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海底宝藏(下)
章节列表
第七章 海底宝藏(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诺晴夫人觉察到蒙南的警惕,笑着说:“小伙子,谨慎是一件好事,可是很多时候并没有这样的必要,假如我要对付你,只要一句话,整个水晶岛都会将你当成敌人,,何必要在饮料中下手脚呢?”

蒙南被她说穿了心事,脸上不禁有些发红。

诺晴夫人说:“我之所以将你们喊到这里来,是因为你手上的项链。”

雨灵礼貌的询问说:“那条项链是不是有什么特别?”

诺晴夫人看来对雨灵有着特别的好感,和蔼的问道:“你们可不可以先告诉我这条项链的来历?”

雨灵看了看蒙南。

蒙南狡猾的说:“我们过来的目的是为了交易,其他的事情我不想涉及。”

诺晴夫人笑了起来,她伸出手来:“可不可以让我再看看这条项链?”

蒙南想了想,仍然将项链递了过去。

诺晴夫人看了看,用手指在项链的其中一节上:“你看清楚,这节项链上有一个图案。”

蒙南凑了过去,果然看到那节项链上刻有一个狮子头,两侧还有两只展开的翅膀。

诺晴夫人小声说:“这图案,是曾经在大陆上最有权势的狮心家族的标记,距离这家族湮灭于这个世界已经整整过去了五千年。”

诺晴夫人的目光开始变得迷惘:“狮心家族的势力和财富远远超过历史上的任何一个家族,甚至包括历任的帝王,可是这样强盛一时的家族仍然难免逃脱没顶之灾,传说狮心家族发现了通往鬼域的大门,甚至想统治鬼域和人间两界,他的行径终于激起了人类和妖族的愤怒,大家一起联手,和强悍的狮心家族抗争,最后的结局自然是两败俱伤,如果继续下去,整个大陆难免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诺晴夫人喝了一口红茶,平复了一下有些激动的情绪。

“后来呢?”蒙南忍不住问。

“后来狮心家族的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提出和平,整个家族全都退守到静海中最大的岛屿‘水晶岛’上,并在岛屿上修建了代表他们文明的金字塔。”

“金字塔?”蒙南已经听得目瞪口呆。

诺晴夫人点了点头:“狮心家族将他们所有的财富都收藏在金字塔中,可是一场意外的灾难,却突然降临在这个伟大的家族身上……”

一直没有说话的罗小蛮忽然开口说:“夫人说得是不是四千多年前的那场海啸?”

诺晴夫人又点了点头:“在历史的记载中,那是静海中发生的最后一次海啸,当时天昏地暗风云变色,水晶岛连同狮心家族和他们的金字塔一起沉入了深深的海底,你们看到的这座水晶岛只不过是当时水晶岛附属的一个小岛。”

她的目光盯住蒙南:“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这串项链便来自于海底金字塔!”

蒙南无言以对,这在诺晴夫人看来等于是一种默认。

诺晴夫人有些不解的说:“虽然海底金字塔的位置并不是一个秘密,可是根本没有人可以接近它,更不用说,进入它的内部,你们几个是如何做到的呢?”

蒙南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诺晴夫人既然对海底金字塔如此的熟悉,想来应该和这个神秘的家族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下麻烦了,自己在她的眼中岂不是个送上门的小偷?

诺晴夫人叹了口气:“你不用担心,照实告诉我你所看到的一切,我会按照约好的价钱买下你手中的项链。”

蒙南想了想,终于鼓足勇气回答说:“海底金字塔正在大规模的被盗,我们只是恰巧经过那里,从海底拣到了几件物品。”

诺晴夫人的表情变得异常凝重:“不可能,什么人可以破坏海底金字塔的外部结构?”

蒙南既然开了口,干脆和盘托出:“我们在海底金字塔经过的时候,遇到了一艘巨型潜艇,那艘潜艇内带有很多小型潜艇,潜艇的周围附有八只机械手臂,他们就是依靠这些手臂运输的。”

诺晴夫人的神情显得有些不自然,随即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这时候两位年轻的女郎过来找她,诺晴夫人示意她们将手中的皮箱放在蒙南面前的桌子上:“这两只皮箱内共有二百万联邦币,我相信你们除了这条项链外应该还拣到了其他东西。”

蒙南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起,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两只眼睛睁得老大,确信这些钞票都是真的,这才笑眯眯的将其他几件金器拿了出来,当然那柄匕首他没有暴露出来,他虽然不懂什么鉴赏的学问,可是也能够轻易看出匕首的价值要远远超过这些金器的总值。

“就这么多?”诺晴夫人小声问。

蒙南点了点头:“我的潜水衣不能够让我在海底支持太久的时间,否则我会拣到更多的好东西。”

诺晴夫人将金器收好,信守承诺的将两皮箱联邦币推到蒙南的面前:“年轻人,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千万不要将这件事暴露出去,否则你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蒙南笑着说:“夫人放心,我懂得怎样做。”

