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冰雪大陆(上)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冰雪大陆(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智能的努力对慧空并没有太多的帮助,不过灵盾毕竟吸出了慧空体内大部分的毒素,慧空在沉睡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苏醒过来。

当他知道因为自己,所有人一直都没有休息,而且他在头脑不清的时候竟然喝光了船上所有的淡水,心中更加感到愧疚。

“都怪我连累了大家……”慧空的声音十分嘶哑。

蒙南笑着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大家同坐一条船,不用这么客气。”他表面上虽然轻松,可是心中却十分的沉重,就算他们能够顺利登上陆地,可是在短期内无法找到水源的话,也将面临死亡的考验,更何况现在慧空体内的毒素并没有完全肃清,随时都有毒发身亡的可能。

慧空黯然说:“我死了没有什么,可是少林的圣物一日没有送到圣僧手中,我岂能甘心……”说到情动之处,忍不住落下泪来。

蒙南安慰他说:“慧空师兄请放心,我们一定会顺利将圣物护送到少林,之前这么大的风雨我们都成功的捱过,眼前这点小小的磨难又算什么?”

慧空重重点了点头。



罗小蛮独自站在船尾,凝望空中的明月,一双美眸荡漾着晶莹的泪光,自从跟随蒙南离开云都之后,再没有任何父母的消息,因为担心被殷东权那些人截获他们的信息,她不敢主动与父母联系。白天的时候还有蒙南和雨灵他们为自己分散精力,可是每到夜晚,这份思念就变得尤为深刻和强烈。

“不知道爸爸他们怎样了……”罗小蛮小声的感叹说。

“有句老话叫‘吉人自有天相’,他们为人这么好,我相信老天爷一定不会慢怠他们!”蒙南大步从她的身后走来。

“咊!你这个讨厌的家伙,深更半夜不去睡觉,居然偷听我的隐私!”罗小蛮挥拳欲打,来到蒙南的身上,却是轻轻拍了一下。

蒙南握住她的皓腕,将她揽入怀中,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罗小蛮被海风吹冷的娇躯。

“这么晚为什么不回去休息,一个人傻乎乎的在这里吹海风?”

罗小蛮反唇相讥说:“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不回去睡觉,跑到这里来偷听别人说话?”

蒙南呵呵笑了起来:“我本来已经睡了,可是梦中老是想到你,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干脆爬起来,去你房间看看,是不是有犯罪的机会。”

“讨厌!”罗小蛮心中一阵温暖。

蒙南深情的在她唇上吻了一记:“是不是想家了?”

罗小蛮点了点头,两颗晶莹的泪珠儿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蒙南凝望云都的方向,轻声说:“我答应你,这次的事情完成之后,我们便马上赶回云都,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将罗校长他们解救出来……”



云都的夜晚并不宁静,殷东权平静注视着眼前的罗烈,一个月不见,长期未经清理的长发和胡须让罗烈整个人显得憔悴了许多,然而他的眼神没有任何改变,冷静而睿智,让人无法琢磨他复杂的内心世界。

罗烈笑了起来:“没想到联邦主席会在深夜来会见一个囚犯。”

殷东权友善的笑了笑,从口袋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香烟,推了过去。

罗烈抽出一支香烟,殷东权主动为他点燃。

罗烈深深吸了一口,扬起头,吐出一团烟雾,在灯光下微微发蓝,袅袅升腾。

“罗校长知不知道此次我前来的目的?”

罗烈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他审视着这个年轻的对手:“说句心里话,本来我以为自己算得上了解你,可是这段时间我发现,你远比我想像中要复杂和可怕。”

殷东权呵呵笑了起来:“罗校长这句话恐怕说错了,我的朋友从不觉得我可怕。”

“我们不会成为朋友!”罗烈的目光变得冷静而坚定。

殷东权叹了一口气:“我一直都在尝试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罗校长为什么总是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呢?”

