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大隐于市(下)
章节列表
第十章 大隐于市(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诺晴停下脚步,凝望蒙南滑翔的轨迹,冷笑着说:“这小子果然狡诈!”撮起樱唇,发出一个悦耳的口哨声,远处的天际一道黑线迅速向空中的蒙南围拢而去。

灵盾颤抖着大叫起来:“主人,快逃!”

蒙南抬头望去,只见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宛如闪电般向自己靠近,仔细分辨,这才看清飞来的竟然是一群巨大的蝙蝠,虽然距离他还有十丈左右,可是蝙蝠群的腥臭气息如排浪般向他逼迫而来,伴随着蝙蝠吱吱的鸣响,让人从内心中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

蒙南迅速解除两翼的电流,身体呈自由落体向下方坠落,同时抽出腰间的戮天剑,默默诵念剑诀,戮天剑在瞬间增长到两米左右的长度,蒙南在空中狂舞巨剑,将周身保护的风雨不透。

蝙蝠群从四面八方向蒙南攻击过去,稍一靠近便被戮天剑锋利无匹的剑刃斩成碎块,一时间鲜血和嘶鸣充斥在半空之中。

同类的鲜血非但没有使蝙蝠后退,反而激起了它们的凶性,越来越多的蝙蝠向蒙南开始聚拢,远远望去仿佛一块巨大的黑云将蒙南的周身完全笼罩在中心。



霍顿不屑的笑了笑,握住诺晴的纤手:“让他自生自灭吧!”

诺晴点了点头,两人回过身去,却看到一位老人静静坐在山岩之上,用力抽吸着烟卷,烟火在风雨中忽明忽灭,正是那位在海边开鱼档的老海盗。

霍顿的脸色突然变了,他放脱了诺晴的手臂,低声叫道:“父亲……”

老海盗冷冷哼了一声,鼻息间喷出两道浓重的烟雾:“在你心中还有我这个父亲吗?”

霍顿垂下头去。

老海盗怒视霍顿:“我早就猜出,这女人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可是我始终不愿意相信是你坚守自盗,破坏自己家族的墓葬。”

霍顿低声说:“我是有苦衷的!”

老海盗发出一声悲怆的大笑:“苦衷,单凭苦衷这两个字,你就可以违背列祖列宗的规矩,你就可以亵渎先人的神灵,,你就可以蒙敝自己的父亲?”老海盗越说情绪越是激动,唇角的肌肉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这时候蒙南的情况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他的身体距离水面仍然有十米左右,可蝙蝠越聚越多,前仆后继地向蒙南发起了攻击。最为可怖的是,无数蝙蝠发出隐性超声波,强大的能量聚集起来向蒙南压迫而去。

海面上一艘快艇随着波浪起伏,留在船上负责接应的慧空和尚也关注着空中的战况,他凝聚内力,气沉丹田,猛然发出一声震彻天地的狂吼,正义豪情充斥于天地之间。

声波的能量集中在蝙蝠群之上,仿佛发生了一场爆炸,笼罩在蒙南周围的蝙蝠群顷刻间被炸得血肉横飞,蒙南在腥臭的血雨中冲出重围,挥舞着戮天剑准确无误的落在快艇之上。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慧空因为杀生深感不安。

“快走!”蒙南大声叫喊起来。

海面上十二艘黑色铁甲快艇破浪向他们包围而来,诺晴和霍顿果然在事先做足了准备,海陆空全面埋伏,看来一心要将蒙南给消灭掉。

“蒙师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慧空意识到形势的严重性。

蒙南气冲冲的骂道:“这对狗男女居然联手阴我,靠!老海盗八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话间启动了快艇的引擎,目前的情况下只好先逃出去,至于救人的事情以后再考虑。

十二艘铁甲快艇形成一个圆圈,全速冲向蒙南和慧空所在的小艇,只要被这些装甲艇撞上必然免不了船身粉碎的命运。

以蒙南他们现在的速度快艇想要成功破围的机会微乎其微,慧空怒吼一声,已经准备弃船向对方的装甲艇冲去。蒙南暗叫不好只要他们落入水中,逃跑的希望就会完全破灭。

“跟他们拼了!”慧空彻底被对方激起了怒气。

蒙南点了点头抽出背后的戮天剑,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一抹阴影笼罩在他们的小艇之上,蒙南和慧空同时抬头向上望去,却见一艘破破烂烂的飞艇出现在他们的头顶,老海盗鱼档的小丫头笑嘻嘻露出脸来:“打不过就逃嘛,难道真要坐以待毙?”

