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为爱痴狂(下)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为爱痴狂(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蛮,你听我解释……”

罗小蛮回应了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哭着向船尾跑去。

雨灵慌忙追了过去,智能和慧空看到这种场面也摇着头离去。

只有燕修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双目充满着难以描摹的悲哀。

蒙南叹了一口气:“假如我说自己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会不会相信?”

燕修居然点了点头:“我相信!”

“你相信?”这次该轮到蒙南奇怪了。

“因为我一早就知道你和她在岛上发生的事情,这几天我时刻关注你和黑月,你对她没有任何非份的举动。”

“那你不早说!”

“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只会让黑月更加的难堪。”

“那你就不管我的死活了?”蒙南愤怒的大吼。

“黑月是我心中最重要的女人,和她相比任何人都不值一提!”

“靠!真不知你是聪明人还是傻瓜!”蒙南忍不住骂。

燕修的目光中充满了痛苦而复杂的神情:“或许在对黑月的事情上,我只能是一个傻瓜。”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后一道五彩缤纷的焰火冲上夜空,在夜空之中演化为一条五彩斑斓的凤凰。凤凰在空中盘旋升腾,继而发出更大的爆炸,化为无数金色小点。

燕修的脸上流露出惊骇莫名的表情,他低声说:“这是‘凤鸣弹’,是炽天堡独有的讯号弹,用于危急的时候互通消息。”

蒙南判断出,这凤鸣弹显然是从他们的船上发出。他震骇的仰望着空中,这么漂亮的焰火表演很久没有亲眼看过,可随即他就意识到,眼前的景象绝不是什么吉利的兆头。

燕修已经率先向发射焰火的地方冲去,蒙南随后跟了上去。



黑月静静站在甲板上,手中一枚刚刚点燃的凤鸣弹再度投掷了出去,俏脸上浮现出一个疯狂的笑容:“好看吗?”

燕修的双目中闪烁着泪光:“为什么要这么做?”

黑月呵呵大笑了起来:“我黑月做事什么时候需要过理由?”她的纤手指点着燕修:“你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心思,你和其他男人一样,在意的根本就是我的身子,没有得到我的时候把我奉若神明,一旦得到了我,你就会弃如僻履。”

蒙南愤怒的大叫起来:“你是不是脑袋有毛病?非要害死我们才高兴?”

燕修一脸严峻,低声说:“这里已经是炽天堡统治的范围,恐怕他们已经看到了。”

“妈的,让你这个女人害惨了!”

黑月得意的狂笑起来:“幸运的话,或许你们能有机会参加我的婚礼。”



智能慌慌张张的向他们跑来:“不好了,有十几艘舰艇向我们靠拢过来。”

蒙南点了点头:“好好给我看住她,再敢玩什么花样,就将她投入海里喂鲨鱼。”

他和燕修来到驾驶舱内,从雷达显示上可以看出,对方的舰艇距离他们已经不到十海里。

燕修声音低沉的说:“炽天堡已经看到了凤鸣弹,我们这一劫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了。”

蒙南想到了金蝉脱壳,上次就用这个方法摆脱了联邦警察的追击:“我们可以利用底舱的救生潜艇逃走。”

燕修叹了口气:“眼前的情况下,也许只有这个办法可以尝试了。”

蒙南留意到雨灵和罗小蛮仍然没有回来,大概罗小蛮仍然在生着自己的气,低声对燕修说:“你去准备潜艇,我去找小蛮她们两个。”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一定要快一点。”燕修嘱咐说。



蒙南在船尾处找到了罗小蛮和雨灵,罗小蛮看到蒙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扭过头去。

蒙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我们的行踪已经被炽天堡发现,只有弃船了。”

雨灵轻轻拉了拉罗小蛮的衣袖,罗小蛮有些不情愿的扭了扭身子,蒙南叹了口气:“小蛮,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等这件事过去,你想怎么出气都可以,现在能不能先将这件事放一放?”

