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冰雪大陆(上)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冰雪大陆(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过蒙南经过这一番搏杀也累得够呛,拄着戮天剑气喘吁吁的说:“幸好只是小股敌人,要是来了大部队,就麻烦了。”

那只冰原鹿迈着优雅的步伐来到蒙南身边,十分亲密的在他身体上蹭了蹭,似乎在感谢蒙南刚才的救命之恩。

蒙南笑着说:“你别假惺惺的跟我套近乎,如果真的感谢我,就帮我找到水源,我就快渴死了。”

冰原鹿好像真的听懂了蒙南的话,两条前腿跪了下去,蒙南惊奇的看着它。

灵盾怪叫说:“它是让主人骑上去!”

蒙南小心翼翼的跨坐到冰原鹿的背上,那冰原鹿重新站立起来,撒开四蹄向西北的方向跑去,它本性的速度奇快,蒙南开始还能坐稳,到后来不得不搂住它的脖子,约莫奔行了十多分钟,眼前出现一片白茫茫的迷雾。

冰原鹿的速度明显减缓了下来,走入迷雾之中,缓缓而行,蒙南幸好有手上的腕表在,电子记录仪自动生成路线地图,借助这个小型装备,可以顺利的找到回去的路线。



单凭肉眼很难在迷雾中辨明方向,可是蒙南马上就感觉到这里的温度好像提升了许多,空气也要比刚才潮湿和温暖,心中异常喜悦,看来自己距离水源不远了。

耳边听到水流的声音,冰原鹿停下了脚步,灵盾已经惊喜的大叫起来:“温泉!主人,你的脚下就是温泉!”

蒙南从冰原鹿的背上跳下,皮靴果然踏在浅浅的小溪中,他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周围的环境,躬下身,双手掬起溪水送入嘴中,真的是芬芳甘醇的淡水,水温至少在四十度以上,正好适于人类引用。

蒙南心中一阵狂喜,饱饮了一顿,又取下随身携带的水壶,将所有水壶装满,自己这才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超出和智能事先的约定,必须要折返回营地了,现在不知道罗小蛮和雨灵要哭成什么样子。

那只冰原鹿十分善解人意,重新跪下让蒙南骑到背上,然后又将蒙南带到刚才杀掉饿狼的地方,蒙南拍了拍它的背脊:“送佛送到西天,你既然送我到这里,也不差多送一程,再往前走走吧。”

冰原鹿按照蒙南的指示继续前行,好在蒙南是一条直路走过来的,路线十分的简单。不到二十分钟已经看到了他们扎起的营地,远远便看到罗小蛮和雨灵站在营地外迎着寒风在眺望,蒙南用力的挥手大喊起来:“小蛮!雨灵!我回来了!”

罗小蛮和雨灵同时向蒙南的方向跑来,蒙南跳下冰原鹿一溜小跑的迎了上去,将两位望眼欲穿的女友搂入怀中。

智能搀扶着慧空也从营帐中走了出来,智能激动的说:“你再不回来,我们就要去找你了。”

慧空嘶哑着喉咙说:“可是又担心……你回来找不到我们……”

罗小蛮和雨灵在蒙南的怀中轻声的啜泣。

蒙南笑着安慰她们:“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嘛!对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找到水源了!”

蒙南解下身上的水壶,分发给大家,将刚才自己的奇遇绘声绘色的讲述了一遍,说到冰原鹿的时候,回身指了指那只冰原鹿的方向,可是身后已经空空如也,那只冰原鹿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离去了。

智能双手合什说:“多谢佛祖佑护!”

蒙南暗想,这跟佛祖没有什么关系,不过那只冰原鹿的出现的确是自己的幸运,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冰原鹿好像对自己特别亲切,不知道它前世是不是跟自己有缘?

