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化身为狐(下)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化身为狐(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楚猎天用力的摇着头,他看到不远处的女儿和雨灵,她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异状,眼前的袁淑华分明只是一个幻想。

他从心里呐喊着:“你不是淑华!”

“猎天,你为何要三番两次的辜负我!”袁淑华的眼神变得凄艳哀婉。

楚猎天痛苦的捂住了头颅:“淑华,你已经死了!”

“是你害死我的!”袁淑华的声音陡然变得凄厉起来。

“我没有……”

“猎天,你可知道,我是怎样的爱你……”袁淑华黯然落泪。

楚猎天如痴若狂,呆呆站在那里,如果一切都是梦境,他情愿留在梦中永远不要醒来……



不远处的山丘上,血狐湄喜和一名身姿曼妙的女郎并肩而立,那女郎的容貌神情竟然和袁淑华有十分肖似。

湄喜轻声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楚猎天的意志力居然如此强大。”

身边女郎小声说:“少林在他的心目中地位非比寻常,让他出卖少林只怕是很难办到。”

湄喜笑了起来:“淑芸,这世上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淑芸有些迷惑不解的问:“我有件事并不明白,师父为什么不直接杀掉蒙南和那两个和尚,留着他们岂不是会制造出更多的事端与麻烦?”

湄喜轻轻拢起被风吹散的乱发:“我和他们无冤无仇,为何要杀掉他们,再说留着他们,或许能够帮我找到暗月之书。”

“殷东权不是在尽力寻找了吗?”

湄喜的唇角露出一丝冷笑:“他根本不值得信任,倘若让他先找到了暗月之书,他一定会据为己有,我和他的合作,只不过是在相互利用。”

淑芸默默点了点头,湄喜深深凝望淑芸说:“淑芸,你要知道,人类有时候比妖族更加的卑鄙和阴险。”

淑芸盯住远方的蒙南:“蒙南手中的那把剑好像不同寻常。”

湄喜点了点头:“那柄剑是妖皇莫功的戮天神剑,不知道怎么落在他的手中,不过戮天剑绝不是什么吉祥之物,剑下亡魂成千上万,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主人反而会被剑所控制,成为一个剑奴,这小子不知厉害,早晚都会死在这柄剑的手里。”

淑芸叹了一口气,似乎在感叹着这个年轻人不幸的命运。

湄喜却笑了起来:“不过,我发现他的身上有种奇怪的力量,遇到再困难的事情总能够逢凶化吉。”

“师父好像很欣赏他!”

“能让殷东权头疼的家伙,总是有些本领,让他自生自灭吧!”湄喜的唇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蒙南气喘吁吁的直起腰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戮天剑从雪妖人的尸体上抽离了出来。想起刚才的一幕,他仍旧心有余悸,自己完全被戮天剑所控,杀掉雪妖人的并非是自己,而是这柄戮天剑。

雨灵和楚紫菡来到他的身边,雨灵扶住蒙南的臂膀:“你有没有事?”

蒙南摇了摇头,抬起衣袖擦去额头的冷汗。

楚紫菡厌恶的看了一眼雪妖人的尸体,小心的用脚踢了一下,生怕他再度复活。



“我们走!”蒙南拉住雨灵的小手向远处走去,虽然证明楚猎天并没有背叛少林,可是蒙南仍然无法原谅他对罗烈所做的一切。

“蒙南!”楚猎天在身后喊了他一声。

蒙南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方走去。

“他们去了极北……”

看着蒙南渐行渐远的背影,楚紫菡的美眸不由得湿润了,她忽然感觉到今天离别以后,或许再也没有和蒙南相见的机会,心中的惆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楚猎天有些内疚的看着女儿:“紫菡,你怪不怪爸爸?”

楚紫菡摇了摇头,忽然哭着扑入父亲的怀中,楚猎天轻轻拍着女儿的肩膀,双目不禁湿润了……



蒙南感到自己的身体越发虚弱,甚至连走路都变得异常的艰难,雨灵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用手臂支撑着蒙南的身体,关切的问:“你是不是受伤了?”