“不能!”罗小蛮愤怒的说,可就在这时候船身突然传来一阵震动,罗小蛮和雨灵立足不稳,同时抓住蒙南的手臂,蒙南趁机将罗小蛮搂入怀中。

“滚开!”罗小蛮想要挣脱蒙南的怀抱,蒙南嬉皮笑脸的死死将她抱住。

“快来人啊!“远处传来智能急促的呼喊声。

三人的脸色同时一变,从智能的语气可以听出一定发生了十分紧急的事情。



他们冲到智能所在的地方,却见智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却是穴道被人制住,他一双眼睛转了转,有些恼怒的说:“燕修趁我不注意,从身后点了我的穴道。”

慧空也闻声赶来,伸手解开智能被制的穴道,智能揉了揉酸麻的臂膀:“他和那个黑月都有些不正常。”

“不好!”蒙南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转身向底舱跑了过去,他的预感不幸验证了,危急关头,燕修竟然抛弃了大家,带着黑月乘坐潜艇逃走了。

罗小蛮检查了一下传感器的线路,早已被人切断,难怪慧空在驾驶舱内没有及时发觉,看来燕修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早有准备。

蒙南有些懊恼的捶了捶头:“混蛋,我们都被他们给骗了。”

慧空迷迷糊糊的望向蒙南。

蒙南推测说:“炽天堡也是一帮海盗,以燕修的智慧一定能够想到,我们的舰艇通过这片海域的时候难免会受到他们的阻拦,只要被他们搜查,他和黑月的行踪就会暴露。”

罗小蛮恍然大悟说:“所以他和黑月导演了这一出闹剧,由黑月表演,分散我们大家的注意力,趁着我们不备逃走,而我们的这艘舰船成了他们用来引开敌人的诱饵。”

蒙南叹了一口气:“早说我是冤枉的了,你还不相信。”

“船上不止你一个男人,黑月为什么偏偏要陷害你?足见你们两个之间肯定有暧昧!”罗小蛮不依不饶的说。

慧空和智能同时睁大了眼睛:“阿弥陀佛,女施主这句话差矣,我们是和尚啊!”

“你们两个早就被蒙南腐蚀了,原来的那点纯真根本找不到了。”

慧空和智能不由得汗颜。

雨灵提醒说:“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炽天堡的人马上就会来到我们面前,应该怎么做?”

蒙南苦笑着说:“以我们这艘破船根本就是逃不掉的,只有走一步算一步,等他们来到之后再做打算。”心中暗骂:“燕修,黑月,没义气的家伙,老子这次被你们害惨了。”



黑月依偎在燕修的身边,脸上挂着一丝甜甜的笑意。

潜艇在一条海底天然隧道中缓缓的行进,黑暗中听到燕修的一声叹息。

黑月搂紧了燕修:“怎么?是不是有些内疚?”

燕修默默点了点头:“其实蒙南他们几个并不是坏人。这次我们做得的确有些过份。”

“不利用这样的方法,我们很难转移炽天堡的注意力,更何况,这条潜艇根本无法提供足够的能量带所有人离开。”黑月轻轻抚摸着燕修坚实的胸膛,灼热的樱唇找寻着燕修嘴唇的位置。

燕修的嘴唇和黑月叠合在一起,两人的舌头相互纠缠着,过了良久,燕修才放开黑月:“有件事我想问你,你对蒙南有没有心动过?”

黑月嗤地笑出声来:“不要告诉我你在吃醋?”

燕修伸出大手在黑月的丰臀上打了一记:“我自然在吃醋,任何男人多看上你一眼,我都要嫉妒的发狂……”

黑月紧紧搂住燕修的身躯:“我就是要你嫉妒,就是要你心里永远充满我的影子……”

燕修心头一热:“黑月!”

“我答应你,从现在起我心中只想着你一个……”黑月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前却浮现出蒙南笑嘻嘻的面孔。



十六艘武装舰艇将蒙南他们的舰船包围在中心,蒙南和慧空并肩站立在船头,无论事态将如何发展,他们只有硬着头皮去面对,再也没有任何的退路。

其中一艘武装舰艇缓缓和他们的船只并拢,一名青年武士在八名手下的护卫下,大步来到蒙南他们的舰船之上。

他的面貌竟然有七分肖似剌天都,不过身材要比剌天都略矮一些,肤色较剌天都白皙,显得十分文弱,如果不是身上穿着的武士服,让人很难将他和海盗联系在一起。

青年武士冷冷凝视蒙南:“刚才的凤鸣弹是谁放的?”