一双小手在虚空中挥舞,数道纤细的蛛丝闪电般缠绕在蒙南和慧空的腰间。将两人粽子似的包裹起来,尽管蒙南和慧空不会反抗,可是两人身体的重量加起来超过四百斤,那小丫头单凭一己之力竟然将他们两个轻松提拉了起来。

铁甲快艇上的敌人看到蒙南和慧空即将逃离,举起手中的武器开始向他们射击,蛛丝骤然回收,蒙南和慧空加速向上升去,那破破烂烂的飞艇上升的速度十分迅速,转眼之间高度已经超过高崖。与此同时飞艇的底部弥漫出一团浓重的烟雾,干扰了下方敌人的视线,成功脱离了他们射击的范围。

蒙南惊魂未定的看了看下面烟雾缭绕的海面,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妈的,险些死在这帮混蛋手里。”

小姑娘格格笑了起来:“他们只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士兵,连他们都对付不了你还称什么英雄好汉?”

“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英雄好汉?”蒙南笑眯眯的问。

那小姑娘指了指下面:“爷爷!”



“逆子!”老海盗愤怒的大吼道。

霍顿眼眸中的一丝愧疚突然消失无形:“父亲,正因为我是狮心家族的传人,我的血脉中流淌着祖先高贵不屈的鲜血,所以我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终有一日我会让狮心家族重新在这片大陆上称雄,让每一个伤害过我们家族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扬起手中的屠龙刺,目光变得灼热而疯狂:“拥有这把屠龙刺,我便可以唤醒狮心家族沉睡已久的雄心壮志,让家族的每一个子孙重新凝聚在我的身边,我便可以拥有惊世骇俗的力量,扫平我的每一个对手和敌人!”

老海盗的双目中流露出痛苦而复杂的神情:“你不要忘了,这屠龙刺上铭刻着可怕的诅咒,为了你的一己之私以整个狮心家族的命运做赌注值得吗?”

冰冷的雨水沿着霍顿轮廓分明的面孔缓缓滑落:“值得!”他的回答坚决而果断。

老海盗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丧失:“你永远不会成功,因为就算拼上我的性命,我也要阻止你。”他重重的向前跨出一步,脚下的泥水向四周飞溅而出,地面因为他的重踏而发出沉闷的颤抖。

诺晴的美目之中笼罩上一层深深的忧虑,她虽然在水晶岛已经有一段时间,可是并不知道这个默默无闻的老海盗竟然是霍顿的亲生父亲,霍顿即便是雄霸一方的枭雄可是面对自己的父亲一样会无所适从,诺晴轻声说:“伯父,你可不可以听我解释?”

“滚开!”老海盗发出一声近乎于咆哮的怒吼。

霍顿轻轻拍了拍诺晴的肩头:“我们父子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空中弥漫的雨水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吸引力所吸引,向老海盗的身体周围抽吸了过去。远远望去,恰似一条盘旋飞舞的水龙盘旋飞舞在老海盗的周身。

霍顿神情凝重的站在原地:“佛山升龙拳!”他明白这一拳的真正威力,这足以开山裂石的一拳将要向他击出,而他的对手却是自己的父亲。

“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实力,你的翅膀是不是已经足以承载你膨胀的野心!”老海盗怒吼着,在身边盘旋飞舞的水龙周身流露出绿色的光芒,这光芒随着他功力的凝聚变得越来越亮,水龙奔腾欲飞,仿佛在等待着破茧而出的一刻。

霍顿抿起棱角分明的唇角,他的内心涌起一阵深深的悲哀,难道他的理想与抱负注定无法被亲人了解,白色的短发宛如钢针般竖立,升龙拳是父亲最具威力的杀招,破解它的唯一方法便是用同样的招式来还击,霍顿没有选择也没有退路。

他健硕的肌肉猛然鼓胀了起来,合体的戎装竟然被突然暴涨的肌肉崩裂,上身的衣服化成千万片碎裂的布片,仿佛无数灰色的蝴蝶飞舞在烟雨凄迷的空中。

五道水柱从霍顿的身后冲天而起,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汇合在一起,蓝色的光芒流溢于水柱的曲线之中,一条雄姿勃发的蓝色水龙遨游于霍顿的身边。

“来吧!”伴随着老海盗一声狂吼,绿色的水龙咆哮奔腾,以雷霆万钧之势向霍顿攻击而去,霍顿以同样的招式挥出一拳。

蓝色水龙在空中旋转飞舞,与绿色水龙在空中相撞,一声震彻天地的巨响,两股庞大无匹的力量相撞将周围的空气和雨水排浪般向四方压榨而去。

霍顿的身躯向后方倒飞而去,口中喷出一团血雾。他的身体在空中已经完全失去了平衡,被父亲雷霆万钧的一拳击垮了所有的防御力量,宛如断线风筝一样向山崖下跌落。



老海盗双目之中流露出无限的悲怆,抢在霍顿跌落悬崖之前拉住了他的手臂。双拳相遇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儿子并没有倾尽全力,那一刻便注定他必然要失败。

“为什么?”老海盗的眼圈已经发红。

霍顿的双目却流露出无尽的愧意:“对不起,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