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为爱痴狂(上)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为爱痴狂(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跟随黑月向船尾走去,两人单独相处,气氛显得沉闷了下去,不曾想黑月突然停下脚步,蒙南收脚不及,撞在她的后背上,立时感觉到黑月臀部惊人的弹性。黑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眼神极具媚惑的注视着蒙南:“你打算怎么弥补我?”

蒙南有些尴尬的退了一步,拉开和黑月之间的距离,他们所处的位置刚好是一个角落,没有人可以看到他们。

蒙南笑了起来:“我一直忘了恭喜你,找到一位超帅的男朋友。”

“他太闷,还是你坏坏的样子更吸引我。”黑月向蒙南走了一步,小手轻轻抚摸着蒙南的胸膛。

蒙南眼睛瞪得老大,差点没被黑月的大胆动作吓晕过去:“二当家别开我玩笑……”

黑月虎起面孔:“谁跟你开玩笑?你给我记住,最好乖乖听我话,否则我便将你那天晚上跟我发生的事情全部说出去。”

“不是吧!我跟你什么也没发生!”

“我们赤身裸体的搂在一起,你居然说什么也没发生,不如我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看看大家相不相信!”

“大姐,你好像明摆着在害我!”蒙南哭笑不得的说。

“我就是要害你,看着你和两位小情人卿卿我我,我便浑身上下不自在。”黑月气呼呼的说。

蒙南心中暗暗叫苦,人长得帅,真他妈的烦,没想到自己的魅力让黑月痴迷到这种地步。

黑月轻轻摸了摸蒙南的面孔:“我黑月绝不会输给别人!”想起蒙南居然和一个妖族的少女搅在了一起,黑月心中生出难捺的妒火。

“何必,燕修对你不错!”

“他是他,你是你,跟你们相处的感觉完全不同。”黑月贴近蒙南的面孔,伸出湿糯娇俏的香舌在蒙南的右颊上舔了一口:“跟他在一起有安全感,可是跟你在一起有特别的刺激感。”黑月说完才放开了蒙南,笑着向驾驶舱走去。

“**!”蒙南在心中大声的叫喊着,看着黑月扭来扭去的臀部,内心却升腾起一种说不出的欲望,他反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蒙南,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直旁观的灵盾嘿嘿笑了起来。

“混蛋,居然敢取笑我。”

“主人,我不敢,我是为主人高兴,既然黑月这么喜欢你,你应该把握住机会,送给燕修一定绿油油的帽子,倒是件让人兴奋的事情。”

“靠!我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吗?不要将我想的跟你一样卑鄙,我不会对不起小蛮和雨灵的。”蒙南在心中正义凛然的回答说。

灵盾笑得更加大声:“主人是不是害怕被燕修知道了不好收场?”

“放屁!我会怕他?”蒙南马上意识到灵盾在用激将法,他咬牙切齿的警告说:“你给我记住,不许干涉我的私事,不许怂恿我做有违道德的事情,我有我的原则。”

“主人有什么原则,灵盾想不通?”

“这就是人跟动物的区别!”



舰船进入白鹭岛的水域后,果然看到六艘快艇迎了上来,蒙南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通行令,来到船头。

对方向他们发出停船的讯号,慧空和智能做好了放手一搏的准备。

“不用紧张,有翼弓的通行令在手上,他们不会为难我们。”蒙南安慰他们两个,同时也在安慰自己。



赤秋棠年纪在三十岁左右,身材高瘦,肤色苍白,一眼看上去,好像一个罹病许久的病人,两鬓已经有许多和他实际年龄并不相称的白发,走路的时候,低躬着身子,显出几分老态。

他反复端详着手中的通行令,一双深灰色的眼眸流露出些许的笑意:“果然是大当家亲手发出的通行令。”

蒙南笑着说:“我们有急事在身,希望赤统领能够尽快放行。”

“没问题!不过要先依从我们两件规矩。”

“赤统领所指的规矩是?”

