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狂龙怒凤(上)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狂龙怒凤(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和剌天狂相对站立在船头,彼此的表情突然变得平静而安祥,两人对视的目光中流露出欣赏之色,真正的高手对决,首先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剌天狂微笑着说:“如果你败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两位女友,抚慰她们的内心。”

蒙南哈哈大笑了起来:“小白脸,我建议你还是先去做个变性手术,长得跟个阴阳人似的,居然敢打我马子的主意。”

他们彼此都在想办法激怒对方,剌天狂笑容不变:“人不可貌相,我是不是男人很快就会证明给你看。”话音刚落,一拳已经向蒙南的咽喉攻去。

蒙南早就开始暗暗凝聚内力,剌天狂出手的同时,他也是一拳迎了上去。两人硬碰硬的拼了一拳,彼此的身体都是一晃,剌天狂双目中流露出惊奇之色,没想到对手的实力竟然不在自己之下。

两人出拳的速度越来越快,一时间船头到处都是两人的拳风脚影,耳边听到乒乓作响,竟然都是硬碰硬的招数,彼此的身上不知中了多少拳,挨了多少脚。

人影乍合乍分,两人同时向后退出一段距离,蒙南痛得揉搓着周身的肌肉:“我靠!有两下子!”

剌天狂却仍然神态自若,仿佛蒙南的拳脚根本没有打在他的身上。



智能和慧空却看出了端倪,蒙南击中剌天狂的时候,他的身上便泛起红光,显然武士服下穿着了护甲,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对决,蒙南和他硬碰硬的对打,明显吃了大亏。

灵盾刚才便一头撞在了剌天狂的护甲上,是最先吃亏的一个,他提醒蒙南:“主人,千万别跟他硬拼,这小子太阴险了。”

蒙南低声向灵盾说:“帮我使出虚空大法,我要吸干这龟儿子。”

剌天狂此刻脸上笼上一层诡异的红光,双手的肤色也变得越来越红,他大吼一声,双拳向蒙南再度攻去,在空中竟然燃烧出两团熊熊的火焰。



“烈火拳!”智能和慧空同时惊呼起来。



蒙南准确的判断出他出拳的速度和力量,双手稳稳抓住剌天狂的手腕,潜运内力,虚空大法在体内形成一个空旷的境界,试图将对手体内的能量抽吸过来。

没想到他的虚空大法对剌天狂不起任何的作用,对方手腕处的防守坚如铜墙铁壁,无论蒙南如何努力根本抽吸不到他的一丁点能量。

剌天狂并不知道蒙南正在打什么主意,把握住眼前难得的机会,围绕双拳的火焰暴涨,熊熊烈火向蒙南的身体席卷而去,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蒙南宛如一个大火球一样,惨叫着向舰艇外跳了出去。



罗小蛮和雨灵哭喊着蒙南的名字,不顾一切的冲向船舷,海水中哪里还能找到蒙南的影子。

慧空和智能悲愤交加,两人同时向剌天狂冲去,脑中的佛门教义早就被抛到了一边,一心要为蒙南复仇。

此时蒙南的声音却从水面上传来:“小白脸,老子还没死呢,等着我,再陪你玩玩,有仇不报非君子。”

蒙南的身体在空中螺旋上升,他的轻功已有小成,不过仍然难登大雅之堂,中途两次抓住舷梯才重新爬升到甲板之上。

罗小蛮和雨灵激动的扑入蒙南的怀中,一时间喜极而泣,看清蒙南的时候,两人都是呀的一声尖叫,然后满脸通红的放开了他。

蒙南现在的模样可谓是狼狈到了极点,身上的衣服几乎被烧了个干干净净,仅有一条三角裤遮住最关键的部位,头发被燎掉了不少,满头的直发变成了卷发。眉毛在火中烧涂,一张面孔熏得乌黑,简直就像个非洲黑人。

剌天狂得意的笑了起来:“你这个造型果然好独特。”

“多谢夸奖,既然你喜欢,我马上送你一个!”蒙南寸步不让的说。

“下次你没那么好运!”剌天狂冷冷说。



蒙南大步走向剌天狂,虽然便成了这幅模样,可是他的表情仍然像一个骄傲的将军。

罗小蛮红着俏脸小声说:“他好帅噢!”

