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化身为狐(上)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化身为狐(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楚紫函显得异常的惊讶:“你真的是蒙南?”她怎么也不能相信眼前这个黝黑的年轻人竟然是蒙南。

蒙南点了点头:“我化过妆,以免被其他人认出来。”

楚紫函从声音中确定了蒙南的身份,关切的说:“现在整个联邦的警察都在找你,你不可以继续留在云都。”

“楚师叔呢?”

“他现在仍然在流沙镇。”



楚紫函对发生过的一切十分的关心,不时的向蒙南询问详情,蒙南避实就虚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其实直到现在他仍然不相信楚猎天会出卖少林的利益,考虑再三,终于小心的试探:“我听说,罗校长是楚师叔一手送入了监狱?”

楚紫函微微一怔,她看了看雨灵,目光重新回到蒙南的脸上:“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传闻?”

蒙南点了点头:“楚师叔是不是和殷东权有过业务上的来往?”

“你在怀疑我爸爸?”楚紫函敏锐的觉察到了什么。

蒙南低声说:“你误会了,我只是关心罗校长的事情。”

楚紫函有些不悦的说:“他的事情我并不清楚,可是我绝对相信我爸爸,不会做任何违背良心的事情,更不会做对不起少林的事情。”

蒙南沉默了下去,前方已经可以看到流沙镇的建筑群。

楚猎天坐在一棵参天的枫树下,静静等待着他们的到来,飘落的红叶铺满了他脚下的地面,远远望去,他好像站在一片烈火之中。

千幻丸的效力已经消失,蒙南恢复了原有的相貌,他让雨灵在车内等待,和楚紫函两人向楚猎天走去。

“楚师叔!”蒙南平静的说。

楚猎天点了点头,看了看女儿,目光最终回到蒙南的身上:“智能和慧空已经上路,我会尽快安排你离开这里。”

“不可能!他们说过要等我回来会合。”蒙南的眼神变得异常冷酷。

“他们的身上肩负着光复少林的重任,我不会让他们留在这里继续冒险!”

“你撒谎!”蒙南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愤怒。

楚紫函愤怒的叫喊起来:“蒙南!我不许你这样对我爸爸说话!”

楚猎天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的变化:“蒙南,我从不会向本门中人撒谎!”

“既然这样,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指控罗校长?”

楚猎天终于明白,蒙南在怀疑自己,他的内心中感到一丝隐痛:“我没有任何必要向你解释,我做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理由。”

“是不是和殷东权相互勾结也有你充分的理由?”蒙南大声怒吼着。

楚猎天静静凝望着蒙南,过了许久方才点了点头。



几片零星的枫叶从大树的顶端缓缓飘落,蒙南的目光中充满了鄙夷,他几乎可以断定,智能和慧空一定遭遇了不测。

楚猎天的瞳孔骤然收缩,与此同时雨灵的声音从后方响起:“蒙南!小心!”

两道雄伟的黑影,从空中向下闪电般俯冲了下来。

蒙南迅速转过身去,只看到两只凶猛的大鹏向他发起了攻击,这两只大鹏要比蒙南在自然岛上所遭遇的图歌小上不少,可是体型也能够称得上俊伟,翼展都在十米左右,大鹏的背雨上还蹲坐着两名身穿白色衣服的怪人。

蒙南怒吼一声,身体迅速向前方冲去:“你好卑鄙,居然出卖我!”

楚猎天一脸的错愕,他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眼前的场面。面对蒙南的指责,仓猝之间他无法解释。他下意识的向一旁让去。

蒙南虽然心中愤怒到了极点,可是头脑仍然清醒,在这里纠缠下去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他趁着楚猎天犹豫之际,从他的身边冲过。

楚猎天发出一声狂吼,双拳卷起两道狂飚骇浪,分别向两只大鹏攻去,他的攻击突然在中途停住,目光凝滞在前方,整个人仿佛泥塑一样呆在那里。

夜色中一个颀长的身影静静站在远方,她的脸上蒙着面纱,无法看清她的本来面目,可是楚猎天却再也无法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

