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路见不平(下)
章节列表
第八章 路见不平(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披上风衣走出舱门,深夜的海港无处不流露出一种静谧的美。一轮弯月高高挂在天鹅绒般的天空上,将银色的光芒如水般倾泻在水晶岛上。

蒙南在月光中漫步在甲板上,内心在未知的命运中徘徊着。

抬起头,却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静静站在船头处,蓝色的长发随着轻柔的夜风,宛如丝缎般在月光中飞舞,原来雨灵也没有入睡。

雨灵早就从脚步声中听出了蒙南的到来,转过娇躯,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去睡?”

蒙南笑了起来:“你不也是一样?”来到雨灵身边,伸手揽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雨灵俏脸一红,却没有挣脱。

“今晚的月光好美啊!”蒙南居然说出了一句这么俗不可耐的话。

雨灵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好恶俗啊。”

“我本来就是一个俗人!”蒙南脱下外面的风衣,为雨灵披在肩头,趁机将她诱人的娇躯拥入怀中。

雨灵含羞垂下黑长的睫毛:“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你帮我披上衣服了。”

蒙南大言不惭的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为你脱下衣服!”

“色狼!”雨灵狠狠的在蒙南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却没有真正动气。

蒙南得寸进尺的贴近了她的耳边:“我忽然感觉到有些呼吸困难,你帮帮我……”

“帮你什么?”雨灵冰蓝色的美眸中荡漾着浓浓的情意,这个坏家伙打得什么主意她当然知道。

“帮我人工呼吸!”蒙南厚着脸皮将大嘴凑了上去。

“无耻!下流!讨厌……”雨灵的樱唇终于被蒙南成功的捉住,她的芳心剧烈的跳动着,幸福和甜蜜充满了她的内心,在蒙南的热吻下,她放弃了矜持,伸出双臂搂住了蒙南的身躯,樱唇生涩的回应着,原来恋爱的滋味竟然是如此甜蜜。



两人虽然已经分开,可是雨灵脸上的红潮仍然没有能够褪去,她偎倚在蒙南的怀中,静静倾听着蒙南强劲有力的心跳:“蒙南,你会不会介意我的身份?”

蒙南笑了起来,他忽然想起雨灵为了挽救自己,化身为狐与雪妖人殊死搏斗的刹那,感动的搂紧了雨灵:“傻丫头,我刚才就说过自己是一个俗人,能够追到你这么美丽的女生是我的荣幸,我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介意呢?”

“可是……”

蒙南用大手掩住雨灵的小嘴:“雨灵!不用管其他人怎样想,也不用管其他的人怎样看,重要的是我们能够永远相守在一起!”

雨灵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感动,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在这世上蒙南已经成为她最亲近的人,最值得依赖的爱人……



雨灵忽然搂紧了蒙南,附在他耳边小声说:“船尾好像有动静。”

蒙南正在意乱情迷的时候,根本没有留意到船上的变化,雨灵拉着他闪入黑暗之中,借以掩饰他们的身影。

四名身穿黑衣蒙面的武士悄然来到甲板之上,为首的那个做了一个手势,四名武士分散开来,手中的铁桶向甲板上开始倾倒着什么,一股浓烈的味道传来,蒙南马上判断出这是聚合燃烧油的味道,这种合成油要比汽油的可燃性更高。这帮武士竟然想放火烧船,蒙南的内心中涌起难以遏制的愤怒,他压低声音对雨灵说:“去叫醒小蛮!”说话的同时,身躯从黑暗中飞跃而起,径直扑向为首的那名黑衣武士。

蒙南的突然现身让四名武士全都吃了一惊,为首的那名武士反应最为迅速,反手从身后抽出长刀,一个从下向上的斜挑,试图将蒙南劈成两半。出手之迅速,招式之歹毒实属罕见。

蒙南来不及多想,从腰间抽出那柄在海底金字塔得到的匕首,用力削了下去,匕首与长刀在半空中相交,仿佛遇到一根朽木,没有任何阻碍的将长刀一分为二,蒙南根本没有想到这柄匕首会锋利到这样的地步,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匕首划过武士的左腕,将他整只左手给齐齐切断。

