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心灰意冷(上)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心灰意冷(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霍顿坚硬的拳头准确无误的击打在父亲胸口檀中穴的位置,一拳击散了老海盗周身的护体罡气。

老海盗双目圆睁:“你……”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竟然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自己。

霍顿的面孔上流露出痛苦莫名的复杂神情,又是一拳击中父亲的丹田处,老海盗的身体晃了晃,再也无法支持下去,缓缓坐到在泥泞之中。

“我无可选择,我的肩上承载的是整个狮心家族的责任!没有人可以阻止我!”泪水混合着雨水顺着霍顿坚毅的面庞流下,父亲交给他周身的武功,而自己却一手废去了父亲的武功,上苍为何要逼自己这样做。

诺晴发现了空中的飞艇,正想召唤灵兽对飞艇发起攻击。

霍顿冷冷说道:“不必管他们,让他们去吧!”他再也没有向父亲看上一眼,大步向远方走去,高崖之上,只剩下老海盗孤独的身影在泥泞中挣扎。



小姑娘控制着飞艇缓缓向下降落,距离地面还有五米左右的时候,蒙南和慧空先后跳了下去,蒙南抱住老海盗的身躯,大声喊道:“老伯!”

老海盗嘴中泌出一丝鲜血,惨然说道:“逆子……逆子……”

蒙南猜想到他此刻心中一定难过到了极点,低声说:“先带老伯离开这里,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

将老海盗在飞艇内安顿好以后,小姑娘哭着驾驶飞艇离开了千尺崖,慧空摸了模老海盗的脉门,只觉他体内真气紊乱,刚才霍顿的两拳已经创伤了他的檀中和气海两处,老海盗多年修炼的内功毁于一旦,虽然这两拳并不致命,可是日后和凡人再也没有什么不同。

蒙南关切的问:“老伯怎么样?”

慧空神情黯然的摇了摇头:“只怕他日后再也用不了武功了。”

驾驶飞艇的小姑娘听到这个噩耗,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酸楚,大声哭泣起来。

老海盗在她的哭声中苏醒,挤出一个生硬的微笑:“春丽,哭什么?爷爷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

那个叫春丽的小姑娘听到老海盗这么说,哭得更加伤心,老海盗从怀中摸出一颗猩红色的药丸塞入嘴中,咀嚼之后咽下,想来是疗伤药物。

休息片刻,老海盗在蒙南的搀扶下靠坐在飞艇内的棉垫上:“春丽,将飞艇驶去逐浪湾,看看虎子他们到了没有。”

他们所处的位置已经在逐浪湾的上方,春丽驾驶飞艇缓缓降落。

飞艇还没有落地,便看到一个身穿褐色武士服的少年向他们跑来,蒙南看得真切,正是那名在老海盗鱼档打工的小伙计。

虎子看到老海盗伤成了这副模样,也心酸的哭了起来。

老海盗虚弱无力的摸了模虎子的脑袋:“让你做的事情怎样了?”

虎子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向树林的方向吹了一个唿哨,却见智能和罗小蛮、雨灵三人从藏身地冲了出来。

蒙南和慧空大喜过望,慌忙迎了上去,蒙南将罗小蛮和雨灵拥入怀中,三人劫后重逢,心中都开心到了极点。

慧空乐呵呵将智能举了起来:“小师叔,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智能指了指虎子:“多亏了虎子,他挖了一条地道,一直通往监狱的地下,我们跟着他从地道溜了出来。”



身后老海盗剧烈的咳嗽让他们重逢的快乐马上褪去,蒙南来到老海盗身边,充满感激的说:“老伯!”

老海盗点了点头,喘息良久方才说:“那混帐得到了屠龙刺,想来不会再为难你们,你带着他们马上离开吧!”