雨灵咬着樱唇点了点头。



剌天狂并没有因为刚才的得手而看轻蒙南,一个连中自己多拳仍然屹立不倒的对手绝不容小觑。

他的肤色变得越来越红,周身的红光已经扩展到一米左右的范围,而且仍然在不断的扩展着。

蒙南收敛心神,以太极起手式开始,一股气流沿着他的周身应运而生,气流越转越疾,在蒙南的身边形成了一个螺旋气场,蒙南刚才已经尝到了对手烈火拳的厉害,他的脑筋向来灵活,想到用太极劲在周围形成气盾,用来抵御剌天狂的烈火拳,保证自己不被烧到的同时,再利用升龙拳对付他。

剌天狂的目光变得十分凝重,蒙南顽强的斗志大大超出他的想像,体内暗暗凝聚能量,务必要在这一招之下,将蒙南彻底挫败,让他再也没有反击的能力。



剌天狂双目之中金光闪现,一道巨大的火焰从他的周身冲天而起,火焰之中一只燃烧的凤凰振翅欲飞,伴随着他的呐喊,凤凰沿着他双拳的轨迹向蒙南全速飞去。

蒙南怒吼一声,知道单凭太极劲形成的气盾根本无法抵挡这只火凤的冲击,双手如龙爪般紧握,手臂在太极气盾形成的包围圈内行云流水般摆动,一道青色的光芒沿着他的手臂缓缓流动,青朦朦的光华变得越来越亮,一条小蛇模样的光体围绕蒙南的身躯盘旋升腾。蒙南大感失望,看来自己的升龙拳太不到家,连形龙的境界都没有练成。

火凤凰尖锐的嘴喙轻易便撕裂了太极气盾,携带着一团怒焰向蒙南席卷而去。

蛇形在瞬间光芒暴涨,一条龙形光华迅速在蒙南的周身形成,体内庞大无匹的能量宛如长江大河般流向他的双臂。

一龙一凤在虚空中相遇,龙身发出的青色光芒和凤凰周身的红光交织在一起,两股庞大的能量将周围的空气向四周压榨而去,一幕令人惊叹的壮观景象出现在众人面前,蒙南的身后海水腾空而起,伴随青龙的光芒向火焰完全罩住,伴随着蒙南的怒拳,水柱将火焰包容在中心向剌天狂倒卷了过去,狂龙与怒凤的争斗显然前者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剌天狂脸色剧变,在空中连续变幻了七种身形,仍然难以逃脱被水火包容的命运,火焰将他的外衣燃烧起来,水柱形成的能量罩,将他困在其中,无法逃脱,整个人如流星般坠落入海水之中,在海面上激起冲天的浪花。

跟随剌天狂前来的海盗大惊失色,顾不上去对付蒙南他们,慌忙派出小艇去剌天狂落水的地方捕捞,过了五分钟左右,才将湿漉漉的剌天狂从海底打捞上来。

蒙南这才看清剌天狂身上穿着一件红色闪光的甲胄,难怪自己多次击中他的身体,他浑然未觉。

剌天都虽然依靠甲胄的保护不至于像蒙南那样赤身露体,可是头上的长发被烧了个干干净净,英俊的面庞也被熏得乌黑,加上落水后被冻得浑身颤抖,比起蒙南又狼狈了几分。

群盗看到首领如此模样,一个个愤怒的发狂,叫嚣着要将蒙南等人撕成碎片。



刚才的那记升龙拳,蒙南已经耗尽了体内的大部分力量,现在完全凭借自身的坚强意志,坚持站立在那里。

他嘶哑着喉咙说:“剌天狂,刚才你说过什么?”

