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左右为难(上)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左右为难(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和雨灵抵达木屋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这座木屋位于云都西城紫云湖的水边,环绕紫云湖畔还有大大小小,风格迥异的一百多座建筑,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全都是木质结构。

这间木屋有一半凌驾在水上,下面用十几根天然的原木支撑。木屋下还停泊着一艘磁力小艇。

紫云湖早晨的风景虽然美丽,可是蒙南却无心欣赏,跟随雨灵走入木屋,有些疲倦的坐在沙发上,他的外貌已经渐渐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雨灵将电子门匙递到他的手中:“你尽量不要出去,厨房的冰箱里面有食物,无聊的时候可以打开电视看看新闻。”

蒙南心中感到一阵温暖,轻声交代说:“你尽量早些回来。”

雨灵点了点头:“你放心,找到小蛮后,我会尽快带她来这里和你相见。”



罗小蛮根本没有想到雨灵会在这个时候登门拜访,一双美目充满了诧异和惊奇。

雨灵淡淡的微笑着:“小蛮,方不方便和你单独说两句话?”

房间内传来秦湘君和蔼的声音:“谁啊?”

“我同学!”罗小蛮回答了一声,向雨灵眨了眨眼睛:“你等我一会儿。”转身回到房内和母亲说了两句,这才披上海蓝色的风衣走出门外。

两人沿着校园内铺满黄叶的道路向前走去。

“找我有什么事情?”

“蒙南让我来找你!”雨灵压低声音说。

提到蒙南罗小蛮美丽的眼眸中荡起一阵涟漪:“他在哪里?”

雨灵叹了一口气:“他的处境很危险,不方便过来找你,所以才让我过来。”

罗小蛮点了点头,心中不免有些酸溜溜的感觉,蒙南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首先来找的不是自己,甚至连电话都没有给自己打一个。

“罗校长的事情怎么样了?”

罗小蛮的眼圈微微有些发红:“他们说要以谋杀罪起诉我爸爸,妈妈这两天正在各方面奔走,看看能不能有转机……”从罗小蛮绝望的神情雨灵已经看出罗烈无罪获释的希望微乎其微。

“爸爸不会杀害云伯伯,他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罗小蛮带着哭音说。

雨灵轻轻牵住罗小蛮的纤手:“我和你有着几乎相同的遭遇,也和你一样相信我爸爸是无罪的,他们一定是被人诬陷。”

罗小蛮的泪水流了下来,她靠在雨灵的肩头,相同的遭遇让她们彼此变得亲近了许多。

“带我去找他!”罗小蛮小声说。

雨灵点了点头:“他冒险潜入云都就是为了你……”她的话突然中断,因为她发现云濛在不远处冷冷看着她们。

罗小蛮也看到了云濛,经历了这件事以后,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云濛的目光,毕竟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表明,自己的爸爸涉嫌谋杀了云濛的父亲。

“云博士!”雨灵主动向云濛打了个招呼,向前走了一步,巧妙的将罗小蛮挡在身后,她担心云濛会对罗小蛮不利,这样做也是处于保护罗小蛮的目的。

云濛冷冷注视罗小蛮:“我想和你的母亲谈一谈!”

罗小蛮含泪摇了摇头:“云濛姐,我妈妈的精神都要崩溃了,你可不可以过几天再来?”

“不可以!”云濛冰冷的回绝说。

“云濛姐,我相信爸爸不会是杀害云伯伯的凶手,你不要听信外面的传言……”

云濛冷笑说:“传言?面对一个个确凿的证据你居然还说是传言,果然不愧是罗烈的乖女儿。”

委屈的泪水沿着罗小蛮洁白的俏脸无声滑落。

雨灵搂住罗小蛮的肩膀,她忿忿不平的说:“云博士,罗校长的事情并没有定案,现在就说他是凶手是不是有些太过武断,再说这件事跟小蛮无关,你不可以对她这样残忍!”

“残忍!你永远不懂的什么叫真正的残忍,你更不会懂得杀害我父亲的凶手对我们家庭的伤害有多么深!”云濛的眼前浮现出妹妹自杀当日的惨状,她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

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濛濛,你找我!”