“殷主席有什么话还是直说吧。”

殷东权缓缓点了点头:“自从云啸成死后,魔晶石便再也没有下落,你身为云都大学的校长,想必会知道一些消息。”

罗烈呵呵大笑了起来:“殷主席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件事,我也已经明确告诉了你,现在继续讨论这件事还有什么意义?”

殷东权盯住罗烈的双眸:“罗校长难道不想回复以往的身份和地位?”

罗烈慢慢摇了摇头:“失去的东西很难在找的回来。”

“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帮你找回失去的一切!”殷东权的这句话更像是一个承诺。

“我想答应你,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

殷东权的目光中流露出阴冷而残酷的杀机:“罗烈!你是不是将魔晶石交给了你的女儿?”

罗烈笑得越发开心:“我真是佩服殷主席的想象力,你既然已经认定是我拿走了那枚魔晶石,我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殷东权缓缓站起身来,冷冷说:“罗烈,你不要以为他们逃出云都便奔向了自由!”殷东权用力摇了摇头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很快我就会将你女儿的尸首带到你的面前!”



“陆地!我看到了陆地!”蒙南大声欢呼起来,响应他的却只有灵盾尖细的声音:“主人,现在天还没有亮,大家都在睡觉呢。”

蒙南兴奋的大叫:“已经清晨五点了,太阳就快晒P股了,我去叫醒他们!”

智能听到了动静,打着哈欠从舱房中走了出来,蒙南拍了拍他的肩膀:“快去准备,我们马上就要靠岸了。”



雨灵和罗小蛮因为缺水,身体变得十分虚弱,蒙南好不容易才将她们从梦中唤醒,雨灵刚刚拉开舱门,蒙南便冲了进去,抱起雨灵的娇躯,在雨灵的尖叫中连续转了两个圈子:“看到陆地了!”放下雨灵又冲到仍然躺在被窝内的罗小蛮身边:“懒猫!快起来!”

“不要闹!让我再睡一会儿!”

“再不起床,我要掀你被子了!”蒙南作势要掀开罗小蛮的被褥。

罗小蛮吓得啊的尖叫起来,搂紧了被子缩到墙角,俏脸通红的说:“喂!你好无耻,随随便便闯到女孩子房间来!”

蒙南呵呵大笑了起来,他的精神远远要比其他人好的多。

雨灵连推带搡的将蒙南请出舱外。



舰船停靠在极北大陆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六点三十分,气温很低,可是空气却异常的干燥,迎面吹来的风仍然是咸咸涩涩的腥臭味,折磨着他们干渴到了极点的神经。

慧空明显瘦了许多,虽然自己坚持能够行走,可是步履间显得虚弱无力。

蒙南将必须的行装准备好,最后一个走下了舰艇,放眼望去天地间仍然是一片灰黑,看不到任何的植被和生物,然而他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走下去,走下去才会有希望,走下去才会看到生机。

脚下的土地异常坚硬,这是极北特有的冻土带,寻常的刀剑都无法插入半分,在上面行走久了,足踝又酸又麻。

“妈的,这鬼天气!”蒙南看了看腕表已经是上午九点,天色仍然没有完全放亮,回头看了看,他们走出了很远,视野中已经看不到虚海。

“我们还是休息一下吧!”雨灵建议说。

蒙南点了点头,看了看慧空,他已经筋疲力尽,大口大口喘着气。

他们在一块巨石下暂时扎营,巨石可以阻挡从极北高原吹来的寒风。

智能悄悄拉了拉蒙南的衣袖,示意有话单独对他说。

两人来到外面,智能低声说:“蒙师侄,这样走下去不是办法,大家都是又渴又饿,如果仍然找不到水源,我们都会被渴死。”

蒙南点了点头:“我也正在考虑这件事,不如你们在这里留守,我先去前方看看,或许可以找到水源。”

