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大隐于市(上)
章节列表
第十章 大隐于市(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刚刚离开临海渔具店,便看到一辆磁悬浮车缓缓停靠在不远处,透过车窗依稀可以看到诺晴夫人静静坐在里面。

蒙南缓步来到磁悬浮车前,诺晴夫人放下车窗,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上车,我有话要问你。”

蒙南犹豫了一下,拉开车门坐了上去,慧空想跟上去,车门却及时关闭,他急得就要挥拳砸烂车窗,蒙南及时制止了他,他已经看出诺晴夫人这次一定是有备而来,否则不会单独和自己相见。

车内温暖而干燥,和外面的世界截然不同。

诺晴夫人轻柔的叹了一口气:“年轻人,为什么你还要留在这里,难道那些钱仍然不可以让你满足吗?”

蒙南笑了起来:“诺晴夫人,您向四周看看,应该可以理解我留下来的原因。”

诺晴夫人转过脸来,深邃的美目盯住蒙南:“有件事我想向你求证!”

“夫人请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诺晴夫人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骂,你这奸滑的小子,能说实话才怪。

她低声说:“听说你和百鬼会的杀手发生了冲突?”

蒙南故意装出迷惘的样子:“杀手倒是遇到过,可是我并不清楚他们的来路。”

“是吗?”诺晴夫人美目之中闪过冰冷的寒芒:“你好像斩断了其中一个人的手臂。”

蒙南点了点头,看来诺晴夫人对他的了解相当的深刻。

“把匕首给我看看!”诺晴夫人伸出凝脂般的纤手。

蒙南笑眯眯的说:“难道夫人对匕首也有兴趣?”

诺晴夫人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如果那柄匕首真的是从海底金字塔得来,我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价格。”

搞了半天,诺晴夫人真的是来和自己做交易的,蒙南虚惊了一场。

他正想去拿匕首,可是突然看到诺晴夫人的目光变得异常炙热,其中充满了渴望,心中暗想,这匕首对她一定相当的重要,只怕价值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蒙南露出一个笑容:“算了,那柄匕首我想自己留着。”

诺晴夫人一张俏脸顿时笼上一层严霜:“蒙南,你最好考虑清楚,想活着离开这里的话,最好将那柄匕首交出来。”

蒙南不由得吃了一惊,没想到诺晴早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如果我没有听错,诺晴夫人在威胁我?”蒙南神态自若的说。

诺晴夫人冷冷说:“我实话告诉你,那柄匕首叫‘天眼’是海底金字塔的镇海之宝,你现在所看到的风雨海啸,全都是因为你窃取这把匕首而起,如果这件事传到霍顿将军的耳中,你应该知道面临的后果。你最好把匕首交出来,我可以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而且会安排人将你及早送出水晶岛。”

蒙南笑着说:“多谢诺晴夫人关心,如果一切果然像你所说的这么重要,我会亲手将这柄匕首送还给霍顿将军,其他任何人我都信不过。”

诺晴夫人彻底被蒙南激怒了,一双美目充满了浓重的杀机,她一字一句的说:“为了一把匕首断送自己年轻的生命,究竟值得吗?”

蒙南推开车门走入风雨之中,挺拔骄傲的背影给了诺晴夫人一个无声的回答。



磁悬浮车转眼间消失在风雨之中,慧空大步来到蒙南身边关切的问:“那位女施主跟你说什么?”

蒙南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到八道白色的身影正悄然向他和慧空接近。

八柄飞刀穿越层层雨幕,呼啸着射向蒙南和慧空,距离他们的身体一米左右,刀身突然燃烧起来,蓝色的火焰包裹着寒光,速度在瞬间提升一倍有余。

慧空怒吼一声,双臂环抱而出,巨大的气旋将雨水闪电般吸纳入他的怀抱之中,一个巨大的透明水盾在他和蒙南的身前形成一道屏障,将八柄飞刀阻拦在水盾之外。

蒙南的身体向后倒冲而去,冲向后方的同时,戮天剑已经从剑鞘中抽出,透明的剑身弧形切向后方偷袭的敌人,他的身体也借着这个动作,转变为正向面对敌人。

八名投掷飞刀的武士的目的是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真正的危险是来自他们的后方,蒙南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

