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心灰意冷(下)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心灰意冷(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开始攻击了!”蒙南发出一声惊呼。

“坐稳!”老海盗操控游艇极速右转,巧妙的绕过一片暗礁,进入暗礁群之中。

两枚极速鱼雷击中了游艇后的暗礁,火光和爆炸声在身后传来,暗礁被炸得四分五裂,伴随着巨大的冲击波流星雨般倾泻在游艇之上,游艇在气浪中颠簸。

蒙南他们互相扶持着,以免被剧烈的震荡将身体甩出去。

老海盗的目光沉稳而笃信:“春丽,虎子,你们两个出去为我保驾护航!”

“我们做什么?”危急关头蒙南当然不愿意袖手旁观。

老海盗看了蒙南一眼:“你去帮助春丽,两个小和尚去协助虎子,雨灵和小蛮两个留下来帮助我这个老头子。”



蒙南和春丽来到游艇的尾部,刚刚站立在甲板之上,便有一堵巨浪排山倒海的向他们扑来,春丽抛出蜘蛛丝将自己和蒙南的身体粘附在船身之上。

举目望去只见波浪起伏之间到处都是犬牙交错的礁石群,巨浪扑打在上面,化成千万颗水珠四散飞落,蒙南不禁暗暗心惊,稍有不慎这游艇必然被撞一个粉身碎骨。

两艘装甲舰艇紧紧尾随在游艇的后方,春丽娇叱一声,双手发射出千万缕蛛丝,在游艇的后方迅速形成一个铺天盖地的巨网,大网的两端牵系在礁石之上,蒙南深表佩服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没想到这世上真的有蜘蛛精存在。

其中一艘装甲舰艇上射出火焰燃烧弹,蛛网被射中后迅速燃烧了起来,残破的蛛网已经对舰艇形不成任何的阻碍作用。



慧空和虎子他们的任务就是释放烟雾,将事先准备的烟雾弹投掷出去,短时间内整个海面上到处都是弥漫的烟雾,天气本来就十分的昏暗,这样一来能见度更低。

阴云越压越低,仿佛云层被大海中的漩涡抽吸了下去,不断旋转,不断压低,而海水却被天空中的这股云层所吸引,呈圆锥状向上突起。

罗小蛮和雨灵冲出舱门,向仍然在外面的他们大喊起来:“水龙卷,快回来!”

蒙南他们跌跌撞撞的跑回控制室,这时候又是两枚极速鱼雷擦着船身经过,爆炸激起的巨浪,让游艇剧烈的颠簸。老海盗全力控制着游艇的方向,船尾部仍然无可避免的与暗礁相撞。

天空转瞬间已经变得一片漆黑,水龙卷形成的那道白亮的巨型水柱飞速向暗礁群开始靠近。

两艘装甲舰艇也发觉了这巨大的危险,他们将舰艇的推进力提升到最大,试图摆脱水龙卷,在最短的时间内冲过这片暗礁群。

老海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的冷笑:“龟儿子们,来吧,开得越快,死得越快!”蜂鸣器的报警声此起彼伏,游艇其中一个引擎因为撞击而失灵,行进速度明显的减慢下来。

两艘装甲舰艇从并排前进重新改成一前一后,前方的船只距离蒙南他们的游艇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装甲舰艇试图再次提升速度,以坚硬的船头撞击游艇已经破损的尾部,双方的距离在不断接近。

装甲舰艇的推进力达到极限,就在即将撞上游艇尾部的时候,游艇借着海浪的力量一个巧妙的左倾,绕过海底的暗礁驶向左侧狭窄的水道。

装甲舰艇显然缺乏对形势的准确估计,再想掉头已经来不及了。舰艇的底部与藏在水下的巨型暗礁撞击在一起,高强度合金铸造的外壳,在高速的撞击中发生了严重的形变,最不幸的是船底和暗礁直接撞击的部分裂开了一道五十公分宽,三米长度的缝隙。

后方的装甲舰艇紧急制动,可这时候的减速无异于将它的命运投入了水龙卷的怀抱之中,在后方高速行进的水龙卷呼号旋转着将后方的装甲舰艇吸纳入它神秘莫测的怀抱,沉重的装甲舰艇在水龙卷的面前显得这样渺小,宛如折纸一样在漩涡中旋转,强劲的力量将装甲舰艇拆散成千片万片。

