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狂龙怒凤(下)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狂龙怒凤(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慧空笑着说:“蒙师弟,其实你虽然表面顽劣,可是心肠却十分善良……”

蒙南皱着眉头作出暂停的手势:“打住,千万别说这种肉麻的话来麻痹我。”

慧空呵呵大笑了起来:“不过你的升龙拳果然厉害,竟然将炽天堡的凤鸣拳打败,假以时日你的武功不可限量。”

蒙南叹了一口气:“我体内的异种能量一日没有清楚,一日便不能放下这块心病。”

慧空开解说:“在佛祖的面前生又如何,死又如何,只不过是万般轮回中的一个片段。”

“弹指一挥间这种事我比你懂得要多,你当我真怕死吗?”蒙南摇了摇头:“NO!我担心的是我的家人,还有雨灵、小蛮她们,我如果死了他们会多么伤心?”他停顿了一下,又说:“所以,不管做出多大的努力,我都要活下去!”

“吉人自有天相,蒙师弟,你一定会没事!”



身后传来雨灵和罗小蛮甜甜的声音:“蒙南!”

蒙南转过头去,这个全新的造型让她们忍俊不住,捂着肚子弯下腰去。

蒙南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怎么?不够帅吗?”

她们同时摇了摇头:“超帅!”“帅呆了!”



舰船终于平安驶出了炽天堡的势力范围,越往北行,天气的温度变得越低,从静海越过图蓝海峡进入虚海以后,另一件意想不到的麻烦事发生了,他们用来饮用的淡水已经不多了,虚海的水质十分特别,苦涩异常,而且其中含有不少对身体有害的矿物质,无法直接饮用,当然这跟黑月和燕修的逃离也有一定的关系,他们对地理环境相当的熟悉,离去的时候带走了大部分的淡水。

蒙南在自己光秃秃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三个和尚没水吃,果然应验了这句话。早知如此,我怎么都不会剃这个光头。”

罗小蛮他们几个并没有听说过三个和尚没水吃的故事,蒙南乐呵呵将这个故事讲了一遍。

雨灵笑着说:“大吉大利,你的头发还是快快长起来吧,否则我们这一路岂不是要渴死。”

罗小蛮查看了一下电子地图:“我们距离最近的陆地还有七天的时间,可是我们剩下的淡水只够两天饮用了。”

雨灵点了点头:“唯一的办法就是折返回炽天堡去补给,不过也要耗去五天的时间。”

蒙南摇了摇头:“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为什么还要回去,不成,继续前进,或许这两天会有雨雪,一切不就解决了。”

罗小蛮秀眉微颦:“这不是赌运气的事情,如果这一路上没有雨雪,我们岂不是要渴死在虚海中?”

蒙南来回走了几步:“我少喝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用了尘方丈交给我的坐禅方法,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水分摄入。”

智能笑着说:“我同意蒙师侄的说法,我、慧空、蒙师侄三个都懂得坐禅,利用这种方法我们仅仅需要摄入很少的水份便能够捱过这七天。”

雨灵小声说:“可是我们原定的登陆地点应该在蓝江城,现在看来要改变登陆地点了。”

罗小蛮点了点头:“我们能够到达最近的登陆点在饿狼滩,从饿狼滩前往雪域迷城路途艰险,中间还要穿越雪松林和冰川,相对我们原来计划的路线要危险的多。”

蒙南微笑着说:“最危险的关卡我们都已经渡过了,下面的路程肯定会顺利的多。”

罗小蛮轻声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早日登上陆地,才能够尽快找到水源。”



虚海的风浪远比静海要小,可是海面上总是笼罩着一层浓雾,舰船的行进只能依靠雷达来定位,重视在白天,举目望去仍然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站在船舷上竟然看不到海面的颜色。

蒙南静静坐在甲板上,这两天的坐禅给了他一个体会武功精义的机会。坐禅虽然可以减少体内对水份的需求,可是口干舌燥的感觉仍然阵阵向他的脑海中袭来。

蒙南用力吸了一口水汽,雾气中有种怪怪的味道,刺激的他咽喉发痒,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一双柔软滑腻的纤手从身后捂住了他的眼睛,蒙南笑了起来,反手搂住她的纤腰,在罗小蛮的娇呼声中将她抱了起来。

“别闹!小心水洒掉了!”罗小蛮小心护卫着手中的水壶。

蒙南的嘴巴凑了上去:“让我亲一口再说!”