蒙南摇了摇头,靠在雨灵的娇躯上:“这把剑果然邪门,我好像生了一场大病。”

雨灵急的就快落下泪来,抱住蒙南的身躯柔声说:“不如我们就在这里歇一歇。”

蒙南虽然明知没有离开险境,可他实在是虚弱的寸步难行,只好点了点头说:“好吧……”

雨灵扶他靠着大树坐下,取出手机和罗小蛮联系,让她直接开车过来接应他们两个。

经过刚才的一番搏杀,蒙南体内潜伏以久的异种真气再度开始活跃起来,他本以为当初灵盾吸走了他大部分的能量,现在看起来并非如此。

天空这时又下起雨来,蒙南苦笑着说:“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事情果然都被我们赶上了,希望不要有其他的倒霉事发生才好……”他的话音没落,却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对面,却是刚才那名复生后逃走的雪妖人。

蒙南忍不住骂自己:“我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乌鸦嘴。”

雨灵抓起蒙南腰间悬挂的戮天剑,却感到手心的皮肤一阵冻彻骨髓的其寒,下意识的放开戮天剑,蒙南说得不错,这把剑果然邪门的很。



雪妖人并没有急于进攻,他慢慢向前走了一步,又停在那里,看来他对蒙南手中的戮天剑仍然心存顾忌。

蒙南冷笑着说:“又来找死是不是?”他的手落在戮天剑上,却连抽剑的力气都没有。

雪妖人的唇角露出一丝阴险狡诈的笑容,他看出蒙南糟糕的处境。

雨灵挡在蒙南身前,一记升龙拳向雪妖人率先攻去,雪妖人原本静止的身体,突然高速前冲,一拳迎向雨灵,双拳相撞,雨灵的娇躯倒飞了出去,重重摔落在泥水之中。

“雨灵!”蒙南悲痛欲绝的大吼着,强大的意志支持着他重新站了起来,没等他完全站立起来,雪妖人已经冲到他的面前,一拳狠狠的击中了他的小腹。

戮天剑从蒙南的手中摔落了出去,蒙南的身体跌倒在雨灵的身边,雨灵不顾自己的伤势,哭着呼喊着蒙南的名字,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雪妖人狞笑着向他们走来,一脚将地上的戮天剑踏入泥泞之中。他忽然发现这柄夺去同伴生命,让他望风而逃的神兵也不过如此。

生死关头,雨灵却忘记了恐惧,她忽然抱紧了蒙南,樱唇轻轻吻在蒙南的嘴唇上:“你是我吻过的第一个男生!”说完她推开蒙南,勇敢的向雪妖人冲去,娇躯在空中幻化出原形,一只毛色如雪的白狐,腾空向雪妖人攻去。

热泪涌出了蒙南的眼眶,为了他雨灵可以不惜一切,这份深情怎能不让他感动。

雪妖人被白狐的长尾扼住了咽喉,他暴吼一声抓住白狐的身体,庞大的身躯迅速旋转了起来,终于成功甩脱了白狐的牵绊,将白狐的身体狠狠的向树干掷去,雨灵发出一声痛苦的娇呼,身体重新恢复成人形,剧烈的撞击让她昏迷了过去。

“雨灵!”蒙南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呼,陷入泥泞中的戮天剑仿佛感应到他的呼唤,猛然迸射出耀眼夺目的蓝色光华,纵使泥水也无法掩藏的住它的万丈光芒。

雪妖人骇然回过身去,眼前出现了一幅不可思议的画面,戮天剑竟然破土而起,凝滞在他的身后。

蒙南充满仇恨的双眸死死盯住雪妖人:“杀!”

戮天剑宛如一道闪电般,高速刺入了雪妖人的胸膛。

雪妖人看着胸前露出的透明剑尖,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这把剑居然自己能够杀人。他发出一声凄惨的喊叫,戮天剑猛然抽离了他的身体,锐利的剑锋将雪妖人从中劈成两半。

蒙南在泥水中匍匐爬行,终于来到雨灵的身边,抱住雨灵的娇躯,热泪滚滚流下。



远处传来磁悬浮车引擎的声音,罗小蛮终于赶到了,看到眼前凄惨的情形,她几乎不敢再看下去。

她探了探雨灵的鼻息:“没事,她还活着!”

