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小岛惊魂(下)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小岛惊魂(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远远就认出来的是灵盾,大笑着迎了上去,灵盾的身体长大了许多,现在的他好像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翅膀展开已经有一米左右的长度,他在蒙南的头顶盘旋了一圈,凝滞在空中,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露出两颗滑稽的龅牙。

“快说,究竟是怎么回事?”蒙南心急火燎的说。

灵盾忽闪着翅膀:“主人,果然是英明神武,一眼就识破了燕修那小子的奸谋。”

“你见到翼弓了?”

“何止见到,我还和他交谈了一会儿,那个剌天都根本就是喝多了,现在仍然在打着呼噜,根本没有人要追杀我们。”

“妈的,这小子果然有鬼。”蒙南气呼呼的骂了一句。

灵盾阴险的笑了一声:“主人,我和翼弓交谈的时候,有人向他禀报,说我们将黑月给拐走了。”

“贼喊捉贼!这一定是燕修声东击西的计策,那我们当挡箭牌,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他好趁机带着黑月私奔。”蒙南猜出了燕修的真正用意。

“主人高明,翼弓也是这么说。”

智能从驾驶舱来到蒙南的身边:“蒙师侄,有五艘舰艇正在向我们接近。”

蒙南皱了皱眉头,既然翼弓已经清楚一切的始做俑者是燕修,为什么还要派出手下追击自己?

灵盾小声说:“主人放心,翼弓这一手是为了迷惑燕修,让燕修以为他相信是我们拐走了黑月。”

蒙南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燕修很难过去这一关。”



蒙南他们的舰船在五艘舰艇的护卫下重新返回港口,刚刚走下舰船,就看到翼弓大步向他们走来,脸上的表情冷酷而严峻,显然燕修今晚的事情大大触怒了他。

蒙南微笑着说:“大当家来的好快!”

翼弓点了点头,低声说:“今晚的事情麻烦你了。”蒙南对他的冷漠并没有太过计较,毕竟自己最好的朋友把亲妹妹拐走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四周海盗仍然在紧张的搜索,蒙南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妙,难道翼弓并没有抓到燕修?

“蒙兄弟,你们还是离开吧,我已经通知海域各处的兄弟,给你们的舰船无条件放行,今晚岛上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说出去。”翼弓将一枚通行令交给蒙南,语气低沉的说。

别人的家事蒙南才懒得去管,现在翼弓已经开口下了逐客令,蒙南也不好意思继续赖在岛上。



经过这连番的折腾,罗小蛮闹了一肚子气,舰船刚刚离开港口便气呼呼的嚷了起来:“不过是个海盗,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好心把消息透露给他,竟然对你这个态度。”

蒙南笑着搂住她的肩膀:“大小姐,赶快消消气,人家妹妹被拐跑了,自然有些难受,理解万岁吧。”

雨灵小声说:“难道燕修已经逃走了?”

蒙南摇了摇头说:“不可能,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办法从这群海盗的重重搜捕中逃走……”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异样。

罗小蛮觉察到了他的变化,小声问:“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蒙南悄悄向她们挥了挥手,将所有人召集到驾驶舱中。

慧空看到蒙南一脸严肃的样子,以为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低声问:“蒙师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蒙南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对大家说:“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件事十分的蹊跷。”

智摸了摸光秃秃的脑壳:“我不觉得有什么蹊跷。”

蒙南冷静的分析说:“刚才你们有没有留意到,海盗仍然在港口搜索,也就是说他们极有可能还没找到燕修和黑月。”

慧空笑了起来:“有什么奇怪,或许他们早已经坐船跑了。”

“不可能,如果他们坐船逃走,搜查的重点应该放在海上才对,而且他们就算乘船离去,也应该在我们之后,根本不可能逃出太远。”罗小蛮也发现这件事的奇怪之处。

蒙南点了点头:“我听说这个燕修是翼弓手下最聪明的家伙,他对岛上的情况一定比其他人都要清楚,就算已经乘船逃走,一旦翼弓发现,势必会传令在他势力范围内的海域进行大规模的搜捕。”

慧空低声说:“你是说燕修根本逃不掉?”