偷袭者手中的长枪呼啸刺向蒙南的腹部,却被及时迎上的戮天剑,劈了一个正着,枪头齐齐被斩为两段。

偷袭者吃了一惊,双手握住断枪的尾端,竟然用少林棍法向蒙南攻来。

蒙南默念剑诀,戮天剑瞬间增大了一倍有余,对手仗着兵刃长的优势上顿时消失殆尽。戮天剑织出一张宽阔无边的大网,向偷袭者兜头罩了下去。偷袭者显然对蒙南的实力缺少正确的估计,身体被蒙南手中戮天剑织成的大网完全罩住。更何况蒙南手中的是一把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形势可谓是急转直下。

慧空那边已经在短时间分出了胜负,古朴简单的少林长拳,分别击中八名对手的软肋,将他们尽数击倒在地。

转身加入蒙南这边的战团,那名偷袭者对付蒙南一个尚且吃力,更何况增加了一个武功更高的慧空,慌乱之中,破绽连连,被慧空觑准机会,一拳击中小腹,偷袭者惨叫一声,跌倒在地。蒙南用剑尖抵住他的咽喉:“回去告诉你的主人,再敢和我作对,我决不会留有任何情面!”

几名武士从泥泞中爬起来,慌慌张张的向远方逃去。

蒙南和慧空相视而笑,利用这种级别的武士,也枉想对付他们,这诺晴夫人好像有些自不量力。



来到旅馆前,却看到荷枪实弹的士兵已经将旅馆层层包围。两人不敢走上前去,来到旅馆对面的酒馆内坐下,透过窗口观察着对面的情景。

没过多久,便看到士兵将雨灵、罗小蛮和智能三人从旅馆内押了出来,慧空性情冲动,想马上冲出去救人,幸亏蒙南将他拉住,低声说:“敌众我寡,现在冲出去,只有大家全部玩完,等调查清楚情况再说。”

两人只好眼睁睁看着那帮士兵将雨灵他们带走,蒙南确信士兵已经走远,这才和慧空前去打探消息,原来雨灵他们被抓是因为有人举报,她们就是盗取海底金字塔的罪犯,而且在他们的游艇内搜到了不少从金字塔中窃取的金器。

“妈的!这老娘们果然阴险,居然敢险害我们!”蒙南不用想就能猜出,那些金器是诺晴夫人派人放上去的。

“怎么办?”慧空等蒙南来拿主意。

蒙南来回走了几步:“她的目的就是那柄匕首,如果找不到别的方法,只有拿匕首和她交换了。”

慧空点了点头,在他心目中,智能他们的性命要比什么匕首价值大得多。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找诺晴夫人!”慧空迫不及待的说。

蒙南摇了摇头:“在找她之前,我想先去找一个人。”



蒙南所说的那个人便是老海盗,他虽然不知道老海盗的真正身份,可是相信这位身世神秘的老人一定有着相当的能力。况且眼前他在水晶岛上举目无亲,唯一能够求助的只有这位老人。

蒙南的到来并没有让老海盗感到任何的好奇,因为多日阴雨的缘故,他的鱼档也暂时歇业了,一个人坐在临时搭起的雨棚下,叭嗒叭嗒的抽着烟卷,整个雨棚内充满着刺激的烟草味道。

“找我有事?”老海盗的表情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

蒙南点了点头,满脸堆笑的说:“我这次来是想求前辈帮忙。”

“我一个穷做饭的,能帮你什么忙?”老海盗硬梆梆的将蒙南顶了回去。

蒙南对他的脾气性格已经有所了解,丝毫没有动气,仍然满面微笑的说:“我在水晶岛遇上了一点麻烦。”

老海盗将烟蒂摁灭,冷冷望着蒙南:“你这小子忒不诚实,恐怕你遇到的不是什么小麻烦吧?”