前方受损的装甲舰艇头部已经开始缓慢的下沉,水龙卷从它的侧方经过,强大的离心力将舰艇从海面上抛向空中,旋转翻腾着投向远处。



身后的惨烈的景象让蒙南他们一个个惊心动魄,眼看着那艘装甲舰艇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从空中向他们的游艇砸落下来,罗小蛮和雨灵同时发出尖叫,一左一右拉住了蒙南的手臂。

老海盗的表情仍然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动色,果断按下制动擎。装甲舰艇在游艇前方二十米的地方从天而降,水面上溅起冲天的浪花,排开的海水将游艇向后推去,游艇右侧撞在后方的暗礁上。

装甲舰艇缓缓向海底沉去,老海盗凭借多年的经验知道,沉船将会在四周形成巨大的漩涡,他们的游艇如果过于接近沉船的位置,极有可能被吸入漩涡,沉入漆黑冰冷的海底。

游艇在漩涡的牵拉下几乎要失去控制,老海盗控制游艇行进的方向,原本成为障碍的暗礁现在成为阻挡他们沉入海底的屏障。

船体与礁石因为挤压和摩擦发出刺耳的金属鸣响,每一个人的内心中都在默默祈祷,希望这场劫难能够平安渡过。

庞大的水龙卷从他们不远处经过,惊天动地的景象是蒙南此前从未见过的,可惜眼前的波澜壮阔的情景非但没能让他涌起豪情万张,反而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逃过装甲舰艇的撞击,逃过无坚不摧的水龙卷,却无法逃过与暗礁的撞击,船身在撞击和摩擦中变得千疮百孔,现在能够漂浮在海面上不能不说是一个天大的奇迹。



蒙南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叫上慧空去检查救生潜艇,不幸的是,游艇的底部在和暗礁的挤压中变形,救生潜艇被卡在游艇之中,而且发生了剧烈的形变,就算能够顺利将潜艇取出,只怕也没有办法航行了。

老海盗似乎根本没有在意眼前严峻的局面,点燃一根烟卷,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掌控着游艇的方向。

“老……伯……救生潜艇被卡在底舱,而且船身已经变形,现在游艇到处都在漏水,用不了太久船就会沉入海底,我们……怎么办?”蒙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老海盗平静的说:“距离船沉下去至少还有二十分钟,这段时间已经足够我们驶往前方的七色礁。”



七色礁是一片珊瑚礁,说来奇怪,当游艇抵达七色礁的时候,天空突然放晴,漫天的阴云在顷刻间散了个一干二净,千疮百孔的游艇承载着他们搁浅在七色礁的旁边。

夕阳西下,将整个海面染得红彤彤一片,过不多久夜幕就要降临,恢复短暂平静的大海,马上又会变得肆虐和暴戾起来。



游艇在珊蝴礁旁搁浅,蒙南他们取出皮划艇,将游艇丢弃在那里,为了避免游艇被海风吹走,又利用锚绳将船体固定,然后才按照老海盗的指引向七彩礁的中心划去。

这里的海水很浅,很清,垂头便可以看到七彩斑斓的各种游鱼,千姿百态的珊蝴礁更是美不胜收,所有人都沉浸在这大自然的美景中。

经历了刚才的那场惊涛骇浪,老海盗显得十分疲惫,他习惯性的点燃了烟卷,用力吸了一口烟草,然后眯着眼睛望向远方的夕阳,或许是自己的年纪越来越大,老海盗发现自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看到夕阳便忍不住联想起自己的命运,是不是也像这夕阳一样,气息奄奄日薄西山。

蒙南善意的提醒他说:“烟头不要乱扔,一定要有环保意识。”

老海盗笑着说:“想不到我在海上纵横大半生,临了却被你这个小子欺负……”他忽然想起儿子对自己下手的一幕,不觉沉默了下去。

蒙南猜到他一定想起了不开心的事情,慌忙岔开话题说:“老伯,这片珊蝴礁很大,马上天就要黑了,我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老海盗慢条斯理的说:“当然是去找船!”