那武士也十分的强悍,手掌虽然被切断,却强忍着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另外三名武士看到形势不妙,居然舍弃了同伴,转身向游艇外逃去,身体跃出游艇的同时,手中点燃的三支火箭分别射向游艇的三个不同位置。

蒙南顾不上对付剩下的那名武士,全速向火箭落地的方向冲去,三支火箭相隔都在十米左右,而且高低方向不同,射出的角度迥异,蒙南心中一凉,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赶不及了。

他终于抢在第一支火箭落地之前,用匕首横拍在火箭之上,将火箭拍出游艇之外,可是另外两支火箭即将插入聚合燃烧油之中,一切已经无法避免。

“妈的!”蒙南怒吼一声,奇怪的是那两支火箭即将落地之时,仿佛被什么东西缠住,静止在那里,然后迅速的被拉了出去,远远抛入大海之中。

蒙南抬起头,却看到远处船弦之上,一位身穿黑衣的小姑娘坐在那里,一双小脚悬空荡来荡去,她向蒙南笑了笑,两道细亮的银丝迅速收入袖口之中,刚才关键的时候,就是她用这两条蚕丝一样的丝线阻止了火箭。

雨灵和罗小蛮从舱内来到了蒙南身边,她们并没有看到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

“原来是你!”罗小蛮认出眼前的这位小姑娘,就是刚才在老海盗海鲜鱼档被欺负的那个女孩。

蒙南和雨灵也随后认出了她。

小女孩笑了笑:“他们是百鬼会的人,爷爷说他们一定会找再来找你们的麻烦,你们要小心了。”



远处传来水花四溅的声音,却是那名断臂的黑衣人,趁着他们说话的空隙,拾起自己的手掌跳入了水中。

蒙南恶狠狠的说:“算你跑得快!”

那小女孩笑了起来:“得饶人处且饶人,他的手掌已经被你斩断,就放他一条生路吧。”

蒙南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没想到她小小的年纪竟然拥有一身高超的武功,想起自己为她出头的情形,不免有些汗颜,早知道她这么厉害,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去充这个大头,有句话怎么说?好像叫关公面前耍大刀,这次丢人可算丢大了。

罗小蛮和雨灵看到地上的聚合燃烧油,芳心中都是庆幸不已,如果不是这位小姑娘及时出现,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小女孩笑着说:“看来你们要辛苦一下了,清理甲板上的燃油估计要耗去不少的时间。”她转身轻飘飘的向游艇外飞去,瘦小的身躯在空中滑行了一阵,手中一道闪亮的银丝射向前方大船的桅杆之上,接着银丝的提拉,身躯再度飞升而起,转眼之间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中。

蒙南看得目瞪口呆,自言自语的说:“乖乖,蜘蛛侠转世!”

罗小蛮在他脑壳上敲了一记:“半夜三更,居然不回去睡觉,跑到这清冷的甲板上干什么?”

蒙南呵呵笑了起来:“我去清理甲板!”这种时候还是找个借口躲开的好。

雨灵和罗小蛮的目光相触,俏脸立时红了起来,芳心突突跳个不停,罗小蛮搂住她的肩膀:“老实交待,他对你做过什么?”

“没有,真的没有……”

“不许骗我!”