饮下蒙南带来的淡水,每个人的精神都好了许多。这时候风力明显开始加大,他们慌忙躲进营帐。

罗小蛮调出电子地图,蒙南和雨灵凑了过去。

罗小蛮指向地图说:“从这里向西北方向行进,大约三百公里后可以抵达地心城,这段路程海拔会逐渐升高,而且大都是冻土地带,很少有人居住。”

蒙南点了点头:“我已经记录下水源的位置,只要我们带上足够的淡水,通过这片地带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雨灵说:“以我们现在的行进速度,这三百公里恐怕至少要花费一个星期,这还是在一切顺利的条件下。”

慧空叹了口气:“都是我拖累了大家。”

蒙南笑了起来:“我们反正没有什么要紧事,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游览一下。”



等到风力减弱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他们收拾营帐之后动身出发,争取在天黑之前抵达水源所在的地方。

根据电子路线图的指示,他们一路前行,慧空体内的毒素又开始发作,体温再次升高,他们中途不得不走走停停,来到水源的时候竟然耗去了整整五个小时。

浓雾仍然没有消散,加上天色已经变黑,目力所能够达到的范围最多在两米左右,自从抵达这片土地,这里应当是最舒服的地方,温泉散发的大量水汽,将附近的气温提升了许多,地面上生长着许多不知名的植物,踩在上面软绵绵的,跟硬梆梆的冻土相比,简直是一种享受。

蒙南和智能找到一块相对干燥的地面扎好营帐,慧空这段跋涉,身体已经几近虚脱,回到营帐中便躺在那里,咳喘不断。

温泉对女孩子具有难以抗拒的诱惑,雨灵和罗小蛮郑重警告过蒙南之后,便开心的去温泉沐浴。

蒙南老老实实的为两人望风,虽然心中不断浮现着歪心邪念,可是想到后果的严重性,还是硬生生摁下了这个念头。

罗小蛮和雨灵宛如出水芙蓉般出现在蒙南的面前,故意说:“好舒服!”

蒙南咽了口唾沫:“你们两个太歹毒了,分明在考验我坚强的意志。”

罗小蛮笑着来到他的身边,在他面颊上吻了一记:“收起你满脑子**龌龊的思想,好好去洗个澡吧,这样的机会只怕不多。”

雨灵也在蒙南的另外一边脸上亲了亲:“这些天辛苦了,好好享受一下温泉吧。”

蒙南分别搂住她们的纤腰:“真要是觉得我辛苦,为什么不好好慰劳一下我。”

罗小蛮和雨灵同时挣脱开蒙南的怀抱:“我们去准备晚餐,让你好好吃上一顿。”

蒙南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想起自己刚才错过了一个鸳鸯戏水的机会,暗骂自己傻瓜。



来到温泉中美美的泡了下去,周身的疲乏在温暖的水温抚摸下,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蒙南真想躺在水中好好的睡上一觉。

正当他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感到有些异样,睁开双目,却看到不远处一双眼睛正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己,蒙南吓了一大跳,慌忙将身体没入水中,这时才看清对面原来是那只冰原鹿。

“喂!你老兄来也要打个招呼,神出鬼没的想吓死我!”

冰原鹿垂下头去,嘴唇探入水中喝了几口,然后转身向迷雾中走去,看来这温泉是冰原鹿饮水的地方。



在温泉好好休息了一晚之后,第二天十点,浓雾变得淡薄了许多,蒙南一行重新踏上征程,经过这一个夜晚的休养,他们的体力都恢复了许多,刚刚收拾好帐篷,就听到迷雾中传来一阵杂乱的蹄声,蒙南微微一怔,示意大家做好准备,以防意外的情况发生。

“鹿群!”雨灵惊奇的说。

迷雾中却是一群冰原鹿缓缓向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被蒙南救下的那只。

蒙南粗略的估计了一下,鹿群至少在五十头左右,在那只冰原鹿的带领下步调一致的前进,看来那只冰原鹿是它们的领袖。

距离他们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鹿群停止了行进,那只冰原鹿缓缓来到蒙南的身前,屈膝跪了下来。

蒙南笑着说:“我只不过是救过你一次,没必要这么隆重吧!”

