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路见不平(上)
章节列表
第八章 路见不平(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心思重重的回到游艇上,游艇已经补给完毕,外表漆层的破损处也已经修葺一新,罗小蛮和雨灵还为游艇起了一个浪漫的名字‘凌风号’。

看到蒙南平安回来,罗小蛮和雨灵都开心的迎了上来:“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

蒙南笑得有些勉强:“看来我们要在水晶岛上多留两天了。”

罗小蛮和雨灵都是倍感惊奇,蒙南将刚才巧遇阿土伯的事情向两人详细说了一遍。

罗小蛮点了点头:“我早就发现那个诺晴夫人有些奇怪,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蒙南在她鼻翼上刮了一记:“事后诸葛亮!”

“你说什么?”两女都是大感惊奇。

蒙南忽然想起,她们肯定不知道什么诸葛亮的事情,讪讪的笑了笑:“阿土伯说水晶岛对我们来说是安全的地方,既然这样,我们干脆放下所有的包袱,在这座小岛上好好玩上几天。”

雨灵高兴的跳了起来:“我听说水晶岛的月光海滩,风景十分的美丽,这下总算有机会去游览一番了。”

“好啊,我们马上就去!”蒙南大声附和说。

罗小蛮笑着说:“你们去吧,我要留在船上将剩下的工作做完!”

雨灵拉起她的纤手:“小蛮,一起去嘛!”

“我对这帮毛手毛脚的家伙总是放心不下,还是你们去吧,反正我们要在水晶岛上多留几天,有的是机会。”她眨了眨眼睛:“借着这个机会你们两个可以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哩。”

雨灵的俏脸羞得绯红,小声说:“还是你们两个去玩,我留下来把工作做完吧。”

看着她们两个谦来让去,蒙南忍不住抗议了起来:“当我是什么?商品还是礼物?今晚谁都不许工作,全都跟我去月光海滩游玩。”

有些时候男人的霸道总是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雨灵和罗小蛮果然乖乖听从了蒙南的命令。



月光海滩是水晶岛最有名的旅游点,这里最热闹的时候就是在晚上,皎洁的月光映照在白色的沙滩上,宛如笼罩上一层银色的薄霜,沙滩细腻,曲线起伏,远远望去就像风中舞动的丝绸。轻柔的海浪声伴随着徐徐的夜风传送到耳边,令人陶醉。

海滩上不时可见三三两两散步的情侣,不乏有一男两女左拥右抱的情景,联邦虽然逐渐开始奉行一夫一妻制,可是一夫多妻仍然得到法律的认同。

蒙南心中暗想,还是这里好,只要自己愿意,可以将所有心爱的女孩娶进门。双手分别搂住罗小蛮和雨灵的纤腰,两位女孩都是脸上一红,却没有拒绝。

蒙南感叹说:“真希望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

罗小蛮靠在蒙南的肩头:“一定会……”

雨灵没有说话,她和蒙南之间的恋情虽然得到了罗小蛮的认同,可是在这片土地上,仍然面临着很大的阻碍,她不敢想以后会怎么样,想到这里她不由自主的搂紧了蒙南的身躯,希望这一刻永永远远的不要离去。



“我们去前面的夜市吃饭!”蒙南提议说。

两位女孩抬起头,看到不远处有一座临时搭起的木屋,灯箱招牌上写着‘老海盗海鲜鱼档’几个大字,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这个老板很诚实!”罗小蛮笑着说。

雨灵说:“或许在这座海岛上,身为海盗本来就是一种荣誉。”

蒙南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鱼档的生意十分的红火,他们三个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桌子坐下,勤快的小伙计为他们换上干净的碗筷,这里的菜肴里里外外就是几种,根本无需客人挑选,老板会根据人数的多少来制定菜肴的数量。

“果然很霸道哩!”蒙南兴趣盎然的说。

没过多久小伙计便将四样精致的海鲜小菜,和香气四溢的鱼蛋饭端了上来。

女孩子对鱼丸之类的小吃总是大感兴趣,雨灵和罗小蛮饿了一天,在蒙南的面前放下了矜持,香香甜甜的吃了起来。

这点鱼蛋饭根本填不饱蒙南的肚子,他吃完后转身向小伙计说:“再来一碗!”