“除非有翼弓的通行令!”蒙南扬起手中的通行令。

雨灵第一个醒悟了过来:“你是说,燕修和黑月在我们的船上?”

蒙南苦笑着说:“我最怕的就是这件事,以燕修的智慧,他不至于用这么简单的方法来骗翼弓,就算骗的了翼弓一时,只要追上我们,真相就会大白。”他唤出灵盾,下令说:“灵盾,你在这艘船上仔仔细细的给我搜查一遍,一定要查出有没有其他人藏在这里。”

“是!主人……”

没等灵盾开始行动,他们便听到舱门被礼貌的敲响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错愕,因为他们所有的成员都在驾驶舱内商谈对策,没有任何人留在外面。

舱门缓缓开启,燕修微笑着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各位好,希望我的出现并没有打扰你们的交谈。”

慧空怒吼一声,握紧双拳就要冲上去。

蒙南拉住他的臂膀,微笑着说:“远来就是客,我们应当欢迎才对。”

燕修大笑了起来:“蒙兄弟,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蒙南叹了口气:“我能够选择吗?”

燕修摇了摇头:“咱们现在是同坐一条船,哪里还有什么选择。”

罗小蛮有些愤怒的瞪着燕修:“你这样做会将我们所有的人都连累了!”

燕修摊开双臂:“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大家都不可以回头了,现在我们能够做的就是祈求上天,千万不要被大当家发现,否则大家的下场都会很惨。”

所有人都清楚燕修所说的是事实,只要被翼弓发现燕修在他们的船上,一定会认为他们早就私下勾结,无论他们是否情愿,已经无可避免的同处一条船上。

蒙南比任何人都容易接受现实,他笑嘻嘻的说:“我现在最好奇的是,你把黑月拐到哪里去了?”

舱门外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黑月身穿黑色紧身衣,身材劲爆火辣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慧空和智能慌忙垂下头去,齐声念起了阿弥陀佛,看来黑月的性感连和尚也有些吃不消。

黑月千娇百媚的看了蒙南一眼:“臭小子,你曾经害过我,这次就算补偿你上次的损失。”

蒙南看到黑月,不由自主联想起上次她诱人的裸体,眼神变得有些不正常,罗小蛮敏锐的觉察到蒙南的变化,有些嫉妒的在他后腰掐了一把。

蒙南忍住疼痛,笑着说:“二当家真是厉害,神不知鬼不觉的藏在我们的船上,我竟然没有发觉。”

“那怪你自己太蠢!”黑月挽住燕修的臂膀,一脸的幸福。

蒙南心中暗骂,水性杨花,几天不见,居然又喜欢上了一个。

燕修充满深情的拍了拍黑月的手背,向蒙南说:“蒙兄弟,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燕修深蓝色的眼眸投向暗黑色的海洋,让人无从读懂他深不可测的心思。海风吹起他的长发,显露出他颈部长约两寸的伤疤。

“从遇到你们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决定利用你们的舰船逃走。”燕修平静的向蒙南吐露真相。

蒙南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转身靠在栏杆上:“你和黑月之间的感情很好?”

燕修点了点头,目光中流露出甜蜜而温馨的情意:“黑月是我看着长大的,从她成为少女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了她,可是她对我的感情毫无察觉。”

蒙南默默点了点头。

燕修说:“三年前,黑月和岛上的一位男子相恋,恋情被大当家知道以后,竟然将他触怒,大当家以那名男子家人的性命作威胁,逼迫他离开了黑月。大当家警告黑鲨岛上所有的兄弟,任何人不可以打黑月的主意。”

蒙南这才知道黑月为什么会和翼弓产生这么大的隔阂。

燕修闭上眼睛像是回忆着一段痛苦的往事:“大当家做出的这件事却让黑月的性情大变,她以为自己被爱人所抛弃,开始变得游戏人生,生活的一片狼籍,甚至去勾引岛上的兄弟……”他的声音颤抖了起来,深蓝色的眼眸中泛起了两点晶莹。