没想到这只冰原鹿仍然跪在地上不起,分明是要蒙南上去骑乘。

蒙南拍了拍它的背脊:“你既然执意要送,我也不跟你客气,不过我们总共有五个,你也应该派出几名手下来帮忙才对。”

冰原鹿扬起头,轻声吼叫,果然又有几只冰原鹿走了过来,蒙南喜出望外,有了这些冰原鹿的帮助,他们的路程会缩短很多。

他们分别挑了一只冰原鹿骑了上去,蒙南也跨上那只冰原鹿的背脊,冰原鹿站起身来,仍旧是走在队伍的最前,步履矫健的进入前方的浓雾之中。



离开温泉以后,冰原鹿明显加快了前进的速度,让蒙南奇怪的是,自己并没有跟它说过要去哪里,可是冰原鹿分明是向地心城的方向前进。

罗小蛮和雨灵一左一右在蒙南的两边行进,罗小蛮娇笑着说:“蒙南!看不出你居然有当驯兽师的天份!”

蒙南笑着说:“天份谈不上,主要是这只冰原鹿知道知恩图报。”

冰原鹿行进的速度很快,黄昏的时候已经带着蒙南一行来到冰川地带,再往前走要通过狭长凶险的冰柱群,冰原鹿一个个停止了行进,蒙南从冰原鹿的背上跳了下来,看来下面的路程要靠他们自己行走了。

其余的冰原鹿马上便转身回去,只有那只被蒙南救过的冰原鹿仍然站在那里。

罗小蛮推了推蒙南:“看来它对你产生感情了,舍不得你呢,还不去跟人家道别。”

蒙南笑着点了点头,来到冰原鹿面前轻轻拍了拍它的长角:“多谢你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再来找你!”

没想到他们出发以后,那冰原鹿仍然跟在身后,并不愿意离去。

蒙南不得不停下脚步再次来到它的面前:“你还是回到同伴那里去,万一遇到饿狼就麻烦了。”

冰原鹿垂下头去,牙齿咬住蒙南的衣袖,用力的摇了摇,似乎告诉蒙南,它不愿离去。

雨灵小声说:“看来它是想跟我们一起走,蒙南,既然它那么有诚意,干脆我们就带上它吧。”罗小蛮也在一旁帮腔,希望蒙南将这只冰原鹿留下。

蒙南想了想,现在慧空行走不便,如果有冰原鹿可供骑乘,肯定会方便许多,于是便点了点头:“好吧!既然你一心想报恩,我们便给你这个机会。”

队伍重新出发,这只唯一的坐骑便交由慧空骑乘,灵盾小声对蒙南说:“主人,这只冰原鹿应该有相当的灵性。”

“有什么奇怪,任何物种都会有灵性。”

“主人你并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仔细观察了它和其他的冰原鹿,它的身体内好像有一些奇怪的力量,而且……”灵盾欲言又止。

“有话快说!”

“它的身上的气息和主人有着某种共同之处。”

蒙南瞪大了眼睛,这混蛋不是变着弯儿骂自己吧。

灵盾慌忙解释说:“主人,我对能量场有着超人一等的敏感,我是说冰原鹿的能量场和你极为相似。”

蒙南笑了起来:“胡说八道,我跟它没有任何的共同之处。”

罗小蛮看到蒙南奇怪的表情,也凑过来问个究竟,知道灵盾的话以后,笑得连眼泪都掉出来了:“蒙南,灵盾在骂你哩!”

“我没有!”灵盾诚惶诚恐的解释说。

蒙南恶狠狠的扬起指环:“好小子,我马上便将你丢下冰谷,让你在这里呆上一生一世。”



话虽然这么说,蒙南却不会去做,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跟这只冰原鹿有什么样的联系。不过灵盾说的话应该有些道理,以后也许会解开这个秘密。

他们现在的海拔已经在四千公尺以上,空气变得稀薄起来,临近夜晚气温急剧下降,脚下都是湿滑的冰川,每行进一步都变得异常艰难。

慧空现在的状态是所有人中最差的一个,嘴唇因为缺氧而变成了青紫色,张开嘴巴大口大口的喘息,不时喷出一团团的白雾。

蒙南指向冰川的顶端,他们距离那里已经不远:“趁着天色没暗下来以前,我们争取越过顶峰,在冰川的那一侧休息。”他转向慧空问:“你有没有问题?”

慧空摇了摇头:“放心,我还撑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