夜色中忽然传出两串银铃样的笑声。



接下来的两天,他们都在等待中渡过,阿土伯再没有出现过,每天他们除了船上便是在水晶岛中渡过,老海盗的鱼档那里,他们又去过几次,表面上看老海盗和他的两位小伙计还是那么平凡,可是在蒙南看来他们都是深不可测的高手。

对女孩子来说,消磨时光最快的方法就是逛街,水晶岛的黑市虽然没有联邦大商场的气魄与繁华,可是商品的种类丝毫不次于任何一个商场。

雨灵和罗小蛮对逛街可谓是乐此不疲,这对蒙南来说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让他痛苦的是,她们两个每次逛街的时候,都要蒙南陪绑。

蒙南过人的精力在琳琅满目的商品面前,马上就消失殆尽,揉着酸痛的两条腿,忍无可忍的说:“我们已经在这条破街上逛了整整三个小时,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雨灵和罗小蛮转过身同时向蒙南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再看看这一家,我们就离开!”

蒙南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干脆蹲下来等她们,忽然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叫着:“主人……救我……”

蒙南马上听出这声音来自灵盾,他抬起头四处张望,找寻着灵盾的位置。

“主人……我就在你右侧储福记的摊子上……我躲在寒玉壶里面……”

蒙南按照他的指引走了过去,这是一个经营各类饰品的商铺,蒙南好不容易才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一把残破的玉壶,想来就是灵盾口中的寒玉壶。从外形上看怎么都像一只夜壶,蒙南心中暗骂:“灵盾啊灵盾,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今天居然又被我碰上。”

“主人……救我……”灵盾的声音虚弱到了极点。

蒙南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以二十五联邦币的价格买下了这把寒玉壶。

他一脸笑容的拿起寒玉壶,压低声音说:“灵盾!”

“主人……”

“你果然躲藏在里面?”

“是的,我的灵体出现了差错,现在见不得阳光,更无法适应周围的温度,只有躲在寒玉壶中才能保证我的灵魄不散。”

“嘿嘿……”蒙南举起了玉壶:“当初你落井下石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会有今天?”

灵盾这才意识到蒙南想要做什么,惊恐的大叫说:“主人,我错了,我害你之后就知道自己错了,主人……不要杀我……我……我可以帮你……”

“帮我?你拿什么帮我?”蒙南不屑的问。

“主人,如果没有我,你很快就会因为体内的异种能量相冲而死。”

“你以为我还会信你?”

“主人……”灵盾吓得就快哭出声来:“求求你主人……求求你……”



雨灵和罗小蛮这时走了过来,看到蒙南高举着一个破破烂烂的玉壶,嘴里还嘟囔着,都感到十分的奇怪。

“喂!你在干什么?”罗小蛮奇怪的问。

蒙南得意洋洋的笑了笑:“刚买到一把古董夜壶,你们谁想要?”

“下流!”两只粉嫩的拳头打在蒙南的小腹上。

蒙南虽然厌恶灵盾曾经做过的一切,可是仍然没有杀死他的狠心,回到舱内将寒玉壶放在地上,按照灵盾的话,找来冰块铺在玉壶的周围。

“好了,你可以出来了。”

一个小人儿缓缓从玉壶中爬了出来,暗绿色的皮肤布满了皱褶,一双翅膀耷拉在背后,整个人宛如一个霜打的茄子。

看到灵盾的惨状,蒙南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灵盾叹了一口气,慢慢跪倒在蒙南的面前:“主人,灵盾错了,上次我趁着主人不备吸取你的能量,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现在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哦!什么惩罚?说来听听!”蒙南饶有兴趣的问。

“嗨!我根本无力消受主人体内的能量,率意而为的结果是将几种不同的能量引入了自己的体内,我现在和主人是同病相怜……”灵盾懊悔的说。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灵盾又叹了一口气:“看来我和主人果然有缘,我每日遭受异种能量的折磨,却没有化解的方法,只能借用这个寒玉壶来维系自己的生命,后来几经辗转来到了这个岛屿。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主人,更蒙主人以德报怨将我救下……”

“少拍我马屁,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一清二楚!”蒙南不客气的斥责说。

灵盾在地上拜伏了下去:“主人,求你收留我吧,我会将从你身上吸取的能量全都还给你,以后再也不敢产生任何地背叛之心。”

“我靠!说来说去,你还是想害我!”蒙南没好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