蒙南有些同情的看了看他,爱上黑月的确是件痛苦的事情,自己也差点被她诱惑,现在想起来真是万幸,要是当初和她发生了亲密关系,恐怕就不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和燕修谈话了。

燕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黑月被联邦抓去的时候,我奉命在炽天堡商谈联盟的事情,我发现大当家干涉黑月的感情,并不是出于对她的疼爱,而是将黑月看成了他的工具,看成他扩大势力,发展地盘的有利条件。”

蒙南叹了一口气:“黑月很可怜。”

燕修继续说:“上天真是会捉弄人,竟然要让我亲手将心爱的人送给炽天堡,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放开这件事,可是当我知道黑月经受的磨难,当我看到黑月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放开她,永远不可能忘记她。”

“所以你就勇敢的向她表白了这件事?”

燕修点了点头:“或许是上天被我的苦心感动,终于为我和黑月创造了在一起的机会,黑月回来之后,大当家担心她想不开,又担心她抗拒炽天堡的婚姻,而逃走,让她来到我的船上,真正的目的是让我监督她。”

蒙南笑了起来:“没想到你会监守自盗。”

燕修也露出一丝微笑:“大当家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信任我……”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歉然之色。

“只怕你们以后会成为苦大仇深的对头。”

燕修转向蒙南:“如果这次可以顺利逃走,我会跟随你们一起前往极北之地,和黑月在那里定居,从此隐姓埋名,永远不会回来。”他向蒙南伸出手去。

蒙南大笑着和燕修握了握手:“你放心,就凭你和黑月的这份感情,我一定尽力将你送到目的地。”

燕修微笑着说:“其实你很聪明,居然可以猜到我利用你逃走。”

蒙南故意叹了一口气:“和你相比我还是一个笨瓜,发现的时候已经无路可退了。”两人同声大笑了起来。



女孩子总是容易被深情感动,当罗小蛮和雨灵听说了黑月的事情之后,马上便放弃了原有的敌对立场,很快便和黑月成为要好的姐妹,更何况黑月本身的性格外向,容易和别人相处。

对蒙南来说黑月的到来并不是一件好事,以黑月外露开朗的性情难保不会将他们过去的那段事情给说出来。



“再往前二十海里左右就可以驶出黑鲨岛的势力范围,前方白鹭岛有一支我们的舰队。”燕修对这一带海域的布防十分的熟悉。

蒙南笑着说:“经过这里,我们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燕修点了点头:“白鹭岛的首领是赤秋棠,他武功高强,性情残暴,不过对翼弓一直很忠诚。”

蒙南拿出翼弓交给自己的通行令:“有这东西在手上,想来他不会难为我们。”

燕修露出一丝微笑:“应该不会,不过上船例行的检查是不会少的,我和黑月恐怕要提前躲藏好。”

外面响起了罗小蛮的呼唤声:“蒙南!”

蒙南转身向舱门外走去,燕修低声说:“帮我叫黑月回来。”



看到三位美女其乐融融的站在一起,看来黑月并没有将过去的那些糗事全都交代出来。蒙南微笑着说:“你们谈得很开心啊!都在谈些什么?”

罗小蛮笑盈盈的说:“当然是谈你做过的坏事!”

蒙南脸上有些发烧,心虚的看了黑月一眼,却看到黑月妩媚如水的眼神,一颗心更是狂跳不停,该死,黑月不会将自己和她坦诚相见的事情给爆了出来把。

黑月的嘴角顽皮的翘了翘:“我将你过去如何出卖我,如何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事情全都告诉她们了。”

蒙南一颗心这才算放下,乐呵呵的说:“形式所迫,逼不得已!我现在不正在努力弥补过去做过的一切。”

黑月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前面就是白鹭岛了,我也该躲起来了,蒙南,希望你言行一致,不要再出尔反尔。”她向罗小蛮和雨灵道别,对蒙南说:“你跟我来,有件事还需要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