“第一,需要检查一下舰船,确保没有携带违禁物品,第二,你应该清楚我们从事的营生,就算有大当家的通行令,为了讨个好兆头,希望你能够或多或少留下一样东西。”赤秋棠生怕蒙南听不明白,补充说:“哪怕是象征性的一枚硬币也可以。”

第二个条件并不难,可是搜查船只对蒙南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万一燕修和黑月被搜到,结果将不堪设想。

“可是,我真的有急事!”

“你放心,我们会在十五分钟内完成所有的检查。”



二十名海盗来到了船上,分头开始对舰艇进行搜查,蒙南表面上神情自若,内心中却是忐忑不安,所有人已经做好了和这群海盗放手一拼的准备,好在海盗搜来搜去,并没有找到什么疑点,十分钟内便完成了整个搜索,回到赤秋棠的身边报告结果。

听完手下人的汇报,赤秋棠点了点头,向蒙南微笑着说:“不好意思,打扰各位,日后再有相聚之日,赤某会一尽地主之谊。”

蒙南将早已准备的一枚硬币放在赤秋棠的手心:“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我们明白赤统领的难处。”

赤秋棠将那枚象征性的硬币塞入上衣的口袋中,率领手下迅速离去。

蒙南长舒了一口气,舰艇重新启动,在黄昏的薄暮中驶离了白鹭岛。



确信赤秋棠并没有派人跟踪,蒙南才去底舱叫出燕修和黑月,他们两个躲藏在事先准备的一堆鱼虾之中。都是满身污秽,腥臭异常,黑月早就受不了了,尖叫说:“如果再多呆几分钟,恐怕我会被这恶心的味道活活薰死。”

燕修望向黑月的眼神充满了爱意,这一点就让蒙南佩服不已,再诱人的美女沾上浑身的腥臭,也无法让男人动心,燕修偏偏是特别的一个,在他眼中黑月仍然是世上最美的女孩,无论怎样都不会改变。

蒙南捏着鼻子说:“拜托,你们两个可不可以先去洗个澡。”

黑月气冲冲的瞪了蒙南一眼,走过他身边的时候,突然张开两只满是污秽的纤手,狠狠的涂抹在蒙南脸上,然后格格娇笑着逃了出去。

蒙南一脸委屈的看着燕修,这燕修居然还是一脸的笑容。

“喂!她是你马子哎,你能不能管教管教!”

燕修摇了摇头,向舷梯走去:“女孩子一旦失去了天性,便会不再可爱。”

蒙南险些晕倒,天性,天生**才对,要是他知道黑月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是不是还能这样沉得住气。



女孩子天性敏感,雨灵很快便发现,蒙南在刻意回避黑月,虽然他表面上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是从他表情的细微变化上仍旧能够看出某些不自然的东西。

月色如霜,蒙南独自一个人来到船头,他实在受不了和黑月相对的尴尬,每天大家聚在一起吃饭对他已经成为折磨。

他握紧双拳在船舷上重重捶了两记:“麻烦,真是麻烦!”

身后传来雨灵温柔的笑声:“遇到什么麻烦了?为什么不说出来,或许我可以为你分担。”

蒙南转过身去,并没有其他人同来,马上堆起一脸的笑容:“我是说他们两个躲藏在我们的船上,早晚会被翼弓发觉,和翼弓的这个梁子看来是结定了。”

雨灵冰蓝色的美眸忽闪了一下,来到蒙南的身边:“恐怕你最担心的并不是这件事吧。”

蒙南听出她话里有话:“雨灵,你什么意思?”

雨灵附在他耳边小声说:“你老实向我交代,你和黑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都没有,最多算普通朋友。”蒙南的口风超紧。

“好像没有这么简单吧。”雨灵直视蒙南的双目,仿佛要看到他的内心深处。

蒙南在她的注视下,终于放弃了抵抗,叹了一口气说:“如果我说黑月在骚扰我,你会不会相信?”