蒙南故意装出莫名其妙的样子:“什么凤鸣弹?哦!你是说那烟火?那是我在过路客商手中买到的。”

青年武士向蒙南走近了一步:“凤鸣弹是我们炽天堡独有的信号,岂是什么过路客商可以得到的?你如果不老实交代……”他的目光投向漆黑的海面:“我会将你们全都投入海中喂鱼。”

蒙南并不敢将燕修和黑月的事情交代出来,如果这些人知道自己和黑月的逃走有关,更不会放过自己。

慧空口宣佛号说:“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我们只不过是过路的旅客,那些烟火真的是从别人手中买到的。”

青年武士冷笑说:“看你肥头大耳的样子便不是什么善类,出家人说谎话会遭天打雷劈,你不怕佛祖怪罪吗?”

慧空被他所中心思,脸色一变。



灵盾小声提醒蒙南:“主人,擒贼先擒王,先将这小子擒下,以他当人质,定然可以顺顺利利的离开这片鬼地方。”

蒙南和他想到了一处,敌众我寡,只有拿住他们的首领才有克敌制胜的机会。心中默默交代说:“我和慧空进攻的时候,你绕到他的身后偷袭。”

他和慧空相互交递了一下眼神,慧空率先向青年武士冲了过去,殊不知他们的猝然发难早已经在对方的计算之中。

八名武士同时抽出长刀,在青年武士前顿时织成一道寒光凛凛的刀网。

慧空暴吼一声,一拳刚猛无铸的向刀网上撞击而去,拳风将空气压榨得发出一声闷响。刀网在慧空霸道的拳力下,向内收缩。

青年武士脚下却没有任何的移动,静静观察着慧空的动作,冷冷说:“原来是少林的人!我倒想领教一下。”

蒙南本想加入战团,听到青年武士的话,又停下了脚步:“我没听错吧,你敢一对一单挑吗?”他的真正用意是想干扰青年武士的注意力,与此同时,一道绿光向青年武士的身后闪电般射去,却是灵盾悄然发起了对青年武士的偷袭。

青年武士身体周围突然弥漫出暗红色的光芒,灵盾仿佛撞在一堵无形的墙壁之上,惨叫一声,瘦小的身体被远远弹射了出去,大叫着落入海水之中。

青年武士周身泛起的红光中,隐约有一条火凤凰盘旋飞舞,不过一切都是瞬间发生的事情,稍纵即逝。

蒙南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青年武士竟然这么厉害。

慧空停下攻击,他已经看出,这名青年武士有罡气护体,以他的年纪能够有这样的修为,着实不可思议,难怪他敢向自己挑战。

慧空表情凝重说:“好,贫僧便来领教一下你的高招。”

青年武士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他的目光转向蒙南:“你好卑鄙,居然想用灵兽暗算我,我给你一个机会,要么跳下去自杀,要么死在我的手上。”

慧空大声说:“我来!”

青年武士指向蒙南说:“我要得是他!”

蒙南不屑的笑了起来:“大话谁都会说,不知道你有没有那样的本领!”

青年武士目光中流露出阴冷的杀机。



灵盾狼狈不堪的从海面上重新飞起,化为一道绿光重新投入蒙南手上的指环中。

慧空提醒蒙南说:“他有罡气护体。”

蒙南点了点头,大声说:“如果我赢了你,你要放我们离去。”

青年武士冷笑说:“我答应你。如果我赢了,我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

“这么歹毒,你如果败了不会反悔吧?”

“我剌天狂什么时候反悔过!”青年武士率先走向船头。

蒙南跟着他向船头走去,罗小蛮冲过来拉住他的手臂:“蒙南……”话没说完,泪水已经先流了出来。

蒙南爱怜的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珠:“放心,我蒙南什么时候失败过?”

罗小蛮含泪露出一个笑容:“我相信你!”

蒙南伸手又握住雨灵的纤手,转向智能和慧空说:“提防其他的海盗,千万要保护她们的安全。”

智能低声说:“蒙师侄,剌天狂未必能够修炼成护体罡气,我怀疑他穿着护甲之类的东西。”

蒙南微笑说:“别忘了,我还有无坚不摧的升龙拳!”心中却嘱咐灵盾:“灵盾,我们的生死全都在这场决斗上,你千万要帮我把能量凝聚起来。”

“主人放心,灵盾会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