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大隐于市(中)
章节列表
第十章 大隐于市(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毫不畏惧的说:“既然逃不掉,我只有面对,老伯,我现在最关心的是我那几个同伴的安危,有没有什么方法解救他们。”

“方法倒是有一个,揭穿诺晴犯罪的事实,让霍顿清楚谁才是真正的盗墓贼。”

蒙南苦笑着说:“如果事情这么简单,我也用不着来求教您老人家。霍顿将军凭甚么会相信我,诺晴夫人在他面前说话要比我可信的多。”

老海盗双目中流露出忿懑之色:“红颜祸水,这个女人早晚会将霍顿给毁掉。”

蒙南心中暗暗奇怪,不知道这老海盗为何会对诺晴夫人这么反感。

老海盗又点燃了一个烟卷,用力吸了几口,终于下定了决心:“这件事我本来不想过问,可是看在你帮助过我的情份上,我姑且帮你一次。”

“多谢老伯。”

老海盗低声说:“霍顿对诺晴十分的迷恋,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的罪行,霍顿决不会相信你们的话。”

蒙南从他的这句话中听出了其中的含义:“您老的意思是由我们引诺晴夫人露出马脚?”

老海盗笑眯眯的赞赏说:“好小子,果然聪明,不过有句话你说错了,不是我们,是你!”

“我?”蒙南瞪大了眼睛:“老伯,我去找诺晴那不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

“诺晴最想得到的便是你手中的这把屠龙刺,你用它作饵,很容易引诺晴出来。”

蒙南完全明白了老海盗的意思:“你是想让我以屠龙刺和她交易。”

老海盗点了点头:“你和她交易的时候,我会想办法让霍顿去现场旁观,只要他亲眼看到诺晴所做的一切,事情自然会真相大白,到时候,你的那些朋友当然可以洗清冤屈,无罪释放。”

蒙南半信半疑的说:“约出诺晴夫人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可是您老能保证可以将霍顿将军带到现场吗?”

老海盗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你大可放心,我就算绑也要将他绑过去。”

蒙南隐约猜测出老海盗必然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份和地位,却不知他为何甘心躲在这里当一个鱼档的小老板。

两人又详细策划了具体的步骤,蒙南才和慧空告辞离开。



“蒙师弟,是不是真的要和诺晴夫人交易?”慧空在长时间的沉默后终于忍不住问。

蒙南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太冒险了,他也是一个海盗,和诺晴、霍顿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他们串通起来,到时候我们岂不是更加的麻烦?”慧空开始学会考虑事情坏的一面。

蒙南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们还有选择的机会吗?”

慧空沉默了下去,在水晶岛上遍布着霍顿将军的势力,单凭他们两个人的力量的确势孤力单,想成功解救三名同伴的机会微乎其微。

蒙南停下脚步,仰望空中淅淅沥沥的落雨,暗暗的想:“但愿这场雨暂时不要停歇。”

慧空握紧了拳头:“蒙师弟,我们只要查探出他们三个被关押的地点,也许会有机会。”

蒙南摇了摇头:“我不可以拿他们的生命冒险,如果我们贸贸然去营救他们,马上就会成为整个水晶岛的公敌,就算有幸逃出水晶岛,也无法逃出霍顿将军控制的水域。”

慧空知道蒙南所说的都是实情,看来眼前唯一的方法就是采纳老海盗的建议了。

蒙南拍了拍慧空的肩膀:“慧空师兄,我准备一个人去见诺晴夫人。“

“为什么?”慧空的情绪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蒙南微笑着说:“很简单,如果事情失败,你还可以营救我,如果我们两个人全都落入诺晴这帮人的手中,便再也没有逃走的机会。”

慧空凝望蒙南的双目,一字一句的说:“蒙师弟,我天生愚鲁,可是让我袖手旁观,而你去单刀赴会,是决不可能的。”

“谁说要让你袖手旁观,你也是计划中很重要的一份子,不过是藏身的位置不同罢了。”

“你准备让我在哪里藏身?”

