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血色狼雨(中)
章节列表
第六章 血色狼雨(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时头顶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你想不想尝试一下粉身碎骨的滋味?”
所有人的身躯同时一震,抬头看去,却见失踪多时的楚猎天悠闲的坐在树枝上,他的手上握着一红一蓝两个不同色彩的小球。
楚紫菡惊喜的喊道:“爸爸!”
楚猎天微笑着向她点了点头,目光重新回到黑衣人的身上:“这两颗聚能球的力量,足可以摧毁方圆一公里以内的任何东西,你敢不敢跟我赌?”
黑衣人缓缓点了点头:“楚猎天!你一直都在伪装!”
楚猎天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凭你们这帮小畜生,道行差得太远了!通通给我滚!”
黑衣人冷冷看了楚猎天一眼,用力的向手下做了一个手势,所有人迅速离开了现场。
光头人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却被蒙南一脚重新踩得趴了下去。
“让他滚!”楚猎天从树上跳了下来,既然他这么说,蒙南只好从命。
楚紫菡激动的扑到父亲的怀中,智能和慧空也围上去嘘长问短,楚猎天笑着说:“先别忙着说话,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
楚紫菡的越野车就在不远处,趁着她去开车的时候,蒙南把倒在远处的机车扶了起来,好在机车的结构十分坚硬,没有任何的损坏,他在这里采集的土壤标本也好好的放在车上。
蒙南驾驶着机车冲在最前方,楚紫菡开着越野车尾随在他的身后,一行人兴高采烈的向云都城进发。
因为担心那帮黑衣武士再度追来,他们始终以高速行进,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通过这片白色的荒原。
天色渐渐黯了下来,风力越来越猛,白色的沙砾漂浮在空中,完全遮住了他们的视野,身后的越野车忽然停了下来。蒙南只好停下机车走了过去,慧空拉开了车门:“蒙师弟!车子坏了,磁力引擎忽然停止了运转!”经过这场战斗,他居然把对蒙南的称谓改成了蒙师弟,这意味着他们的关系更近一层。
楚猎天从车上跳了下来,他打开了越野车的引擎盖,检查了一遍后,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在场的每个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楚猎天抬起头看了看遮天蔽日的沙尘:“风暴就要来了,我们要尽快躲起来!”他指了指西北的方向:“距离这里两公里的地方有一座……烽火台,我们可以到那里暂……时躲避一下。”他的声音被大风撕扯的断断续续。
地面上到处都是流沙,机车的轮子陷入沙中,根本无法前行,蒙南也只好把机车停放在越野车旁,跟大家一起顶着狂风向烽火台走去。
半个小时候,他们终于抵达了楚猎天口中的烽火台,一座红色的废弃堡垒,突兀的耸立在白色的沙层上,显得格外的醒目,他们相互扶持着来到烽火台内,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肆虐的狂风在外面呼啸。
他们一个个的脸上全是沙尘,互相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楚猎天找到避风的角落坐下,其余几人围绕着他席地而坐。
楚紫菡率先问道:“爸爸!这两天你到底去了哪里?”
楚猎天笑了笑:“我在追踪妖狐的途中,遇到了一个极为厉害的敌人,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击,就被她制住!”
所有人都不能置信的看着楚猎天,以他的武功和修为,在对手的面前竟然无法做出反击,对手的武功已经到了高深莫测的地步。
楚紫菡惊奇的问:“看没看清对手的样子?”