“您怎么办?不如和我们一起离开。”蒙南关切的说。

老海盗摇了摇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狮心家族毁在这忤逆不孝子的手中!”他情绪激动之下,又喷出一口血来。

蒙南心中暗骂,这霍顿太不是东西了,居然连亲老子都打。这种禽兽不如的人,日后自己一定要见一次打一次。

罗小蛮轻声说:“老伯,您现在伤势这么重,即便是勉强留在水晶岛也于事无补,不如先跟我们离开,养好身上的伤势,以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春丽和虎子也同时劝说他。

可是这老海盗的脾气极为倔强,无论他们怎么劝说,他全都不为所动,一定坚持留下来和霍顿算帐。

冷不防蒙南一拳打在老海盗的脑后,老海盗眼前一黑,重新昏死过去。

“你干什么?”春丽和虎子同时冲向蒙南,一副和蒙南拼命的架势,慧空慌忙将他们两个拦住。

蒙南叹了口气:“他被儿子打了当然心里面不舒服,不利用这种方法,我们怎么可以带他走呢?”

春丽和虎子这才明白了蒙南真正的意图。

雨灵轻轻牵了牵春丽的衣袖:“趁着现在追兵没有到来,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或许是霍顿仍然良知未泯,并没有派出追兵对付蒙南他们几个,甚至连蒙南他们停泊在港口的游艇也并没有让人扣押。

他们不敢做任何地停歇,稍事准备,便启航离开了海港,遥望渐行渐远的水晶岛,蒙南长长舒了一口气。

春丽和虎子素来和老海盗相依为命,现在老海盗受伤,两人牵挂他的伤情仍然哭个不停,雨灵和罗小蛮在一旁劝慰着他们。

智能来到蒙南的身边:“蒙师侄!”

蒙南向他靠近了一些。

智能神神秘秘的附在蒙南的耳边说:“老伯好像醒了,不过仍然装出昏迷的样子。”

蒙南的唇角露出一丝笑意:“我去看看!”



来到舱房,看到老海盗仍然背身躺在床上,蒙南在床边坐下:“老伯!”

老海盗装出昏迷不醒的样子,对蒙南不理不睬。

“老伯我知道你已经醒了,是不是怪我刚才那一拳出手有些重,唉!都怪我,出手没有轻重,忘了您老人家这么大年纪……”

老海盗终于忍不住,从床上坐了起来:“小子,你以为自己有多大力气,我只不过是装成昏迷的样子,就凭你,道行差得远了,我会……”话一出口才觉着自己失言了,一张老脸涨的通红,干咳了两声借以掩饰内心的尴尬。

蒙南心中暗笑。

老海盗有些懊恼的说:“老子被儿子打了,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我装昏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蒙南搂住老海盗的肩膀:“老伯,看来霍顿也不是存心想伤你,只不过是嫌你妨碍了他,废去你的武功,也是为了你日后不要阻拦他的事情。其实从今天我们顺利离开水晶岛来看,他内心应该十分的后悔。”

老海盗苦笑着说:“照你这么说,我反倒应该感谢这个忤逆子?”

“那倒不用,他殴打亲生老爹,理当天诛地灭断子绝孙!”

老海盗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你小子用不用这么歹毒?”

蒙南笑了起来,看来老海盗的心中仍然维护着他的儿子。

老海盗摸出一个烟卷,蒙南帮助他点燃,老海盗刚刚吸了一口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蒙南抢过他手中的烟卷,在一旁的花盆中摁灭:“少吸两口,小心得肺癌!”

老海盗叹了一口气:“屠龙刺对我们狮心家族果然是不祥之物,从霍顿得到它的一刻起对我们家族的诅咒已经开始了。”

蒙南这才将屠龙刺和诅咒联系在一起,看来那屠龙刺果然不是什么吉祥的东西,霍顿得到它之后居然连自己老子都打,现在既然所有人都平安无事,屠龙刺被他拿去也没有什么损失。蒙南劝慰老海盗说:“儿子大了,很多看法跟父母都会不同,你也不必往心里去。”

老海盗低声说:“我最担心的是他利用这屠龙刺开启鬼域的通道,到时候只怕这个世界会变成人间地狱。”

蒙南笑着说:“您老人家不是说过,这屠龙刺注定归我所有,即便是霍顿得到了它,也无法成功的控制它。”