“雨灵,你一定不可以有事!”蒙南含着热泪大声的呼喊着。

磁悬浮车高速冲过铁桥,停泊在城堡的门前。

大门缓缓打开,古格开着他刚刚制造完成的履带车迎了出来,刚才罗小蛮就已经和他通过了电话,在她的心中,古格是爸爸最好的朋友,也是目前少数她可以相信的人。



蒙南的体力恢复了许多,在搏斗中他被打断了三根肋骨,可是对雨灵的关心早已让他忘记了疼痛。

“古格博士,你一定要救活她!”

古格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蒙南:“混小子,谁说她要死了?只不过是断了几根骨头,小蛮你带他去客房休息一会儿,我给她治疗之后,马上就会过来。”



罗小蛮用胸带为蒙南将胸部包扎起来,以避免断骨的移动,看到蒙南周身的伤痕,她忍不住抱住蒙南的身躯哭了起来。

蒙南笑着说:“我皮糙肉厚,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的!”

“我不许你说死这个字!”罗小蛮深情的掩住蒙南的嘴巴,蒙南趁机轻吻了她的手指。自从被灵盾吸走能量之后,蒙南身体的恢复再生能力有了显著的减退。肋骨断裂的地方传来阵阵难忍的疼痛。

伤口的痛楚对蒙南来说并不算什么事情,他的眼前始终浮现着雨灵不惜牺牲性命,来保护自己的情景,心中默默祈求,一定要让这个善良的女孩醒来。



半个小时以后,古格博士终于从私人手术室中出来,蒙南和罗小蛮慌忙迎了上去。

古格博士向两人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放心,她没有危险,麻药的效用还没有完全过去。”

“我去陪她!”罗小蛮主动承担了照顾雨灵的责任。

蒙南本想跟着她过去,却被古格博士喊住:“蒙南,你跟我来。”

蒙南跟着古格博士来到他的书房,古格博士打开电视,新闻中正在播放蒙南和智能、慧空三人的照片。

“你们三个已经成为联邦政府通缉的重犯,这次的麻烦可不小。”

蒙南苦笑着说:“古格博士该不会想去举报我吧。”

古格气乎乎的瞪了蒙南一眼:“我古格是那种人吗?”

“您当然不是,否则我们也不会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来投奔您。”蒙南巧妙的拍了古格的马屁。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古格用遥控器关上了电视,神情凝重的说:“你不可以继续留在云都了,自从殷东权上台以后,到处都是风声鹤唳,慕容天峰、罗烈这样有实力的人物一个个都相继被捕入狱,这场动荡看来断难避免。”

蒙南深有同感的说:“少林的事情八成也和这个殷东权有关,真不知道这混蛋想干什么?”

古格低声说:“他的目的很明显,无非是想一统联邦,纯化人妖的基因。”

蒙南心中微微一怔,他忽然想起了战争狂人希特勒,这个殷东权已经出现了和希特勒差不多的苗头。NND,没想到异世界也有法西斯。

古格说:“今晚我会想办法送你们离开,你对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

“如果方便的话,古格博士可不可以将我们送往风之港,从那里我们会向极北行驶。”

“极北大陆多数的土地都处于反叛军的统治下,你难道想去投靠他们?”

蒙南并没有告诉古格实情:“在联邦中,我始终都是逃犯,只有到极北我才能够堂堂正正的生活。”

古格叹了一口气,忽然想起一件事:“雨灵究竟是被谁所伤?”

“我想应该是雪妖人!”

古格两道剑眉紧紧皱了起来,事情的发展果然一一验证了他以前的猜测,雪妖人这可怕的物种,终于重现于人世,他不知道雪妖人的确切数目是多少,他们的存在将带给人类无限的威胁。

蒙南说出了一个萦绕在心头许久的疑问:“古格博士,罗校长究竟和云啸成的死有没有关系?”

古格沉默了下去,目光投向窗外,暗夜中听到淅淅沥沥的落雨声,显得格外的寂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