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神秘少女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神秘少女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身体传来的剧烈疼痛让蒙南从昏迷中醒来,少女静静的躺在他的怀中仿佛还在熟睡,他看了看周围,自己竟然处在一片广袤的冰原中,天空不知何时晴朗了起来, 远处刚刚露出地面的太阳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为冰原带来一层金色的光辉,却没有带来丝毫的暖意。清冷的空气异常干燥,仿佛一张砂纸在揉搓着自己的鼻孔,这淡淡的疼痛让蒙南感受到自己的生命依然存在。他轻轻移动了一下身躯,左臂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了起来,他马上判断出自己的左侧桡骨肯定出现了骨折,他诧异于自己顽强的生命力,躺在这么寒冷的地方自己居然没被冻僵。

少女的面容一如百合花般恬静,她的唇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好像仍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蒙南挣扎着从雪地上站起,他将少女的娇躯横放在膝盖上,用腰带将少女纤长的玉腿系住,另一端挂在自己的颈部,只有这样他才能仅凭自己的一条右臂抱住她的身躯。

蒙南利用腕表的方位仪辨明了自己现在所处的方位。蹒跚着向茫茫雪野中走去,前方耸立着冰柱群崩塌后的残垣,在雪野上投下一个个犬牙交错的光影。

蒙南深深吸了一口气,仔细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情景。他马上明确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他首先要找到自己的几位同伴,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像自己一样幸运,能够从这场惊天动地的冰裂中逃生。

蒙南在为他们的命运深深担忧着,一声梦呓般的呻吟声打断了他的沉思。少女长长的睫毛轻轻忽闪了两下,她深蓝色的美目缓缓开启,明澈的眼波落在蒙南的身上。

蒙南掩饰不住内心的震惊,他的表情显然没有逃过少女的眼睛,少女的脸上露出一个无邪的笑容。蒙南正想将她从身上放了下来,可是看到少女**的双足,又不由得犹豫了一下。无论是谁也不忍心让这美的足踝踏在冰冷的雪地之上。少女轻声说:“你可以放下我,我不怕冷……”蒙南睁大了双眼,这少女分明是对自己说话,他不能置信的说:“你没有事吧?”



她轻轻点了点头头:“很好……”

“你叫什么?”蒙南小心的将她放下来。少女嫣然一笑:“我叫蓝欣!”蒙南不小心牵动了左臂的伤口,痛得忍不住叫出声来。

蓝欣关切的问:“你受伤了!”蒙南笑了笑:“没事!”

蓝欣的小手轻轻放在蒙南左臂的伤口处:“是不是这里?”蒙南点点头。



蓝欣缓缓闭上了美目,一道淡蓝色的光晕包绕在她的小手和蒙南伤口接触的地方,随着光线亮度的不断增强,蒙南伤口的疼痛奇迹般的消失了。她轻轻舒了口气放开了蒙南的臂膀,蒙南留意到她的额头渗出微微的细汗。

“你活动一下试试看。”蓝欣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蒙南点点头,他小心的活动了一下胳膊,原本骨折的左臂居然完全恢复了正常,他用力挥舞了一下臂膀,眼前的这位女孩分明是先前车祸后遇到的少女,她拥有强大的修复能力并不奇怪。

蓝欣静静伫立在雪野中,晨风吹起她红色的衣裙,她宛如邻家女孩般单纯的脸上挂着一丝恬静的微笑,让人从心底生出呵护的感觉。蒙南原来并不相信命运的存在,可是眼前的一切让他深深迷惑了。

“我的同伴失踪了,我必须去找他们!”蒙南的声音异常的坚定。

“我和你一起去!”蓝欣温柔的说。

蒙南点点头,他并没有拒绝,让一个柔弱少女单身留在冰原上,并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



走过前方断裂的冰柱群,蒙南忽然看到冰原鹿躺在不远处的地方,一根巨大的冰柱倾倒在它的身上,它的身体被从中砸成了两段,眼睛仍然注视着蒙南他们的方向,目光早已暗淡,生命已经脱离了它的躯壳。

蓝欣用力咬住樱唇,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来到冰原鹿的身前,轻轻抚摸着冰原鹿已经失去温度的身体:“雪儿……”

“你们早就认识?”蒙南隐约明白冰原鹿为什么要将自己带到这里,又为什么对自己这样亲切,灵盾说得不错自己的确和冰原鹿有着某种共同点,至少他们两个都和这个叫蓝欣的少女先后有过接触,说不定冰原鹿也吃过她的药丸。

蒙南马上又否决了这个想法,如果冰原鹿吃过药丸,也不会被冰柱轻易砸死了。这时候他才想起灵盾,自从苏醒后,还没有听到它的声音,抬起手,却发现指环早已不见了,看来一定是在昨晚冰裂的时候失落在某处。

蓝欣轻轻抚摸着冰原鹿的遗体,一层晶莹的冰层出现在冰原鹿的身体外,将冰原鹿封闭在其中。蒙南看的目瞪口呆,蓝欣一定拥有强大的魔法力,却不知道拥有这样强大的能力,又怎么会被人禁锢在冰宫之中。

埋葬完冰原鹿,蓝欣抬起头来,脸上的泪痕仍然未干:“我们可以走了!”