楚猎天的目光变得有些迷离:“她是个少女,个身穿红衣服的少女……她是我所遇到过的最美丽的女人……”
楚猎天对那位神秘少女的赞赏显然让楚紫菡有些尴尬,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楚猎天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女儿的感受,他继续说:“她的美丽让我难以描摹……就像清纯和美丽,纯洁与娇艳的混合体……”
蒙南的身躯忽然一震,不由自主联想起自己发生车祸时所遇到的少女,她和楚猎天的描述竟然是惊人的相似。
楚猎天仍然沉浸在深深的震撼之中:“她只是朝我微笑了一下,我的脑海顿时变得一片空白,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关在在了地牢之中。”他感激的看了看蒙南:“如果不是蒙师侄找到这里,吸引了那帮黑衣人的注意力,我也不会成功的从他们的手里逃出来。”
楚紫菡忍不住看了蒙南一眼,她的目光中包含着歉意,显然在为之前对他的无礼和偏见而惭愧。
蒙南向她顽皮的眨了眨眼睛,楚紫菡的俏脸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她把目光投向远处。
慧空看到了他们之间微妙的一幕,忍不住咧开了大嘴,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楚师叔,你是在哪里被抓的?”蒙南开口问道。
楚猎天皱了皱眉头:“体育场工地,我追踪上次从你手里逃跑的那个妖狐,现在回想起来她好像是故意把我引到那里!”
智能插口问:“刚才的那些黑衣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追杀我们?”
“他们是负责看押我的武士,多数都是变种人,我估计他们都是那名神秘少女的手下……”楚猎天说完,又把目光转向蒙南:“对了!你怎么会找到这里?”
蒙南把之前的发生的事情详细向他讲述了一变,楚猎天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这件事到底和殷氏企业有没有关系?”蒙南终于把这个困扰他多时的问题提出来。
楚猎天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遗忘之城虽然被他买下,可是殷氏集团始终都没有对它进行任何的开发,而且……我在被俘期间根本没有见到殷氏企业的任何成员。”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我好像做了一场梦,中间的那段事情我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楚猎天痛苦的抓住了头发:“为什么?中间的那些事情我一点都想不起来?”
蒙南和智能互相对望了一眼,楚猎天的遭遇显然并不仅仅像他说得这样简单。
蒙南轻声说:“也许你所发生的一切都和殷氏企业有关,想查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必须从殷东权入手!我们可以报警调查他!”
楚猎天缓缓的摇了摇头:“你恐怕不清楚殷东权的实力与地位,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任何人都不敢去调查他。”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气温降得很低,他们相互依偎着挤在一起,用彼此的体温温暖着对方,蒙南故意和楚紫菡靠在一起,虽然隔着厚厚的冬装,他仍旧能够感受到楚紫菡身体传来的淡淡幽香,楚紫菡的俏脸始终有些微红,可是她并没有反对。
楚猎天看来十分的疲惫,他靠在女儿的肩头已经睡了过去,遮天蔽日的沙尘完全遮盖了月光,这个夜晚显得越发的阴森和恐怖。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狼嚎,仍然未睡的楚紫菡下意识的把娇躯靠紧了蒙南。
“别怕!也许只是一只过路的野狼!”蒙南轻声的安慰她。
楚紫菡明澈的美眸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温婉的微笑,她对蒙南还是头一次这么温柔。
更为响亮的一声狼嚎随后又响起,紧接着狼嚎声越来越多,声音此起彼伏,所有人全部被惊醒了。
楚猎天迅速从地上站起身来,他飞身跃向烽火台的顶端,慧空和智能也先后跳了上去,蒙南和楚紫菡一起跃起,可能是他的轻功还不到位,脚下没有站稳,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跌落下去。
楚紫菡及时的抓住了他,蒙南借着她的帮助站稳了身形,风沙之中,无数白点向他们所处的烽火台包围而来。
楚猎天骇然说道:“狼群!”
蒙南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恐怖的景象,白色的狼群潮水般向烽火台包围过来,楚猎天大声说:“我们要紧靠在一起,千万不可以分开!”他的声音也微微的发颤。
狼群行进的速度超出了他们的想像,很快就已经到达了烽火台的边缘,将烽火台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困起来。
“狼怕火光,也许我们可以燃起一堆篝火……”楚紫菡轻声说。
马上她就意识到自己的方法并不可行,他们的手中虽然有火种,但是没有枯枝和干柴可供燃烧。
蒙南抽出了双刃剑:“妈的!跟它们拼了!”
慧空双手合什说:“蒙师弟还是不要妄动杀孽的好!”
蒙南真有些哭笑不得,都到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抱着菩萨心肠,待会饿狼冲上来的时候,不知道他的阿弥陀佛有没有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