智能摇了摇头:“这一带全部都是荒原,地形虽然单调,可是我总感到这里隐藏着某种危机,你一个人前去,没有旁人照应,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蒙南拍了拍他的肩膀:“慧空现在中毒在身,小蛮和雨灵都是女孩子,你必须留下来照顾他们,我也不是一个人单独前去,还有灵盾陪着我哩。”

智能想了想,现在的确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点了点头。

蒙南叮嘱他说:“我去找水源的事情,一定不要告诉她们,你只要对他们说我去找些枯枝御寒。”

“蒙师侄,你千万不可以走远。”

“放心,两个小时之内我一定会回到这里和大家会和。”



刚刚走出营地,风力明显变大了,蒙南取出戮天剑,将它变化为合适的尺寸,临时当成拐杖。

“灵盾,发挥你的能力,帮我尽快寻找到水源!”蒙南发号施令说。

灵盾叹了口气:“主人啊,我只是一个灵体,你不要将我当成猎狗使用。”

蒙南有些后悔的说:“早知道,我就把小白菜带来,它的鼻子比你厉害的多。”

“主人,这里的气温太低,不可能找到水源,运气好的话或许我们可以找到冰雪之类。”

蒙南点了点头,从腕表的温度指示来看,现在是摄氏零下二十度,水在这个温度下早已凝结成冰。

迎着冷风走了大约五里路,眼前仍然是一片荒芜,蒙南心中的希望一点点消失,他没有想到来到这片大陆之后首先面对的便是这死一般的沉寂。

“回去吧!风力会越来越大的。”灵盾小声的劝说蒙南。

蒙南倔强的抿起嘴角,这样空着手回去就是死路一条,他必须坚持前进。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吼,蒙南心中一惊,他迅速找到一块巨石,用来隐藏自己的身体。

吼声越来越近,间或夹杂着几声饿狼的嚎叫。

蒙南这才联想起这里的地名——饿狼滩,心中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上次在遗忘之都遭遇狼群的事情仍然记忆犹新,他现在是独自一人,再加上身体的状况并不在最佳状态,如果遭遇狼群的话,情况不容乐观。

藏身在巨岩后,小心的向外望去,只见一头体型俊美的白鹿拼命向他的方向逃来,身后五头瘦骨嶙峋的饿狼正在穷追不舍。

“那是冰原鹿!”灵盾悄声解释说。

蒙南点了点头,心中涌现出一丝希望,既然这里有生物出现,附近必然有水源。他不敢贸然冲出去,小心隐藏着自己的踪迹。

可没想到那只冰原鹿看了看巨岩,仿佛发现了蒙南的存在,亡命向蒙南的身边逃来,这样无异于将蒙南的藏身地暴露。

蒙南暗暗叫苦,越是不想多管闲事,偏偏事情就要找上自己,看来只有做好战斗的准备了。

冰原鹿逃到蒙南的身前,居然不再前进,一双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蒙南,仿佛认定了蒙南就是他的救世主。

灵盾提醒蒙南:“后面又来了三头饿狼。”

蒙南转过身去,难怪这只冰原鹿没有继续逃走,原来它已经看到后路被饿狼围堵。

蒙南苦笑着举起戮天剑:“小畜生,居然害我!”说的虽然轻松,可是蒙南心中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双手高擎戮天剑,卷起一阵狂飙,弧旋向身后劈去。

一头提醒巨大的饿狼正高高跃起,试图扑向那只冰原鹿,被蒙南的剑锋砍了个正着,从头到脚被劈成整整齐齐的两半,血腥将蒙南的斗志瞬间点燃,大声怒吼说:“妈的!一起上来吧!”

狼性残酷,同伴的死亡丝毫没有让它们感到恐惧,又有两头狼分别从前后攻了上来,它们已经看出,蒙南才是需要首先对付的目标。

以蒙南现在的武力对付几头皮瘦毛稀的饿狼还是绰绰有余,更何况还有灵盾从旁协助,三下五除便将八头饿狼劈的血流满地,呜鸣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