剌天狂的嘴唇仍然在不断颤抖:“让他们走……炽天堡的任何人不得拦截他们……”手下海盗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个个仍然愤愤不平的叫嚣。

“我说的话……难道你们没有听到吗……”剌天狂说完这句话,便无力的坐倒在甲板上,他虽然狂傲,可是倒也不失为一个信守诺言的汉子。



蒙南竖起拇指说:“好,够信义……”此时船身微晃,他竟然连这点颠簸都抵受不住,一个踉跄向后倒去,罗小蛮眼疾手快的将他的身体抱住,蒙南仍然死撑,小声说:“抱紧我,千万不要让我倒下,我要维持我光辉高大的形象。”

罗小蛮又好气又好笑:“光P股的形象才对……”说完这句话又觉得不妥,俏脸忍不住红了起来。



他们的舰船终于驶出了这片海域,蒙南实在太累,倒在床上便香甜的睡了过去,雨灵和罗小蛮担心他有事,都守在床边不愿离去。

蒙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正午,她们两个终于熬不住趴在床边睡着了,蒙南爱怜的看了看她们,悄悄将她们两个抱上床去,为她们将被子盖好,这才走出船舱。

来到盥洗室,当他看清镜子中自己的形象险些没吓晕过去,nnd,这哪里还是昔日风流倜傥的小蒙南,分明是一个非洲土著。

打开淋浴将浑身上下仔仔细细洗了一遍,总算找回了原来的肤色,可是头上被烧得秃了好几块,而且侥幸存留的头发蜷曲的跟绵羊毛似的,两条眉毛也被烧焦。

蒙南咬了咬牙:“好你个剌天狂,差点将老子毁容。”想起剌天狂昨天狼狈的样子,比自己强不到那里去,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啊!”慧空推开盥洗室的房门看到蒙南的怪异模样也忍不住大叫起来。

“我靠!人吓人吓死人,你鬼叫什么?”

慧空傻呵呵的笑了起来:“头型不错!”

蒙南向他扬了扬中指。

慧空好心的建议说:“发梢已经伤了,这样会长得很慢,不如将头发给刮干净,这样会长得快一点。”

蒙南点了点头,慧空找来剃刀,他在少林寺的时候就经常帮人落发,手法十分熟练,三下五除,为蒙南刮了一个光明锃亮的秃头。看到蒙南的两条眉毛也被烧焦,慧空一不做二不休,刀锋从他的眉前扫过,竟然将蒙南的两条眉毛也顺手消灭,蒙南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看着镜中光秃秃的脑袋,蒙南简直有点欲哭无泪:“慧空啊慧空,我总算看出来了,你一直嫉妒我英俊,这次是恶意报复。”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蒙师弟怎么可以曲解贫僧的好意呢?”

“好意个屁,我让你光脑袋,你刮我眉毛干什么?”

“这样会长得快一些,我是为你考虑啊。”

“懒得理你!”蒙南拿着干净的衣服换上,忽然想起刚才自己幸亏穿着内裤,否则后果不敢想像,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慧空不知他笑些什么,也陪着傻呵呵笑了起来:“蒙师弟笑什么?”

“禅机不可泄露……”



走上甲板,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正午,明媚的阳光洒遍舰船的每一个角落,蒙南舒舒服服的伸展了一下双臂:“这是哪里了?”

“还在炽天堡的势力范围内,顺利的话,我们明天应该可以通过这里。”慧空在蒙南的身后说。

蒙南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希望剌天狂能够信守承诺,不要找我们的麻烦。”

慧空点了点头:“以贫僧来看,剌天狂虽然为人骄傲,可是并不像背信弃义的卑鄙小人。”

提到卑鄙小人,蒙南马上想起了燕修和黑月:“这次都是被他们两个害得,以后让我见到他们,见一次,打一次,绝不会留任何的情面。”

“蒙师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冤相报何时了,或许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既然我们一切平安,又何必过于计较呢?”

蒙南沉默下去,其实说起来是他对不起黑月在先,当初如果不是自己胁迫黑月,她也不会遭受牢狱之灾,现在遭到黑月和燕修的联手设计,权当是对自己过去做为的报应吧。他笑了笑:“我只是随口说说,我的心胸哪有那么狭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