“淑华!”他从心底呼喊着妻子的名字。

白衣人驾驭着两只大鹏从楚猎天的头顶回旋掠过,卷起地上的红叶,翻飞于半空之中。



雨灵驾驶着磁悬浮车全速向蒙南的方向驶去,其中一只大鹏霍然扭转过头颅,坚硬的嘴喙掉转方向,宛如巨凿般居高临下戳向磁悬浮车顶的天窗。天窗的玻璃被大鹏的嘴喙洞穿,玻璃的碎屑割裂了雨灵娇嫩的肌肤,她忍住疼痛,将速度再度加大,高速脱离了大鹏的阻挠。

大鹏向上腾飞了一段距离,而后再度俯冲下来,以利爪抓住破损的天窗,猛然将磁悬浮车提升了起来。

雨灵在磁悬浮车离开地面的刹那,娇躯轻盈的由车窗内滑出,身体从空中向地面上飞掠而去,大鹏抓起磁悬浮车,全力向空中的雨灵掷去。



蒙南的目光盯住地面,大鹏的阴影渐渐将他脚下的地面笼罩。

蒙南迅速抽出戮天剑,剑尖向上,闪电般劈刺而出。

大鹏发出一声狂鸣,利爪向戮天剑抓落。

蒙南口中默诵剑诀,戮天剑在瞬间变大,透明的剑身,跃动着幽兰色的诡异光华。大鹏的利爪刚刚触及到剑身,戮天剑便绽放出更为强烈的光华,大鹏似乎被眼前诡异的景象所惊呆,竟然忘记了逃避。

伴随着蒙南的一声怒吼,戮天剑反刃切入大鹏的右爪,鲜血和羽毛弥散在半空之中。

大鹏发出一声凄厉的呜鸣,振翅拼命向半空中窜去,骑在它背后的白衣人险些被它仰翻了过去,白衣人应变神速,从大鹏的身上跃起,宛如一片枫叶般静静飘落在蒙南的前方。灰绿色的眼眸充满仇恨的盯住蒙南,喉头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蒙南对这双眼眸并不陌生,上次在大学图书馆他就曾经看到过同样的眼神,雪妖人!蒙南在内心中暗暗叫了一声,他用双手握住戮天剑,缓缓将剑身竖立在自己身体的前方。

雪妖人重重的向前跨出了一步,地面上的枫叶被震动的升腾起来。

蒙南知道雪妖人所拥有的力量,在比自己强大的对手面前,抢占先机就变得尤为重要。脑海之中一片空明,他的身体在瞬间仿佛与戮天剑融为了一体,戮天剑蓝色的光芒笼罩在蒙南的周身,他全速向雪妖人冲去,剑尖指向前方,整个人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

雪妖人的手中忽然多出两柄金光闪闪的大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戮天剑迎去。

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大锤与戮天剑在中途相撞,戮天剑的光芒越发显得强烈无匹,锋利的剑刃从两柄大锤的中间穿过,毫无阻碍的刺向雪妖人的胸口。

雪妖人显然没有估计到戮天剑竟然如此锋利,仓猝之间身体迅速向后移动,左手的大锤脱手飞出。

蒙南的身体一个向后的反折,大锤贴着他的鼻尖呼啸飞过。这柄大锤至少要有五百斤开外,足见雪妖人的惊人神力。



雨灵的情况要比蒙南凶险的多,她在空中变幻身法,躲过大鹏全力掷出的磁悬浮车。身体还没有落在地面上,雪妖人的攻击已经到来。

这名雪妖人手中的武器是一把长刀,他出刀的速度奇快,攻势在靠近雨灵以前,已经变幻出千百个雪亮的刀影。

雨灵娇躯在飞速倒退的同时,迅速拿出融阳弩,按动机弩,五道金色的寒光,闪电般向雪妖人的方向射去,五道金光在飞速行进的过程中不断扩展,行进到中途的时候,突然爆炸开来,仿佛五朵娇艳的菊花在漫天飞雪之中突然绽放,将雪妖人的身体完全笼罩在金光之中。

雨灵心中暗喜,融阳弩果然威力无穷,雪妖人定然无法躲过她的这次攻击。

千万点金光没入雪妖人的身体内,雪妖人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竟然将那些金针一一抖落。

雨灵心中震骇到了极点,融阳弩竟然无法射穿雪妖人的肌肤。

雪妖人彻底被雨灵激怒,长刀呼啸着向雨灵劈了下来,在对方强大的攻势面前,雨灵只有后退。

一柄弯曲的蛇形短剑斜刺里杀出,刺向雪妖人的软肋,却是楚紫菡看到雨灵形势不妙,及时上前相助。

楚紫菡手中的短剑和雪妖人的长刀连续相撞了数次,手臂早已被震得发麻,仍然没有看到爸爸上前相助,楚紫菡充满幽怨的大喊道:“爸爸!”