在断裂的冰柱群中搜索了整整六个小时,蒙南仍旧一无所获,蓝欣很少说话,多数时间都在沉思和冥想,蒙南本来担心她单薄的衣裙根本无力阻挡极北高原的严寒,可是看到她步履轻盈的样子,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接近黄昏的时候,冰原上重新刮起了大风,迎面吹来的风雪让两人前进的步伐变的艰难起来,蓝欣的表情已经开始变得不自然,蒙南敏锐的觉察到她的娇躯在微微的发抖:“你冷吗?”蓝欣摇了摇头,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蒙南脱下防寒服为她穿上。他看了看蓝欣**的双足:“要不还是让我背你……”蓝欣顺从的点点头,蒙南俯下身去将蓝欣柔软的身躯负在背上,夕阳将两人的背影越拉越长,预示着漫漫的黑夜即将来临。

蒙南仍然不愿意就此放弃,他必须在天黑到来以前再完成一遍搜索。蒙南回身看了看蓝欣,她的身上充满了神秘,如果她从冰中复活尚可以用科学来解释,人类并不乏这样复苏的先例,可是后来她为自己疗伤,就无法用常理来解释了,如果真的是她曾经到过自己所在的世界,自己体内的异种能量肯定也是拜她所赐。蒙南隐隐觉着她的身体构造肯定超出了自己原来的认知范畴。

“这片冰原除了我们以外,没有其他人!”蓝欣小声说。

蒙南微微一怔,仍然倔强的向前走去。



天色终于暗淡下来,蒙南心中的希望也随着气温一点点的变冷,他终于放弃了继续搜索,久久凝望那片崩塌的冰柱群:“你们绝不可以有事……”

“他们不会有事!”蓝欣语气坚定的说。

蒙南苦笑着说:“希望一切像你说的那样。”

蓝欣轻声说:“我体内的能量在短时间内仍然无法完全恢复,可是我仍然能够感觉到这里发生的一些事……”

“那你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他们应该正在前往正北的方向!”蓝欣伸手指向远方。



殷东权垂首走入石室之中,纵然他现在已经贵为联邦主席,可是在湄喜的面前,仍然保持着相当的尊重。

“师父!”他谦恭的叫道。

湄喜深邃的眼眸静静打量着殷东权:“找到他们了?”

殷东权点了点头:“我刚刚收到消息,已经抓住了罗小蛮和雨灵,现在她们应该被送往地心城了。”

“有没有蒙南的下落?”

殷东权摇了摇头:“或许他已经死在那场冰裂中。”

湄喜冷笑说:“他才没有那么短命!”

殷东权的双目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杀机。

“暗月之书的事情有没有进展?”

“弟子惭愧!”

“看来我果然高估了你的实力,当初你对我说暗月之书藏在少林寺中,可现在少林寺已经在你的控制之中,暗月之书却依然杳无音讯!”湄喜越说越是生气,霍然站起身来。

殷东权额头不禁冒出了冷汗:“师父,弟子一直都在尽力寻找这本书的下落……”

“尽力?我倒要问问你,云濛这段时间曾经多次去少林寺进香,她究竟在寻找什么?”

殷东权的表情一片愕然:“弟子……并不知道……”

“你眼中只有你联邦主席的宝座,其他的事情你又怎么会在乎?”

“师父……”

湄喜咄咄逼人的说:“既然你无力帮我,这件事我还是自己解决,以后你我各不相干!”

殷东权慌忙解释说:“师父,现在罗小蛮已经落入了我的手中,利用她我可以让罗烈说出魔晶石的所在,得到魔晶石等于暗月之书的事情成功了一半。”

湄喜淡然一笑:“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什么罗烈,而是云濛,我知道你们曾经相爱过,你心中一定还在想着她,可我没有那样的耐性,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地心城是极北高原的一座相当特别的城市,她位于极北高原最大的盆地洛桑冬中心,一年四级温暖如春,是极北高原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它的特别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气候和地形,还因为地心城独特的政治立场,市长傅天翔一贯保持中立,与联邦和反对军之间都保持着友好的关系。