“不要!”罗小蛮红着俏脸说,看到蒙南干裂的嘴唇,芳心中一阵酸楚:“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要将淡水全部留下,再撑下去会变成木乃伊的。”

罗小蛮拧开水壶的盖子,送到蒙南的面前:“快点喝下去。”

蒙南笑嘻嘻摇了摇头:“我有神功护体,再捱两天也没有问题,你还是将这些淡水省下来吧。”

罗小蛮眼圈红了起来:“不行,你一定要喝。”

蒙南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要我喝也可以,不过你要嘴对嘴喂我!”

“讨厌了!”罗小蛮用水壶盖在蒙南的光头上敲了一记。小心的看了看四周,在水壶中含了一口淡水,娇羞无限的凑到蒙南的面前。

蒙南毫不客气的吻住罗小蛮的樱唇,只觉着清凉甘醇的淡水缓缓度了过来,心中舒畅到了极点。

喝了三口之后,蒙南说什么也不愿再消耗这不多的淡水:“你好色啊,亲够没有。”他用力搂紧了罗小蛮的纤腰。

“嗯!”罗小蛮发出一声娇吟,又含了一口淡水非要度入蒙南的嘴中,蒙南吸吮着罗小蛮的香舌,内心的饥渴感虽然有所减退,可是在两人耳鬓厮磨中,生理的反应却被引诱了起来。

罗小蛮敏锐的觉察到了蒙南身体上可怕的变化,想要挣脱开,却被蒙南压住,紧紧楼住,不让她离去。

“色狼……”罗小蛮无力的骂。

蒙南附在她耳边小声的说:“谁让你引诱我。”

“我什么时候引诱过你?”

“无时无刻……”蒙南封住了罗小蛮的檀口。

罗小蛮好不容易才挣脱开来:“讨厌,随时会有人过来。”

蒙南得寸进尺的说:“小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

罗小蛮的俏脸发烧,用力拧住蒙南的耳朵:“能你个大头鬼,我要去准备晚餐了,你还是去船头吹吹风,好好冷静一下吧。”



罗小蛮这边刚走,雨灵便来找蒙南,她也为蒙南带来了清水。

一种温馨的感觉充满了蒙南的内心,能够和心爱的女孩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无论是罗小蛮还是雨灵她们都从自己的那份饮水中节省出来一些,供蒙南饮用。握住雨灵的纤手,蒙南牵引着她来到自己的怀中:“再有三天我们就可以抵达饿狼滩,很快就能够找到充足的水源。”

雨灵小声说:“可是你这样下去,只怕身体会被熬坏。”

蒙南笑了起来:“放心,我的身体比意志更加坚硬,这些清水,你拿去给智能,他年级还小,毕竟不如我的忍耐力强大。”

雨灵点了点头:“可是,你要先喝上一口,我才放心。”

蒙南故计重施,趁机提出条件:“你喂我喝!”

雨灵为难的皱了皱眉头,为了蒙南只好含羞做了,两人的嘴唇刚刚触到一起,却听到身后传来智能的呼喊声:“蒙师侄……”

蒙南和雨灵的一幕刚好被他看了个正着。

智能慌忙闭上眼睛:“阿弥陀佛,小僧什么也没有看到。”

雨灵红着俏脸,狠狠在蒙南手臂上拧了一记,害羞的逃向舱内。

蒙南厚着脸皮来到智能的身边,恼羞成怒的在他脑壳上敲了一记:“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这么喜欢偷窥。”

智能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壳:“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小脸蛋红得像个下蛋的母鸡,一看就知道他在说谎。

蒙南将雨灵带来的水壶塞入他的手中:“喝两口吧,我们的苦日子就快捱过去了。”

智能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终于接过蒙南手中的水壶,小心的喝了一口,然后又将水壶盖好:“我人小,需要的水份少,还是留着给其他人吧。”

蒙南笑了起来,轻轻摸了摸智能的脑袋:“你有什么急事?”