雨灵有些吃惊的看着蒙南:“你是说……不可能。”

蒙南大言不惭的说:“人长得帅真是麻烦。”

“可是黑月曾经亲口对我们说过,她很喜欢燕修,不会将其他人放在心上。”

蒙南有些郁闷的说:“黑月和你们不同,她是那种很博爱的女孩子,喜欢不同口味的男人。”

雨灵的俏脸红了起来,在蒙南肩膀上打了一下:“黑月并不像你说得那么坏。”

“我哪里说她坏了,只是说她对感情的态度。”

雨灵笑着挽起蒙南的臂膀:“其实这很简单,只要你不去理她,以后她自然会感到无趣了。”

“说得容易,可是……”

“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被她抓住了?”

蒙南咬了咬下唇,迅速下定了决心,这件事与其让黑月说出来,还不如自己坦白的好:“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上次我去黑鲨岛的时候,被她拉去洗澡,嘿嘿,差点发生了大事。”

雨灵尖叫起来,红着俏脸揪住蒙南的耳朵:“我早就猜到没有那么简单,你居然做出了这么无耻下流的事情!”

“我可以保证,和她之间绝对是清清白白的,到现在我还是一清纯少男,不信你可以检查。”蒙南信誓旦旦的说。

“讨厌,谁愿意检查你?”雨灵羞得耳根都红了。

蒙南看到雨灵娇羞无限的模样,不由得一阵心动,张开双臂将雨灵揽入怀中,想要亲吻她的樱唇,却被雨灵伸手捂住嘴唇:“不许你吻我,你这个不纯洁的家伙。”

蒙南知道雨灵并不是真心想要拒绝,死皮赖脸的挨了过去:“我虽然产生过不纯洁的想法,可是从来没有过不纯洁的举动,仍旧属于可以挽救的大好青年。”

“大言不惭!”雨灵的态度软化下来,蒙南趁机抓住她的小手,大嘴印在雨灵轻柔温软的樱唇上,雨灵原来还想教训一下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可是很快便软化在蒙南深深的拥吻下。



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雨灵慌忙从蒙南的怀抱中挣脱开来。

黑月笑靥如花的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她娇声说:“我觉着怎么没有找到你们两个,原来是躲在这里偷情。”

蒙南现在的胆子比之前壮大了许多,毫不客气的回敬说:“不要将你自己的念头强加在我们的身上。”

黑月冷笑了起来:“这句话我有些听不懂了,我有什么念头?难道想和你偷情吗?”

雨灵握住蒙南的大手,微笑着说:“蒙南,你总是这么没有礼貌,黑月在跟我们开玩笑……”

不曾想黑月没有任何领情的意思:“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蒙南大感头痛,这个黑月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不知道她究竟是处于嫉妒心,还是抱有别的目的。

黑月望向雨灵的目光充满了嫉妒,刚才蒙南和雨灵亲吻的一幕被她看得清清楚楚,人妖产生恋情在这片大陆上很难为人接受。当然黑月还有一种复杂的个人情感在内,她不认为自己会爱上任何男人,可是对蒙南她有种强烈的征服欲望,自从和蒙南重逢以后,这种欲望就变得尤为强烈,甚至开始让她失去了理智。

“真看不出,你竟然还是一个游戏花丛的老手。”黑月不无讽刺的说。

“多谢夸奖,不过我通常会有所选择,绝不会兼收并蓄。”蒙南的这句话让黑月恼怒的发狂。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黑月咬牙切齿的说。



船头的动静将正在打牌的燕修、罗小蛮几个全都吸引了上来。

燕修走了皱眉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雨灵平静的说:“没什么,只是产生了一些小误会。”她轻轻牵了牵蒙南的大手:“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黑月忽然尖叫了起来:“蒙南,你是不是男人?自己做过什么,为什么不敢承认?”

燕修的面孔霎那间变得毫无血色。

本想离去的蒙南停下了脚步:“黑月,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自问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三番五次的纠缠我到底想干什么?”

“没有任何男人可以玩弄我!蒙南你给我记住!我黑月绝不会跟你善罢甘休。”

蒙南愕然瞪着黑月,没想到这丫头颠倒黑白的本领这么出色。

黑月气冲冲向自己的舱房走去,罗小蛮咬了咬下唇缓步来到蒙南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