诺晴夫人向雨灵和罗小蛮露出一个微笑,转身在两名手下的陪同下离开了酒吧。

蒙南拎起皮箱,向雨灵和罗小蛮得意的挤了挤眼睛。

罗小蛮却皱起了眉头:“我总觉着有些不对,一切好像太顺利了。”

雨灵也点了点头。

蒙南毫不在乎的说:“管他呢,我们现在就去港口租下一艘游艇,然后准备好旅途需要的物品,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他们在码头转了一圈,却没有找到租船的地方,可是在七号码头却发现了一家大型的船只卖场。

蒙南看着前方一字排开的船只叹了一口气,能够前往极北的船只至少也要五百万以上,手中的这点联邦币恐怕捉襟见肘,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啊!

雨灵看出了蒙南的失落,小声说:“不如我们去其他码头再找找,或许能够找到租船的地方。”

蒙南垂头丧气的说:“这里不是强盗就是海匪,谁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行当。”

罗小蛮忽然发现前方港湾中停泊着一艘和父亲送给她的游艇一摸一样的船只,拉起蒙南的手臂惊呼说:“你看!”

蒙南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这条游艇还是和罗小蛮的那一艘有很大的区别,长度和宽度都要比那一艘大上一号。

“我们去看看!”罗小蛮已经率先向游艇跑去。

蒙南和雨灵紧跟在她的身后,来到游艇前,看得更加清楚,这条游艇要比他们原来的那艘足足大上一倍,也是今年的最新款,不过上面蹭掉了不少的油漆,两名工人正在修补,眼看就要完工了。

一个矮胖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有些傲慢的看了看蒙南:“朋友,想买船吗?”

蒙南清楚自己的实力,当初罗小蛮的那条游艇都要八百万之多,这条大船至少上千万,当下笑了笑:“我看看!”

那矮胖的年轻人笑了起来:“你倒蛮有眼光,这条船是我昨天才到的新货,只不过外壳的油漆被瓜蹭了几个地方,修补之后和新船没有什么两样,总共航行的里程还不到一千海里,如果想要我给你算便宜点。”

蒙南暗想:“你给我打五折我也买不起。”正想喊罗小蛮和雨灵离开。

罗小蛮却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老板,这艘船多少钱?”

矮胖子看了看罗小蛮:“这位小姐这么漂亮,我怎么也不忍心算你贵,这样吧,两百万!”

“两百万!”蒙南他们几乎没乐晕过去,这下便宜赚大了。

矮胖子被蒙南他们这一嗓子喊懵了,不明白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蒙南反应最快,看来这里的全都是赃物,既然是赃物肯定不能用正常商品来估计价格。有道是摸天起价,坐地还钱,今天这便宜他是要定了:“五十万!”蒙南大言不惭的伸出五根手指,连罗小蛮和雨灵都感到不好意思了。

矮胖子呵呵笑了一声:“一百八十万一分不能少!”

“我最多给你八十万!”蒙南誓把价钱杀到最低。

矮胖子涨红了脸:“朋友,你看看我这艘船的成色,上面所有的一切都是崭新的,你的价钱我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蒙南暗暗惭愧,自己到底还是欠缺经验,没有上船检查就盲目出价,要是这艘船压根就是一个空壳,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他这才想起上船去检查一遍,对游艇的构造和操作蒙南并不在行,好在有罗小蛮在,她惊喜的发现这艘船竟然是和自己游艇同系列的豪华款,新船的价格至少在一千二百万,而且船只的内部果然像矮胖子所说的完好无损。

蒙南确信这艘大船没有什么缺陷,将矮胖子拽到船尾,神神秘秘的说:“实不相瞒,我只有一百二十万,你愿意,我马上就给你现钞,如果你不愿意,我只好走了。”

矮胖子咬了咬牙:“你要知道这艘船在联邦的任何地方至少要卖八百万。”

蒙南狡黠的笑了起来:“这艘船的来历大家都清楚,恐怕联邦的海域范围内,只要它敢出现,马上联邦巡警的快艇就会赶过来。”

矮胖子被蒙南抓住了软肋,叹了一口气:“我再让你一步,一百五十万,你至少要让我保本啊!”

蒙南估算了一下,这个价钱应该算是相当的公道了,便点了点头:“好,不过你要帮我准备可供这艘船航行一个月的补给。”

矮胖子装出有些难受的样子点了点头,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艘船他接手的时候只不过是一百万,现在倒手便赚了五十万,他早就心满意足,如果蒙南坚持一百二十万他也愿意卖给他。