老海盗的唇角用力的抿了一下:“屠龙次既然重现人间,势必会带来一场无法估计的灾难,我一定要阻止他,绝不可以让他祸害人间。”

“就凭我们几个,只怕还没有靠近霍顿便会被他的那些手下给全部歼灭。”

老海盗沉默了下去,许久方才重新开口说:“你送我去火烈岛,我会在那里疗伤,狮心家族的事情我绝不可以不顾而去。”



舱门被重重的敲响,传来慧空紧张急促的声音:“蒙师弟,有两艘不明来历的舰船正在向我们接近。”

蒙南皱了皱眉头,没想到刚刚离开水晶岛便会遇到追击,他向老海盗告辞后走出门外。

慧空在平地上不会惧怕任何的敌人可是这是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他看着滔天巨浪便不由自主的感到头晕,心中由衷的发出感叹,自然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

雷达上两艘舰船正一前一后向他们的游艇包围而来,舰船的速度并不是太快,仪器测算出这两艘舰船的级别远在他们的游艇之上。

蒙南搂住罗小蛮的纤腰:“加速摆脱它们!”

罗小蛮摇了摇头:“这两艘舰船的动力在我们之上,我刚才已经尝试过摆脱他们,以我们这艘游艇的动力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雨灵有些奇怪的问:“既然他们是来追击我们的,为什么到现在仍然没有对我们发起攻击?”

蒙南低声说:“也许他们是在等待合适的机会。”

“什么机会?”

“远离水晶岛,神不知鬼不觉的消灭掉我们!”一个嘶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却是春丽和虎子扶着老海盗来到了控制室。

老海盗神情严峻的看了看雷达:“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些人并不是那个畜生派来的。”

蒙南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

“罗小姐,你将船只驶向东北方位,全速前进,前方二十海里左右的地方,有一片极为隐秘的暗礁群。”老海盗果断的说。

蒙南小声提醒老海盗:“老伯,我们这艘船是游艇并不是装甲船,现在海面风高浪急,万一有什么闪失,恐怕我们这些人全都要……”

老海盗扬起两道花白的眉毛:“只怕我们已经没有选择的机会,这两艘船一旦对我们发起攻击,我们肯定难以幸免,闯入暗礁群是唯一摆脱他们的方法。”



游艇按照老海盗的指引全速向暗礁群驶去,尾随的那两艘舰船也提升了速度,他们显然并没有意识到对手的真正意图,仍然和游艇保持着一段距离。

风浪在短时间内又增大了许多,游艇不得不减速以适应颠簸不平的海面,慧空低声祈祷:“但愿不要再碰到那日的风浪!”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巨浪已经铺天盖地的向他们席卷而来,游艇偏离出原有的航线,不及防备的他们跌跌撞撞的倒向船舱的另外一侧。

罗小蛮一声娇呼,双手脱离了游艇的控制擎。

一双布满老茧的大手稳稳抓住了控制擎,却是老海盗在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他平静自若的说:“小子,照顾好你的朋友们,这场风浪会越来越大的!”

蒙南不服气地说:“老伯,风雨太大,您的身板是否还能撑得住?这种出力的活儿还是我们这些年轻人来干吧!”

老海盗哈哈大笑了起来:“想出力,有的是机会,马上就会轮到你了。”他熟练的掌握着船舵,将游艇重新驶回正确的航线。

刚才的那排巨浪过后,海面仿佛恢复了平静,游艇全速向暗礁群行进。

尾随的两艘舰船开始并驾齐驱,彼此间横向拉开了距离。

老海盗冷哼了一声:“王八犊子,看来马上就要攻击了。”

仪表盘上的指示表明他们应该已经抵达老海盗所说的暗礁群位置,从舷窗望去,海面上波涛汹涌,看不到任何礁石的存在,蒙南甚至开始怀疑老海盗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老海盗脸上的表情越发凝重。

警报装置开始发出蜂鸣,只见液晶屏上显示尾随的两艘舰船同时向他们开始发起攻击。

两枚极速鱼雷锁定游艇的船身,射出了炮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