“慧空好像生病了,可是无论我怎样问他,他都说自己没有事情。”

蒙南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慧空可千万不要在这种时候生病,他们这个团队再也禁不起意外的打击了。



蒙南跟随只能来到慧空的舱房内,却看到慧空盘膝坐在蒲团上,身上披着棉被,额头之上大汗淋漓。

“慧空,你怎么了?”蒙南伸手去摸了摸慧空的额头,只觉得他额头上烫得吓人,手脚却是冰冷。

“坏了,他发烧了!”蒙南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智能对慧空的突然发病深表不解:“慧空师侄向来身体强健,在少林的时候,我从未见过他生病,这次怎么会病得这么厉害?”

蒙南低声说:“你去找小蛮和雨灵,让她们将药箱拿来,对了,慧空的体温很高,身体一定需要大量的水份,你去将所有的淡水都拿到这里来。”

智能慌忙去办。

慧空牙关紧闭,胖大的身躯不断颤抖,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蒙南握住他的肩膀大声呼唤:“慧空,你醒一醒!”

慧空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智能很快便带着药箱和淡水,连同雨灵一起过来,罗小蛮因为要顶替慧空在驾驶舱内操控,所以并没有前来。

蒙南从药箱内找到退烧药让智能喂慧空服下,可是他服药后,仍然不见体温下降,而且变得越发严重,竟迷迷糊糊说起了胡话。

“看来只有物理降温的方法了。”蒙南还知道一些医学常识。

雨灵自然不方便留在这里,出去为慧空准备冷水,现在饮用水虽然奇缺,可是用来降温的冷水随手都可以得到。



蒙南和智能为慧空脱去衣服,将毛巾用海水沾湿以后,为慧空擦拭身体。

蒙南擦拭他后背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他的右侧肩胛处有一个小小的红点,慌忙喊智能观看。

“这是什么?”智能好奇的问。

蒙南小心的用手触摸了一下,只觉着红点处的温度比其他的地方还要灼热,心中疑云顿起,难不成慧空是被什么东西咬了吧。

慌忙将慧空胖大的身体抱了起来,智能仔细检查了床铺,果然在墙壁上看到一只黑色长满白色斑纹的蜘蛛。

蒙南小心的脱下鞋子,狠狠的将蜘蛛拍死在墙上:“去死吧!”

智能看他又残酷杀生,忍不住念起了阿弥陀佛。



蒙南谨慎的用木板挑起蜘蛛的尸体,拿到外面,仔细观看那蜘蛛的外形。

恰巧雨灵端着晚餐走了过来,来到蒙南身边,忍不住惊奇的叫了起来:“这是裂纹蜘蛛,你在哪里抓到的?”

“裂纹蜘蛛是什么东东?”蒙南还从未听说过这个物种。

雨灵仔细辨认了一下,确定自己刚才的判断无误:“裂纹蜘蛛是蜘蛛中毒性最强的一种,往往生活在海洋珊瑚礁的缝隙中,与珊瑚相互依存,很少在其他地方出现。”

蒙南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壳:“怪不得会出现在我们的船上,当初这艘船在七色礁搁置了整整五年,大概它就是在那个时候爬上船的。”

想起慧空的样子,蒙南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慧空肯定是被它咬了,这次麻烦大了。”

对此雨灵也是一筹莫展。



蒙南回到船舱,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智能,智能情急之下,竟然哭了起来。在茫茫大海之中,让他们哪里去找解毒的药物?

蒙南来回走了几步,忽然想起灵盾,上次自然岛危及,就是让灵盾将同学们身体内的毒素吸出。他默默将灵盾唤出,灵盾经过这两天的调整,灵体又恢复到往日的风采,低声说:“主人想让我做什么?”

蒙南指了指昏迷不醒的慧空:“你将他体内的毒素吸出来。”

对蒙南的命令,灵盾不敢有丝毫的抗拒,扑扇着翅膀,飞到慧空的身边,化成一道绿光,围绕在红点处的皮肤上。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灵盾重新变幻到灵体的模样,疲惫的飞到蒙南面前:“主人,他体内的毒素已经深入肺腑,我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将他体内的毒素全部吸出来,不过他应该能够多支撑一些日子。”

蒙南懊恼的在墙壁上打了一拳:“老天为什么总是跟我们作对!”

智能终于恢复了平静,小声说:“我试着用内力帮助慧空师侄驱散毒素,也许能有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