秦湘君踩着落叶铺满的小径缓缓向她们的方向走来。

雨灵拉着啼哭不止的罗小蛮退到了一旁。

秦湘君叹了口气,她能够理解云濛现在愤怒的心情,可是看到女儿委屈痛哭的样子,又禁不住一阵阵的心酸。

父亲死后,罗烈夫妇一直都在关心着她的生活,不然云濛也不会如此顺利的留校任教,平心而论在这件事发生以前,云濛内心中还是十分感激他们的,可是当罗烈是谋杀父亲的真凶浮出水面之后,这种关怀只是一种假相,是他们用来掩盖自身罪孽的烟雾。

“我来找你只想要回一样本属于我父亲的东西!”云濛开门见山的说。

“什么东西?”

“魔晶石,上面记载着我父亲和大学诸位教授心血的魔晶石!”

秦湘君缓缓摇了摇头:“我从未见过什么魔晶石,也没有听说过,对不起云小姐,只怕你要失望了!”

“你撒谎!”云濛大声说。

秦湘君的双目仍然像缥缈湖的湖水,深不可测却无波无浪:“对于你,我永远没有撒谎的必要!”

云濛点了点头,转身向树林深处走去。

直到云濛走远,秦湘君才来到女儿的身边,爱怜的摸了模她的长发:“傻孩子,人一生中难免会被别人误解,只要问心无愧,终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罗小蛮心中一酸,又流下泪来:“妈妈,我和雨灵要出去一趟……”

秦湘君握住女儿的纤手,充满慈爱的看着她,附在她的耳边小声说:“是不是蒙南回来了?”

罗小蛮诧异的睁大了双眼,没想到母亲一下便猜到了她的秘密。

秦湘君笑了起来:“能让你和雨灵走到一起的肯定是那个混小子,去吧,不必担心我,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爸爸。”

罗小蛮忽然产生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她扑入母亲的怀中轻声啜泣起来。

秦湘君小声安慰说:“你爸爸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有些事情他已经告诉了蒙南,见到蒙南,你们马上离开云都,多留一天,便会多一分危险。”

“妈妈……”

秦湘君为女儿擦去泪水,转身向远处的雨灵说:“雨灵,照顾好小蛮!”

雨灵早已被她们母女情深的场面所感动,情不自禁想起自己不幸辞世的母亲,她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阿姨放心……”



智能和慧空将少林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向楚猎天说了一遍,楚猎天听得悲痛欲绝,恨不能马上冲回少林将了空这个逆贼杀死,可是冷静来之后,理智马上占据了上风。他从两人的话中已经觉察出,智能和慧空肯定肩负着少林未来存亡的大任。

楚猎天在房内来回走了几步,低声说:“你们马上就要离开云都,否则恐怕很难逃过了空和联邦警察的追击。”

“可是我们必须等蒙师弟回来会合。”慧空大声说。

楚猎天怒视慧空:“方丈将少林的前途命运已经托付给了你们,你们的性命已经不仅仅属于自己,这种时候还讲什么兄弟感情?”

慧空急得满脸通红,可是又不敢和楚猎天分辩。

“我会让我的朋友护送你们离开,蒙南的事情我会负责……”楚猎天的话忽然被手机铃声打断,他转身走出门去,打开手机,耳边传来殷东权冷冰冰的声音。

“楚先生在哪里?”

“我的自由恐怕还轮不到你来关心。”楚猎天从心底对他感到厌恶。

殷东权张狂的笑了起来:“关心和我合作的如此默契无间的同伴,好像并不算什么离谱的事情。”

楚猎天重重哼了一声。

“少林的事情你有没有听说?”

“我已经被逐出少林门墙很多年了。”

“呵呵,明人不说暗话,我对楚先生以前的故事并不感兴趣,我所关心的只是蒙南和那两个少林寺的和尚,如果他们去找你,我希望楚先生能够第一时间通知我……”殷东权停顿了一下,又补充说:“作为回报,我会将袁淑华送回你的身边。”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楚猎天的内心中充满了忿懑与悲哀,他的手用力握住手机,直到将手机的外壳握得粉碎,他真想大声告诉殷东权,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少林弟子,并不是他想像中的叛徒,可是一想到妻子柔情脉脉的眼眸,他的坚强马上便被击为粉碎,他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蒙南果然听从雨灵的吩咐,躲在木屋中老老实实收看着新闻,关注着事态的进展,让他失望的是,新闻上很少提起少林的事情,对于慕容天峰和罗烈这最近两个闹得满城风雨的人物,也只是简略的报道,并没有深入的进行追击报道,看来殷东权在舆论的方面做了不少的手脚,试图将社会舆论的影响减小到最低点。