在蒙南他们看来这笔交易划算到了极点,一百五十万买到了价值千万的游艇,这种便宜的事情简直是天上掉馅饼,没想到果然让他们赶上了。

三人商量,由罗小蛮和雨灵在这里负责整理游艇,顺便监督矮胖子为他们添加补给,蒙南趁着这段时间去港口附近的商店购买一些必需品。

在水晶岛这个自由港口上,只要有钱,可以买到联邦任何地方的特产。

蒙南临时租用了一辆购物车,往返于岛内超市和港口之间,凡是能够想到的东西全都卖了一遍,甚至包括女孩子必须的卫生用品。



归还购物车之后,蒙南缓步向港口走去,他并不想在水晶岛多做停留,诺晴夫人虽然付给他不菲的报酬,可是这件事的幕后是不是有其他的隐情,蒙南不想管,也懒得去管,重要得到是他们能够顺顺利利的离开这里,踏上前往极北的征途。

蒙南经过码头前青石路的时候,冷不防有人在他的肩头拍了一记:“年轻人,你需要水手吗?”蒙南一时间呆在那里,这声音对他来说熟悉到了极点,可是他又不敢相信,慢慢转过头去,却看到一个身穿黑色粗布衣服,戴着墨镜的老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

“阿土伯!”蒙南惊喜的喊道,在这里遇到阿土伯不啻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阿土伯点了点头,拖住蒙南的手臂,低声说:“这边说话不方便,跟我来!”

蒙南跟着他来到不远处的水手俱乐部,走入房门便闻到刺鼻的烟草味道,整个大厅内烟雾缭绕,嘈杂的音乐声和人声混杂在一起。

阿土伯拉着蒙南在房间的角落坐下,向酒吧女招待要了两杯杜松子酒,其中一杯递给蒙南:“边喝边聊。”

蒙南苦笑着说:“这种环境还不如在港口呢。”

阿土伯的脸上露出一丝莫测高深的微笑:“越是嘈杂的的地方,越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阿土伯,你怎么会来到水晶岛?”

阿土伯笑着说:“我离开云都以后,回乡下去处理一些私人的事情,乘船回来的时候,忽然想起这里有位老朋友,特地过来拜会,没想到他已经离开了,我喜欢这岛上的气氛,便住了下来,算起来已经有三个月了。”

蒙南知道阿土伯为人神秘,他对自己所说的未必是实话。

“从你来到水晶岛,我便注意到了。”阿土伯将酒杯放在桌面上。

“那您老人家为什么不和我相认?”

阿土伯忽然压低了声音:“你和诺晴夫人交易,我当然不便出面。”

蒙南听出他话里不同寻常的意味:“阿土伯,是不是这个诺晴夫人有问题?”

阿土伯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这水晶岛是联邦中最大的自由港口,每天在这里往来的海盗不计其数,所以销赃的商贩也应运而生。”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蒙南一眼:“你今天见到的诺晴夫人,本身就是一个厉害的海盗,她来到水晶岛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凭借美貌和过人的手腕与水晶岛的主人霍顿将军打得火热,俨然已经成为水晶岛的二号实权人物。可是我听说她表面上是个贤良淑德的贵妇,背地却仍然干着旧日的行当,隐瞒着霍顿将军盗窃海底金字塔中狮心家族的财产。”

蒙南不禁吃了一惊,如果阿土伯所说的一切属实的话,今天诺晴夫人在他面前表演的一切都是在作戏,难怪她会对狮心家族的事情这么清楚。

蒙南在阿土伯的面前没有任何必要隐瞒,他低声说:“我临来的时候在海底金字塔内拣到了几件金器,刚才和诺晴夫人做了交易。”

阿土伯叹了口气:“她哪里是在做交易,根本是在销毁自己盗取金字塔的证据。”

蒙南懊恼的拿起酒杯:“我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可是却想不到为了什么?”喝下一大口杜松子酒,却被辛辣的味道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

阿土伯低声说:“诺晴不会让这件事泄漏出去。”

“我没兴趣出卖她,今晚我就离开这里。”

阿土伯摇了摇头:“蒙南,我本来不想过问这件事,可是又不忍心看着你白白的被别人害死,只要你离开水晶岛,诺晴夫人的手下就会在海上阻击你,除非得到霍顿将军签发的通行证,你才能平安通过这片海域。”

蒙南咬了咬下唇:“我该怎么做?”

“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留在水晶岛上。”

蒙南诧异的看了看阿土伯:“这里是她的地盘,我留在这里不是等死吗?”

“这里真正的主人是霍顿将军,据说他是狮心家族的后代,海底金字塔的守护人,在水晶岛上他的权利至高无上,没有任何人敢违背他订下的法律。”

蒙南叹了口气:“我并不想揭穿她。”

“你虽然不想揭穿她,可是她却不这么想,小子现实一点吧。”阿土伯将杯中的杜松子酒一饮而尽,向桌上丢了一张联邦币,起身向酒吧外走去。

蒙南慌忙跟在他的后面,走出酒吧的大门,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黯淡下来。阿土伯竖起衣领,抬头看了看天空:“应该什么时候走,我会去通知你,这两天,没有事情你大可在水晶岛上浏览一下这里的风光,诺晴绝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女人!”

“可是,我如果有事情到哪里去找你?”

“如果有急事,你可以去临海渔具店去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