和美女同行总会引来别人的注目,蒙南对别人的羡慕眼光早已经习以为常。不过他现在并没有过去那样的虚荣感,同伴的失踪让他的情绪变得十分低落。

蓝欣和蒙南之间很少交谈,却轻易就可以猜测到蒙南的想法和心思。

“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蓝欣建议说。

蒙南点点头,尽管他很想去城内寻找其他人的消息。

两人在地心城东城区的云萝湾酒店住下,酒店建筑在一个天然的裂谷内,周围温泉遍布,前方还有一面平整如镜的小湖,是地心城景色最为优美的住宿点之一。

蒙南身上还有不少从水晶岛交易得到的联邦币,在这里仍然可以派上用场。

蓝欣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异常的惊奇,她不时的向蒙南问东问西,蒙南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将自己先前的记忆完全忘记。

想知道同伴的所在,通过网络查询是最为便捷的方式,酒店的每个房间都配有电脑,蒙南一边吃着服务员送来的美食,一边检索查询着近日地心城的警讯,结果却令他失望,地心城的治安状况看来很好,最近并没有任何人被捕入狱的消息。

蓝欣一边吃着薯片一边来到他的身边坐下,对电脑这个新奇的事务也大感好奇,不过她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十分出众,旁观了不到五分钟,便已经懂得了其中操作的关键。

蒙南调出最近三天来各个旅店入住旅客的最新资料,长长的名单让他傻了眼,这样一个个查找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相符的目标。

蓝欣小声说:“就算他们已经来到了这里,也不会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入住。”

蒙南点了点头:“我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一页一页的检索。”

蓝欣露出一丝微笑:“或许我可以帮你。”

“怎么帮我?”蒙南有些诧异的问。

“我可以从你的脑海中读到他们的影像,然后的事情就可以交给我做了。”

蒙南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蓝欣的纤手轻轻落在蒙南的前额上:“集中你的精力让他们的影像浮现在你的脑海中。”

蒙南闭上眼睛,同伴们的影响一一在脑海中浮现。

蓝欣美丽的眼眸中流露出淡蓝色的光芒,蒙南脑海中的形象清晰的反映在她的脑波之中。

蓝欣来到电脑前,她的双手并未碰到键盘,可是屏幕却疯狂的翻动起来。

蒙南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样的翻动频率他是一个字也看不清,不知道蓝欣能够从里面找到什么结果。。

屏幕忽然静止在那里,屏幕上出现一片人头攒动的画面,蓝欣的目光所及,画面也随之放大,最终定格在两个人的身上。

虽然只是背影,可是蒙南已经分辨出这两人分明是慧空和智能,蓝欣将录像倒退,呈现出两人的面孔。

蒙南惊喜的大喊起来:“是他们,没错!”

蓝欣小声说:“这段录像来自于东城入境处的监控录像。”

蒙南惊奇的说:“这属于警方的隐秘资料,并没有公开在网上,你怎么找到的。”

蓝欣微笑说:“我可以在三秒钟内找到它的密码,进入其中并不困难。”

“原来是个天才美眉!”蒙南心中啧啧称奇。

“我们这就去找他们!”蒙南迫不及待的披上外衣。

蓝欣摇了摇头:“这段录像只是能够证明他们现在就在地心城内,并不能告诉我们他们的具体位置。”她停顿了一下又说:“根据我的搜索,他们两个并没有在任何的旅店中住宿,暂时无法调查到他们的资料。”

蒙南有些失望的重新坐了下来:“那我们该怎么办?”

“有两个方法,一是我们去找遍城内的每一个角落,或许可以碰到他们。”

‘“还有呢?”蒙南迫不及待的问。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让他们来找我们。”

蒙南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说:“对啊,可以登寻人启事,或者把我们的照片发到网上。”他笑眯眯的望着蓝欣:“我相信,你一定有这样的本事。”

蓝欣笑着说:“不过根据我从你脑子里了解到的资料,他们上网去找你的机会微乎其微,最大的可能就是电视。”

蒙南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不过就算蓝欣可以成功的将他的消息发布在电视中,引来慧空和智能的同时,说不定也会将敌人招来,那岂不是更加麻烦。

蓝欣小声说:“我们可以约他们在某个地点相见,到时候我可以轻易搜索到他们的脑电波,在其他地方相见就可以了。”

蒙南现在对蓝欣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有了她帮助自己,任何事情都变得容易了许多。他心中对罗小蛮和雨灵的安危仍然牵挂不已,可是蓝欣在搜索的过程中对她们两个却只字未提。

“蓝欣,你有没有另外两个女孩子的消息?”蒙南心存侥幸的问。

蓝欣摇了摇头:“没有,我并没有搜索到关于她们两个的任何资料。”

蒙南一颗心变得异常沉重,默默无语的望向窗外。

“你很担心她们?”蓝欣柔声问。

蒙南点了点头。

“我从你的脑波中感受到,你对她们的感情很深,如果她们知道你这样牵挂着她们的安危,心中一定会十分的感动。”蓝欣深表同情的说。

蒙南露出一个微笑:“你打算什么时候将我的讯息传给慧空和智能?”