蒙南忍不住笑了起来:“老伯,您老看清楚,这里是到处都是珊蝴礁,哪里会有船只从这里经过?”

“五年前,我曾经在这里丢下一艘磁力快艇,如果运气好的话,它应该仍然停在这里。”

这下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五年!就算船只仍然停在这里,风吹日晒也不知将它变成了什么模样。



他们在天黑前果然找到了老海盗口中的磁力舰艇,这艘船仍然孤零零的停泊在珊蝴礁丛中,外层的漆面已经看不到本来的颜色,不过它仍然倔强的飘浮在海面之上,让人不得不佩服它的韧性与耐力。

老海盗露出一丝微笑:“这艘船的设备虽然落伍,可是它的结构全都是上等材料,船身和甲板三十年不会锈蚀,它的动力系统经过我的改造和加工,防水性能一流,我相信只要稍加调整,它仍旧可以遨游于大海之上。”

他们划着皮划艇靠近磁力舰艇旁边,春丽摔出蛛丝黏附在船弦上,率先爬了上去。智能利用壁虎游墙术也轻松登上了舰艇,两人找到缆绳后,将缆绳一端固定好,合力将缆绳丢了下来,众人依次爬上舰艇。

老海盗轻轻拍了拍船弦上的护栏,好像在问候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

他向蒙南说:“小子,我们需要分派一下工作,我和这几个女孩子负责将船只修理好打扫干净,你们几个利用皮划艇去游艇上将淡水和食物运回来。”

蒙南半信半疑的看了看这条可以称为古董的船只:“您老人家确定能让这艘船重新动起来?”

老海盗大笑起来:“我就是推也要把它推走!”



蒙南和慧空他们几个历经十多次往返,终于将必须的清水和食物搬运完毕,他们虽然身体健壮,可是经过了这一天的劳碌,再加上粒米未进,一个个都是又饿又乏。

时间已经是午夜零点,海面依然平静,很难想像出白天狂风肆虐,惊涛骇浪的情景。磁力舰艇已经被清扫的干干净净,空气中漂浮着诱人的香气,蒙南用力吸了吸鼻子,马上判断出这香味来自于船尾的舱房。

“好香啊!”慧空情不自禁的感叹说。

智能虽然也闻到了香味,可是他分辨出这香味应该是鲜鱼的味道,怒气冲冲的瞪了慧空一眼:“师侄,你身为出家人,岂可被荤腥之气所迷惑,还不赶快去面壁思过,向佛祖忏悔!”

“师叔,可是这里并非少林,没有思过崖……”

“只要你心中有佛,在哪里还不是一样?”智能怒斥慧空,小手指了指船头的方向:“那边清净,马上去面壁,诵二十遍金刚经再回来!”

慧空无可奈何的去了,蒙南笑眯眯拍了拍智能的肩膀:“知不知道什么叫只许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

智能一脸的迷惘:“不知道,蒙师侄还是说明白一些。”

“鱼肉的香味你也闻到了,你敢说这香味没有勾起你的任何食欲?”

“这……”

“明明你也被勾起了食欲,却不敢承认,反而迁怒于慧空师兄,你不但犯了贪念,还说了谎话,照我看应该面壁的那个是你吧!”蒙南为慧空打抱不平。

智能一脸的惭愧:“蒙师侄教训的是,我错了,我马上去替慧空师侄。”他转身向船头走去,果真想去替慧空面壁。

蒙南拉住他:“其实佛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心中有佛又何必拘泥这么多的清规戒律,你们现在最重要的责任是将少林的圣物保护好,而不是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如果我们没有其他的食物,只有荤腥可以食用,是不是你和慧空就要绝食呢?”

智能点了点头说:“就算饿死,我也不会去违背戒律。”

蒙南大笑了起来:“你死了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方丈和我大伯嘱咐你们的重任谁来完成?你们岂不是成了少林的千古罪人?”

智能哑口无言,心中暗想:“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我该如何?”想来想去,圣物一日没有送到冰封之城的神庙中,自己的重任便没有完成,如果自己死了就真的如同蒙南所说,成为少林的千古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