蒙南的右手指向濛濛烟雨之中,东南方向一座高崖突兀的耸立于大海之前,那里是水晶岛地势最为险峻的地方——千尺崖。



蒙南静静站在千尺崖之上,秋风萧瑟,细雨凄迷,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分钟。诺晴夫人仍然没有出现,蒙南甚至开始怀疑她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计划。

就在蒙南逐渐失去了耐心的时候,终于看到诺晴夫人身穿裁减合体的白色风衣,手拿红色折扇,步履轻盈的向他的方向走来。

蒙南露出一个笑容,趁机放松了一下被凄风冷雨打得有些麻木的面部肌肉。

“嗨!是不是等了很久?”诺晴夫人的笑容显得妩媚动人,难怪霍顿将军会为她痴迷。

蒙南笑着说:“能够等到诺晴夫人这么美丽的贵妇,再长时间也是值得的。”

诺晴夫人发出一串银铃样的娇笑:“看不出你小小的年纪居然会这么讨女人的欢心,难怪那两个女孩子一心一意的跟定了你。”

蒙南心中暗骂诺晴夫人,这贱女人故意刺激自己。表面上仍然笑嘻嘻的说:“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霍顿将军。”

诺晴夫人一时间并没有弄明白蒙南的意思,还以为蒙南想要揭穿自己盗取金字塔的事情。

蒙南接着说道:“其实不用见也知道了,能让诺晴夫人这么一位大美女倾心的男人,一定是高大威猛,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盖世英雄。”蒙南这句吹捧词可谓是屡试不爽,虽然不知道霍顿将军是不是在一旁窥视,可是马屁仍然照拍不误。

诺晴夫人被逗得一连串的娇笑,她突然发现蒙南这小子果然有着讨人喜欢的天赋。虽然如此,她仍然记得自己今天前来的真正目的,美目盯住蒙南,柔声说:“你这次约我前来,恐怕不是专门说奉承话儿的吧?”

蒙南点了点头,马上转到了今天约会的主题上:“如果我没有猜错,游艇上的那些赃物都是拜你所赐。”

诺晴夫人笑了起来:“你有证据吗?栽赃陷害的事情,我是不屑去做的。况且船上查出的那些东西,根本就是你的,既然做过,又为何不敢承认呢?”

蒙南忽然意识到诺晴夫人并不像他想像中那样容易对付,想让她亲口承认盗取海底金字塔宝藏的事情,只怕要费上一番周折。

诺晴夫人向前走了两步,和蒙南并肩站立于风雨之中:“你不是要和我谈一桩交易吗?说出来,或许我会好好考虑。”从她说话的语气可以看出,她自以为在蒙南的面前完全占据了主动。

蒙南旁敲侧击想将诺晴夫人引入自己的圈套之中:“有件事我始终搞不明白,你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海底金字塔中的巨额财富转运出去?”

诺晴夫人的眼神深不可测:“我对和今天交易无关的事情不感兴趣。”

蒙南暗骂她狡猾,每一个回答都是滴水不漏,就算霍顿将军在场,也找不到任何的破绽。

“那柄匕首对你就这么重要?”

诺晴夫人的回答出乎蒙南的意料之外:“匕首对我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我只是想阻止外人拿走狮心家族的宝物。”

蒙南越发感觉到诺晴夫人的厉害,按照她的说法,自己仍然是个可恶的小贼,几经尝试仍然无法攻破诺晴夫人滴水不漏的防线,蒙南的心情变得焦躁起来,他索性将这件事直接摊牌:“诺晴夫人,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情,盗取狮心家族宝藏的幕后主使人就是你,那艘潜艇就是你的东西。”

诺晴夫人呵呵娇笑起来,眼波流转的说:“蒙南,你果然有意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可惜我们今天交易的重点并不是找出窃取宝藏的真凶,倘若你乖乖的将屠龙刺交出来,我可以保证你三位同伴无恙,如若不然……”诺清夫人的美目中流露出一丝残忍冷酷的杀机。

蒙南毫不退让的大声说:“如果我三位朋友受到任何的伤害,你永远得不到屠龙刺!”