“老先生果然英明,我的那点心事瞒不住您。”蒙南不失时机的拍马说。

老海盗笑了起来,手指点着蒙南说:“这件事只要有眼睛的都能够看出来,你形影不离的两名女伴突然换成了一个肥头大耳的和尚,没出大事那才奇怪。”

慧空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明明已经换成了俗家装束,这老海盗怎么看出来的?

“和尚到哪里都是一副和尚相,我活了大半辈子,岂是你换身衣服就能骗过的?”

慧空暗暗佩服,恭敬说:“老前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望您能够施以援手。”

老海盗的目光重新落回蒙南身上:“小子,霍顿现在满世界寻找窃取海底金字塔的人,你不要告诉我,你们几个和金字塔失窃有关。”

蒙南叹了一口气:“老先生,我和另外两名同伴曾经目睹过窃贼盗掘海底金字塔,不过我们并没有参与其中。”

老海盗发出一声大笑:“可是我却听说士兵在你的游艇上发现了许多从海底金字塔得来的金器,难道有人在栽赃你?”

“的确有人在栽赃我!”

“到这种时候,你居然还不说实话!”老海盗一双棕色的眼眸流露出逼人寒芒:“你购买游艇的钱是从何处得来?你卖给诺晴的那几件金器又是得自何方?”

他一连串的逼问将蒙南问的哑口无言,这位老海盗竟然对一切情况了解的如此清楚,看来这次他果然找对人了。

蒙南下定决心,低声说:“我曾经在海底金字塔中拿走了几样金器,可是正如您所说,我已经将金器卖给了诺晴夫人,所以士兵没有理由汇在游艇上搜到,唯一的可能就是诺晴夫人诬陷我。”

老海盗的神情缓和了许多,他慢条斯礼的问:“你刚刚来到岛上,和诺晴也是第一次相见,她为何要出卖你呢?”





这下连慧空都已经看出,老海盗决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物,否则他又怎能将事情剖析的如此清晰明了。

蒙南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相信眼前这位老人,毫不犹豫的将诺晴夫人找自己的真相说了出来:“诺晴夫人想从我手中得到一把匕首。”

“匕首?”老海盗两道花白的眉毛立时凝结在一起。

蒙南点了点头:“我在海底金字塔曾经拾到了一把匕首。”

“那匕首在什么地方?”

蒙南从腰间抽出匕首,交到老海盗布满老茧的大手上。

素来沉稳的老海盗此时也无法抑制内心中的激动,翻来覆去将匕首端详了数遍,低声说:“天意,一切都是天意。”

蒙南并不明白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老海盗将匕首重新交还到蒙南的手上:“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闯下了一个大祸。”

蒙南有些心虚的说:“请您老人家说得再明白一些。”

老海盗指了指蒙南手中的匕首:“这把匕首并不是凡品,乃是象征狮心家族至高权利的屠龙刺,传说中这把屠龙刺是鬼王随身佩戴之物,其中埋藏着打开鬼域通道的秘密,自从狮心家族衰落以后,这把匕首便音讯全无,没想到被你这混小子误打误撞给得到了。”

蒙南也没有想到这把匕首的背后竟然包含着这么多的意义,有些不安的说:“既然这把匕首这么重要,我干脆将它交给霍顿将军,换回我的朋友。”

老海盗淡然一笑:“你说得倒是轻松,这匕首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落在谁的手中便会为谁带去噩运,你既然得到了,便不要想轻易将它转让出去,除非……”

“除非什么?”

老海盗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这匕首上存在着一个相当邪恶的诅咒,是凡得到匕首的人,便永远不可以和它分开,否则便会不得好死,如果想破解掉这个诅咒,必须将匕首沉入鬼域的转生池中。”

蒙南原来并不相信鬼神之类的传闻,可是自从他遇到云若之后,他对事情的看法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慧空为蒙南未来的命运而感到忧虑,口宣佛号说:“蒙师弟,这匕首既然如此不祥,你还是早日将它丢弃了吧。”

老海盗冷笑着说:“胖和尚,我刚才的话你没听到吗?这匕首找上了他,只怕他想丢也丢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