小伙计居然摇了摇头:“看你就是新来的,这里的规矩是每人一碗,多一碗都没有。”

“我才半饱呢,没有鱼蛋饭,弄点其他的吃吃也成。”

小伙计仍然摇了摇头。

“算了,我们去其他地方再吃吧!”雨灵小声劝蒙南说,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隔壁桌旁传来杯碗碎裂的声音。

一个红发深目的男子大吼起来:“妈的个巴子,老子花钱吃饭居然不卖,天下间哪有这样的道理?”他身边的六名同伴也一起叫嚣起来。

这几个人的身材比蒙南更加魁梧高大,显然一碗鱼蛋饭满足不了他们的食量。

蒙南暗笑,反正跟自己没有关系,乐得看个热闹。只见满头白发的老板仍然在炉灶前忙碌着,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那名小伙计和另外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上前去收拾碎裂的碗筷。

罗小蛮和雨灵同时拉住他的手臂:“算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省得招惹麻烦。”

蒙南点了点头,起身正想离去。

却见那个红发男子一把抓住身边收拾碗碟的小伙计,用力推了出去:“给我滚一边去!”

他的一名同伴更加恶毒,一脚踩在躬身收拾地上碗碟女孩的手上,满脸的狞笑。

周围游客大多数不敢招惹是非,慌忙离去,蒙南向来看不得别人欺凌弱小,他大吼一声站了出来:“你他妈什么东西?冤有头债有主,你为难两个小孩子干什么?”

这一嗓子把七名男子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他身上来。

红发男子率先向蒙南走了过来:“小子,你刚才说谁的?”

“说别人,对得起你吗?”蒙南早就在心里盘算过,对方七个,他们三个,而且雨灵受伤刚愈,罗小蛮又不熟悉武功,唯有先下手为强,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已经全速向红发男子冲去。

红发男子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对自己出手,想要招架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蒙南全力击出的一拳‘砰’地一声击中了他的鼻梁,打得他登时就鼻血长流。

蒙南看一招便得手,原来这几个全都是脓包之辈,心中大喜,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概念,拳脚如同暴风骤雨般向七名男子招呼了过去,打得七人哭爹叫娘,连滚带爬的向远处的海滩逃去。

罗小蛮和雨灵全都拍手称快,对这种欺凌弱小的行径她们早就看不下去了。

蒙南威风凛凛的大吼着:“以后别让我看到你们,否则见一次就打你们一次。”直到七名男子逃远,蒙南才得意洋洋的转过身去,罗小蛮和雨灵的眼里充满了爱意,小伙计和那个小女孩眼中充满了感激,只有那个站在炉灶旁的老海盗冷冷盯住他,仍旧一副漠然的样子。好像在说,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蒙南有些尴尬的挤出一个笑容,拉起罗小蛮和雨灵准备离开。

“你给我站住!”老海盗的声音充满了威严和力度。

蒙南停下脚步:“老先生有什么指教?”

老海盗深邃的双目凝视蒙南,仿佛要一直看穿他的内心,不知为什么,蒙南在他这样的注视下,也觉得有些不安。

“年轻人,这里是水晶岛,有些事,你应该管,有些事你最好不要管,否则你会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老海盗奉劝蒙南说。

“你的事情我没有兴趣管,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小孩子被别人欺负!”老人的冷漠激起了蒙南心底最深层的傲气。

老海盗严峻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小子,你很有种!”

“我不喜欢惹事,可是从来还没有怕过事!”蒙南的回答轻易就会让女孩子感到心动。

老海盗点了点头:“看来我应该感谢你喽?”

“不敢当,我刚才出头也不是为了让你感谢的。”

“可我忽然觉着欠了你一个好大的人情。”老海盗向罗小蛮和雨灵微笑着提出邀请说:“我最拿手的是海盗烤鱼,不知道你们两个小丫头有没有兴趣?”