诺晴夫人冷笑着说:“看不出你居然是一个情深意重的小子。”

“不敢当,只不过还有些人情味罢了。”

诺晴夫人听出蒙南在借机嘲讽自己,她并没有和蒙南一般计较,淡淡一笑,单看她的外表,绝对想不到她竟然是一个如此歹毒的女人。

蒙南冷冷问:“我凭甚么相信你可以将我的同伴救出来?”

诺晴夫人笑着说:“我既然说到,就一定可以做到!不过在谈交易以前,你是不是该向我证明一下,屠龙刺的确在你的手中?”

蒙南缓缓抽出匕首,耀眼的金光闪烁在烟雨之中。

诺晴夫人的目光粘滞在匕首之上,眼神变得灼热而疯狂,她向前走了一步,蒙南马上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和诺晴夫人之间的距离,他的足跟已经踩在悬崖的边缘,再往后退,就要坠下高崖。

诺晴夫人这才明白蒙南约自己来到这里见面的真意,如果自己出手抢夺,他马上就会将屠龙刺丢入大海之中。这小子果然狡猾。

蒙南大声说:“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将我的三位朋友带到这里,我会将屠龙刺交给你,决不反悔。”

诺晴夫人笑了起来。

一直沉默的灵盾忽然开口说:“主人,我感觉到有敌人正在向我们接近。”

蒙南环顾四周,除了自己和诺晴夫人并没有他人在场,正在迷惘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的岩石后方闪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他一身戎装,年纪在四十岁左右,头发和眉毛却已经全白,脸庞的线条宛如棕色的双目流露出冷酷孤傲的眼神,冷冷盯住诺晴夫人:“诺晴!你居然一直都在骗我!”

诺晴一张俏脸登时变得煞白,颤声说:“将军……你……”

原来这位白发中年人就是水晶岛真正的主人霍顿将军。

蒙南大喜过望,老海盗果然没有欺骗自己,关键之时说动霍顿来到这里。

霍顿大声怒斥:“我曾经说过,任何人不得动用狮心家族的宝藏,你居然利用我的信任做出这种事!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从岩石的后方冲出两名卫兵,凶神恶煞般抓住诺晴夫人的双臂。

诺晴夫人愤怒的盯住蒙南:“不守信义的小子,你居然出卖我!”

“没办法,对付你这种不讲信用的人,只好用些非常的手段。”

霍顿将军大步来到蒙南的身边,拍了拍蒙南的肩膀:“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被这个贱人蒙在鼓里。”

蒙南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你既然全都看到了,是不是可以将我的同伴放出来?”

霍顿将军微笑着点了点头,大手伸向蒙南:“狮心家族的东西,是不是可以物归原主?”

蒙南犹豫了一下,仍然将屠龙刺交到了他的手中。

霍顿的眼中流露出一丝难以抑制的欣喜,蒙南隐然觉着有些不对,可是却又不知道究竟哪里不对?

“我会马上让你们见面!”霍顿将军转身向诺晴走去,来到她的身边,两名士兵立刻放开了诺晴夫人的手臂,诺晴夫人风情万种的挽住霍顿的臂膀。

蒙南仿佛半截身体落入了冰窖之中,一颗心凉到了极点,靠!搞了半天两人是在表演双簧。难怪诺晴夫人敢肆无忌惮的窃取海底金字塔宝藏,难怪霍顿对眼皮底下的事情毫无察觉,两人压根就是狼狈为奸,nnd,这次麻烦大了,被这对狗男女给阴了。



诺晴夫人风姿优雅的向蒙南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和霍顿将军向远处走去。

两名士兵步调一致的向蒙南走去,与此同时二十名身穿戎装的士兵突然出现在悬崖之上,他们举起武器缓步向蒙南逼去。

蒙南苦笑着摇了摇头,双脚用力蹬地,毫不犹豫地向悬崖下跳去。

他的身体跃入半空的时候,黑色风衣接通电流,在空中舒展开来,化为一对可供滑行的翅膀,蒙南在风雨中一个盘旋,巧妙的躲过后方射来的子弹,向高崖下方的海面俯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