“每天清晨八点钟的时候,是地心城天然磁场最弱的时候,我可以在这时侵入电视台的讯号,将你想要传达的讯息发送出去。

蒙南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距离她说得时间还有整整十六个小时。不过慧空和智能这段时间应该不会离开地心城,因为之前他们已经约定前往这里,两人找不到自己,一定不会先行离去。

蒙南活动了一下酸麻的脖子:“为了感谢你对我的帮助,我请你吃顿丰盛的晚餐。”

蓝欣甜甜的笑了起来:“既然盛情相邀,我当然不好拒绝。”



蒙南和蓝欣来到餐厅前的时候,却被侍者在门前挡住,他有些傲慢的笑了笑:“对不起先生!”他指了指一旁的警示牌。上面写着‘衣冠不整,不得入内’

蒙南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异世界也会有这么多的狗屁规矩,不过看了看自己,一身破破烂烂的运动装,蓝欣的红裙子虽然漂亮,可是光着一双晶莹的小脚丫,多少也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蒙南笑了起来。

蓝欣有些生气的抗议说:“我们不在这里吃饭了,他的目光好讨厌!”

蒙南笑着说:“我保证,马上让他像只哈巴狗一样欢迎我们。”

无论在哪里,钱可以轻易解决很多的问题,蒙南虽然远远称不上富有,可是他现在拥有的联邦币,仍然可以让他舒舒服服的生活几天,况且他从来没有简约生活的概念。

旅馆的超市内拥有很多名牌服装,蒙南为自己挑选了一套礼服,男装本身就这么几种,轻易就可以搞定,可是蓝欣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却发了愁。

蒙南换好衣服,神采奕奕的来到蓝欣身边,看到她仍然穿着红裙子呆呆坐在那里不动,有些奇怪的问:“为什么不挑选衣服?”

蓝欣红着俏脸说:“全都太……”声音突然低了下去:“太暴露了……”

蒙南呵呵大笑了起来,没想到蓝欣居然这么传统。

蒙南作主为蓝欣挑选了一条红色的晚礼服,递到她的手中:“相信你穿上它一定会非常的漂亮。”

蓝欣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接了过去。



当蓝欣从更衣室中出来的时候,蒙南的眼神马上定格在她的身上,蓝欣本来就姿容出众,红色晚礼服将她姣好的身姿完美的呈现出来,雪白细腻的香肩裸露在外,让蒙南看的几乎连鼻血都喷了出来,没想到蓝欣居然有材有料。

蓝欣从蒙南的眼波中马上分析到了什么,俏脸一红,小声说:“你不是好人!”

蒙南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他慌忙抛开满脑子的胡思乱想,蓝欣具有透视别人精神的能力,自己有什么非份的想法根本瞒不过她。

人靠衣服马靠鞍,当风度翩翩的蒙南和风姿绰约的蓝欣再次出现在那位侍者眼前的时候,他的腰呈九十度躬了下去。

蒙南得意的向蓝欣挤挤眼睛,蓝欣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餐厅内有不同种类的菜式可供选择,蒙南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段时间,对这里的一切有了相当的了解。他为自己和蓝欣点了套餐,在烛光下享用美食,的确有一种浪漫旖旎的味道。

看着优雅进餐的蓝欣,蒙南的眼前不觉浮现出自己和她初次相遇的那个夜晚,如果不是遇到了她,自己的生活应该仍然没有改变,或许仍然在父母的庇护下生活。

蓝欣觉察到蒙南的眼光,抬起头,轻声说:“你在想什么?”

蒙南笑了起来:“以你的能力可以轻易探测出我的想法,为什么还要问我?”

蓝欣微笑着说:“你放心,我不会滥用我的能力,我会尊重你内心中的隐秘世界。”

蒙南小声问:“蓝欣,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蓝欣笑了起来:“我怎么会忘记呢,是你从冰宫中将我拯救出来。”

“我说得并不是这件事。”蒙南感到有些失望,他调整了一下思路,郑重说:“我们曾经见过,在冰宫之前就已经见过。”

蓝欣的目光充满了迷惘,仿佛并没有理解蒙南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蒙南叹了口气,他低声说:“你认不认得湄喜?”

蓝欣听到湄喜的名字俏丽忽然变得煞白,嘴唇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我有些累了,想先回去休息。”她站起身匆匆离去。

蒙南诧异的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皱了起来,蓝欣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