楚猎天宛如从梦中惊醒,他转过身去,看到女儿和雨灵正在合力对抗着雪妖人的进击。在雪妖人疯狂的攻击下,两位少女左支右拙,渐渐露出败相。

楚猎天握紧双拳正要向他们的方向冲去,却听到身后袁淑华轻柔的呼唤声:“猎天!他们不会伤害紫菡,不要过问这件事……”

楚猎天猛然回过头去,头脑中感到一阵难以名状的疼痛,凝望妻子的倩影,他深情的目光忽然转冷:“你不是淑华!”



戮天剑宛如疯魔般向雪妖人连番刺去,蒙南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不是自己在操纵戮天剑,而是戮天剑在控制着自己,戮天剑和他的手臂仿佛融为一体,每刺出一剑,凛冽逼人的杀气便向雪妖人逼迫而去。

雪妖人绿色的眼眸流露出一丝恐惧,这恐惧并非来自蒙南,而是他手中的戮天剑。攻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杀气宛如排浪般向他不断的袭来,将他困在杀气之中,他想要逃走,却无法摆脱杀气的桎梏。

雪妖人发出一声低沉的嗥叫,他在召唤同伴的援助,却不知道另外一名雪妖人同样处于被动之中。



雪妖人的利爪闪电般抓向楚紫菡的俏脸,楚紫菡娇呼一声,已经无法做出及时的避让。

一只稳健有力的大手,抢在利爪触及楚紫菡之前准确无误的握住了雪妖人的手臂。楚猎天的目光笃信而坚定,少林龙爪手威猛无铸:“你们先走!”

雪妖人的皮肤粗糙而冰冷,因为用力变得坚如顽石。他全力想要摆脱楚猎天的手臂,两人同时发力,脚下的泥土深陷了下去。

楚猎天瞬间变幻了十八种手法,一记少林罗汉拳重重轰打在雪妖人的前胸,雪妖人身体向后倒滑出去,脚下的泥土被滑行处两道深深的濠沟。

楚猎天的身躯飞升而起,从空中高约五米的地方,全速俯冲下去,双手做出合什的形状,以指尖重重撞击在雪妖人心脏的部位。这是少林武功中最寻常的一式——童子拜佛,在楚猎天的手中却显示出最大的威力。

刚猛无匹的内家劲力从楚猎天的指尖透入雪妖人的胸膛,力量在他的心脏处发挥到最大,雪妖人玄冰围护的心包,被这强大的劲力震裂,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对死亡的恐惧,高大的身躯微微晃动了一下,而后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楚猎天冷冷凝视着他的尸首,这时身后传来另外一名雪妖人的惨呼声。



戮天剑深深刺入雪妖人右腿的肌肉中,伤到的并不是要害,可是已经完全击垮了雪妖人防线,他感觉到体内的能量正飞速的向外流逝,想要挣扎,却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蒙南同样也在承受着煎熬,他的整个人都已经被戮天剑所控制,每一个动作都是不由自主,他终于明白当初大伯要保管这把剑的真正意图。

楚紫菡和雨灵同时发出一声娇呼,刚刚被楚猎天杀死的雪妖人,居然重新站了起来。楚猎天的双目之中笼罩上一层凝重之色,他开始意识到事情的可怕。

这名复生的雪妖人却没感继续向楚猎天发起攻击,他看到远处的同伴正在蒙南的剑下苦苦挣扎,脸上充满了惊骇莫名的神情,他似乎一刻也不敢再停留下去,猿猴般腾越了起来,向漆黑的夜色中逃去。

楚猎天深深松了一口气,回过头去,却看到袁淑华充满怨恨的站在他的面前:“楚猎天,在你心中,永远都是少林更加重要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