罗小蛮和雨灵微笑着点了点头。

老海盗这才看了看蒙南:“小子,你敢来吗?”

“我还怕你吃了我?”蒙南不客气的顶撞说。



老海盗自然不会将蒙南吃了,不过蒙南却连吃了三尾足足有二斤重的烤鱼:“好香啊!”蒙南一边抹着嘴巴,一边赞赏说。

老海盗笑眯眯的用烟草卷起一个烟卷儿,就着烧烤上的木炭点燃,用力吸了一大口,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随着夜风在浓浓的夜色中袅袅的化开。

“老大爷,您在这水晶岛上生活多少年了?”罗小蛮小声问。

“记不清了,反正从有记忆的时候,我便生活在这水晶岛上。”老海盗的目光变得有些迷惘,似乎在回忆着如烟往事。

老海盗缓缓地说:“这水晶岛开始并没有这么多的居民,后来来自各方的海盗将这里作为一个中转交易的港口,初始的时候仅限于海盗相互之间的交易,可是到后来联邦的投机商人不知从何处听说了这样的事情,他们纷纷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从海盗的手中收取廉价的货物,当然其中不乏有失主在没有其他方法的情况下,前来花钱买回自己的东西,黑市的规模一天一天的扩大,水晶岛也逐渐的繁荣发展起来。”

老海盗轻轻弹去烟灰,突然闪亮的烟火映亮了他饱经风霜的面庞:“水晶岛是个自由的地方,联邦政府对这里的一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多海盗受伤或者年老之后,再也干不得纵横海上的营生,便定居在这里,将这里作为自己最后的归宿……”不用问他自己便是其中的一个。

蒙南推测说:“看来您老先生原来就是海盗船上的厨师,所以才能烧得一手的好菜。”

老海盗呵呵笑了起来,他将手中就要燃到尽头的烟蒂摁灭,小心的收到垃圾桶中,看不出他还挺注意环保。

“我老了,现在能够剩下的只有往日的那些经历了,虽然平庸却让我回味无穷。”老海盗有些疲倦的舒展了一下双臂:“这些敢于在水晶岛上闹事的一般有两种人,一是初来乍到,不了解这里规矩的人,二就是拥有强硬后台,不把水晶岛放在眼里的人……”老海盗停顿了一下又说:“希望今晚的事情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蒙南大包大揽的说:“你放心,有事情我一定会替你扛着,如果他们敢再来闹事,我一定将他们全都废掉。”

老海盗笑得越发的开心:“小子,听到你这么说,我心里就踏实多了,天色不早了,你们还是回去休息吧,如果打算在水晶岛多留几天,我的鱼档随时都欢迎你们过来吃饭。”



既然拥有了设施齐全的游艇,他们当然没有必要在去水晶岛上住宿,每人都可以拥有一个独立的豪华舱房,互道晚安之后,各自回去休息。

蒙南却没有任何的疲倦感,想起阿土伯对自己说过的事情,心情不禁变得有些沉重,那位诺晴夫人如果真的是盗取海底金字塔财富的幕后主使者,那么他们的处境将会变得异常危险,阿土伯虽然答应会帮助自己,可是他们的力量仍旧太过薄弱。

蒙南又想到自己不久前在海底的发病,内心更加的沉重,这该死的异种真气发作的越来越频繁,如果下次自己和敌人对决的时候,又发生这种事情,只怕连保住自己的性命都难,又谈何去保护罗小蛮和雨灵呢?

最近这些天,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疲于奔命中渡过,蒙南很少有时间去考虑自己的问题,现在他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如果不及时采取对策,只怕会被体内的异种能量断送掉小命。了尘方丈在临死前曾经将‘洗髓诀’传给他,蒙南虽然修炼过几次,可是发现对自己的状况并没有根本性的帮助,难道自己真的已经濒临走火入魔的边缘?蒙南的内心中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这恐惧并非来自生命的威胁,而是对他和小蛮雨灵等人未知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