他所持的念珠,现场并未留下任何的佛骨。我便在这思过崖上为他修建起了这座石塔,将念珠连同那三尊铁罗汉一并埋在了塔下。
“可是那只金雕和玄奘大师又是怎样的关系?”
“那只金雕是玄奘大师在思过崖面壁时所救,玄奘大师见到它奄奄一息,却无荤腥可供它食用,便用刀割去自己的股肉喂它!金雕才得以痊愈,大师死后,它时常来石塔拜祭。”
蒙南轻轻“啊!”了一声,天下间竟然真的有割肉喂鹰的事情。
无名僧说道:“你那日救金雕之时,我一直都在暗处观察,没想到你和玄奘师兄竟然有相同的境遇,玄奘师兄圆寂之前,曾经说过,五十年后,妖孽辈出,天下大乱。我向他讨教应对之法,他笑着对我说,你无需担心,到时自然有救世之人来到这思过崖上,想来你便是玄奘师兄口中的救世之人。”
蒙南笑嘻嘻说:“玄奘大师居然在五十年前就能预言我会在这里出现?你该不是骗我吧?”
无名僧认真的说:“玄奘师兄学究天人,的确有预知未来的本领。”
他既然这么说,蒙南也懒得跟他理论。
无名僧继续说:“玄奘大师死后不久,圆字辈高僧竟然一个个相继离世,放眼少林寺中,竟然没有剩下一个,掌门之责也理所当然的传到了字辈的身上。”
蒙南这才明白,为什么来少林寺这么久从来没有听说过圆字辈的高僧,原来是这个原因,他向无名僧说道:“了尘方丈倒是一个好人!”
无名僧淡淡笑了笑:“了尘为人生性淡泊,与世无争,少林寺在他的手上虽说平稳,但不会有太大发展。”听他的意思对了尘方丈并不看好。
蒙南开口说:“也许人类和妖族本来就存在区别,以了尘方丈的资质和悟性他永远也无法达到玄奘大师的境界!”
无名僧笑着说:“人和妖没有任何的区别,在你的眼中妖永远是妖,在妖的眼中,你又何尝不是妖呢?”他说得道理虽然简单却让蒙南陷入了沉思。
“你之所以有这样的看法,是因为你所认知的只是你周围的世界,不知不觉中你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所见过的一切,可是你想过没有,你的标准未必是正确的!”
无名僧从地上抓起一把土:“你看到了什么?”
“泥土!”
他又拣起了一根树枝:“这又是什么?”
“树枝!”
“在你看到它们以后,你的心中已经首先把它们进行了区分!在我的眼中它们并没有任何的区别,同样都是存在于思过崖上的物质!”
无名僧指向脚下的思过崖:“石子对于思过崖,在你看来也许是一大一小,对整个少林来说,它们只不过是同样存在于少林的两样东西。”
无名僧大声说道:“在佛的眼中,人有如何?妖又如何?鬼又如何?神又如何?所有一切只不过是共同存在于造化之中,又有怎样的区别呢?”
蒙南的身躯猛然一震,一个困扰他多时的心结突然打开。
无名僧继续说道:“我们一心礼佛,焉知佛祖的前身不是妖族?”他的这个观点若是被少林众僧听到一定会认为他离经叛道。
蒙南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孙悟空,猪八戒,都是妖族后来全部都成佛了哎!”
无名僧微微一怔,想来他没有听过西游记的故事。
“武功修为一样也是这个道理,无论是正是邪,无论是武技还是妖术,只要参透其中的奥妙,同样可以参悟天道!”
蒙南笑了起来:“前辈应该已经参悟天道,酒肉在你的眼里跟素斋没有任何的区别。”
无名僧呵呵笑了起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自然有自己的道理!”
蒙南有些不解的问:“我并不是少林弟子,前辈告诉我这么多的少林内幕,难道不怕我宣扬出去吗?”
无名僧淡淡一笑:“少林寺表面看上去平静无波,其实内部暗潮涌动,外地潜入藏经阁就是最好的例证,这些事情我只是想你以后告诉了尘方丈。”
“你为什么不自己告诉他?”
无名僧轻轻抚摸了一下石塔:“现在少林已经无人不知我是玄字辈和尚,留在这里只会平添烦恼,我也该到了离开的时候。”
蒙南趁机提出条件:“让我告诉了尘方丈也可以,不如这样,你把易筋经传给我!”
无名僧摇了摇头:“我说过,你并非少林弟子!”
“少林弟子又如何,不是少林弟子又如何,在佛的眼中根本没有任何的分别!”蒙南急中生智将他的话活学活用。
无名僧哈哈大笑起来,他忽然抓住我的臂膀,带着蒙南凌空飞了起来,径直向思过崖的下方坠落而去,他吓得闭上了眼睛哇哇大叫起来。
等他睁开双眼时,自己已经稳稳落在地上,再去找无名僧,早已经失去了他的踪影,面前的雪地上留下两个大大的汉字‘空无’,看来无名僧是要他牢记这两个字,也许真正达到空无的境界就可以做到像他这样凌空飞渡,攀越悬崖如履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